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真三国无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三 三日斗将

真三国无双 血海转轮王 2432 2005.07.15 21:14

    法正接过了左慈的奸笑,奸笑着道:“三天的时间,就算吕布打不下泰郡来,至少也能把攻打泰郡的消息传给特纳的,那样,腹背受敌的特纳一定不知如何是好,如此我们就有机可乘,只要消灭了特纳军团,泰坦在前线的军队在短期内就不可能有大的作为,我们也就有了发展的时间和机会。”

  我大喜道:“好,就依两位之言,我即刻修书一封,向特纳约战。”

  我修书一封,极力发挥我是文科生这一得天独厚的条件,书略曰:“东方麒麟军总大将麒貂置书于泰坦美利坚部平东将军特纳麾下:昨日一战,将军及麾下的猛将表现当真是相当凑合,简直是不丢脸啊,虽然堂堂一个将军史密斯在我手下排名不进前一千的小将典韦手下四招便即战死,可是将军竟然能在我的剑下走出十招,这多多少少也能挽回史密斯的丢人事件了,在下对将军极是佩服,特约将军自明日起斗将三日,以观两方众将之材器,为免将军尴尬,在下及无名小将典韦都是不出战的,不过和骑士精神的虚名相比,还是性命更为重要,是否斗将,将军三思啊,哈哈!”

  书信的落款是:无名下将麒貂及诸副将。

  作书毕,我叫来左慈和法正,以此书视之,两人哈哈大笑道:“大人(主公)好文采!”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上天入地闪电霹雳英俊倜傥风liu潇洒惟我独尊……

  (血海转轮王:“不要怪我,我已经省略了近万字了,作为第一男主角,他说的话我们总得给留点儿不是?”)

  叫来黄忠,让他把这封呛死人不赔命的信用箭射到敌营去,黄忠起初死皮赖脸的不来,后来听说只是在城上放箭才不情愿的走上城去,瞄准了城下的敌军大帐,高喊一声:“有箭书一封,注意查收!”

  我无语了,你是特快专递传送员?

  几名巡逻兵听到了喊声,跑了过来,四处找着箭书的所在,黄忠照着一个巡逻兵高高蹶起的PP,松开了拉紧弓弦的手,“嗖”“噗”“哎呦”,好黄忠,果然不愧为百步穿杨的神射手,不过射PP好像不是那么把握吧?要是在那一瞬间,那个巡逻兵转一下身的话,从此以后他就不用再在前线巡逻了,回到泰坦王室当太监的说~~~

  几个巡逻兵骂骂咧咧地拔出了箭,扶着受伤的巡逻兵进了大帐。

  叫青龙扔了一个“真实的顺风耳”魔法(其实就是改变一下风向,让风把敌人的谈话声吹向我们这边并加以放大,范围很小,能做到从城墙到城下的敌营已经是极限了),我们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下面的对话:

  “妈的,******麒貂欺人太甚!”特纳的声音,这我听得出来。

  “怎么了将军?”将领甲。

  “哼,你们自己看看吧!******麒貂,老子不杀你,誓不为人!”特纳歇斯底里地吼道。

  静默了半晌,一个声音道:“将军,这麒貂欺人太甚,我们是否应战?”和将领甲的不同,是将领乙吧?

  (血海转轮王:“抱歉,都是群众演员,跑龙套的,就不起名字了,免得外国名字多了大家看的费劲,呵呵。”)

  特纳已经失去了一军之将所应有的冷静,大叫道:“决战,决战!”

  过了片刻,大概是往我的箭书上写完了回书呢,特纳道:“去,把这个给我地射上城去!”

  我们在城墙上偷笑,嘿嘿,这个特纳果然是,哈哈,蠢得可以啊,这么轻易就中了我的计策。我们躲在女墙后,听见了放箭的声音,站起身来找到了箭书,回到城主的茅房,呃,是城主的茅草房,我展开来看了看,上面出人意料的没有一点骂我的言语,只有四个字:来日决战!看来特纳是气疯了,连骂我都不会了,嘿嘿。

  所有人都露出了奸奸的笑容,嘿嘿,蠢材,你们上当了!

  次日清晨,我早早地起了个大早(这是什么狗屁话?),召集了众将,道:“今天是三日斗将的第一日,我们一定要打好,不要夸下了海口,倒输于他们。元俭,传我的命令,点两万人马,出城列阵观战;隽乂、文远、仲康三位今日出战,元放和孝直坐守城池,以防敌军正面斗将,背后偷袭;其余众将均随我观战。”

  出得城来,见对面营中旗门大开,特纳也带着众将出营列阵,丢个眼色给廖化、陈武等人,告诉他们列阵时也万万不可丢了威风,自己纵马上前道:“哈哈,特纳将军,昨日一战,甚不过瘾,没想到虽遭大败,将军风采依旧,真是让人不胜,那个钦佩,哈哈,可惜答应了将军今日不出战,否则我还真想再和将军较量一番,哈哈,哈哈!”

  特纳一张脸直气得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黑,黑不出溜,绿了吧叽,紫吧溜丢,都不知道是啥模样了(其实就是那个二锅头对的那个白开水)。可是特纳终究是隐忍未发,哼了一声道:“比萨,第一场!”

  比萨?还麦当劳那!只看这道美味手提一柄大刀,耀武扬威地跃马而出,在那喳喳呼呼,有如跳梁小丑一般。我冷哼一声道:“蠢材!”王双道:“大人,小将自归大人,寸功未立,今愿打此头阵。”

  我点头道:“好,子全,就看你的了!不过那小子手中的刀似乎不是一般钢铁打造的,你的刀不知能不能敌的住他那口刀?”

  王双道:“有宝刀并不就意味着无敌,且看我斩将夺刀。”

  须知这等兵器相差悬殊的战斗,没有好兵器的一方未战已是吃了大亏,只有全力进攻,逼得对方无暇进攻,只能消极防守,才能有机可乘。只见王双手提大刀,拍马冲上前去,美味的比萨正喳呼的爽利处,见了王双,却才抬了抬垂地的刀,刚要发问,王双大喝一声,好似巨雷,比萨一惊,手中刀还未抬起,早被王双一刀斩于马下,王双下马拣起了刀,回归本阵。怎么我的手下全都自带“大喝”的武将技?

  我哈哈大笑道:“好,子全在斗将战中先胜第一场,又获得宝刀,记首功!”

  我这边大乐不提,那边见王双如此“卑鄙”地斩了他们心爱的美味比萨,一片大哗,什么“卑鄙无耻”“不讲骑士精神”全都上来了,一将手提大斧冲上前来道:“你们东方人,不讲骑士精神,谁敢与我决斗?刚才那样没有骑士精神的不要!”

  王双初得宝刀,正没处发个利市,一听此言,大怒道:“大人,请派小将斩此泰坦的杂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