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3、预备会议(二)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84 2009.08.31 08:05

    “猴子”的脸色缓缓变白又缓缓变红,最后则是缓缓地变青。他无法怀疑我说的话,这都是书里明明白白记着的,他就算没看过也是听说过的。可要他把蛇吃下去还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日本此时可并没有这样的习俗。其实不只是当时的日本,在中国这个时候吃蛇的习俗也仅仅流传在南方的一小块区域。

  柴田胜家难得地没有发表意见,站在一边默默地关注着事情的发展。从他的神色中我看出他此刻心里也是波澜起伏,胸怀激荡只怕一点儿也不比“猴子”小。我在心里暗暗地发着笑,没想到一条绳子就拴住了两只这么大的“蚂蚱”。

  “你们在说什么呢!”宁静中丹羽长秀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众人抬头看时见他和池田恒兴正从山坡上走下来。

  “是羽柴殿下和柴田殿下打到了许多猎物,在下正在羡慕不已!”我上前两步来到棚子的栏杆边,向着他们挥了挥手。

  虽然已经是站到了前面,但我还是注意到“猴子”挥手让加藤清正把那引起烦恼的“吉祥物”拿了下去。柴田胜家似乎也在关注着这一点,但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的心情现在实在是好极了,至于之后“猴子”会不会真把它吃下去已经不必要太关心。在这个人人迷惑于天命的时代里,面对一件可能是上天征兆的东西有多重视自不待言。对一个有野心且有机会问鼎天下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个重大的考验。恐怕“猴子”不管怎么样都要闹心很长一段时间了,一边看着的柴田胜家亦是如此。

  “诸位能有这个兴致,倒是叫我白担心了!”丹羽长秀皱着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看来这些日子真是没少担忧。不过他还是没想起来要问我们究竟出了什么事,可能是此刻没这样的心思,只要我们几个不打起来并能坐下来谈谈,他就要念阿弥陀佛了。

  “信孝殿下和泷川殿下怎么没来?”柴田胜家目光扫过就发现了问题,这两个盟友不能出席他自然不会满意。

  “信孝殿下和信雄殿下在那边休息,泷川殿下也在那边作陪!”丹羽长秀轻描淡写地说到,只是随手拉了一把因看见“猴子”而脚下慢了几步的池田恒兴。

  其中的关节我大概是清楚的,加上丹羽长秀的几句点拨就全明白了。如果织田信孝参加那么织田信雄就会必然要求参加,如果否决就可能导致织田亲族间的激烈对抗,可让他参加了又会有过于“民主”缺乏“集中”的忧虑。

  至于泷川一益就不必说了,他现在已经落到了二流人物的位置。其实池田恒兴的资格也在两可之间,不过一来他实际控制摄津位置敏感,二又有我的力荐,柴田胜家对他也不表示排斥。

  “今天我们只是就一些细节的程序作出安排,就不必劳烦两位殿下的大驾了吧!”既然看出来了自然要帮忙,我对着还在犹豫的柴田胜家说到,随即又十分“无奈”地叹了一声。“若是明智殿下在这里就好了,他可是最善长这些事情地谋划的。要是他在又岂用我们这么麻烦,可惜了……”

  “那……好吧!”柴田胜家没再找麻烦,他自然知道明智光秀为什么来不了。

  “既然蒙织田家几位殿下的抬爱把这次的事交给我们几个,那我们就不能让他们失望,更不能辜负先主对我等的恩惠!”丹羽长秀看大家都围成一圈坐了下来,就开始进入议题。

  这里出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丹羽长秀第一次在正式场合把对织田信长的称谓由“主公”过度成了“先主”,而其他人也都认可了这一点。这就是说明今天必须确定下织田家继承人的问题,织田家的传代不能再拖下去了。

  “丹羽殿下说得不错,否则我等真是对不起先主了!”果然丹羽长秀的话音刚落,柴田胜家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先发制人。“自先主和少主蒙难之后,织田家就陷入了重重危机,那些当初已经被我们逼入绝境的大名们都想借此机会瓜分织田家的基业。逢此兴亡成败的生死关头,织田家主的确立一定要慎重,一定要确立一个有威望有魄力的人。而信孝殿下正是这样一个不二人选……”

  “荒谬!”羽柴秀吉非常清晰地骂了一句。

  “你!”柴田胜家也对他怒目而视。

  “羽柴殿下,请让柴田殿下把话说完!”丹羽长秀制止了将要爆发的冲突,对羽柴秀吉不满地说道:“今天我们在这里就是要解决问题,所以请大家务必保持克制。一个人讲完其他人再讲,我们今天有的是时间!”

  “在下失礼了!”为了不把自己变成所有人的对立面,羽柴秀吉只有低头。

  “哼!”柴田胜家也没有在这个细节上继续纠缠,简简单单表示了一下不屑就继续往下说去。“在先主的诸公子中信孝殿下最先入嗣神户家,在织田家还不算强大时就立下了汗马功劳,之后兢兢业业屡立功劳,这些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还有就是……”说到这里他下意识地看了我一眼。

  我故意地不去看他,也不看其他任何人,现在还不是我说话的时候,说话就失去了原有的立场。一些颠倒黑白的事算得了什么,这样到后来说不定我的形势会更加有利。

  “特别是逆贼松永谋害先主以后,信孝殿下纠集忠义首倡义师……”柴田胜家果然提起这件事,其他人看我没表态也就没说什么,不过神色间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讨伐松永对外确实用的织田信孝的名义,对外宣称他这么说也没错,但这里都是知情者谁还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会事。现在就连朝廷在这件事上提到织田信孝这个“主将”时都是一笔带过,而着重称赞我的战功,可笑柴田胜家居然也这么照本宣科了。“若不是信孝殿下识破松永的诡计解此危局,今天的局势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不过大乱虽平暗潮不止,如今的织田家外有北条、上杉、毛利、觊觎,内有原各方降服者心怀不轨蠢蠢欲动,在这种多事之秋正需要一个有威望的继承者来主持大局,这才是我等为臣者应该做的事。再说自古‘治世立长,乱世立贤’,这也是说得通的!”

  “倒是……倒是也有此一说!”丹羽长秀沉吟着点了点头,但是在众人全神贯注想听下面的话时他又闭上了嘴。

  我大致知道的丹羽长秀的想法,只要织田家能够不分裂,能够继续发展下去,那么立谁为继承人他是不那么执着的。与其说他想得是谁被立为家督,还不如说更在意被立的那个人会不会被背后的“黑手”操纵。所以说他倒是更倾向已经成年的织田信孝,不过讲感情还是与已故的织田信忠更亲些。

  见丹羽长秀是这个态度,我觉得是时候加把“火”了,虽然最终的结果还是一定会妥协,但是要不让他们经过一番激烈的较量就倾向一方,那么对他们不好对我也不好,对所有人都不好!

  “柴田殿下开诚布公地谈了自己的想法,那么其他人是否没有不同意见了?”我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询问了一句,好像是有些不耐烦想要进入下一个议题。

  “我倒是觉得柴田殿下的话有些失之偏颇,怎么能如此忽视正宗的法统呢?”羽柴秀吉果然沉不住气了,如果此时再不力争就有可能造成既成事实。“先主在日明确地立了信忠少主为继承人,而且在先主蒙难后的一段时间里信忠少主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织田家督。依次推论,信忠少主的嫡子三法师是当然的继承人,我想在座的诸位里对这一点没有人会有异议吧!”

  看着又有一些人在点头,柴田胜家张开了嘴想要反驳。

  “我想要说的还有一点!”“猴子”的反应比他要快上许多,因为刚才有丹羽长秀一个说完一个说的话柴田胜家只好闭嘴。“在先主的成年公子中就能首推信孝殿下吗?恐怕也不能就这样讲吧!信雄殿下和信忠少主是一母所生,出身就要比信孝殿下高上许多。再说信雄殿下继承的是三国司之一的北畠家,其身份也远在信孝殿下之上,要是说信孝殿下有资格继承织田家的话,那么信雄殿下呢?还有先主的几位弟弟呢?或许你能找出一些理由说明信孝殿下比其余的几位更合适,但这些理由能说服天下人吗?能保证之后不会有人以此为先例鼓动别人争位吗?避免这个借口导致的织田家内战吗?”他每问一句语气就重一分,到最后仿佛变成了一个检察官在质询罪犯。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柴田胜家用已经开始哆嗦的嘴唇反驳到,不过语气并不是那么令人信服,在辩论方面他确实不是“猴子”的对手。

  “你这是别有用心!”“猴子”立刻就反唇相讥,他自然不愿放弃到手的优势。

  “请两位殿下保持克制!”丹羽长秀急忙阻止他们,但明显他被刚才“猴子”那番可能引起内战的话打动了。

  两个主要当事人都彼此瞪视着对方,手按佩刀眼睛布满了血丝。

  “嗯~咳!”我咳嗽了一声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外走去。

  “主星殿下!”已经焦头烂额的丹羽长秀诧异地望着我的背影叫到。

  我并没有出去,到了门口就停了下来。“你们,都离开!”我对着以新八郎和樱井佐吉为首的侍从们叫到,他们此刻正和外面的其他人一样紧张地紧握武器侧耳倾听着。“退到一百步以外去!”我继续喊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