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1、计划外的战争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433 2005.10.15 20:51

    我快步走在街道上,不时与人打着招呼,虽然天刚蒙蒙亮,但小牧山城的各处已经有不少人在忙碌着。他们大多行色匆匆,有些人脸上还布满忿忿之色。

  京都之行非常顺利,昨天晚上我们一行人刚刚回到小牧山。觐见足利义辉后的第三天,幕府正式公布授予织田家美浓国守护权,又过了两天朝廷也颁布诏旨,任命织田信长为从五位上弹正大忠(熊语:那个时期日本的“官职”与“位”联系并不是很紧密,一些官职要求必须达到一定的“位”,另一些则不然。弹正大忠从六位上就可以担任,同时也有些人有位无官。)。在之后的几天里,丹羽长秀与京都以及近畿一些势力的代表进行了中等级别有限度的接触,虽然这些眼下还没什么实际意义,但“上洛”毕竟对于每一个战国大名都是最高理想了!

  回来的路上,自打一进入尾张我们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了!各地的中小豪族都在遵照命令向小牧山城聚集,织田家的直属部队除必不可少的边境守备外,也全都在调动。这种情况即使是老百姓也能一眼看明白——要打仗了!由于没有碰见什么高级武将,所以也就没有得到确切消息,满天飞的谣言倒是灌了一耳朵。这其中最可信的是马上要与斋藤家决战了,而最离谱的是今川义元死而复生,率十万冥军前来报仇。丹羽长秀自是忧心忡忡,催着连夜赶路,穿越大半个尾张只用了两天一夜。

  从外城和内城大群整装待发的士兵中穿过,我走入天守阁,来到了候见室。

  “嗨!忙什么哪?”我对正在屋里忙碌的山内一丰、堀秀政、佐藤藤八和中村一氏笑着问道。

  “诸星大人,您一路辛苦了!”他们几个一齐说到。

  “少TMD拿我寻开心!”我在离我最近的中村一氏的胸口打了一拳。“昨天回来晚了,给你们带的礼物还在我家,下了岗你们自己去拿吧!”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客气了!您现在就晋见主公吗?”山内一丰把手上最后一只信封封好后,走了过来。他曾经直接在我手下工作过一段时间,所以对我的脾气最了解,也就最放的开。

  “等等吧!丹羽大人来了再说。对了!怎么突然就开战了?出了什么事?这是和谁啊?”笑过一阵后我问出了心中所想。

  “已经总动员了……”答话的是堀秀政,他先回答了我最后一个问题。“是讨伐伊势长岛城的一向宗!”

  “一向宗?怎么是他们?”这个回答令我很感意外。织田家和一向宗的关系确实不好,但现在织田信长一心想着美浓,本愿寺正为朝仓觊觎加贺领地而头疼,大家各有各的烦心事,应该还不到动刀玩儿命的时候。

  “前一阵,被主公剥夺领地的几家大寺院的主持都跑到了长岛……”山内一丰说到。“当时大家谁也没在意。可五天前,长岛一向宗和北伊势联军一万余人,突然进攻我家小木江城!”

  “那后来呢?”我追问道。其实答案是明摆着的,小木江城城小兵微,又没有什么名将,应该不会创造出奇迹。

  “哎……!”果然一边的中村一氏长叹一声,摇了摇头。“400名士兵全部战死,信兴大人及家小在天守阁自刃,敌人焚城后退走了!”

  “哎!这样啊……”我有些明白了。57万石的伊势号称“小战国”,大小势力数十家,国司北畠具教仅能控制南部数郡,更有各寺院、神舍插手其间,混乱程度就可想而知了!长岛城是一向宗本愿寺在伊势,乃至整个东海道的根基,经营数十年,更兼地处要冲,是一座天下闻名的巨城!城主愿证寺惠如,是当代法主本愿寺显如的叔叔。这次本愿寺把它押上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不对织田信长没收山门领的行为作出迅速回应,必然在全日本引起连锁反应。只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说服北伊势的豪族们一起“玩火”的!“可惜了!信兴大人……”我喃喃自语着。织田信兴是信长的第七个弟弟,我与他只见过三、五面,还谈不上什么交情,但他年龄还不到20岁,而且并没有什么野心,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原以为他在偏远的领地里能够苟全于乱世,不想还是……

  “快去替我通报,我要马上见主公!”正在我暗自感慨的时候丹羽长秀来了,很显然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过程。

  “丹羽大人,主公请您进去!”不一会,进去通报的中村一氏出来说。

  “好!”丹羽长秀站起身朝里面走去,可忽又停下了脚步。“忠兵卫,你还是在这里等吧!”

  “丹羽大人还真是体谅他人啊!”丹羽长秀进去后,山内一丰说到。

  “怎么说?”佐藤藤八不明所以。

  “丹羽大人要去劝谏主公,又怕触怒主公波及诸星大人,才叫他留在这的!”山内一丰耸了耸肩。

  “丹羽大人是不是太多虑了?”中村一氏疑惑地说:“就凭北伊势的那群乌合之众也值得如此谨慎?”

  “你们看丹羽大人能成功吗?”我问到。

  所有人对着我一齐摇头。

  “你又不是不了解主公!”中村一氏说到。“这次主公真是暴跳如雷,三天前,也就是得到消息的第二天,柴田大人就率领3000部队作为先锋出发了!岩室、贺藤、长谷川也一起去了,山口是随佐久间大人的第二队走的。”

  “您是怎么看的?”山内一丰问我。“这次伊势的行动会有什么问题吗?”

  “我怎么敢对主公的英明决策妄加评论呢?”一句玩笑后我也严肃了起来。“伊势我没有去过,对那边的情况也并不是很清楚。但据我所知北畠具教并非庸才,不仅剑术高明,而且对于内政、兵法都很有造诣,二十多年的时间他都不能平定北伊势,就可见这块骨头有多难啃了!即便此次能够取胜,但美浓的攻略也得大大延后了!可……现在,好比被人家大嘴巴已经扇到脸上,不做点什么织田家就要被别人看扁了,今后就得内忧外患众叛亲离。主公也是难啊……”

  我的话引起了一片唏嘘声。

  “你怎么看?”我突然对一直默不做声的堀秀政问到。

  他一脸认真的缓缓说:“报仇、扬威、求胜并不难,但若是执着于长岛城,甚至是整个北伊势……则只怕有祸!”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家伙确实具备成为名将的素质。

  这时丹羽长秀回来了。看他的忧郁脸色我已猜出了个大概,但还是禁不住问:“丹羽大人,主公怎么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