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2、我有要求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54 2009.07.26 20:58

    我在桂川口城悠闲地度过了一段日子,并不是很长,十几天而已。这期间发生了多事,其中和我关系最为密切的一件就是,竹中半兵卫率领着四万大军在岸和田登陆。加上我原来就在手边的八千余人,我的实力已经超过了“猴子”和柴田胜家之和。

  在实力不足的时候我没有着急,如今我就更加不着急了,甚至命令竹中半兵卫驻留岸和田城不动。想必此时会有很多人比我着急,于是打猎钓鱼成了我在桂川口城生活的主要内容。

  在京都公开化的斗争中织田信雄处于了下风,首先起兵平叛和进京的功绩使织田信孝说话硬气了许多,加上丹羽长秀努力压制信雄为摆脱劣势进行的过激举动,致使这一力量差距进一步扩大。

  可能是感觉自己即将登上织田家督的宝座,织田信孝急不可待地开始为接掌权力作起了准备,不过此时他却做了一件极为愚蠢的事情,亲自去佐和山城拜访了柴田胜家。这一举动可能是出于对羽柴秀吉一再置疑他的不满,也可能是觉得不能只依靠我一个强力家臣,总之他是这样作了,而且立刻看到了后果。

  首先,我撤回了派在他身边工作的所有参谋和侍从;其次,羽柴秀吉绕过他直接提出正式会晤关白近卫前久;第三,织田信雄重新活跃了起来,并提出了在织田家族内部(织田信孝母亲的出身和地位都很低)重新编订谱序的问题。一切开始逐渐趋稳的秩序再次变得混乱,京都的局势再次变得朴素迷离了起来。

  面对新形式下面的合纵连衡自然是少不了的,各方的使者往来穿梭不停,我这里自然也是不能例外,不过除了对丹羽长秀的人外我一直没有表示过肯定的态度。

  近畿的缺粮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而这段时间也没有几个人真正关心它。局势似乎又在恶化当中,直到竹中半兵卫四万大军返回的消息传来才又安静了下来,不过这也只是表面上的功夫,实际上水面下更加暗潮汹涌。来我这里的人反而少了,我也无所谓地继续保持着沉默,不过人少并不是说就没有人来。

  “这是给你的诏书,你就自己看吧!”正亲町季秀把筷子交到左手,用手从怀中掏出一卷白绢隔着桌子向我递来,因为嘴里的食物没有完全咽下去以致说话有些不清楚。

  “这时候才想起来,朝廷是不是迟钝一点儿啊!”我用手帕擦了擦手才接过来,有感于这么半天他才想起这件“正事”。

  正亲町季秀是临近中午才到的,一来就嚷嚷着饿了,我也只好先招待他吃饭。不过地方和使命都和15年前那次相同,给我加官进爵。

  “一个正四位参议,朝廷这次下的‘本钱’不小啊!”看过后我把白绢又卷了起来,放在了手边不远的一个小桌上。

  “已经不小了,除了织田右府天下能有几个大名到过这种品阶!”聪明如他自然听出了我话里的不满,但是职责所在他还是要辩驳两句。“不过你如今的地位确实也不同了,这只是一个过度,一切等你进京后再谈!”

  “只有我一个人受封了吗?”我端起一杯酒来不紧不慢地喝着,丝毫也没有兴奋或者类似的表情。

  “自然不会,要是那样岂不是把你架在火上烤吗?”他看了看我有些意外,想象中我似乎不该如此地幼稚。“这次朝廷为了摆平这件事可谓费尽了脑筋,反复权衡了各方的利益。今天凌晨二条晴良向天皇进言,除你之外还有丹羽长秀授弹正尹、羽柴秀吉授藏人头、柴田胜家授右卫门督,都是正四位的品阶……”

  “把信孝、信雄两位殿下跳过去了?”我探向一盘凤尾鱼干的筷子猛然停在了半空中。

  “两位殿下已经分别被授予了左右近卫大将,但是品阶却也是正四位!”正亲町久秀耸了耸眉毛,显露出了一丝不屑。“凭着两位殿下近些日子在京都的作为,这引领织田家的大任已经与他们无缘了。朝廷玩弄政治权谋已经有上千年,在这点上可是远远超越了武家,自然不会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不论最后这两位是谁坐上了家督的位置,也只能是一个过度,最后的定局还要看你们几位的实力消长。当然,目前他们还拿不定主意把这一宝押在谁身上,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对谁……”

  停住的筷子恢复了动作,沿着原来的运行轨迹继续滑向那盘鱼干,但我的耳朵却是非常仔细地在听着。

  今天早晨一起来,我就接到了一份报告:昨天半夜二条晴良和近卫前久匆匆入宫,和天皇及太子进行了秘密磋商。凌晨时分又召五六位公卿觐见,并颁下了一些刚刚写成的旨意。因为时间匆忙,还未打听出具体内容。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微微兴奋了一下,看来是朝廷的忧虑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迫不及待地想要平息这件事了。不过真等到旨意摆在我的面前时,我却犹豫了,这里面似乎还有漏洞。

  “我都说了这么半天了,你倒是表个态啊!”说了半天后正亲町季秀发觉我正在发楞,因而提高了声音叫了一声。

  “哦……你说你的,我在听!”我并没有被他高昂的情绪所感染,还是不死不活地应付到。

  “这可是个好机会,一旦抢先入京就表示顺应了朝廷和天下民心,不过我怎么看你好像不是很积极啊!”他非常的不理解。

  “不是什么‘好像’,是我确实没有什么积极性!”我纠正他到。

  “这是为什么?眼瞅着……”说这里正亲町季秀忽然神色剧变,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难不成……难不成你是想对其他的人用兵了?这可是……”他的情绪有急速激动起来的倾向。

  “如果我真想动手的话,我本人现在不会留在这里,我的军队也不会一直留在和泉!”安抚了一下他后我继续说道:“朝廷的这个旨意如果是在三个月前,那么受诏的几个人我想都是一定会感激涕零,但今天情况已经起了变化,只怕很多人都在心里起了另外的打算。我想说的是二条阁下的这个计策虽说高明,不过有些太一厢情愿了,除了已经在京都的丹羽和信孝、信雄殿下外,羽柴和柴田当中恐怕至少会有一个找借口进行推辞。虽然抛开一两个人也不是不能进行,但是他们在京都和地方上的代言人一定会跳出来捣乱,那效果可就差得很多了。比如柴田要是不动的话,那么信孝殿下就一定会尽可能地阻挠会议的进行,即便形成了决议也不会执行很久!”

  “那你打算怎么办?”听着这么一说他再次冷静了下来,可是想了半天更加没有主意。“你也知道朝廷现在的境地,实在是再也拿不出什么可以出手的东西。目前只要不让你们在京都打起来,朝廷甚至不在乎封个太政大臣,可那样的话一定会刺激到其他的人,只怕会打得更快!”

  “朝廷的苦衷我明白,所以我打算帮朝廷一把!”我再次替他把杯子斟满,心里竟然有了一丝丝的感动。也许他的品德远远算不上廉洁,但是至少拿了钱属于真办事的那种。

  “这么说你愿意奉诏进京了?”他急忙追问到,同时用手盖住了那只杯子。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向后坐回身,微笑着把壶又放回到桌面上。

  “可你不回京又怎么帮朝廷的忙啊?”他被我的话搞得有些糊涂。

  “我不回京就是帮朝廷的忙,不是你说的那种帮法,而是帮朝廷演上一场‘好戏’!”我对于这件事想了一个办法,再拖下去对我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这出‘戏’要怎么演呢?”他有些明白我的意思了。

  “是这样的……”我开始给他解释。“我虽然不随你进京,但是会写上一份奏折让你带回去。我会说:如今有罪者虽然已经伏法,但是对于功盖寰宇的先君却未能褒扬,这使我实在是感到愧疚。因此我恳请朝廷追任先君为太政大臣,若非如此我无法赴京承受皇恩,反之则立刻入京替先君拜谢!”

  “妙……实在是妙不可言!”愣了片刻后,正亲町季秀摇头叹息道:“如果是朝廷明文发表了这份旨意,那么无论是羽柴和柴田就都不能不有所举动了。若是连织田殿下的叙功追任的典礼都不出席表示,那他们也就是自决于织田家,以后什么都不用再表示了!”

  “看来你是明白我的意思了!”我连连点头,感到十分欣慰。

  “可我自己却不这么看!”他却摇了摇头,并不如刚才的兴奋。“这份奏折一旦在天下传开,你诸星殿下的仁义之名一定会震动海内,而朝廷为了自己的安危又一定会这样做。看来武家领袖的更迭已经成为必然,京都的大战也是最终无法避免了!”

  “这可难说,谁敢说我最后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呢?”我莫测高深地饮着酒说到,并没有明确否定他对于我“野心”的试探。

  “但愿如此吧!不过我怎么也想不出会有这样的可能……”正亲町季秀对于此行的成果已经感到满意,因而没有过多的纠缠这个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