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9、夜航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29 2007.02.12 21:33

    天正三年(1575)的九月十一日晚上不能算是个太好的天气,原本此时应该露出大半个脸来的月亮因为云层的阻挡不见了形状,撒下的光辉自然也就大大打了折扣。好在没什么风,所以海上倒没多大的浪头。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里,一只由两百余艘各种战船组成的庞大舰队,正静静航行在山阴外的海面上。为了在航行中保持安全的距离,每只战船在桅顶和船首各挂上了一盏小灯。但即便是如此的简单的标示也丝毫没有影响到舰队的航行速度,可见统帅的素质相当高!

  “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村上吉充抬起头来看了看天上的云层,以他的经验虽然视线不太好但也不会有打的风浪。虽然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海贼他已经不知道有过多少次夜航的经历,但指挥这样大的一支舰队却是第一次。

  山阳三岛水军中的能岛、因岛两家早已经正式加入了毛利氏,尽管来岛水军依旧是河野家的家臣,但那也就是个名义而已。之所以会出现这个结果,小早川隆景是个决定性因素。

  至今村上吉充还记得当年严岛合战的前夕,小早川隆景只身上岛说服他们情景,清晰得仿佛就是在昨天一般。“追随毛利家是最为正确的选择,因为那里有小早川殿下!”村上吉充自己也有些好笑,在小早川殿下的统帅下这次行动怎么可能失败呢?

  因岛水军在三岛之中是最为弱小的,但这次因为能岛的村上武吉生病未能前来,来岛水军被拖在了山阳的作战中,所以他就成了这只联合舰队的指挥官。这是小早川隆景对三岛水军表示尊重的一贯作法,自己作为全军统帅但把“舰队司令”的荣誉留给他们。

  “叔父大人,您怎么还没有休息?巡夜的工作有我就可以了!”正在村上吉充心潮澎湃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村上元吉。

  “没什么,人老了就没那么多睡眠了!”村上吉充自我解嘲的一笑,其实他刚刚41岁并不能算老,但是和还不到20岁的村上元吉比起来就显得沧桑了很多。再说在风浪里讨生活的人,老得总是要快些。

  “作为一个老水军,我看您是被明早浓重的血腥味激动得吧?我老爹也是这个样子……”村上元吉信心满满的说到,他还不知道什么是谨慎。他是能岛村上武吉的长子,第一次脱离父亲翅膀的阴影有说不出的轻松。“对了,还有黄金!只怕天下有一半的黄金眼下都藏在建部山城的仓库里,明天之后我们村上水军就要抱着大堆的黄金随小早川殿下名扬天下了,这确实是让人激动的睡不着啊!”

  “年轻真是好啊!”村上吉允尽管不赞同元吉的看法,但对这种朝气却是心仪不已,曾几何时严岛合战中自己也是这样的心境,却不知在何时消磨了个干净。当然这话他是默默在心里说的,对于年轻人这类话往往是听不进去的。

  “怎么,叔父您不这么看吗?”村上元吉虽然冲动但并不迟钝,他看出了村上吉允心中的不以为然。

  “你认为诸星清氏真的是不堪一击吗?要真是这样他也不会有今天的声势了……”村上吉允抬头看了看云雾掩映的天空,用时隐时现的星星校准了一下航向。“诸星的战力自不必说,即便是和甲州军对垒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自到西国以来他好像还没在正面作战中输给过谁。与这样的人作战不能不……”

  “可现在诸星清氏并不在丹后,您总不会认为我们连一些女人、小孩也对付不了吧?!”村上元吉打断了他的话,但马上又觉得自己的语气太冲了些,急忙缓和了声调说道:“我也承认我们在陆上不是甲骑的对手,但是三岛水军在海上又怕过谁?小早川殿下这次的战略天衣无缝,我们这近两万大军最多不过也就是对付几千个农民罢了!”

  “很多人曾经自认为抓住过诸星清氏的‘尾巴’,但最后都发现手里攥着的是一截刀刃!”村上吉允叹了口气,现在他对事物的看法总是不嫌更谨慎。“也许你该多打听打听诸星清氏这个人以往的经历,出人意料的反击往往令人防不胜防!”

  “他的传闻流传得是足够广了,但难道这里面多少就没一点臆测的成份?”村上元吉也有一般年轻人惯常的毛病,那就是在长辈教训时不愿承认自己的孤陋寡闻。“……即便是诸星清氏以前走了几步好棋,但那也不过是撞上了大运而已!他也就是个小商人,从头到尾都是,我决不相信他次次都那么高明!”

  “要是那样的话……”

  “要真是那样的话,反而更加可怕!”一声亲切有如耳语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走来的是小早川隆景和饭田元亲。

  小早川隆景和村上吉允一样也是41岁,但看起来却要年轻上许多,虽然穿着一身大将标准的南蛮胴具足、折乌帽,但看起来与其说是一名武士倒更像个学者。小早川隆景虽然极少亲自出手,但村上吉允却知道他的武艺相当高强。

  “殿下!”村上吉允、元吉一起向军队的总大将行礼。

  “如果诸星清氏真得是个仅靠运气起家的家伙,那还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小早川隆景微笑着止住了叔侄二人,继续着刚才的话题。“……如果是一个天下无敌的勇士,那么我会用诡计把他引入绝境,因为这样的人往往盲目崇拜自己的武力;如果是个计谋百变的智者,我会试着探寻他谋略的轨迹,因为这样的人在一再成功后思维会形成定式;只有对于一个运气好到没话说的人,我就真不知该怎么办了,因为无论如何我都没有逆天行事的能力!”

  “嗯……”一个虚无飘渺的叹词从叔侄两个的嘴里一齐涌出,但村上吉允表示的是疑虑而村上元吉则是困惑。

  “但对这种人自己,我想同样是怕得寝食难安!”小早川隆景依旧在亲切地微笑,自信从来不曾在他的语气里消失。“因为这样的人除了运气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他自己也不知道运气这种东西会在什么时候用完!一旦运气完了他自己的一切也就都完了。这个时候往往这个‘幸运儿’已经身居高位,从云端摔下来等着他的只能是粉身碎骨!”

  “今天遇到殿下,诸星清氏的运气也就到头了!”村上元吉立刻又恢复高昂的斗志,那个小商人怎么也不会是小早川殿下的对手吧?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至少眼下我还不敢到鸟取去跟诸星清氏硬碰硬!”小早川隆景给人的印象是既充满自信又不夸夸其谈,在以往毛利家对附庸小势力的联络中大多是由他出面,之所以一直以来他在这方面几乎无往不利,就是他从不使用欺骗的手段。“……眼下对这个人我还看得不是很透,说他高明吧,可也从来没有见他自己出过什么正经的谋略;说他是个废物吧,时不时的还来上几个看不出路数的花招;说他虚怀若谷高屋建瓴吧,有些手段真不像大豪杰当为之事,可偏偏却有那么多智士猛将追随他!现在我只能把这一切解释为运气,盼着他能早些用完。”

  “这次诸星清氏根本不在丹后,即便有运气也鞭长莫及了!”饭田元亲在毛利家武勇算排得上号的,但脑子却不算好使,所以他向来的作法是绝对信任小早川隆景的判断,甚至可以说到了迷信的程度。

  小早川隆景走过去伏在船舷上,望着远处黑漆漆的海水,浪花溅上来打湿了他的裙甲,但他却一点儿也不在意。“你们知道吗?之所以选择丹后进攻,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害怕!”

  “哦?!”三个听众都是一惊。

  “诸星清氏在丹后的宫津町筹建水军,我怕一旦让他建起来我们西国最后的一点儿优势也完了!”小早川隆景头也不回的说到。

  “外行人重头建一支水军?嗤……”村上元吉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是的,外行人!”小早川隆景转回身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一个外行人建立了一支骑兵,可以直接面对武田的赤备;一个外行人组建了一支铁炮队,可以与他掌握近畿霸权和海贸的主君平起平坐;一个外行人第一次作领主就是在前线的边缘地带,可任何一个豪族都没能在他手下成功的反叛过;一个外行人统治的是一大片贫瘠的土地,可他和他的部队就从来没有缺过钱花;要是再让这个外行人建立起了一支水军……”

  小早川隆景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三个听众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起雾了!”在一阵沉默过后小早川隆景突然扬起了头,鼻子在空气中使劲儿抽动了几下。众人一起抬头,果然在黑色的夜空中浮动着一层淡淡的白纱。

  “殿下不必焦虑!”村上吉充用一根手指沾着唾液在空中试了试风速和风向,然后自信的说道:“在这个时候山阴的海上经常起雾,明天天明时就会散去,也不会有大的风浪。明天的进攻不会受影响,殿下放心!”

  “这就好……”小早川隆景侧头想了想然后问:“什么时辰了?”

  “丑时将过,寅时未到!”村上吉充看了一下月亮。

  “殿下,看那儿!”饭田元亲忽然指着远方的海岸线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