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8、雾隐龙形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95 2007.08.01 20:03

    “啊……”我坐在天守阁顶层的窗前,望着东北方向的官道,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那里因为下雾的关系而无法看出很远,只是影影绰绰似乎有人在雾中活动,最近几天其实一直是这个样子。

  天正五年(1577)的九月十九日,我的部队已经在上熊野城停留整整三天了,在这期间柴田胜家派人催促了我好几次,可因为加藤段藏没回来所以我没有敢贸然行动。在这几天里,无论白天黑夜附近总是有越后军活动,而且天天不同花样翻新。好几次我几乎都已经确定了这是疑兵之计,可反复权衡之下还是下不了行动的决心。为了那个柴田胜家,冒这样的险不值得!顺便说一句,羽柴秀吉的部队也被粘在的井波城,距离手取川会合处约有两天行程。

  “看这雾的架式,只怕两三天之内是不会停了!”莺在我身后悠悠的说到。她原先是想宽慰我的,可不知怎么一张嘴却比我更消极。

  “你们如果也总是说这种话,那么我岂不是现在就打道回府的好!”我转回身和她开玩笑到,现在的情形远还没有糟糕到这个地步。

  “我不是这个意思……”莺的双颊腾地一下变得火红,不知所措地解释着。我的情绪对她的影响非常之大,恐怕无论是她还是我都说不清这究竟是为什么。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我更加兴致高昂地逗起了她,这实在是一种调节情绪的好方法。随着地位的提升烦恼的事情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多,在这个娱乐匮乏的时代里,天伦与闺房之趣可以说是最有效的解除郁闷的方法了。

  “我是……总之不是这个意思了!”莺解释不出来,赌气的扭头撅起了嘴。如果是在10年前也许我这几句话就把她说哭了,现在她则学会了撒娇的方法,不过用10年的时间才学会也是够“笨”的。

  “好啦!现在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把莺揽进怀里,同时又冲一边的阿雪招了招手。“事情应该不至于太糟糕,毕竟我们三路大军的实力要超过越后军不少。可强而败的事例在历史上也不少,必要的心里准备还是要有的,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殿下,您没有信心了吗?”阿雪坐过来也靠在我的怀里,虽然是在内室可她还是穿着武士服,只是没有着盔甲而已。“这似乎不是殿下的风格啊!这些年来对着人见人怕的织田主公……”

  “那怎么一样!”我把抱着她的那条手臂紧了紧。“主公虽然狂躁暴虐,但他想要什么我都知道,所以并不是太难把握!这个上杉谦信可是……”我的心情慢慢好了起来,其实至少不用为她们两个人担心,凭她们的一身本事,脱身至少不会太难。我们就这么嘻笑细语,直到有人进来禀报说加藤段藏回来了。

  阿雪和莺退进了里面的寝室,蒲生氏乡、山中鹿之介等几个主要将领随着加藤段藏一起进来。虽然我的心里很急,但从通报的程序上来看应该情况不是很糟糕。

  “上杉谦信的情况怎么样了?”见众人坐定后我就问到。

  “上杉谦信看样子非常沉得住气,目前还没有过手取川!”加藤段藏从怀里掏出了一份记录,上面写的都是一些详细的番号和地点。“上杉谦信本人率领大约18000人还在手取川东岸,另有大约每路7000人左右的分队在这边活动,可以说每路对我方的一路。现在城外牵制我军的是斋藤朝信,对付羽柴殿下的是宇佐美定行,而在正面的是上杉谦信手下的第一猛将柿崎景家。他们每队大约都有大约2000骑兵加5000足轻,配置相当合理!”

  “兵分四路主力待机,这……”翻来过去的看着那一张轻飘飘的松皮纸,又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可我怎么就看不明白呢!“氏乡!”我把目光投向“智囊”。“按道理讲:在两军实力大致相当的情况下,应该尽可能地集中全力分化敌人,以求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如果他是以小股部队牵制袭扰我军那我还可以理解,但现在他居然是几乎均分了全军,这不是大大的不合兵法吗?”

  “其实……其实这也不完全一定!”蒲生氏乡侧头沉思片刻,然后摇了摇头。“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上杉谦信行这大险也必有大利!他知道以八百一千的部队钓不上来我们这三条‘大鱼’,而这每队七千则我们无论谁也不敢掉以轻心。看来上杉谦信不但有把握我们谁也无法吃掉他的任何一队,而且也获悉了三位殿下之间的心结。叫我看来他的这步棋虽说是绝险,但也同时是大智大勇的绝妙好棋!”说完他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你说得过火了吧!”可儿才藏摇摇头有些不以为然。“上杉谦信也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的凡胎肉体,照你这么说他岂不成神仙了?以我看他这就是一步大昏招,我们12000人马里面不但有甲骑、轻骑,还有当世最强大的铁炮,吃掉斋藤朝信这7000人绝对不成问题!”

  “如果是他两阵对员的和你打自然是不成问题,但越后军真的会这么干吗?”蒲生氏乡并没有因为有人反对而生气,但眉头还是越结越紧。“我们进则斋藤朝信必退,这在几天前的那场遭遇战中已经被证明。一旦我们紧追不舍,他就会渡过手取川会合上杉谦信,在我们渡河时集中25000人的优势兵力一下将我军击垮!”

  “啊!”听他这么一解释,很多人都轻轻惊呼了出来。

  “我们自然不会那么傻,他们既然过了河怎么还会再追?”可儿才藏还是很不服气。

  “如果我军后退返回原行军路线,那么斋藤朝信也必然重新渡河尾随,一切还是首尾难顾的老样子!要是我军改变行军路线沿手取川河岸行进……”说到这里蒲生氏乡猛地一摇头叹了一口气。“那将更危险,甚至我军将面临灭顶之灾!”

  “这……有些言过其实了吧!”这回连一贯谨慎地山中鹿之介也产生了怀疑。

  “一旦我们这样做,原先纠缠柴田殿下的柿崎景家将会立刻回头迎击我军!”蒲生氏乡掏出肋差和折扇放在榻榻米上,摆了个简单的示意图。“我军届时将分布于狭长的河岸滩地上,缺乏平整宽阔的区域给我们布阵,甲骑、铁炮的优势都无法发挥,唯一有用的就只剩哥萨克轻骑了。而在柿崎景家不计后果攻击我军前队的同时,上杉谦信必将集中全部25000兵马攻击我军漫长薄弱的侧翼。由于缺乏有效的屏障和依托,那时我军将是难以抵挡的!”

  “那样柿崎景家几乎是必死之局,上杉谦信下得了这样的决心吗?”我有些怀疑,毕竟这关乎到数千人的生死。

  “损失惨重是一定的,但说到必死却未准!”蒲生氏乡的看法显然比我还严峻得多。“在我军无法发挥甲骑和铁炮全部威力的情况下,柿崎景家的这7000人只要能坚持一个时辰就可以了,我仔细测算过,这是最高的上限。即便是柴田殿下的部队迅速尾随柿崎部而来,恐怕这个限度也不会缩短。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即便柿崎部被歼灭,殿下这12000部队也将彻底崩溃。况且殿下与柴田殿下的沟通上也不可能作到完美无间,据我估计,从我方展开激战开始,至少要等三个时辰柴田殿下的援军才可能赶来!这里面既有我们与柴田殿下部队的协调问题,也有柴田殿下的35000人马的调集问题。所以无论怎样,我们都是最大的输家!”他没有避讳我和柴田胜家之间的矛盾,但用了比较含蓄的说法。

  谁都没有可以辩驳的理由了,为柴田和羽柴这两个家伙作嫁没有人会愿意,可临阵畏敌也是无法推托的大罪!牺牲我这12000人换了越后军的7000人,这是把双方力量对比的天平更加偏向对方,岂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吗?

  “那两拨人有什么动作吗?”我低着头掰自己的手指,发出了一声声嘎吧吧的声音。

  “柿崎景家一直采取守势,因而佐佐大人已经有些等不及想要进攻了!”加藤段藏也详细侦察了这方面的情报,只是没有落在纸上。“羽柴殿下的部队虽然也受到了袭扰,但守备有序因而没受什么损失。只是他们态度谨慎,反而向后退了半天的路程!”

  事情已经非常清楚,那只“猴子”准备撤梯子了。一旦大战展开,柴田胜家随时可能遭到宇佐美定行7000部队从侧后部的猛击,以他的水平不可能独自抵挡。现在关键是我该怎么办,拼死援助他我还真是有些不甘心。

  “嗒、嗒、嗒”这时门上传来急促的敲击声。

  “什么事?”我提高声音问到。

  “小川大人有紧急军情回禀!”守门的近侍回禀到。

  在我的示意下,离门最近的津田一算替他拉开了门。

  “主公!刚刚接到前线忍者紧急传来的情报……”门还没被全打开,小川孙十郎的瘦小身影就从缝里闪了进来。“今晨试探前进的佐佐成政部遭到越后军的猛烈攻击,柴田殿下援助不及先锋12000人马全部崩溃。不破光治大人战死,佐佐大人、前田大人受伤。现下柴田殿下的部队全部撤回手取川城,上杉谦信本队已经过河了!”

  “各位!”我转回了头,声音低沉地说道:“柴田催促我们前去会合的命令马上就回到,大家说说怎么办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