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6、姊川血(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712 2006.05.29 20:36

    元龟元年(1570)的6月28日一清早,我就率领人马在自己的阵地上就位了。阵地不是很宽,只有四十余丈,在拥有200支强力铁炮的情况下要采用何种战略,其实根本就是一件不言而喻的事情。

  在最前面我设置了一排双层拒马栅栏,都是用直径足有一尺的原木制成,高达六尺的顶部削尖,足以在短时间内挡住这个时代任何兵种的冲击。

  在它的后面是一排由两寸厚木板搭成的阵屋,横向每隔三尺有一个一尺见方的射击孔,对于发射铁炮是完全够用的了!阵屋距离前面的拒马栅栏之间有大约一丈的距离,为此半兵卫在建立阵屋时搬土把地面垫高了约三尺,这样也就避免了射击时被栅栏阻挡的可能!之后还有另外一排形制完全相同阵屋,只是地势被垫得更高。其实如果绕到后面就可以更清楚的看到,阵屋的背面完全是空的,这就使这些阵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缺了一面的大集装箱。这就是我的“两段”射击法,不过不是轮流射击,而是双排同时射击!

  直到中午11点左右朝仓军才出现在视线里,果然是分兵沿两岸而来。我们这边是由鱼住景固率领的大约3000兵马,主力以长枪足轻为主还杂以相当数量的农兵。看到敌军的力量如此薄弱,前田庆次等人有些急躁,要求主动出击!经再三考虑我否定了这个建议,大战还没有正式开始,此时就算击败了这支微不足道的“陪衬”也起不到震撼全局的作用。既然是只加入一滴水,那么就一定是要在杯子即将溢出的时候!

  到了中午十二点半左右,双方都有些沉不住气了!接触首先是发生在三田村的德川军正面阵地,井伊直政部开始和朝仓前军的前波景胜用铁炮对射,随即长枪足轻就进行了接触,野村织田信长战线的方向也远远传来隐隐的铁炮声。由于我的部队大多处于掩体之内,所以正面的敌人应该难以准确估计力量的强弱,见到其他方面已经展开了攻势就也不再等待,有大约1000人放平了长枪保持队形开始缓步接近。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我这时正站在第二排的一间阵屋里,透过射击孔所有情景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准备的充分吗?”虽然已经一再的确认过,可我还是不放心的问到。

  “主公只管放心!”津田一算马上回答道:“全部200名铁炮足轻每个人带足了两百枚包好的弹丸,一旦开战还会有成箱的备用品送上去!”虽然是第一次独立指挥铁炮备队作战,但他丝毫没有显得紧张。

  “好!”我很高兴。菲利普作为佣兵早晚要离开,我欣慰的看到自己的后备力量在迅速成长。

  “主公……”竹中半兵卫走过来提醒我道:“马上就要开战了,还是把这里交给津田大人吧!”

  “好!”我答应了一声就和他一起走出了阵屋,把津田一算和他的手下留在了这里。对于年轻人我向来很放得开手,这也许和我今年刚满26岁的年龄亦有一定关系。

  我们刚刚来到后面山坡上的指挥位置,第一阵铁炮的轰鸣就响了起来。这个位置非常理想,战场的情景完全呈现在眼下。我一回头,刚好看到朝仓军前排的一批士兵被击中,拒马栅栏前20丈外50几个人稀稀落落的倒了下来。四分之一的命中率稍稍有些不尽如人意,但这个时代的火器的基础水准也就这样了,何况还是在这么远的距离上!

  朝仓军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再次迈着稳健的步伐开始前进,这一两年里铁炮这种东西几乎一下子出现在了每个大名手里,尽管数量还不是很多但使用得却相当频繁,差不多只要是打仗它就会露个脸,而且这次除了声音大了点儿外似乎没什么不同。其实不同还是有的,并在几息之间就就被发现了!

  “砰……砰……砰……”齐射的巨大声音不断响起,这个频率……未免也太密集了吧?等到鱼住景固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进攻部队已经又前进了10丈,这期间铁炮居然连续齐射了6次,而且随着距离的接近杀伤力递次增加,由第1次的50几人达到了第6次的80几人。转眼间近400人倒下,进攻部队的小一半就这么没了!

  普通的足轻可能脑子稍微慢一点儿,但绝对不会所有人都是傻子!看到身边数量众多的伤亡和变得七零八落的队形后,这些非专业士兵的勇气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一转身呼啦一下跑回了起步的地方,要不是有后队拦截可能就这么一下子跑回越前了。这期间又遭到了一次射击,但因为队形散乱只损失了30几个人!

  “你说……他们会不会就这么离开啊?”看着前面队形混乱的朝仓军,我若有所思的问身边的竹中半兵卫。“你认为他们还会进攻吗?”

  “看他们逃跑的样子只怕是没胆量回来了!”新八郎抢在竹中半兵卫之前回答到,他现在依然对我不让出击感到闷闷不乐。

  “一次!至少还有一次!”竹中半兵卫拍了新八郎的肩膀一下后对我肯定的说:“……鱼住景固只要不是太愚蠢的话,就应该已经看出他面对的力量有多强大了!如果他的地位更高、如果他是朝仓家的一门众、如果他更得朝仓义景的欣赏,他可能已经下令向朝仓景健的本队靠拢了!可惜的是这些条件他都不具备,所以只能进攻,至少再试一次!”

  “可能是吧……”我点了点头。楠木光成他们的情报提供得很充分,但大多数繁杂琐碎的事情我并没有精力仔细去作,所以很多不太著名人物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但主公也不必着急……”竹中半兵卫仔细观察了一下后对我说:“他们必须调整一下,无论是士气还是序列,也许等别的战线取得了些进展后再行动会是个更好的决定!”

  他的话很快就得到了证实,我们对面的鱼住景固部只是在不停的调整着队形,反观其他两个方面倒是进行得如火如荼!德川家康的部队由于zhan有地利一开始时守得很稳,但他面对的敌人数量却是他的两倍,由于朝仓景健不计后果的轮番进攻,德川军的战线开始逐渐往后撤到了三田村的边上。德川家康毕竟是个不错的统帅,手下的武将能力也很强,通过酒井忠次、本多忠胜、神原康政、井伊直政、渡边守纲、内藤正成等人分别率领骑兵小队闪击朝仓军的薄弱点,他又重新扳回了优势,只是陷入了胶着状态。织田信长那里的情形我看不到,只是德川战斗的巨大干扰依然不能完全压制那边的声音。

  足足等到下午两点,对面的鱼住景固终于拖不下去了!这次他一下押上了两千部队,只是方法有了根本的变化。前进的部队不再保持队形,成自由冲锋的状态向我军前面的拒马栅栏冲了过来,后面的弓箭足轻用密集的箭雨进行着掩护。

  劣质的弓箭在我的阵屋面前显得是那样的软弱无力,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敌方散乱的队形增加了射击的难度,快速的冲锋也大量节约了时间。这次仅仅三个齐射朝仓军就来到了面前,由于栅栏的阻挡铁炮对最前面的敌军已经失去了作用!

  看到取得的进展从后面传来了几声不规则的法螺声,前面的部队开始撞击、劈砍栅栏,还有一些心急的家伙攀上了栅栏尖尖的顶部。由于两军已经相当接近,朝仓军掩护的弓箭停了下来。

  “叫才藏开始吧!”看到这种情况我下达了又一个命令。

  就在朝仓军觉得面前出现了“曙光”的时候,突然从阵屋的后面出现了数不清的织田士兵。这些人安静而迅速的跑了过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五米多长的长枪。

  “啊!”随着一声大叫,栅栏顶上的一个朝仓士兵被刺得像个“血葫芦”一样滚了下来,另外几个人不久也得到了相同的结果。

  由可儿才藏统领的长枪队在阵屋与栅栏之间的空隙中排成了三排,第一排下蹲,长枪刺出了栅栏的缝隙;第二排直立,长枪刺出的位置比第一排略高;第三排的面前被第二排挡住了,因而长枪斜斜的搭在了栅栏顶部的豁口上!就这样,一道栅栏顷刻变成了巨大的“刺猬”!

  朝仓军士兵的处境变得极为艰难,伸出的长枪把他们避退了一丈有余,虽然可以隔着栅栏进行一些没多少作用的对刺,但却再也没有办法靠近。可这看似短短的一段距离,却足以决定相当一部分人的生死了!

  “砰、砰、砰、……”铁炮声再次响起,但已经不是齐射,密密麻麻挤作一团的朝仓军甚至使瞄准都变成了多余的举动!离开栅栏掩护的朝仓军完全暴露在了位置略高的铁炮面前,这样近的距离失误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随着铁炮接连不断的怒吼声,朝仓军的人堆里血肉横飞!弹丸在火yao巨大的推进力之下残忍的对肉体进行着分解,刚刚还是充满生命的身体很快就布满了巨大的血洞,没有人还记得要进攻,甚至忘了要逃跑!

  鱼住景固终于明白了“不可能”这个词的准确含义,付出的代价是一半人马的损失!在简单的收拢了残余的部队后,他开始渡河向朝仓景健的本队靠拢。

  ——————————————————————————————————————————

  冬天里的熊:根据我手里的资料真柄直隆并不是被本多忠胜所杀,而是死在了本多家臣勾坂兄弟五六个人的围攻之下,而且这还是“某”个人在背后甩出链锤的偷袭之下!姊妹川合战时真柄直隆已经62岁,尤以一柄七尺八寸长的的大刀纵横阵前,在朝仓全军崩溃的情况下从重围中救出主将朝仓景健,并和兄弟直澄儿子隆基拼死断后。

  现在已近六月,七月份电大考试又要开始了!十几天后我将开始停止更新准备考试,具体恢复时间要等考试日程定下来再说。而且我准备在这段时间把第三卷的目录明细拟出来,再构思一下第四卷的大致情节进程,必要的准备工作也是为了更好的继续写作,这里预先向各位读者大大打个招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