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真三国无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一 胜利

真三国无双 血海转轮王 2305 2005.07.13 20:49

    只见原本史密斯身后地敌兵齐刷刷地闪开了一条道路,旗门下,一将头戴银盔,身着白银铠(汗,玩过《曹操传》的大大们别误会,不是减少策略伤害的那个,这个名字只是说一下铠甲的原料),座下一匹白马,居然也穿着银质的马铠,妈的,阳光照射下,晃得我眼睛生疼。我将混沌内息运起一些,护住眼睛,以防他的铠甲加了什么料,再弄伤我的眼睛。

  马上人手提一根长矛,长约一丈五尺,阳光的照耀下隐隐发出五彩的光芒,一看便知不是凡品。走到距我有三射之地,来人勒马道:“我乃泰坦联军美利坚部平东将军特纳·乔埃,敢问来将可是东方新近崛起的麒麟军总大将麒貂?”

  对一个外族的杂碎,我可以示弱么?我可以丢掉气势么?答案是,不可以,我运起泰坦之力,啊,不是,一激动说错了,我是说,我运起混沌内息,大喝道:“不错,正是大爷小生鄙人我!”

  艰涩的中文把特纳听得丈八蛇矛摸不着头脑,啊,不是,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妈的今天怎么总说错话,难道是血海要开我?

  艰涩的中文把特纳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了半晌,他大概是明白了我开始的“不错”二字,也就不管我后面说的是自吹自擂还是大放厥词了,当下说道:“麒将军,你们东方有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目前的状况有些不识时务吧?方今天下,我泰坦联军已zhan有过半,剩下的也大多数臣服,就连你们东方,已有三分之一为我泰坦联军所占领,只凭麒将军手下不过几万人的兵力,恐怕有些不自量力吧?”

  “妈B,竟敢瞧不起爹!”我心中暗骂。

  忍住了把这句话喊出来的冲动,我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尽量做到心平气和地道:“是否不自量力要试过才知道,特纳将军,我叫你出来可不是斗嘴来了,你我手底下见真章。* YOU AND YOUR MOTHER!”我将大剑交于左手,右手伸出中指道。

  不料,这个做法却在泰坦的士兵中引起了重大的反应,特纳更是大怒道:“好匹夫麒貂,纳命来!”将长矛紧得一紧,策马冲了过来。

  不是吧?是我这个现代的国际通用手势把他惹毛还是那句国际通用名言把他惹毛的????????????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

  没办法,杂碎都冲上来了,我岂能站着不动?哎?好像不对,杂碎冲了,我要是再冲我不也成杂碎了?我等。

  双手握紧大剑,作了一个简单的防御姿势,静待特纳的进攻。两马相交,特纳一矛刺向我的左腿,我心中不由暗暗赞了一句,我这看似简单的防御姿势其实能够保护住我的大部分身体,只有双腿稍有破绽,但并不是一般人所能看出来的,因为大剑其实正好能护得住我的腿,只是由于大剑的重量和大小,挥动多多少少要受到影响,因此要防御敌人对我双腿的攻击不是那么灵活,可是一般人是不会看出来的,因为在大剑覆盖下的我的腿在他们看来无疑是我防守最坚固的地方,可是高手却不同,他们在第一时间就能够根据我大剑的特性发现我的破绽,从而进行攻击,特纳无疑做到了。

  我将大剑稍稍摆动一下,磕开了特纳的矛,随即运动内息,一剑横扫特纳的腰,特纳将矛尖向下,矛尾向上,以矛杆挡开了我的一剑。我从他冲来时便已开始运功,此刻早已将混沌内息提到了十成的极限,每一剑都带着极为强大的力量,特纳这一下硬接,一定好受不了,我不待他有喘息的机会,大剑直接自横扫改为立劈,特纳本待还招,可以见此架势,只得横枪架开。这就是我刚刚教典韦的策略,也是对付和自己势均力敌甚至比自己更强的对手的不二法门。你高手又怎么样?经验再丰富,眼光再老道,招式再狠辣,只要我成功的占据主动权,一直逼你和我拼你的短处——力气,你再强也就是一坨屎。更何况青龙曾对我说过,西方的抠门主神是不可能像老爹一样随随便便就把几十年的功力传给手下的,因此得到他们传功的人少之又少,再传到下面的将领身上就所剩无几了,因此我们同等级数的将领绝对要比他们的高出不少,他们就算用田忌赛马的策略,下对上,上对中,中对下都不一定能赢得了我们,更别提我这个君主级的对上这个中等偏上的将军级的人了,我就是用力气,我用大剑的平面砸也砸死你,你咬我啊?

  特纳并不是等闲之辈,连接了我三剑后,他一定也察觉了不对,于是使尽浑身解数,反击了几枪,我心道只有大胜特纳,才能最大限度地提升我军的士气,当下大喝一声,大剑全无花俏地只用横扫和立劈,这种招式是不可能取巧的,若是我的武器小点儿还好,特纳还可以仗着矛的灵活见缝插针,可是我这口大剑……说得夸张一点,简直像一扇门板,特纳只有与我硬拚。

  斗有十余合,我忽生一计,当下大喝一声,将大剑作横扫的架势,特纳早已被我锻炼得条件反射,一见我又是横扫,下意识地想要竖枪架开,可是我意不在此,我稍稍将大剑收了收,一记直刺,特纳大吃一惊,无奈之下只得竖着枪指望能将我的大剑拨开,可是他万万料不到,这样一来正中下怀,我再次大喝一声,混沌内息尽集于双臂,大剑狠狠的撩上了他的矛杆上,矛作为一种长兵器,竖握本就不大舒服,力量发挥不到平时的七成,何况是苦斗这么久的特纳,只听“当”的一声,特纳的长矛脱手飞出,手上鲜血淋漓,想是虎口已被我震开。我得势不饶人,大剑又横扫回来,特纳既惊且伤,勉强低头闪避,被我一剑将头盔抡掉。特纳惊得魂飞魄散,也顾不得去捡他的长矛,拨马便走,惶惶如丧家之犬,逃回大营。

  “妈的!”我狠狠地骂了一句,居然让他给跑了。我懊恼不已,可是马上想起这不是懊恼的时候,以一万军队击溃五万军队的时机就在此刻,我举剑大呼一声:“敌军听者,男的脱下戒指项链,女的脱下内裤肚兜,不然统统没命!兄弟们,给我杀!”

  说罢,我将大剑一指,身先士卒冲向了敌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