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9、开始吧!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68 2010.08.29 18:43

    “哦……”义清站在那里愣了半天,这个问题以他的年纪来讲实在是太复杂了。“为了借助别人的力量……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就一次又一次作出那么大牺牲?”他嘴里喃喃自语到。

  “牺牲是不小,但都是值得付出的!”他的声音虽小但我还是听到了,又抬起望远镜向前面看去。

  这时前锋三部已经开始清除蒲原城外围的辅助岩砦,遭到了一定抵抗但不是很激烈。蒲原主城以弓箭进行了援助,但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并没有人从城门里出来,北面山上的敌军也没有动静。

  “三方原一战德川家康几乎把老命送掉,这也算是值得的冒险?”义清还是放不下那个问题,可却也怎么也想不明白。

  “这就是德川家康不同寻常的地方,关键的时候舍得出手!”前面的战事还没有出现什么戏剧性转折,我的兴趣也逐渐减了下来。“有很多人,尤其是在身居高位有了一定身价后,就开始做事瞻前顾后不敢舍弃,其结果反而损失更大。我有时候也犯这个毛病,德川家康做得比我要好。就好比在武田信玄攻打远江那一次,如果不打三方原那一仗,无论织田还是武田谁胜了都没他好果子吃。织田胜了会怀疑他与武田暗通款曲,武田胜了也不会容忍在京都通向老家的道路上,存在他这么个态度暧昧的实力派。相反打了这一仗,织田会感激他尽心竭力,而武田也不会在意这个已经被打残了的废物。至少在进京之初不会有精力顾上德川家,这就给他们留出来足够还转的时机!”

  “就……就着样完了?”义清瞠目结舌,觉得有些近乎天方夜谈。

  “可不这么就完了,你想不到吧!”我自己也觉得有些无奈,这世界上即便是制定规则的人自己也不得不遵循某种规则。“如果你不舍得付出,比你强大的力量就会找到清除你的理由,就好比德川家康如果没有辅助信长公上洛和姊妹川、三方原的苦战,那么后来被勒令剖腹的恐怕就不只是一个信康了。可如果你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那么最终会被同化掉,剩下的只是个空头名义。就好像原来那些斋藤和六角的那些家臣,总是被调来调去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唯有数强之间的德川家,屡次不惜本钱的苦战,不但德川家依旧是那个德川家,而且势力反而益发的强盛了!”

  蒲原城的外围很快被清理干净,溃散的足轻向山上跑去。城门依旧紧紧地关闭着,看来城里的人既不想出城支援,也不想放什么人进来。

  细川和岛津军把从后面运上来的撞车一点点往前推,因为尚未进入射程所以没有受到弓箭的袭击。中村试图对城外的溃逃部队进行追击,但是在山脚下听到铁炮声响起后就退了回来。

  “真不知道德川家康的脑袋是怎么长的,这么复杂的事情也能够算清楚!”

  “要不他就是德川家康了?我敢说相同条件下你们哥几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虽然我听出义清的语气里有些悲观,但却为他能够更加认清现实而感到高兴。“在德川家康的心里有一条底线,为了保住这条底线他可以抛弃任何人,包括自己的亲生儿子。可要是一旦这条底线受到了威胁,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咬任何人。仅在这一点上他却是超过了我,是个真正的枭雄!”

  “要把自己的儿子也赔掉?作个枭雄还真不容易!”义清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声音里带着丝丝地吸凉气声。“那他的这个‘底线’,究竟什么呢?”

  “那自然是……哦!”说到一半突然停住,我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也不知道德川家康的‘底线’究竟是什么。是啊!德川家康的底线究竟是什么呢?

  如果说保护自己的家人是他的底线,那我实在想不出还有比信康对他更亲近的人;如果是保持德川家的独立性,那他怎么会毫不犹豫地在脱离今川后与织田结盟,而且是20年紧紧跟着织田信长的指挥棒转;你要说是为了保存壮大德川家的实力,三方原一战他又是不惜血本。

  到底有什么是触及底线,而令德川家康奋起破釜沉舟决心的事情呢?我好像真是没有看到,无论是过去看书还是来到这个时空亲自接触,都没有见过。好像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协商,什么都可以通融,可以取得最终的妥协。他最善于的好像就是这一点,在严重劣势的时候,却总是能为自己争取一个最为有利的谈判位置和结果。

  德川家康真正能够绝不妥协时候,也就是他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落在他手里的敌人绝对不要想逃出升天。我记忆中的丰臣秀赖是这样,眼见得明智光秀也是这样。

  “我也不知道!”既然自己想不明白,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对儿子说,不能因为自己的面子而让他们形成错误观念。“刚才说过,我也不能完全看头德川家康,这便是其中一点。战国中其他强者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多是得益于他们邻居的低能,即便是有一两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也可以先消灭其他人以壮大自己。似乎只有德川家康是个例外,除了一个让他占到不少便宜的今川氏真之外,随便哪一个的优势都不是他所能抗衡的。这种情况下使他总是不断地在斗争和妥协着,至于底线已经叫人难以琢磨了!”

  “这种‘双头蛇’的行为……会管用?”义清匪夷所思地说到。

  “怎么不管用!”我立刻说到。“今川义元、信长公直到北条氏政,德川家康总是不断地与比自己强大的势力结盟,而且基本上都忠实执行了盟约,除非是另一方的直接当事人死了。可结果你看怎么样,他在联盟中的地位不断提到,到了眼下已经与北条氏政没什么差别了!”

  前面的攻城已经展开,虽然还没有撞破大门,但一些士兵却已经接近了城头。守城的一方非常坚决,但却缺乏什么强力有效的手段,弓箭没什么威力铁炮又太少,只能用一支支长枪刺着梯子顶端的进攻者。一旦攻击一方大量登上城头的话,那么长枪恐怕也就和摆设差不多了。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出现的话,蒲原城很快就会被攻克,也不知道德川家康本人是不是在北面的山上。我的情报上说作为“盟主”的北条氏政此刻是在葛山城,而德川家康轻骑简从行迹诡秘。

  “你替我看看,蒲原城里的守将是谁?”我把望远镜递给了义清,城头上的马印虽然眼熟却记不起来是谁了。

  “是……鸟居元直!”他只瞄了一眼就立刻回答到。

  “哦……”我点了点头,他们学习这些就像我小时记英文单词一样。

  “那是不是这次一定要……”义清右手握拳竖起拇指,在自己的脖子前面比划着划了一道。

  “我倒是这么想的,可是未必能抓住这样的机会!”我莫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跟那些德川、毛利这样的家伙打交道还真是不容易。“就像信长公当年逼德川信康自尽,并不是没有作过德川反叛的估计,可结果怎么样,并没有给他清除德川的机会。虽然我也有保留毛利的打算,但是毛利辉元如果不答应那些苛刻条件结果未必是这样,要是毛利家做到这一步我还不依不饶,只怕大部分依附的豪族们也就要离心离德了。德川家康比毛利辉元更加高明,他会找到一个我无法拒绝的时间,用无法我无法拒绝的方式来逼我答应。过段时间你就看到了,德川家康死不了!”

  “那怎么办?”面对这个“天大”的难题,义清真的感到很困扰。“按照您的说法:哥哥们和我对付不了德川家康,而您又不能杀死他,岂不是没有办法了?”

  “那倒也不是……咦!”正说着我的注意力突然被前面吸引了过去,情不自禁微微站了起来。

  蒲原城的大门终于被打开,大量的武士和足轻蜂拥而入,从进入的速度上来看,应该是没有受到多么强烈的抵抗。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北面山上旗幡摇动,似乎是要有什么“动作”,而且声势还不小。

  “那可不可以由我找个借口杀掉德川家康,然后您再处置我?”

  “嗯……什吗?!”突然明白了这话的意思,我腿一软险些坐在地上,惊诧莫名地看着义清,真不知道这个念头是怎么钻进他脑袋里面的。

  不理我的反应他继续严肃地说道:“这样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无论是您、是我、还是大哥……”

  “不要说了!”我断然地打断了他的话,但看着那对清澈地眼睛不自禁又放缓了语气说道:“跟你说这些话不是为了吓唬你们,只是要你们清楚德川家康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问题我自然会解决,但是以后还会不会出现类似的家伙谁也不敢说,那时就要靠你们自己对付了。以后不要说这样的傻话,凡事要多动动脑子想办法!”

  “是!”

  铁炮声剧烈而密集的声音猛然响起,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前面,不过心境却已经不同。“德川家康,我会看着你使出所有手段!”我突然觉得从来不曾这么有信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