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0、、最后的要求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51 2006.05.21 20:15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朝仓景视和手下的一干将领紧张的戒备着,可实际上任何不自然的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支骑兵除为了让开大道和在吃饭时避风的原因向一边片树林边挪了挪外,就再没有向小滨城的方向移动一步。所有的士兵都在那里下了马,解下身上的甲胄四散席地休息,只有为数不多的十几个士兵散布在四周警戒。

  小滨城的储备还是相当丰富的,不到一刻500人份的午餐就准摆好了,两千个饭团再加十大桶味噌汤!因为数量相当客观,河合孝长派了30个人用10辆平板车装好,打开城门咕噜咕噜的推了出去。即便是如此那些人也没有向前迎过来,只是呆在原地毫不见外的等着开吃!

  见到这个情景就连河合孝长也逐渐放下了心,在城门的敌楼上为朝仓景视等人准备了午餐。

  “他们是要走了吗?”不久后两边的午饭均已用完,山内政信望着远处站起来重新装备的波多野军问到。

  “可能是吧……”河合孝长仔细观察着不很肯定的说到。“不过还是要小心,我总觉得今天的事情都很怪异!”

  “你去准备吧!”朝仓景视对着乡田员干命令到。“一定要小心,不要有任何疏忽!”

  “是!”乡田员干答应了一声走到外面。“命令200弓箭手城头戒备,500长枪足轻在城门内待命!”他对着几个副手吩咐到。不一会,所需部队就到达了各自的位置。

  随着那支骑兵的缓缓接近,所有人原本已经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一百丈!骑兵部队并没有摆出战斗阵形……五十丈!他们还是排着整齐的双列行进队列……骑兵来到了城门下面,除了偶尔有几个队长之类的低级武士对着城上招招手、作个感谢的手势外,没有任何人对这座小滨城发生任何形式的兴趣。

  “也许是神经过敏了!”望着渐渐远去的那支骑兵山内政信松了一口气说到。

  “希望这次北近江的战事也是有惊无险,三家联军总能挡住织田家了吧!”乡田员干也发着感慨,他本人曾经历过金崎城破时的败逃。

  “但愿如此吧!”河合孝长也点了一下头。“不管怎么样!只要坚持住就好,织田大军主力长期驻留北近江的话,足利将军决不会安安生生的呆在京都……”

  这时那些派出去的杂兵已经收拾好了餐具,10辆板车一字排开向城门这里驶来。

  “这是怎么回事?”朝仓景视诧异的问到。只见那支骑兵部队忽然在走过去百余丈的位置停住了,并且排成了两个方阵站在了路边。

  “主公,您看那边!”山内政信指着东面更远处的地方叫到。

  在东面的大道上,一支部队从山坡的那边转了过来,一排排一行行打得尽是朝仓家的旗号。随着部队的不断行进,出现在视野里的人数越来越多,最后居然足足有两千之众。在最后面,朝仓康景的帅旗赫然在目。

  “既然是说好的事,他怎么才过来?”朝仓景视皱着眉头不满的抱怨着,他向来不太喜欢这个远房的族弟,包括他们那边的整个支系。“这让波多野家怎么看待我们朝仓家!”

  “主公说得是!”乡田员干急忙附合的说到。这时那10辆平板餐车已经来到了城外,城门也吱吱呀呀的分在了两边。

  “不对!那不是康景殿下的部队……”河合孝长突然惊惧的大叫道:“要是康景殿下来迎接波多野家的援军,就跟本不会带这么多部队过来!”

  叫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全都手忙脚乱的拿起了武器。山内政信跑到城墙边上对这下面大声嚷道:“是敌人!快关城门,快呀!”

  然而一切已经晚了,城下10辆板车的底部、车上的木桶里纷纷“变出”人来,加上原本推车的倾刻就达到了百人左右。只见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飞速的分作两股,一股把前面的五辆平板车茬在了门洞里死死的挤住了城门,其余的则揭翻后面的板车形成了一个临时掩体,做完这一切后所有人迅速躲在掩体后面,每个人都从车上的芦席中抽出了一支乌黑发亮的铁炮。

  “砰、砰、砰、……”随着一连串巨大的轰鸣响起,浓密的硝烟升腾起来,转眼间空气里便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硫磺味儿。难以想象的战果!仅仅是一个波次的射击,守卫城门的几十个长枪足轻就被全部干掉了!

  “快!向城下射箭,敌人只有铁炮足轻!”乡田员干一边疯狂的叫着,一边踢打着城头上已经被吓傻了的那些弓箭足轻。在这种催促下那些足轻们才想起自己的职责,纷纷的站到了城墙的边上。

  “砰、砰、砰……”又是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城畔的200个弓箭足轻一下子就栽下去了40多人,剩下的士兵立刻全都蹲了下来。“多么恐怖的力量啊!”每个人都感到大腿在瑟瑟发抖。

  “射!再射!”看到这样的情况山内政信也跑了过来。“他们刚刚放过了,还要重新装弹!快,再射!”听到他的话,有很多士兵再次站了起来,并张开手中的弓箭准备射出去。

  “砰、砰、砰、……”轰鸣声!还是那恐怖的轰鸣声!这回由于有很多人正在直着身子准备张弓搭箭,所以死伤的数量一下子激增到了60人,城头上的弓箭足轻这时已被消耗掉了一半!

  这么迅疾的连射速度,就是比起弓箭也不需多让!鉴于这种可怕的认知,所有人只能隐身在墙后发射弓箭,这样的方法虽然不会再有多大的伤亡,但在敌方掩体的遮挡下也几乎失去了全部威力。

  “长枪队前进,去把城门关上!”河合孝长对着内侧的500长枪足轻大声命令着,试图阻止这灾难的降临。

  “砰、砰、砰、……”城下的铁炮又一次开了口,不过这一次的目标改成了涌到门边的大群长枪足轻。因为失去了来自上面的威胁,铁炮手得以专心致志的对付门口的士兵,拥塞城门的除了板车外又增加了许多尸体。

  朝仓士兵们发挥了超常的勇气,不顾身边的巨大伤亡清除着障碍,可就在他们将将大功告成的时候,新的情况发生了!

  在这里的铁炮声刚一响起的时候,那支不再有人注意的骑兵就往城门的方向跑了回来。百丈的距离对他们来说转瞬即逝,在城门开始活动时来到了跟前。500人跃下了战马,一下子就冲进了混乱的朝仓长枪队,每个人手里都是一把明晃晃的诡异弯刀。

  500人对上500人没有什么差距,但狭窄的地形和拥挤的人群却给了长枪和弯刀完全不同的表演舞台!本来势均力敌的较量演变成了一场屠杀,远处的那支“朝仓军”也在迅速接近中……

  “主公,请您暂时回避吧!”山内政信拉住了朝仓景视,说这话时眼睛里充满了悲愤的神色。

  “我……好……”出身武家的朝仓景视当然知道他此刻应该留在这里,为了鼓舞士气他应该留在这里!即便这已经毫无价值,至少也可以为他的这一生划上个完美的句号!可他的全身在颤抖,他的心和身体一齐在颤抖,强烈的血腥味让他恶心,再呆下去恐怕他会忍不住吐出来。

  “送主公回去!”山内政信大声命令到。

  “不知……进行到哪一步了……”被近侍架回天守阁顶层的朝仓景视还在不停的发着抖,嘴里也在不停神经质的叨念着。其实许多问题根本是不需要问的,铁炮的轰鸣伴随着喊杀与惨叫已经越来越近了。

  “也许现在已经该……”他的目光投向了面前的几案,漆黑的托盘上摆着一把装饰华美的银鞘肋差。这原本是他最喜爱的东西,今天却让他失去了多看一眼的勇气。今天他才算真正的明白,这不是一件简单的装饰品,而是一个作为一个武士最后的归宿。

  “也许从这里跳下去要简单些吧……”朝仓景视知道剖腹的巨大痛苦,把目光转向外廊寻找着其他的“出路”,可在那里他看见了那株心爱的盆景。“生命多美好啊!也许还有机会……”他感到外面的喧哗渐渐平息了下去。

  “主公……”河合孝长突然出现在了门口。他的浑身满是血迹,左胸的一团殷红在迅速扩大着。“山内大人已经战死了!为了身为武家的体面……请主公尽速上路,为臣为主公先导……”话没有说完他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一动不动了。

  “真的来了……”朝仓景视把手伸向那把肋差,但却就是鼓不起勇气摸上去。

  “请问是朝仓少将景视殿下吗?”一个甲胄被鲜血染红的年轻武士大步走了进来,手中是一把雪亮的长枪。

  “……”朝仓景视想要回答可感到咽喉像被一只手牢牢的攥住了,只能艰难的点了点头。

  “参见殿下!”年轻武士抱枪向他行了一礼道:“在下是诸星家臣岛胜猛,奉鄙主公之命特来延请殿下!”他彬彬有礼的说到。“……恭迎殿下贵足光临岐埠城!”

  “我……可以带上那盆柏树吗?”朝仓景视苦涩的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