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雅痞公卿(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934 2006.02.14 20:03

    “朕近闻,有东国武士诸星清氏者,忠义果敢……”在我们的盼望下,“天使”终于降临了桂川口城,此刻他正站在大厅正中的位置上,拉着古典宫廷式的尖细长音在宣读天皇的圣旨。

  我摆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聆听着这“天降纶音”,可心里却在想着一件事。自打这个公卿一下车我就觉得有些别扭,一时还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这个人名叫正亲町季秀,官拜从三位权中纳言,是个在朝廷里没什么名气的人物。我说他别扭并不是指他长得丑,不是的!虽然他谈不上是英俊,但也算是平头正脸了,只是……他不像我以前见过的那些公卿。我抬了抬头,又认真对他作了一番打量。立乌帽、朝服……哦,我明白了!原来是他的脸上没敷白粉,牙齿也没有染黑,仔细再看居然连朝服也是改动过的!朝服的大袖被在肘弯的位置上收紧了一些,这就使原本的“筒袖”变成了飘飘洒洒的“喇叭口”,这还真是一种大胆的创意啊!

  “……今授予从六位兵部大丞之职,望其恪尽忠义勿负朕望!”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钦差结束了宣读。

  “臣必不负皇恩!”施过礼后我过了他手中的圣旨。“请阁下先到后面沐浴休息一下,我已经为您安排……”

  “兵部丞大人不必客套了!”正亲町季秀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我的陈述,不知为什么自一见面来他就显得很不高兴。“这里距京都不过20里,用过午饭后本卿就要回去了!”

  “阁下不小住几日吗?”我对他的这个决定颇感意外,这并不符合我听到的惯例。

  “不必了!”这回他干脆把我的官职都省略掉了。“……大人是名震近畿的猛将,织田弹正忠殿下必是多有倚重,本卿就不再多做打扰了!”

  “阁下果然忧心国事,堪为我等楷模!”面子上的恭维我是从不会吝惜的,啪啪拍了两下手后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侍从。“阁下的午餐准备好了吗?”

  “已经齐备了!”他恭恭敬敬的躬身回答。

  “阁下……”我又对正亲町季秀说:“您一路辛苦了!在下无以回报,在后堂略备薄酒,还请您能够不吝赏光!”

  “好,那就走吧!”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

  “嘶~~~!”我清晰的听到了他深深的吸气声。村井贞胜确实是个能干的人,在不知道钦差确切到达日期的情况下,不但准备出了标准的筵席材料,而且绝对的精细!要知道按照礼仪的规定菜式百分之九十以上用到了鱼类,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海鱼,在这远离海岸的琵琶湖畔经常保持着二十种以上的新鲜海鱼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请阁下入席!”我向主位上的一桌作了个了请的手势。

  “哦……哦,兵部丞大人实在……实在是太破费了!”正亲町季秀惊愕了一下旋即恢复了正常,只是他脸上的表情明显和蔼亲切了起来。他走上正中的位子坐了下来,又向我招了一下手。“接触的时间一长你就知道了!其实我是一个不那么讲究规矩的人,在我面前不必太过拘谨!”

  “阁下太谦了!”对于他的突然转变我一时不太适应,所以反而有点更加谨慎。“大人身居高位乃朝廷柱石,在下不过一介……”

  “朝廷根本自己就立不住,要我这根‘柱石’又有什么用?”他撇着嘴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我和菊亭晴季那些家伙可不一样,明明家里饿得耗子都跑了却还一天到晚装‘大个的’,没有实力作后盾的高贵有个屁用!”

  “阁下诙谐……”他的表现实在是让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对了!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一下……”正亲町季秀忽然说到。“你们织田家的武士收入差距很大吗?我怎么听上次去长光寺城向柴田胜家传旨的中御门宣教回来说,那个柴田的款待实在是差劲极了,简直就是乡巴佬!”

  “柴田大人的事情我并不是太清楚……”我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一开始会有那种态度。“其实我并不是尾张的世家,和他的交往也不是很多!但在下本身也是没作什么,只是依照成例……”

  “成例?什么成例?”他惊讶的问到。“原来如此!哈、哈、哈、……”看到我递过去的那本书他大笑了起来。

  “有什么不对吗?”我心虚的问到。

  “兵部丞大人可能不太清楚……”他止住笑开始给我解释了起来。“钦差实际上分很多种,除了品级的不同外担负什么样的使命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最为重要的是代天巡狩,这种钦差能够代替天皇处理一切事务。再往下是特命全权,这种钦差的权力被限制在某一个方面。第三种是专折奏事,他的任务主要是了解、参与具体某事。最后才是传诏钦差,只不过是个上传下达的人而已!向这本书里说得藤原赖通,不但他本人是正一位的太政大臣兼任摄政关白,而且是在朝廷全盛时期以代天巡狩名义的正式出巡,各地接待的标准几乎和天皇差不多了!再说现在是什么世道,你居然会拿我和他去比?”

  “哦……”我一时哑口无言,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这么多的门道。

  “不过嘛……”他斜着眼睛看了看我。“虽说你是误会了,但从中也不难看出你的实力非同小可!你知道吗?两年前我到越前去调解朝仓家和加贺一向宗的领地纠纷,当时担负的使命可比现在重要多了!朝仓义景摆出的酒宴连你的一半都不到。他可是拥有50万石领地的大诸侯,而且一向以乐于接待朝廷公卿而闻名。虽然不能说一顿饭就说明一切,但由小见大也可知一斑了!”

  我看了看正亲町季秀面前桌子上足足三十几个大小不等的碗碟不禁苦笑。“倒显得我像暴发户一样!”

  “暴发户也没有什么不好啊!只是有些事你也确实该逐步了解……”接着,他就替我普及起了朝廷常识。我感觉他是个很直爽的人,并非是完全唯利所动。“真舒服啊!”酒足饭饱之后他毫无形象的仰倒在地上。“这些是什么?”他突然又有了新的发现。

  “酒,主要是南蛮来的酒!”我指着那个装满瓶瓶罐罐的大玻璃酒柜对他说到。

  “这些都是?这么多!”他指着一个绿色摩沙细颈瓶子问:“这是什么酒?”

  “色雷斯酒,来自西班牙!”

  “这个?”

  “波尔多酒,来自法兰西!”

  “那这个呢?”

  “勃艮第酒,也是来自法兰西!”

  “……”

  “……”

  “你既然有这么多南蛮酒,一定也有南蛮厨师吧?”他最后问到。“晚饭我们就吃南蛮餐好不好?”

  “您不是说要回去吗?”我疑惑的问到。

  “谁说要回去了?你一定是听错了!”他狡辩着。

  “请您用南蛮餐我倒是没有什么!”我犹豫着。“可朝廷的礼法……”

  “现在的朝廷能吃上饭就不错了,还能挑什么?”他凑近我说:“怎么样?让我也见识见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这个正亲町既不是正亲町三条家(这家人我以后会写到)也不是正亲町天皇的什么亲戚,之所以写他是因为他这个人很是仗义,本能寺之变时居然跑到二条城去救皇太子,他的二儿子也是死于大阪夏之阵。另外,正式的软木塞和玻璃瓶装葡萄酒最早出现在1630年的法国,这个时期还不存在,我在这里如此写只是为了烘托气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