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桃源”之世外(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63 2010.05.02 20:12

    到底是年轻,中午出现在宴席上的时候,蒲生氏乡已经见不到丝毫疲态。虽然他的脸上努力保持着严肃,但是眉宇之间却隐隐带着一股兴奋。只是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也只有我这样与他相处了十余年的人才能感觉的出来。

  “原本我还怕回来的过于冒昧,不想却正是时候!”在分别行过礼之后,他先转向了二条晴良。“原来只想着来讨诸星殿下(在外人面前他一般还是不叫我主公)的一杯喜酒喝,不成想还赶上来二条阁下大病初愈。不知现下您的身体是否完全康复了,也好早日向朝廷里报个平安!”

  “让蒲生殿下挂念了,老朽无用之躯不敢有扰朝廷的政事!”二条晴良直了直身体以示礼貌,虽然这在他的身份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本卿年老昏聩尸位素餐,不但不能为朝廷分忧反而图添累赘。倒是蒲生殿下,这十余日不见想必又是在为国操劳,不知可有何进展吗?”

  “叫您这么一说在下还真是惭愧,我不过是回日野城的家里看了看!”蒲生氏乡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脸上的红晕是否发自内心。“这一段时间近畿一带并不是很太平,我也是有些担心家里人的安全。既然诸星殿下奉朝廷谕旨隐退,那么我也就藏个私心去照看一下家里!”

  在说到“奉朝廷谕旨隐退”这几个字的时候,蒲生氏乡的语气里稍稍出现了一些变化,当然还没有到达冷嘲热讽,或者甩脸子的程度。不过二条晴良还是听出来了,而且之前在京都时天下就有这样的传言。

  “朝廷的作为均是从天下的大局出发,也是对我这些年劳碌的体恤!”看二条晴良似乎想要开口辩解,我就抢先接过来说道:“再说以现在的形势,我如果强制不退,那就会继续激化羽柴和池田殿下等人的矛盾,中小的地方豪族也更加不知所归。还是像现在这样冷静一下的好,你也可以有空回家看看,其他的话也就不必再说了!”

  “是,是朝廷的一番体恤!”蒲生氏乡“诚心诚意”地点头称是。

  “贤秀、定秀两位殿下还好吧?因为怕给他们添麻烦也一直没去看望,实在是非常的过意不去!”我的口气愈发的缓和,仿佛真是个心如止水的人在拉家常。看我如此轻松二条晴良轻轻叹了一口气,

  “祖父和父亲身体均还健朗,劳您挂念了!”表示了谢意后他又说:“祖父还让我来劝解您,对于某些事情不必太在意,孰是孰非公道自在人心!”

  “我这样没心没肺的人,还会有什么看不开的!”我用哈哈一笑表示了自己的豁达。“你实在是应该多陪陪两位前辈,我这里现在又没什么事情。就算回来也不必这么赶,听说你昨晚还是骑了大半夜的马是吗?”

  “我本来是准备在京都休息一夜再走的,可那架势实在是太唬人了!”蒲生氏乡听我问起咂了咂嘴,仿佛至今还心有余悸。

  “怎么?京都出事了!”已经半天没有说话的二条晴良闻此言脸色豁然一变,急急地追问到。

  “唉,只怕又是一场大乱要开始了!”蒲生氏乡这一声无奈的叹息,无情地击碎了二条晴良最后一点残存的幻想。“我原本也是想着在京都歇一宿再走的,可是还没进入市区就见到了隐隐的火光,因为是已经临近了年底,一开始我也并没有在意。可等离近了我才发现,原来街市上有不少暴徒在劫掠店铺,虽然没有引起大范围的火灾,但是已经有不少房舍被点燃了……”

  “那皇宫……皇宫有没有收到袭击?”二条晴良向前一抢攥住了蒲生氏乡的手臂,但是因为是坐在那里,所以这个动作有点儿连滚带爬的意思。他的衣角还带翻了一盘几乎没有动过的菜肴,汁水弄脏了衣服上的一大片,礼仪体统荡然无存。

  “我虽然没有过去但远远看着却并没有多火光,想来不会有人胆敢如此大逆不道!”蒲生氏乡回答他的语气非常诚恳,却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但愿如此……苍天保佑……”二条晴良的目光变得有些迷茫,此时他也只有如此安慰自己了。只是这时我又发出了一身叹息,使他的神经又调紧了一扣。

  “刚才阁下还说过在下两个犬子,将来必会成为名震列国的武将。虽然我本人并不是存了这样的奢望,但只怕是要不幸成真了!”我苦笑着说到。

  “哦……”二条晴良一愣,一时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照这个样子看乱世依旧不会马上结束,一直持续几十年未必没有可能!”我这样解释到。

  二条晴良没有话了,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一下思绪。这十几年来随着织田信长如彗星般崛起,似乎人人都达成了一个共识:可以阻挡他的障碍都已经被人力或者上天清除,持续百年的乱世终于要结束了!虽然织田信长有些近乎玩笑的死去了,但是天下人的看法并没有变,织田家依旧是足以左右天下大势走向的庞然大物,只要继承了这股力量就可以得到天下,不管这个继承者究竟姓不姓织田。

  可眼下的情形似乎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织田家的势力分裂成了两个,甚至更多并不具有悬殊差距的敌对部分,绝对的压制能量已经消失,内部的斗争则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一些原本快要被挤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外地传统强藩似乎又看到了一丝希望,真正希望天下平定的人眼前则是一片黑暗。

  “这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背景,你都听到了什么吗?”我嘴里对蒲生氏乡问话可眼睛却在看着二条晴良,这样的震撼对他应该是足够了。话是我和蒲生两个人说的,可意思却是为了能让他更好的把形势转述给某些人。

  “请恕在下驽钝,好像有些迹象,但一切又都是模模糊糊!”蒲生氏乡也飞快地瞥了二条晴良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我也试着想前往诸星殿下在京都的府邸,可是越向里局面就越加混乱。刚刚穿过了两条街道,我就碰到了五六波暴徒,嘴里喊的虽然是支持羽柴或者池田殿下,但是手下做得可都是盗贼的勾当。看到这种混乱的样子就没敢继续往里走,调头出来后直接绕路来到了这里。要是这种动乱引起了附近暴民的蜂起,说不定我在路上还会出现更大的麻烦!”

  “羽柴和池田殿下的冲突看来引起了各方的响应,但愿不至于继续扩大才好!”我双眼看着屋顶刚刚画好不久的彩绘,像是诉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该不会……该不会还有别人插手其间吧?”二条晴良突然声音颤抖地说到。

  “应该不至于吧……”我这样回答着,但是并没有多少信心。

  “回禀主公,京都的府邸来人了!”樱井佐吉此时的回禀适时地增添了屋里的紧张气氛。

  “京都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你快些说吧!”我看着面前衣着和相貌都很平庸的人,并不认识。

  “松村总管让我来紧急报告主公:大量参与摄津战事的武士在京都发生暴乱,主要的商业街区都受到了波及!”这个人虽然也算武士但没有上过战场,因而说起这些事来显得有些慌张。“波动从昨天下午开始发生,至入夜已由部分人的火并发展成了暴乱。据说事情是因两方人在酒馆里一言不和而……”

  “是否波及到了皇宫和公卿们的府邸?”我皱着眉头问到。

  “是……不是……”被我打了个岔他的思路发生了某些混乱。

  “到底‘是’还是‘不是’?!”我有些生气。

  “是!皇宫并没有受到冲击,但公卿们的宅区受到了部分影响!”叫我一训斥他的口齿反而清晰了。“……只不过乌丸光宣阁下于昨夜入宫途中,在人形桥上被人杀害……”

  “啊!”二条晴良惊呼一声面色惨白。“怎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知道!”送信人以为这是在问他,非常诚实地摇了摇头。“只是说当时乌丸阁下的轿子经过人形桥时,突然出现了十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冲上去,将乌丸阁下拖出来乱刀砍死。当时轿夫和扈从大多逃散了,所以也说不太清楚确切的情况。凶手们在行凶后从容离去,还撒出了一大把纸片在乌丸阁下的尸体上!”

  “什么纸片?”我接着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张纸片,是用标准的信纸从中裁开的,上面只有四个简单的字“东国之犬”。“东国……这里面还有东国的事情?”我抖了抖手上的纸片十分“困惑”地说到。

  “天下又要大乱了……”二条晴良一下子仿佛又苍老了二十岁,衰败的颜色几乎到了恐怖的程度。

  “阁下也未必需要这么忧虑,只要有勤王之臣率军进京暴乱很容易平定!”我看似无意义地宽慰到。

  “还是诸星殿下……”我的话仿佛一下子提醒了他,他的眼睛里又冒出了希冀的光芒。

  “我眼下的这千余人未必会有多大的用处,而且这极有可能更加刺激羽柴殿下!”我一口回绝了他还没有口的请求。“而且……此刻朝廷未必希望这个人就是我,阁下不妨在这里继续看看情况的发展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