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真三国无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二 并不消极的等待

真三国无双 血海转轮王 2394 2005.07.14 21:24

    典韦出战带的是城中剩余的五千正规的老兵,廖化等人一共征召到了三万两千人,我安排了一万人两千人守城,其余的两万人每日训练,随时准备出战,特纳败走,我命令典韦直属的五千人全军突击,并身先士卒的冲上前去,对还未反应过来的泰坦士兵大开杀戒,大剑所到之处,红光闪动,人头、断肢四处飞溅。典韦一见,也大喝一声加入战团,王双等人也不示弱,纷纷操起武器杀了上来,五千士兵也开始四处趁乱杀人,一时间惨叫声喊杀声震耳欲聋。

  其实我这样做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假若特纳在仓皇逃跑的过程中喊上一句:“稳住阵脚,我们有兵力上的优势!”那么,我的麒麟军就会马上从这个星球的历史上除名,可是血海是不会这么做的,那样他这部破小说就没办法写下去了,所以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兵行险着。(血海转轮王:“****大爷!”)

  一场混战,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兵败如山倒”,我这边只有五千人,虽然有我与典韦这样的能力敌万人的猛将,呃,或者可以叫做怪物在,但是仍旧不可能打败泰坦联军装备精良的五万精兵,可是特纳弃枪丢盔地这么狼狈的败走,打击了绝大多数泰坦兵将的士气和自信,我们根本没有遇到哪怕稍微像样的抵抗,不少敌军只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两下就追随着他们的长官开始逃命,不知追杀了多长时间,我忽然听到背后喊声震天,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只见铺天盖地的士兵向我们冲了过来,为首一匹青骢马,马上端坐一人,顶盔贯甲,手提一柄硕大的长柄大锤,锤子上似乎还有个牛头,伸出两支角来,妈的,原来是许褚,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敌兵袭了麒州又来剿灭我来了呢!

  许褚策马奔到我的近前,道:“左慈说让我带这两万新兵出来立功,也是让他们锻炼锻炼,貂兄,怎么样,杀么?”

  废话,不杀留着下崽儿啊?受不了你!我阴森森的说道:“杀!”说话间砍掉了一个正在逃跑的骑兵的下半shen,呃,不是,我是一剑把他的上半身不知道砍到哪去了,只能说成是一剑砍掉了下半shen了。

  “左慈那家伙挺有心计的嘛,派两万新兵,一来可以让我们扩大战果,二来可以让这些从未上过战场的新兵见识一下战争的残酷,一举两得的妙计啊。”机械地挥动着大剑砍杀者每一个不同衣装,不同肤色,不同发色的泰坦士兵,我想道。

  不知追出了多远,大概有十几里路了吧,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不好,是敌人的援军!”

  我抬头一看,果见正西尘土飞扬,远远看去,好似一条黄龙张牙舞爪而来。妈的,真的是援军,而且至少有两万人以上,我急忙运气混沌内息大喊:“麒麟军全军将士,马上以后队作前队,速速撤退,不可恋战,敌援军到了!”

  我与典韦许褚断后,令两万五千大军(汗,加上又招的才比人家一半多一点,还叫“大军”)尽速后撤,敌军似乎无意再杀回来,两军会合之后也没再追赶,我们也就有惊无险地撤回了麒州。

  收回大剑,坐在城主府(废墟上搭起的茅房,呃,我是说茅草房)里,我感到了一阵阵地无力,这,就是战争么?

  没有让大家休息,我便召开了作战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有:四大招募使廖化、张翼、张嶷、陈武;代理兵马正统领典韦;代理兵马副统领许褚、代理兵马副统领张辽;督粮总管法正;城主近卫左慈、孙权、孙尚香(女)以及军中的一些中级将领,如那天带头向我效忠的赵廉。

  看了看众将,我说道:“我们这次的战斗胜利了,但是我们胜得很侥幸,在我击败特纳之后,我们冲锋,如果特纳在当时大喊一声:‘稳住阵脚,我们有兵力上的优势!’那么我们现在能安安全全坐在这里的恐怕不会有这么多吧?我们这次胜利的原因有很大的成分在于泰坦联军,大概他们自从开始征战,从未尝败绩,骄傲自大惯了,冷不丁一败就不知如何是好,要是他们不像刚刚那样慌的话,我们现在能安安全全坐在这里的又会有多少?现在的形势只有士气高涨利于我们,其余的都是不利于我们的。吕布军团的奇袭没有消息,探子也还没有回来,我们还不知道我们的战果到底是多少,也不知道敌军到底增兵多少,但是看刚才敌援军抵达时那尘土飞扬的架势,至少有两万人,我们在刚刚的一战中可能歼敌两万么?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是两万五千人冲锋的话,我们至少能歼灭三万人,可是当两万新兵抵达战场的时候,战斗已接近尾声了。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是比原来更为强大的敌人,大家,有什么想法?”

  法正道:“目前的形势确实堪忧,但是我们并非一无利处,曹操军团的救援十有八九是会成功的,吕布军团的奇袭也是很有希望的,如果两处都成功的话,我们的城池就一下变成了两到三座,那样我们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就没有太大的顾虑了。”

  我轻轻点了点头,心中暗赞:不愧是法正啊。什么事都要有个唱黑脸的,有个打圆场的,我就是唱黑脸的,打击一下众将,别让他们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而法正自觉地扮演了打圆场的角色,鼓舞了大家的士气,使大家的情绪不会低落。当年刘备要出兵征讨害了关羽的吴国时,诸葛武侯的那句“孝直若在,必能阻止主公”的话果然是大有道理的啊!

  左慈道:“主公不需忧虑,纵观全球风云,风景这边独好……”

  ????拿错剧本了吧?没人让你演《昨天今天和明天》啊?

  左慈老脸一红,轻咳道:“不好意思,今天下午有个反串的节目。”

  “啊~~~~~~”一声雄壮的惨叫,别看我,和我没关系。

  左慈揉着满头包的脑袋(怎么这么别扭?)说道:“现下敌众我寡,我军不可出战,只宜坚守。敌军攻城,我军只要坚守,以他们的兵力是很难攻下来的,但消极坐等曹操吕布的消息并不是上策,为今之计,主公可下战书于特纳,约其斗将三日,西方人都讲单挑,讲什么狗屁的歧视精神,啊,我说的是骑士,不是歧视,哎呀,说不明白了,反正只要提出单挑,不答应的话是比战败还要耻辱的,主公下战书给特纳,再加以言辞讥讽,我料其必应,如此至少可拖延三天的时间,那么……”左慈露出了一个奸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