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真三国无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四 番王

真三国无双 血海转轮王 2296 2006.01.26 01:10

    敌人虽然毫无防备,却毕竟是坚固防线上的精兵,西征军仅仅冲进了不到一千人,就已有不少敌兵奋起反击,曹操挥剑砍死身边数人,叫道:“所有人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尽力破开栅栏、鹿角,好让大军冲进!”敌兵实在是太多,曹操等将领虽然无大碍,但是士兵所受到的压力实在太大,不得已,曹操无奈,不能只叫拿重武器的人破开障碍了,全上吧……

  冲进敌总寨的众将尽力向前杀敌,忽一将黑甲黑马,手提一口墨黑的大刀,自一顶营帐后转出,舞刀便砍吕布。吕布挥戟格开,一戟刺去,那将将刀一格,只听铛的一声,火星四溅,将吕布的鬼神弹开,相形之下,吕布竟自输了一招!

  吕布不怒反笑:“若在平时,有如此对手,我一定痛快一战,可是现在,后面的兄弟在等着我给他们收拾地方睡觉呢,可惜啊,能与我三成实力一较高下,也必须死了,看招吧!”说犹未了,人已自马上跃起,身上火光大作,在空中一个翻身,画戟鬼神带着熊熊火光砍向敌将,竟是从未在战阵上施展过的绝技“鬼哭神嚎”!要知道吕布自来乱世,从未遇对手,就更不要说有人能逼得他施出这个绝技了,今日竟然施展出来,看来是真正为了西征军的兄弟们而战了!黑甲敌将措手不及,连人带马被鬼神砍作四段,,身后紧随的十余员副将正惊愕时,被吕布鬼哭神嚎的后招接连斩中,肚破肠出。

  吕布将鬼神在手中旋转一圈,立于火光中大喊:“俺吕奉先在此,不要命的尽管可来送死!”敌军兵将见一将身带熊熊火焰,弹指间瞬杀十余员上将,早已胆寒,又闻吕奉先三字,相顾大叫:“是温侯吕布,大家快走!”一声喊,开始溃退!

  一将坐于马上大喝:“大家不许后退!后退者立斩!”说犹未了,忽一将策马冲至近前,那将急忙挥刀,交手只一合,被来将一斧砍于马下。来将口中大喝:“曹操大人,我典韦已斩敌主将!”泰坦众军本已军心涣散,此时又听典韦斩了主将,只恨爹娘少生了两只脚,如潮水一般弃寨向后方撤去。乱军中忽有一将大喊:“是何人胡说本将军被斩?大家不要惊慌,李维利在此!”

  典韦循声找人,一马直冲至李维利近前,大笑道:“谢了,要不我还找不着你呢!你真是,嘿嘿,蠢得可以啊!”一斧砍下!。李维利大骂:“Shit!”举枪架开,你来我往,与典韦大战五十余合,不分胜败。

  李维利虽能战,但泰坦联军闻“温侯吕布”与“恶来典韦”之名,早已胆寒,齐齐溃逃,此时的总寨已经基本被西征军控制了。李维利无心恋战,虚晃一枪,拨马向西逃走,典韦拍马就追。李维利回身大叫:“贼将休赶,看箭!”

  典韦将黑焰一遮,黑焰斧身巨大,只听叮的一声,将羽箭格开,怒道:“你会射箭,独欺我不会?”将弓取出,搭上箭,一箭射出,却不射要害,射向了李维利的左肩。李维利向右一闪,躲过此箭,却待还箭,只听弓弦响处,又一箭射向他的左肩,无奈只得再向右闪避。他向右闪,由于力的作用,马匹的方向就向右,也就是偏北的方向偏一点,他闪,马偏;他闪,马偏……如此往复,直到典韦将箭壶中的三十枝箭全部射向他的左肩,他的马也就一直向北偏向北偏,渐渐地,已经偏离了泰坦大军溃退的方向,转向了西北。

  及至李维利发现,为时已晚,西北只有一条小路环山,典韦追得紧,无奈李维利只得任由马顺着环山小路奔跑,跑了半晌,李维利忽然想道:我又非战他不过,此时无兵干扰,正好一战,当下拨马挺枪,直刺典韦,典韦架开枪复一斧砍去,二人又战在一处。

  斗约三十余合,李维利终究是兵败心慌,拨马又走,只盼典韦不赶,典韦也不搭话,催马又赶。李维利郁闷无比,问道:“你我不过敌国,又非仇敌,何苦穷追不舍?”

  他不说犹可,这一说,典韦大怒道:“放你娘的屁!一百多年前你侵我中国,可有放过一个我们的族人吗?”

  李维利满头问号:“一百年前?我现在也只有三十一岁啊!”他倒实在,没人拷打他,自己都说出来了……

  典韦一拍脑袋,原来他把中法战争时候李维利的事迹算这位身上了。其实算上了就算上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应该是一个人,可是你别说出来啊,这李维利他哪能听得懂啊?典韦改口道:“砍了你,请功娶老婆!不可以么?”

  李维利大怒,拨马又战,谁料连续两次交手都是势均力敌,这次一枪刺出,被典韦将斧一磕,震得两臂发麻,长枪险些脱手,大惊之下,拨马再逃,心中甚是纳闷,口中叫道:“典韦将军,你我无怨无仇,你若放我一条生路,我必有重谢!”典韦未及答话,山后忽有一将,狼王盔,狼王甲,胯下一匹乌骓马,腰带两张弓,手使一根铁蒺藜骨朵(大家应该知道吧,其实简单说,可以说成是双手用的长柄狼牙棒)——自山后转出,口中叫道:“将军休慌,吾特来救你!”

  典韦一见这人明显的中原异民族的打扮,怒道:“看你也似个英雄,奈何做此卖国之事?”

  来将哈哈大笑,催马前行,到得与李维利的马头相交时,说道:“泰坦联军声势浩大,势如破竹,为了前途考虑……”手起一棒,将李维利打下马来,续道:“当然是斩将立功了!”说罢跃下马来,将铁蒺藜骨朵交于左手,右手一翻,一口弯刀不知从何处取来——一刀将李维利首级砍下,对典韦抱拳道:“在下番王沙摩柯,见过典韦将军。不知将军可否为在下引荐,投入东麒同盟?”

  典韦刚从沙摩柯忽然斩了李维利的震惊中恢复,一闻此言,大喜,正待答话,忽有一人道:“沙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要加入东麒同盟,怎好独留我二人在这里?”只见山后并排转过两骑马来,左首那人,身穿雪银刺甲,骑一匹铁甲马,面似蓝靛,手提一柄天魔开山斧;右首那人,身穿虎皮战甲,骑一匹汗血马,面容粗豪,手提一对五股托天叉。

  沙摩柯笑道:“二位兄长,我岂能扔下你们二人在这山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