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8、一城之守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696 2005.11.15 20:25

    “鲤馆就在那边吧?”望着东南侧的群山,我在城头上自己问着自己。从鲤馆回到小牧山城后不久就到了新年,永禄七年(1564)的春节过得出奇的热闹。仿佛是受到了这股热烈气氛的影响,新年伊始织田家的喜事就接二连三。

  首先,还没出正月就从伊势传来了消息,我的心理战计划初见成效:在北伊势的众豪族闹翻了,关氏、赤堀氏邀请织田信长带兵进攻神户、长野两家。而信长也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亲率12000大军杀入北伊势。这次可不同于上次,在当地“亲织田”势力的协助下,只几天时间织田军先锋泷川一益就攻下了桑名、员弁诸城,1月26日大军把神户家的居城——高冈城团团围住。经过5天的激烈谈判,神户家家督神户友盛、长野家家督长野藤定宣布引退,分别由信长的三子三七丸和弟弟信包过继到这两家,并成为新的家督。自此,北伊势除长岛周围的5万石以外的27万石领地全部纳入了织田家的治下。

  接着,实力骤增的织田信长又开始外交攻略。先是一笔期货买卖:替长子奇妙丸向威名远播的甲斐武田家求婚,并得到了武田信玄的允诺将其女松许配!两家以此为契机,达成了武田、德川平分今川领地的共识。另一笔是现货交易:将信长的宝贝妹妹织田市嫁给“近江之鹰”浅井长政!为此,浅井长政排除种种阻力,送返了六角家的原配妻子并把六角家的势力驱除出了北近江,两个“新派”年轻人隔着美浓拉起了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对织田家是好事,对织田家的一些人就未必是好事了!在给织田市送亲的那一天,我就在地上看到了一大堆破碎的“玻璃心”!

  最后,织田信长一点都没耽误时间,马上开始了对斋藤家的用兵。不过这回他却没有直接去碰稻叶山城,而是进行了一场“拔牙行动”。斋藤龙兴这个败家的废物不敢援助就会等死,以至几场战役下来鹈沼、金山等城池全被攻克,稻叶山城从三个方向被钉住。接着织田信长派佐佐成政驻守鹈沼城,平手泛秀驻守金山城监视稻叶山,而自己亲自领军沿着长良川逆流而上向东美浓而去,沿途一路“扫荡”猿啄、堂洞诸城。

  不过不知道织田信长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又把我派到了佐佐成政的手下!结果就是我们俩大眼瞪小眼,谁瞅谁都别扭。可能后来佐佐成政也是真的受不了我了,给了150人后把我踢到了鹈沼的支城缘岩城,我也是乐得躲个清净!

  离开东南面的垛口我沿着城头继续巡视。老实说虽然只有150个足轻,但我却一点儿也不担心!因为缘岩城是建在悬崖上,要想进攻鹈沼城必得从这座山下经过,可却无法攀登上来!想到缘岩城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先到鹈沼城再从那边的山脊上绕过来。如此险要加之我手下“名将如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除非是佐佐成政放弃鹈沼,那我可是连逃都没路了,不过想来他也没这个胆量!“今天有什么新动静吗?”我来到城池的西侧,开始了每天例行的询问。

  “一切正常!”今天在这里当值的是岛胜猛。“上午出来了几队杂务人员,后来有一支五辆大车组成的运输队进到了城里,看样子是一小批粮食!巡逻马队的人数和班次与平时相同,没有大规模军事活动的迹象!”他指着五里外的稻叶山城边说边比划。

  “好!” 我点点头肯定了他的工作。尽管在这里每天都没什么大事,但我的每个手下工作起来都是一丝不苟,楠木光成还隔三差五不定时的到稻叶山城里去侦察一下情况。虽然有些令人感觉繁琐,但这却是在战争时期不得不付出的辛力。“你对这场战事有什么看法吗?是关于织田和斋藤家双方面的!”

  “是,主公!”他略微沉吟了一下后说:“信长大殿现在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斋藤家也并非全无还手之力!美浓和尾张不同,他们的大部分国力掌握在各家豪族的手里,尤其是被称为‘西美浓三人众’的稻叶、安藤、氏家这三家。换句话说,美浓将来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掌握在这三家的手里!”

  “很好!”我感到由衷的欣慰。经过这三年多的成长,岛胜猛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四处碰壁的毛头小子了,虽然距离统率百万雄兵的时日为时尚早,但在各个方面都在迅速的成熟起来。“那你说怎么办才是最好的方法?”

  “主公面前,属下不敢妄言!”他还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安慰他到。“对美浓的大政方略那是信长大殿的事,你更没有干扰的顾虑!只是我们自己私下谈谈而已,我很想了解一下你们每个人的看法!”

  “既然主公想听,那我就瞎说几句!”我们俩来到了一个背人的墙角。“就我个人认为,‘西美浓三人众’无论是能力、势力、威望,都是不可低估的!以前对美浓用兵之所以累次失败,其关键原因就是他们的拼死力战!如果想要通过武力手段将他们逐一拔取恐怕要费些力气,虽然并最终也可以办到,但不单会使我军实力受损,同时美浓攻略的进度恐怕也要大大的延后!”

  “要是你会怎么办?”我继续测试着他。

  “我觉得寝返他们可能是最好的办法!”

  “寝返他们?有这个可能吗?”我故意作惊讶状。

  “应该是可行的!”岛胜猛并没有夸夸其谈。“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因为斋藤龙兴的不理政事荒唐享乐,在美浓上下已是颇有怨言……谁!!!”他突然大喝了一声。

  “说得好!有理有力、切中要害,果然不错!”一个声音在我的背后响了起来。

  “老师!”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长野业正朝这里走了过来。

  “让老师见笑了!”岛胜猛对着他深躹一躬。“主公、老师你们谈,我回去执勤了!”

  “这些年轻人已经越来越成熟了!”长野业正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对我说到。“看着他们我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

  “老师您说得这是什么话?”我装出不高兴的样子说:“我和他们都非常需要您的指点,您可不能松劲啊!”

  “哈、哈、哈,老夫必不负主公厚望!”他突然又严肃的说:“主公!老夫最近总是觉得鹈沼城的气氛不大对头,我们是不是该注意一下?”

  “哦!那……”我正想追问却看见楠木光成从城墙下面跑了上来。

  “主公,老师,我回来了!”转眼间他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斋藤军有什么动静吗?”我随口问到。

  “稻叶山城里面一切正常,倒是……”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说:“我在回来的路上看到鹈沼城的守卫进进出出神情紧张,其他几个支城也加强了戒备!不知道……”

  “这样……”我心里忽悠了一下,佐佐成政并没有给我什么命令,难道是他在耍什么花样?“光成你去侦察一下,看……看看我们能帮的上什么忙!”在与长野业正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我说到。

  “是!”楠木光成心领神会的领命而去。

  “光成实在是太辛苦了,也许……我该再多招募些忍者才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想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