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7、仙芝的“提成”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73 2006.12.11 20:10

    我手里是没拿着镜子,但完全可以想出自己现在的模样,那就是一只正在打哈欠的河马。无论什么语言都无法形容我此刻的震惊,剧烈的心跳已经有了梗塞的前兆!“等等,让我先喝口水!”我拿起桌上的茶壶替自己倒了一杯。

  仙芝没有说话,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我僵硬的举动。

  我的领地里居然埋藏着一笔如此巨大的财宝!如此近乎传说的事情居然真的存在,而且咣唧一下砸在了我脑袋上!无巧不巧的是正在我缺钱的时候,我老婆就提供了个如此巨大的秘密!这老天爷也太……太偏心眼儿了吧?我的心里充斥着一系列的疑问,可又不知道该不该问,该从哪里问起。

  仙芝看来明白我脑子里的一切,用明亮清澈的目光鼓励着我。

  “那批财宝还在吗?”我紧张的问到。尽管从仙芝的语气里已经大概了解了问题的结果,可我还是忍不住要加以证实。天大地大,也不如眼下的这个问题大!

  “还在!”仙芝肯定的点了点头。“内大臣把这个秘密告诉义经殿下后,义经殿下也一直想禀报给镰仓公,并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一片丹心!可数次求见镰仓公均未获允准,这件事又不好写信申述,直至后来镰仓公令北条四郎时政率兵六万讨伐义经殿下,义经殿下不得已出走陆奥,事情已经变得不可收拾。最后,义经殿下在遇害前还写了一封信给镰仓公呈述此事,可镰仓公却连看也没看就撕了个粉碎。自藤原秀恒去世后义经殿下不久遇害,几个直接知情者也均于那时罹难了!”

  “可这件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困惑的问到。

  “弁庆公虽然守护义经殿下最后奋战至死,可我们这一支血脉是怎么来的?”仙芝看我的眼神有些像是在看一个傻瓜。“自然是有后人逃脱了啊!”

  “哦,是啊!”我也不禁笑了出来,居然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我们这一支的初祖是弁庆公的次子,因当时只有14岁而被义经殿下遣离!”仙芝向我解释道:“我的祖先自陆奥返回近畿,一路上经历了千辛万苦才到了丹波!按照义经殿下和弁庆公的描述,他找到了那个藏宝的山洞,在重新加以封闭掩饰后就离开了!这一切就成了我们这一族世代相传的秘密,我的爷爷就是最后的传人。在新八郎离开去学艺之前,爷爷就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大限将至,所以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我,并嘱咐我在适当的时候把它开启出来,辅助你成就一番事业!”

  “爷爷……爷爷他对我倒是很看重啊!”我眼前又浮现出了妙乐斋老人那慈祥的面容,鼻腔的上部不禁有些发酸。在当年的那个时候,我自己都对前途没什么信心,也为难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把握。

  “是啊!当初我也是不太相信……可一切却都让爷爷他料中了!”仙芝的情绪也受到的了我的感染。

  “不对!”我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声音不自觉的高了起来。“……这么说来十多年前你就知道了这件事,可为什么直到今天才告诉我?你这么作未免……”

  “阿忠!”意识到我语气里明显的怒气,仙芝靠过来揽住我并轻轻抚动着我的胸口。“……都四百多年前的事了,谁还说得准东西是否还在,再说那些当年的凭记也经历了数不禁的沧海桑田。当初丹波并不在我们手里,即便告诉你也是无可奈何,在人家的家里翻东找西怎么可能不被发觉,那时候可能就鸡飞蛋打了!”

  “那现在……”对于她的解释我还是不甚满意。

  “现在情况自然是不同啦!”仙芝笑语如花地说道:“如今阿忠你已经是名动一方,丹波也被牢牢的捏在了手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不是全无顾虑,但已经可以变出无数瞒天过海的手段来!其实我是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怕那批财宝已经不在或是无法找到,那时岂不是空欢喜了一场?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嘛?好不好嘛?”她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推摇着我。

  “现在你就不怕是空欢喜一场了?!”虽然经她这么软语央求我的气已去了大半,但还是故意扳着脸梗着脖子质问到。“莫非……莫非你已经证实过了?!”看到她点头承认,我则是冒了一身的汗。

  “其实早在你酣战三戚川的时候,我派去的人就同时进入了丹波……”仙芝温婉柔和的语气里,却有一种把握一切的自信。“四百年来的地形地貌确实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就是那些地名也不知道变过多少回了!我派去的人找了近一年,这才好不容易发现那个入口。虽然她并没有进去,但当初我祖先埋下的那个记号却被找到了。根据她的观察东西依然在下面,只是由于山石滚落挖起来要费些气力!”

  “真是天助我……”兴奋的喊声戛然而止,我警惕的向屋门望了望。

  “没关系!刚才进来时,我把无关的人都打发走了!”仙芝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担忧。

  “这就好……”我长嘘一口气,点了点头。“看来我得尽快去一趟丹波,动手之前要先和老师仔细合计一下!要唯恐夜长梦多……”

  “这……恐怕不太好!”仙芝皱着眉头提出了反对意见。“你虽身为丹波守护,但毕竟那里的大多数豪族刚刚归附不久!你的目标太大,一举一动都会有人关注,很难说现在我们周围就有多少各方势力的耳目。”

  “那你看怎么办呢?”仙芝说得确是实情,但听她的语气应该是已经有了计较。

  “不如派楠木大人带上十几个可靠的人先赶过去,把财宝启出来并加以伪装……”仙芝仔细的替我谋划道:“派人带着你的信物去晋见长野老大人,请他安排过场加以配合!再过三个月就是秋天了,你可以借调运今年田赋粮食的机会,在半途偷偷把财宝装进麻袋混入粮队,到时候不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到我们的仓库里了吗?……阿忠,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她被我看得有些发毛。

  “仙芝,你可真是我的‘女诸葛’啊!”我此时对她的心思缜密佩服得是五体投地。

  “既然阿忠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给我一份赏赐吧!”仙芝话锋一转似笑非笑的对我说到。

  “行,一切全都依你!”我因为一时的兴奋没有注意到她语气中的变化。

  “那就……这批财宝的七成吧!”

  “好……嗯?!”待我反应过来话已出口。“这个……太多点了吧!再说了,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两成好不好?”

  “话可不能这么说,阿忠你刚才可是亲口答应了的!”对于这个问题,仙芝持一种前所未有的执着态度。“你既然赏赐了我怎么用就是我的事了,再说钱还怕多吗?关于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就算我自己用不掉还可以找人帮着一块花。人无信不立,阿忠你如果赏罚不明、言而无信的话,那今后还怎么统御部下?还怎么治理领地?”

  “这个……这个嘛……”我被她说得哑口无言,真没想到仙芝的言辞居然如此犀利。可要我一下子把这么大一笔钱交给她作“家用”、“妆资”,未免又有些肉疼。

  “噗嗤!”正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仙芝突然一下子笑了起来,还用一种“上当了吧!”的眼神直瞟我。

  “好啊,居然敢耍我!看我怎么治你……”我一把将正要逃走仙芝抱进了怀里,还不住的把手伸进她的腋下搔着。

  “谁让你给人家甩脸子,还凶人家来的!”仙芝一边抵御着我的进攻,一边狡辩到。

  “还敢倒打一耙!”我此刻心情大好,并没想就这么放过她。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仙芝已经是娇喘嘘嘘,努力坐正发软的身子说道:“你答应的赏赐还没兑现呢!可不能说了不算……”

  “什么赏赐?哦……再给你个儿子好不好?”我继续逗着她。

  “说正经的呢!我想要一件东西……”她理了理有些散乱的鬓发,脸色也庄重了起来。“我要的只是一件小东西,但对我的意义却很重大!”

  “行,要什么你只管说吧!”我意识到她不是在开玩笑,随之也严肃了起来。

  “我的祖先在进入那个宝洞时,把一个盒子留在了里面!”仙芝一边说一边伸手比划着。“……那是一个黑漆盒子,这么多年来只怕上面的漆都已经脱落了!上面加了十二道各种封条,大约只有一尺二长、小臂粗细,就放在离洞口不远的一个装满金币的箱子上面,非常好认的!”

  “等东西一运过来,我就亲自拿给你!”既然她没有说是什么我也就没有问,即便是再珍贵宝物也不及她带给我的。

  “不行!”没想到仙芝坚决的摇了摇头。“我会派个人跟楠木大人一起过去,拿到盒子后立刻给我送回来!”

  “你还要派人去?”对这个决定我感到非常诧异。

  “不然的话,你以为谁去给楠木大人他们带路哇!”仙芝神秘的对我一笑。“怎么样,想见见这个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