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真三国无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四 多事之秋

真三国无双 血海转轮王 2317 2005.08.21 00:38

    泰坦联军绝不可能对我歼其七万余人,灭其部族,斩其刺客置之不理的,可是任由我的探子如何侦察,却没有发现泰坦联军哪怕一星半点出兵的迹象,对此我已经做了许多推断,可是也只能停留在推断的阶段,因为没有确切根据的推断出来的敌军的行动,会让我的兄弟们遭到不必要的损失,虽然也并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但是,在我的眼里,兄弟是第一的,相对而言能否拿到战果只是很小的一个方面,俗话说的好,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

  心里烦闷,传音把左慈叫来,什么?你问我放着小香妹妹不叫,叫一个老妖怪做什么?靠,我是要他来帮我分析出主意,又不是要找人聊天,再说了,我在上一章已经有百分之一半的几率确定小香喜欢我,仔细回想了下她的反应又有百分之一半的几率确定她误会了我抱她的意思,现在找她?开玩笑!什么?你说你就是想看戏?……我的屁揣子呢?我不把它塞你嘴里我就……我就是你爸!

  左慈应邀到来,没有什么客套话,发语词,我直奔主题:“元放,泰坦联军吃了这么大一亏,我们的探子却探听不出个屁来,你怎么看?”

  左慈装模作样地捋了捋他那几根残废的胡子,说道:“主公以为如何呢?”

  我想扁你!是我在问你!不过我还是把我的看法说了出来:“大概有好几种情况吧(读者:“你是呆子?”)。最好的一种就是现在泰坦联军被我们突如其来的打击打得措手不及,不知所措,因此没有什么行动,可是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差一点的情况就是泰坦联军只是在养精蓄锐或是以按兵不动来麻痹我们等待时机发动攻击,或者也有可能是我们的探子比较没用,没有发现他们已有的举动;再差点就是他们在调集更多的、实力更强的他们本族的兵力准备将我们一举歼灭;最后一种,也是最差一种情况——他们准备动用更强悍的刺客来要我的命!”

  左慈两眼一翻,双手一摊:“OK,你把所有的可能都分析了,请问,你叫我来做什么?”

  问候你尊贵的某个亲人!老子是考虑到了所有的情况,可是我无法判定到底哪个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一点,,所以叫你来帮我分析……我记得手边有一根棒子来着,怎么找不到了?

  左慈见我学摸着找东西的样子,马上行动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跃窗欲走,可惜他的海拔过高了些,以其250公斤的身高狠狠地撞在了窗框上,然后被我一脚踢了出去……

  妈的,没一个能正正经经和我分析敌情的人,真是让人念肚子之空空啊,呃,我饿了!叫下人们送上一些吃的,我那个美啊,在家里受压迫,虽然还不用我做饭,可是这以外的和饭有关的活都是我的,现在,嘿嘿,哥们也当把“少爷”!

  子曰:“饱食思淫,食色性也!”这不,刚吃完东西,我就困了……好像和刚刚那句中国著名的老人家说的话没什么关系,汗。不再考虑泰坦联军的问题,倒头便睡。

  接下来的几天,我只是早上在大厅和诸将会面,问一问兵力集结的事情,然后就回去,除了练习一下功夫基本上就剩下吃和睡了……好像有点胖了。

  第十二天,乐进终于报说三十万西征军已经在麒州集结完毕,领军将领已经到位,十万预备军也已在鸿州集结,只待我一声令下,便即出发。我高兴的同时不禁又有些忧虑,因为直到现在,我仍然没有关于泰坦联军动作的任何消息,我此次出兵,真的正确吗?

  拿出了好久没有用过的将军图,在一瞬间移动到了吕布他们所在的麒州,传令全军出发,然后飞回了鸿州,命曹植并伤势已经痊愈的颜良、文丑即刻启程,往麒州方向进发。

  方自起兵三日,在吕布他们距离伯陵还有三五日路程的时候,忽报乐进派人八百里加急送来告急文书。初闻此信,我大吃一惊,几乎认为是泰坦联军的计策,知道我出兵西征,却反而袭击了我的后方。直到接过满头大汗的传令兵递过来的文书,观看之后,才放下心来。只不过放心只是对西征的放心,另一方面,我却面临着更大的担心——刚刚由同盟大会回到河东的曹洪发来告急文书,报说敌水路奇袭部队四万余人趁这段时间疏于防备在东海登陆,他刚回去还没等站稳就开始了攻城;南中郡太守木鹿大王、乌戈城主兀突骨上次因叛乱(后来查知乃是内奸引发)未能前来参加大会,发信支持同盟并愿奉我为主,今次叛军未曾尽灭,又探得敌军五万余人从海上来援,请求火速支援!

  看得这两份告急文书,我着实倒吸了一口冷气!泰坦联军,阴险卑鄙的杂种!看来这是早就安排好的!算准了我们到一定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出来主持大局,就下了这么两个套,让我们腹背受敌而不得不分兵救援,不但可减轻他们前线的压力,还能因救援的意见不统一引发我们的内讧,真是高明的算盘,不过,没想到老子天纵奇才靠着一个人的实力和魅力已经基本上统一了剩余的四十几座城池吧?花招不管用了!

  想了一想,我决定这件事不告诉前线的三十万西征军将士,就连我所带的预备军也不能告诉,那会影响他们的士气。当下修书一封给左慈,告诉他分派军将去援救河东,并来预备军作主帅,还让他告诉乐进严密封锁消息。然后将曹植、颜良、文丑叫了进来,将事情讲述一遍,我说道:“东海处我拟令附近的蒋钦、邓艾各起一军,三者合兵,取胜易如反掌。但南中、乌戈一带,我欲自去。一者南部不曾有心腹大将前去,军心民心不稳,二者倘此二城失守,南部危矣。我今只身前去,集南部之兵,当可胜之。但我这一支虽是预备军,却也不可无首,自今日起,只说军粮未到,原地整备,待左慈到此,代我为此军大将,再继续前行!”看了看想要说话的三人,我说道:“我意已决,不必再说。!”

  说罢,我让三人出帐,自己取出了将军图,唉,真是想不到啊,两个多月没有用到,谁想三天内就用了两回真是身不由己啊!我苦笑了一下,按向了左慈头像下的宝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