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4、与一群长者的交流(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98 2006.10.11 20:37

    我原以为以哥萨克骑马飞奔的速度和如火的性格,召集长老们开会应该是一件很快的事,可事实却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通知、回复询问、细节的确定、细节的询问、询问的答复、对于答复的再询问……不得不说的是,一群过于经验丰富的老人,他们的谨慎会实在让你吃不消。

  开始几天我还有些着急,后来索性也放开了,带着几个手下也偶尔在附近转转,骑骑马、打打猎什么的。北国风光别有一番情趣,既然难得来一趟就好好玩玩吧!

  不知是觉得心里过不去还是出于监视的目的,我们的所有活动霍思金一直全程陪同。在他的细心讲解下我更加清晰的了解了哥萨克人和他们的生活,甚至每人还学了几句诸如“你好!”、“朋友!”之类的俄语。有意无意之间他还谈起了一些其他部族和他们长老的情况,让我在正式会谈前就对他们大概有了个印象,不过我可说不准这究竟是他的个人行为还是出于老伊萨克的授意。

  各个部族的信使来来往往,南科林部族的约瑟夫兄弟也来了几趟。彼此也算是一起喝过酒的朋友了,在一起聊聊天那是正常不过的事,作为年轻人自然是向往更广阔的天地,对于南方更舒适的生存环境他们充满了好奇心。我精挑细选的内容描述使他们的心益发活动了起来,这我已经非常清楚的感觉到了,但愿他们能感染更多的人。

  经过两个多月唧唧歪歪的磨蹭,终于各部族长老联合会决定召开了,一辆又一辆的马拉爬犁在一群又一群骑士簇拥下来到了这个镇子,从爬犁上下来了一个又一个老头。我真的是开了眼了,居然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巫师”,这么多道貌岸然的老头还每人手里拿着一根“魔杖”。

  尽管已经往来了许多信件,可还是有一些人对某些“问题”表示出疑问,所以第一阶段就是由我对这些问题进行说明。在所有长老都已经到达后,会议在一个早上正式召开,为了表示礼貌我没有等到正式开始时才进场。我进屋时这里已经有了十几位老者,正在三三两两的彼此交谈着,看到我进来均在远处颔首致意。

  “您好!○★◆※△……”我刚坐下一个老者就来到了我的跟前。这是一个矮矮胖胖的老头,作为一个哥萨克居然比我还矮一个头!大脑袋上油光锃亮不见一丝,脸上一副笑嘻嘻的表情,就像一个留上了一把大胡子的弥勒佛。与大多数长老的简朴装束不同的是他的一身珠光宝气,黑色的长袍用上了金银丝线衮边,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硕大的祖母绿戒指,手中的手杖在这间屋子里是最长的,顶端装饰着一只黄金的双头鹰。虽然他说了很长的话,但除了第一个词外我都没有听懂。

  “这位是南科林部族的长老,尊敬的杨•别尔林斯基……”在他一靠近我们的时候霍思金就恭敬的站了起来。“他说他的两个侄孙对您和您的手下非常推崇,还说诚实的强者是值得尊敬的,尤其是在这位强者已经拥有了巨大的财富和势力时!追随真正的强者对于勇士来说并不是什么耻辱的事,他的祖先也曾为卡齐米日三世国王陛下效力,至今在东欧洲的小贵族骑士们也是追随大贵族的,关键是要看这个人是否值得追随!”说完这些话霍思金对我悄悄使了个眼色。

  “感谢您的关心!尊敬的潘……”我也站了起来,至少这是对于一位长者的尊重,那个称呼则来自于霍思金提供的信息。与其他大多数来自俄罗斯境内的部族不同,南科林部族来自于乌克兰境内的基辅附近,他们曾被波兰国王册封为贵族,别尔林斯基家族这个“斯基”的后缀就是贵族的标志。这段历史无疑是他们的骄傲,所以“潘”(在波兰对男性贵族的尊称)这个称呼极易取得他的好感。“您的两个侄孙是非常棒的小伙子,他们向我谈起了许多有意思的事情,包括您的故乡!我在南方时认识的一个欧洲朋友曾经告诉过我这样一句话:一旦欧洲打开了加诸在乌克兰身上的桎梏,她将满足整个欧洲对面包的需求!”

  “您的见识不止震撼了我的侄孙,同时也震惊了我!”他亲密而慈祥的拍了拍我的肩头。“虽然我们只是刚刚认识,但我相信我们彼此之间会有很多共同语言的!一定会有很多的,只是等待着发现而已!”说完后他就离开了。

  “第一个回合成绩不错!”霍思金在我耳边小声说到。

  “应该是第二个回合吧!”我也小声的开了一句玩笑。在说笑的同时,我一转身间突然突然发现有一个瘦高的老者在远处冷冷的盯着我。

  其实仔细说起来他并不能算很高,至多也就是刚刚达到1.80米,之所以看起来“婷婷玉立”的感觉会如此的强烈,只是因为他实在太瘦了!枯瘦的脸上一对绿色的大眼睛显得有些咣当,稀疏的银色长发从头顶向后垂下,和脸上皮肤同样黝黑手就像是两只巨大的鸟爪,就整体形象而言他很像一只大“螳螂”。看到我注意到了他,两道如剑的目光向我刺来。

  “他就是烈别德•萨米兰科维奇……”霍思金乘着向对面的老者点头致意时在我耳边小声说到。

  “哦,原来是他!”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收回了视线,可心里却翻腾了起来。霍思金没少对我谈起这个人的情况,因此在我心里对他已经有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烈别德•萨米兰科维奇——萨米兰科维奇家族的族长,由于萨米兰科维奇是顿河部族人数最多的家族,因而也就控制了这个部族的实际领导权。顿河部族的人数约有八千,在三大族中是最少的,但却也是最为剽悍的一支。其原来生活的地区较为靠近俄国沙皇统治的中心,因而这支部族曾无数次的被征调上战场,严重的死伤自不待言。据说他们选择向东迁移的原因也多是因为如此,对于某些事情的敏感也就不奇怪了。

  这个老头今年已经快九十岁了,是少有的几个年纪与老伊萨克相仿的人之一,各方面的条件造就了他非同一般的影响力,而与之相适应的就是他出名的多疑与顽固。一个关于他出名的笑话就是:烈别德被一堆石头挡住去路,而僵持的结果就是最终石头给他让开了,因为那堆石头耗不起岁月的流逝而风化了!笑话说得未免离奇,但他的固执也由此可见一斑了。我这次事情成功与否的关键,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能否顺利敲开这个“硬核桃”。

  “乒、乒”看到所有人都已步入会场,伊萨克•贝林科伊耶维奇站在长桌的一端轻轻敲了敲桌面宣布会议的开始,近四十个(虽然只有13个部族,但每个部族都不只一个长老)拿着各式各样长手杖的老头桌边自己的位置上。我则站到了桌子的另一端,霍思金作为翻译在我身边。

  “各位尊敬的长老……”老伊萨克清了清嗓子后开始是阐述议题。“之所以把大家请到这里来,是有一件关乎我们所有东迁哥萨克命运的大事需要和大家进行商量!事情的大致情形我已经通过信件对大家作了通报,为了对于个别不甚明了的细节作出令大家满意的解释,我请来了我们长期的合作者——三岳屋的老板,相信他可以对所有事情有个完美的解释!”他非常巧妙的避开了我真名实姓这个敏感问题。

  看到所有人都向我看来,我谦虚的向四周点了点头。

  “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我对这件事轻的态度……”伊萨克•贝林科伊耶维奇没有等其他人开口却又说了话。“而我们大家现在的处境也都在各人眼前,有些事情实际上是刻不容缓,一个机会这时自己出现了!我个人的见解不一定就是正确的,甚至可能是导致灾难的根源。之所以在今天把所有受到我们人民信赖的人都聚集到这里,正是要为他们选出一条最为正确地道路。责任不分彼此的压在我们每个人的肩上,因此我在这里要提醒诸位的是既不能轻率,更不能逃避!坚持各位自己认为正确地事情,不要为一些不相干的因素所左右。为了避免整个哥萨克部族的分裂,我已经和大多数人取得了谅解:只要有一个人持反对态度,那么这项提议就将作罢!”

  “我想请问……”一个不知名的长老最先发问,通过霍思金的解释原来是想问我承诺的条件是否有足够的保证。

  “我想着个问题我可以代为担保……”没用我说话老伊萨克就回答了他,接着他把数年来我们交易的情况做了一个简短的说明。其他人对这些话听得很仔细,偶尔还会有人提出新的问题,但大部分人都没有表示出什么异议,一来是伊萨克的人品值得信任,再者说这几年吉利茨部族生活的改善也是有目共睹的。

  “我绝对不会对伊萨克•贝林科伊耶维奇的诚实和智慧有丝毫怀疑,但一些切身的体会使我有些不同的看法!在这个时候更不允许我保持沉默……”说这话的果然是烈别德•萨米兰科维奇,我知道艰难的谈判正式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