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7、“幽默感”(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903 2006.08.01 20:48

    “主公……这不大合适吧?”与其被事后被找茬还不如我现在自己提出来的好,现在我怀疑织田信长在我们来之前到底喝了多少?

  在战国后期由于人丁稀少,斯波这个姓氏已经逐渐被人们淡忘了,也许现在只剩了个把“可怜虫”在各地游走混日子。但当初那可是!……别的不说,室町幕府三守护不会不知道吧?斯波氏就与细川、畠山并列其中!应仁之乱时,东军和西军中都有斯波家的人加入,切切实实的为天下的混乱出了一把力。斯波家在全盛时领有越前、信浓、尾张、远江四国,这可全都是数十万石的大国,斯波家对天下的影响能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虽然在南北朝时期出过斯波高经这样闻名天下的武将,但后来随着后代醉心中央政治和迷恋享乐,领地的实际权力逐渐被代官所篡夺,也就形成了战国中后期的几家有名的大名,而这也正是我最担心的一件事,织田家原来就是斯波氏在尾张的代官!

  “怎么斯波这个姓氏还辱没了这个小子不成?!”织田信长的声音再次提高,眼睛红红的瞪着我。

  “属下……属下……不是这个意思!”我此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且好像此时我说什么织田信长都听不进去。

  “你怎么这样说……”浓姬在一边皱着眉头说到,可能她也觉得这已经超出了开玩笑的范畴。“斯波氏是天下人瞩目的名门大姓,也是稳固四方的幕府柱石之一……”

  “天下瞩目?幕府柱石?嘿、嘿、嘿……”织田信长发出了几声冷笑。“如今天下还有几个人能记得他们?即便是走遍列国也找不到他们的一块领地,这样的名门大姓又有什么意义!不管怎么说斯波氏和我们织田家也算有一段渊源,我不忍见他们的宗嗣就此湮灭,主持为他们维续香火有什么错吗?”

  “那也总该请示一下大将军吧!毕竟……”看到织田信长如此强硬,浓姬也不好当着我们这些外人和他吵架,只好找了个折中的借口来缓解一下他的草率决定。

  “大将军?你说二条城里的那个大将军?嘿、嘿、嘿……”织田信长的冷笑声更加阴冷。“足利氏已经是风中之烛,天下人心早就不再依附!加上这个足利义昭不知天时、不明进退,这就更加会急速足利家的没落。今天他虽然还是幕府大将军,等哪一天说不定也要靠我来给他们找个后嗣呢!”

  “你……”浓姬已经无话可说,我们也都明白织田信长是吃秤砣了。

  “对了!还有你……”不知是不是为了缓解一下气氛,织田信长主动把话题转向了明智秀满。“你的武艺看样子是不错,可是兵法也必须认真学习!作为一个大将这是一个先决条件,不过你们的家族在这方面倒是一向不弱,我很看好你!”

  “谢大殿厚爱!”明智秀满伏地恭恭敬敬的行礼。

  “好了,就这样吧!关于你职位的事情,我回头会拜托菊亭大纳言阁下去办的!”织田信长可能是累了,说了一番类似结束语的话。

  “是!”我们都知趣的告辞,藤十郎也随着明智秀满再次拜谢。

  “忠兵卫留一下!”我们都已经转过了身,可织田信长却突然又叫住了我。

  “是!”我只得站住,示意藤十郎先退下去。明智光秀离开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谁也说不好这个状态下的织田信长还会干些什么。

  “你对织田家现在的境况有什么看法?”我回来后织田信长却突然提出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而且一反刚才最迷离的神情显得相当认真。

  “本家如今虽然四处受敌,但在各方面却基本都处于优势……”我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好捡些谁都看得见的内容敷衍一下。“三好、浅井、朝仓、本愿寺诸家虽然都与本家为敌,但实际上却是各怀鬼胎,在对本家采取行动时往往各自为政!主公英明神武,本家必定不难……”

  “他们有内患,难道本家就没有吗?”织田信长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打断我的套话自己说了下去。“……织田家如今已经不是当初在尾张的时候了,各方面的变化都是天翻地覆,许多事务可以说本家的就是天下的,所以我最近觉得运转的似乎有些不够顺畅!”

  “主公高见!”我没有明白这句话,难道是要进行大的人事变动?

  “整顿是必要的……”织田信长确认了我的判断,不过看样子考虑得并不是很成熟。“按我的想法似乎调整应该是自上而下,只有各位家老的工作范围明确了下面才好安排。我观察了一段时间,通胜的才能似乎不再足以担任笔中家老的职务,不知你的看法怎么样?”

  “主公,有些事情……”我为难的说到。

  “我明白!你们两个人一直不太对付……”织田信长不耐烦的打断了我的解释。“你只管说好了,我会自己判断的!不管你说什么,我也都不会因此而责怪你!”

  “既然如此属下就斗胆了!”他都这么说了我所性说一点儿想法,当然也是有分寸的。“以属下的愚见,林佐渡守大人担任笔中家老的是非常适合的……”

  “嗯?”织田信长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回答。

  “所谓‘笔中家老’,实际上就是在主公身边帮助处理琐碎政务、草拟命令、对细节进行安排的人!”我没有停下来,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或许主公觉得林佐渡大人才能不足,办事过于圆滑没有担当,人际关系可能广泛但又威望不足。如果是这样属下确实没话好说,因为他确实就是这样一个人!可主公您请想,有什么比这样一个人更适合担任笔中家老呢?首先您不必担心他谋反,因为他既没有这样的胆量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其次对于一般性事务您可以放心交给他,因为您的广大中层家臣大多是尾张或美浓人;最后你不必担心他擅权指挥外面的军团,因为统兵的大将们没谁会服他。还有其他什么样的人,会这么使您放心呢?”

  “你说得倒也有一定的道理……”织田信长想了半天后说道:“与其设置一个大全独揽的笔中家老,还不如把权力分一些给各地的那些家老城主……”

  我没有接这句话,因为我自己也是这种身份。

  “既然这样,我倒是又有了个主意!”织田信长灵机一动的一拍脑袋。“我在常年在外驻扎的城主家老中设置一个首席家老,直接再拨给他10万石领地!这个人要文武全才并有大功,这样既可以分担一部分笔中家老的权力又为其他人树立了一个榜样,你看怎么样?”

  “主公英明!不过……”我一时无法判断这是不是织田信长对我的试探,所以也就不能显得过分热心。“属下认为对有功人员适当赏赐并无不可,就某次战役也不妨让某个重臣临时指挥,但首席家老的设置似乎有所不妥,这有可能造成重臣间的不和!”我确实觉得这个想法是开玩笑,以如今的形势羽柴、柴田、明智、泷川、佐久间这些人谁能真正服谁?

  “如果……我现在要设置这样一个职务,你认为谁最合适?”他猛地盯住了我。

  “这……”我现在确定织田信长就是在试探我,看来他并没有真的喝醉。

  “你怎么问这样的话?!除了忠兵卫谁还有资格担任这个职位!”浓姬在一旁焦急的质问到,看样子她是对织田信长这样“考验”我不无担心的。

  “你不要插嘴!”织田信长喝止了她后继续问道:“说阿!你的心里认为这个人究竟是谁?”

  “主公要是信得过我的话……”说到这里我故意顿了一下,看到织田信长明显的紧张了起来。“在下认为明智殿下最为合适!”

  “他?为什么是他?”织田信长得到了个绝对想不到的答案。

  “刚才主公说要再给这个人10万石领地是吗?”我问到。

  “有这话!”织田信长点了点头。

  “可以告诉属下会在哪儿吗?”

  “这……我还没想过!”他被我这个问题一下子问楞了。

  “要是这样的话属下再斗胆建议,这个地方应该是美浓的岩村城!”我决定再接再厉把他搞懵。“……本家未来最大的威胁既不是本愿寺也不是朝仓、浅井,而是来自甲斐的武田信玄!武田信玄当世名将,甲州军势冠绝天下,加之南信浓地利尽在其手……”说着说着我不自觉的激动了起来。“一旦开战武田信玄的大军就会沿着今川义元的旧路顺着东海道直奔尾张而来,而我军却不敢全力援助德川家!朝仓、浅井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更主要的是武田军可能分出一部自东美浓直插岐埠,相反我军却无法不声不响的经过南信浓到达甲斐,这就使我军陷于了被动!为了避免这种可能,最好是派一员大将镇守岩村城!明智殿下为人小心谨慎不会贪功冒进,这是天时;他本人生于美浓,这是地利;出身美浓旧族深得人心,这是人和!所以我想,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职务了!”

  “关于这件事我还要再想一想……”织田信长没有明确表态,但我看出他已经动心了。“我们再说说你!我想收回你的若狭,把它转赐给米五郎!”

  “是!”我回答得不动声色。

  “你没有什么想法?”

  “主公把若狭交给丹羽殿下而不是别人,我想这已经是考虑在下的感受了!”我不知道他信不信,但我确实表现出了泱泱大度。

  织田信长死死的盯着我,似乎想找出点我言不由衷的痕迹。边上的浓姬夫人也愈发的紧张了起来,几次张了张嘴都没有说出话。半天后他冲别人一摆手示意他们离开,这次连浓姬夫人也不例外。“你到山阴去吧!”等到只剩我们两人时织田信长终于开口了。“……波多野秀治数次协助朝仓与我为敌,也该教训教训他了!你去攻打山阴,打下的领地就是你的,我再派恒兴率领3000人马协助你三个月!”说完这几句话他好像有点困了,挥挥手让我离开。

  “终于出笼了!”在走下山坡的时候我兴奋的向空中一挥手抓住了一片花瓣。看来我是通过了织田信长的考验,一个自由施展的机会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想想刚才还真是好险啊!

  快到大门的时候我远远看见了藤十郎……哦,是斯波义朝!大久保长安这个名字再也不会出现,从这件事情上看织田信长确实比我有“幽默感”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