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9、、缚虎?纵虎!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748 2005.12.10 20:18

    天上的月亮只剩了一个细小的牙牙,好在满天的繁星还能多少提供一点儿可怜的光亮。凛冽的北风掠过失去树叶庇护的森林,带起了一片凄厉有如鬼叫的啸音。

  “阿嚏!”一缕冰冷的寒气从领口灌了进来,我在马背上把狐皮大氅的带子紧了紧。看了看身边的岛胜猛和山中鹿之介,依旧是那副寒暑不侵神采奕奕的样子,职业武人的根基到底是不一样的!我又往后张望了一下,两百人的骑兵部队正排列着整齐的序列以高昂的士气匀速行进着。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这支由前田庆次招募、长野业正和山中鹿之介训练的班底武装充满了信心。“信长的亲卫旗本也不过如此吧!”我在心底暗暗得意。虽说很骄傲,但在这隆冬的夜里赶路并不是件多么暇逸的事,所以如此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由于织田信长那个要在稻叶山城过年的浪漫愿望,军事行动迅速的展开了!各方兵将分道路远近先后移动,约期在稻叶山城会合。这是织田家从未有过的大型会战,好大喜功的织田信长要求没有其他任务的人都到那儿聚齐。根据我的猜想,这是他要用人多势众显示一下他一方霸主的身份。可……这就把我推到了一个艰难的境地!预产期已经过了10天,孩子还是没有生下来。由于是第一胎所以没什么经验,当然也就更加谈不上心理素质。这几天我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可还得强颜欢笑宽慰着仙芝。尽管她没有说出口,但我也很清楚:她最需要的就是我能够陪在她的身边!

  前锋出发了……次锋出发了……信长的本阵也出发了!好在我这次没有什么实际的司职,只是担任一些幕僚的工作。在我多方托人求情的作用下,织田信长终于开恩要我在各方豪族聚集的日子到达。虽不尽如人意,但也只好如此了!为此我还派大部分家臣随前田利家先赶了过去,为了不得已时也好打个马虎眼。

  可不想,直到昨天晚上孩子还是没能生下来!今晨就是最后的期限,我也只好在仙芝的一再催促下上了路。好在我把附近最好的稳婆和医生都找了来,而且仙芝的情况也很稳定,不然我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大人,您没事吧!”看到我又陷入了沉思,山中鹿之介提马赶上了几步问到。

  “没什么事,你不必担心!”我非常勉强的笑了一下。

  “其实你不用有什么担忧,夫人和小公子必会吉人天相的!”山中鹿之介是个耿直之人,就连安慰的话说得也很直白。

  “谢谢你……我们就快到了吧?”这个话题多说也是无益,我随口问了句别的。

  “不远了!”他用手指了指前方。“大约再走一个时辰就到了!”

  “嗯……”虽然还是很担心仙芝那边的情况,但眼下也只有打起精神应付织田信长了。

  “什么人!”这时岛胜猛突然在前面大喝了一声。

  听到了这声警示,后面的兵士“呼啦”一声拥了上来三十几个把我围在了当中,其他人原地没动,但都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什么事?”我对前面高声问了一句。

  “主公!树丛里有人。”岛胜猛回答到。

  “过去看看!”遥望了一下那片树丛并不算大,我如是说到。身后的鹿之介和几十个士兵随我一起来到了前面。

  “就在那边!”岛胜猛指着几棵树下的黑影说到。

  “派人过去搜一下!”我们总不能一直僵在这儿。

  “嗯!”岛胜猛一挺手中的菊池枪带马向前,十余个士兵跟在他的后面。

  “住手!”就在骑兵们正要把骑枪扎入树丛时,一个高大的武士嗖的跳了出来。我被他的个头吓了一跳,前田庆次就够高的了,可眼前的这个人却足足有1.9米。他身着便装还背着个包袱,看样子是逃亡的斋藤家武士。“我是斋藤家的足轻大将藤堂高虎,你们把我抓去领赏吧!”他边说边主动交出了佩刀。

  原来他就是藤堂高虎,我仔细打量着这个“渡之鸟”。其实我对他并没什么负面印象,主家的败落又不是他的责任,已经尽力就没必要在一颗树上吊死了,再说他总比那些为一己私怨就不分内外的人好吧!按理说他是个智将,但……主动缴械的行为和游疑的眼神目的未免太明显了吧?“再仔细搜一搜,不要落下什么!”我对山中鹿之介说到。

  “不要!”藤堂高虎刚要有所行动就立刻被几把雪亮的骑枪同时逼住,不一会儿六七个人就被从附近的隐蔽出找了出来。我注意到他紧张的盯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这个女人的怀里还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这些都是你的家人?”我又指了指那个女人和孩子说:“那是你的妻子和孩子吧?”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紧盯着我点了点头。

  我看到他的表情心中隐隐一痛,想起了仙芝和那个还没有降生的孩子。“这样吧!”我装作沉思了一下。“你如果能打败我手下的一个武士,我就放你们走!全都放走!”

  “在下定当不负大人所望!”他疑惑的眼神里重新恢复了坚定的斗志。

  “你去向藤堂大人讨教几招吧!”我对山中鹿之介说到。随后我又小声说道:“他可能要玩命,你不必真的太冒险!”

  “是!”山中鹿之介抽出腰间的“三日月宗近”走向前去,此时藤堂高虎也从一个骑兵的手里接过了自己的佩刀。两个人慢慢接近,彼此注视着对方。

  “啊!”突然两个人齐声大喝挥刀砍出,一声脆响后两刀相互抵在了一起。一阵刺耳的吱吱声后,刀锋逐渐向藤堂高虎一边压了过去,在这个严寒的冬夜里他的额头和鼻子上都渗出了汗珠,反观山中鹿之介则要轻松的多。

  “嗨!”可能是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藤堂高虎猛地往前推了一下然后向后跃出。他双手持刀立于左耳畔,由于喘息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看刀!”还没有稳定下来他就又开始了进攻,看来他已经失去了冷静。

  “当啷!”一段刀头掉在了地上。

  “这是我的刀好,我们各自换把刀再打过!”山中鹿之介收起了三日月宗近,有从边上接过了一把刀。

  “并不止是这样!您的武艺确实高我三筹不止,但……”藤堂高虎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半截断刀随手扔在地上,又拿起了另一把刀。“我今天无论如何是不会放弃的!”

  “啪、啪”我拍了两下手声音平静的说:“就到此为止吧!”所有人都紧张的等着我下面的话。“你们可以走了!”

  “多谢大人!”沉默了片刻,藤堂高虎做了最简单的回答。

  “等等!”看到他们走出了几十步我突然喊到。我提马来到他们面前,山中鹿之介和岛胜猛就跟在我的身边。“夜里风很冷!”我解下狐皮大氅抛给了惊愕中的女人。

  “您……您这是……”藤堂高虎磕磕巴巴的问到。

  “我也快作父亲了!”说完我催马向前走去,身后跟着岛胜猛和山中鹿之介,再后面是200名骑兵。

  “请问大人尊姓大名!”藤堂高虎在后面高声问到。

  “我是织田家部将诸星清氏,也许以后我们有机会在战场上重逢的!”我没有回头,后面那几个人的身影在夜色里越来越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