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第七天魔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91 2007.03.29 20:11

    “吱~~~!”我推开木制的窗子,一股略带湿气的凉风扑面而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际为之一清。

  从天守阁的顶层向下望去,各处岗哨密密麻麻站在四下里,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在院子中央停着十几辆大车,许多亲兵正在忙忙碌碌地往上面装着各种物品,看样子已经快完成了。这就是一个“大人物”应有的气派,一静一动总要折腾半天。

  石河贞友和伊木半七各自带了一小队旗本武士,从院子中间匆匆走过,可能是想抓紧时间在临上路前把那些必须办的事办完。

  我转过身离开窗子,看到阿雪也正带着几个侍女收拾东西,由于刚刚起身脸上的*还未完全退去。“我们卯时才会上路,你可以不必着急!”我来到中间指了指箱子上的紧身箭衣,立刻有两个手脚麻利的侍女过来替我换上。

  “还有什么事吗?”阿雪歪着头问到。

  “嗯!早餐时还要见几个人,穿盔甲……”我忽然看到她专注的神情,一下子明白了她为什么如此关心这个问题。“别担心,不会让你去陪着了!”

  “谢殿下体恤……”听我这么说阿雪的脸又是一红,回身去架子上替我取昨天穿过的那身盔甲。

  “不穿那套!”我出言阻止了她,指了指放在门边的一只大箱子。“把恩斯特先生送的盔甲拿出来,我要穿那一套!”

  “那套?”阿雪有些吃惊,但还是走过去替我拿了出来。

  如所有强大富有的大名一样,收集一些珍贵的武器和盔甲是一种必不可少的习惯,既可以向客人们展示自己家族的武力,也可以随时赏赐给有功的家臣。这也是觐见者经常会献上的一类礼物,不过大多是摆设而不会用到,尤其是这身盔甲的风格还稍稍显出那么点儿“另类”!

  这身盔甲给人的感觉和我送给阿雪的那套“天使幻境”截然相反,从上到下充斥着血腥与暴力,同样来自意大利米兰的甲片均由钨钢制成,漆黑中闪烁着幽暗的光泽。

  上身甲前面绘得是圣乔治手持利剑与恶龙争斗的场面,龙息形成的烈焰当中,一人一龙周围血花纷飞四溅;背面甲是一副蛇发女妖美杜莎的头像,群蛇狰狞诡异,口中的四颗獠牙寒光闪闪;上臂甲左面绘的是独眼巨人右面是狂笑夜叉,都用一个双角鬼面的吞肩兽系住;在分别绘有地狱七魔王的裙甲下面,左大腿甲上是八歧大蛇,右面是地狱三头犬。

  同样是钨钢制造的头盔上,依然用了传统的金莳绘诸星家徽吹返,前立也是日本比较常见的斜月托日造型,顶部仿武田信玄的头盔采用了密密的牦牛尾,只是毛色全被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这套盔甲上所有妖魔鬼怪的眼睛都是一种材料,那就是产于缅甸的鸽血红宝石,复杂的图案色彩是用19种珐琅彩烤上去的,所以这只能是个不合实用的“样子货”。虽然坚固程度比一般盔甲要强上数倍,但只要划上几下图案就会变得一塌糊涂,而且非常的不好修理!

  “啊!”当我穿着这身盔甲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等在那里的后藤又兵卫被吓了一跳,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实际效果”。

  “都准备好了吗?”我对自己造成的效果非常满意。

  “您的早餐已经摆在了正厅,那些人一直被拘禁在大营里!”后藤又兵卫迅速恢复了正常,接过我手中“黛”的同时把事情报告了出来。

  “把那些人带过来,早餐摆到城门下,我在那里见他们!”我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摆上阿利坎特葡萄酒!”

  “是!”尽管满是疑问但他却没有任何迟延,几个手势之下立刻有人跑着去执行了。

  走过院子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工作向我行礼。因为昨夜的雨地面稍稍显得有些泥泞,现在依然没有完全停,不过变成了零星的小毛毛。

  手快的侍卫们已经把早餐移了过来,在城门下面铺了一张大大的毡席放上小桌子,面向外面正好可以看见远处的大营。

  我向外看了看,大多数尸体在昨天夜里就移向了远处的旷野里,留下的只有中久建武、冰见一庭和昨夜来袭的松田源三大夫等11个重要人物。

  他们都是在昨晚被活捉的,但对于他们的判决却早已经下达,所以没有人在我“休息”的过程中来打扰过。他们不是死于战败武士荣誉的剖腹,甚至不是作为战俘的斩首,对他们执行的是绞刑!对,像狗一样被勒死,并被挂在了城门左边一串高高的木架子上。

  远远的大营那里有一群人开始向这里走来,我摘下头盔交到后藤又兵卫手里准备坐下吃饭。想了想,我忽又从又兵卫手中的鞘里将“黛”抽了出来,一下子插在了身边的地上。刀柄来回晃动着逐渐停了下来,刀锋闪着瘆人的寒光。看了看比较满意这个效果,我坐下来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餐。

  那些人很快走到了城门前,是以西关完尚和依田宗市为首的附近两郡百余个豪族。因为身份的低微(也有距离太远的),昨晚他们并没有来参加迎接我。在半夜里由于枪炮造成的惊骇还没有缓解过来,就被我的士兵捉进了大营关了半宿。

  这些人来了,被驱赶来见我,但不得不停在城门外的雨中,因为我堵在门洞里。这些人跪下了,跪在泥泞的地面上,因为两百个身穿铠甲手持太刀的旗本精锐武士,骑马来回巡弋在他们周围。

  迫于形势或许勇士也有暂时隐忍的时刻,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至今令人传颂不已。但此刻这些向来桀骜不逊的纪伊国人众们,却心惊胆战地低下了头,他们心中宁折不弯的自尊与自信被彻底摧毁了!

  在数十丈外的草地上,燃烧着一百余堆熊熊的篝火,围着它们的是近两千模样怪异有如妖魔的大汉。他们狂笑豪饮着大声喧哗,围着火上被燃得咝咝作响的烧烤,不时用手上的巨大弯刀割食着还带血迹的肉块。(其实就是牛肉,但很容易让不明真相的人产生其它联想。)

  我没有说话,他们自然也不敢搭茬,甚至脸上不敢带有什么表情,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是想看哭还是想看笑。

  “我给过你们机会,对吗!”我终于基本吃完了,端起高脚玻璃杯向旁边一伸。后藤又兵卫立刻拿起瓶子斟上一半,鲜红的酒液颜色就像血一样。“一次又一次,我总是给你们机会,你们这些人难道就没有哪怕一点点感恩之心吗?”我喝了一口,酒液在嘴角处有少许溢出。“甚至就在昨天晚上,我还一再地警告和暗示你们,不要存有任何侥幸以及非分之想!可你们又是如何报答我的呢?”

  “是、是、是……”依田宗市如鸡啄米般地磕着头,全然不顾一脸的泥水,痛哭流涕地说道:“殿下的恩德比山高、比海深,对我们纪伊国人众是有如太阳与神佛一般的存在!中久、冰见这些丧心病狂的贼党、暴徒……”

  “先不要说别人!”我一声断喝打断了他的表白。“难道不是你和中久等人密谋作乱,相约共同进退吗?!难道不是你昨夜已经让手下七十僧众备好刀枪,准备见信号行事了吗?!难道不是你在一月前铃木重秀撤走时,在结盟的血书上画押签字了吗?!”

  “啊……”听到我的话他一下子瘫在了地上,浑身颤抖再也说不出话来。

  “幸好你在最后关头害怕了,背弃了自己的同伙和誓言!”我的语速放得很和缓,但没有人觉得轻松一些。“所以你今天还活着,还能享受生的乐趣。如果昨夜你哪怕只有一只脚迈出了大门,那么你现在已经在他们当中了!”我指了指那一排架子。

  “谢……谢予州……谢予州殿下!”尽管口齿还没有清楚,可依田宗市毕竟还是个聪明人,简单几句话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活了。

  “你交出全部武器,土地削减到200石。今后要是你的人手里再有一件武器,哪怕只是一支竹枪……哼、哼!”我没有再理他而是转向了西关完尚。“昨夜有溃逃的乱党跑到你那里,被你当场处决了是吗?”

  “是的!”西关完尚显得有些得意。

  “因为你头脑简单一贯行事鲁莽冲动,所以中久等人并没有找过你参与叛乱是吗?”我低下头看了看,那只高脚玻璃杯已经再次被斟满了。

  “是的!”他憨呼呼地回答。

  “三十年前铃木重意和津田监物远赴九州种子岛,学习先进的铁炮技艺时,你的父亲也是随行的一员吧?”我端起酒杯,透过酒液朝前望去。

  “是的!”西关完尚的脸色已经变了。

  “铃木重秀临走时交待你:深深地隐藏下去什么也不要做,一直等到他通知你在关键的时刻行动是吗?”我再次将杯中酒饮下。

  “是的!”他已经是面如死灰。

  “你的运气非常好,既没有撒谎也没有作出任何实际危害我的事情!”我微笑着放下了杯子。“所以你的领地不减,不过要迁到丹后去。在那里你将有很多时间考虑一下,自己到底要何去何从!”我忽又补充道:“你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去!”

  “我……去!”西关完尚用仿佛临终遗言的语气答到。

  “在我的统治下你们真是非常幸运,那怕是叛乱者也是这样!”我站起来对下面的一百多人说到。“要是右大将在这里的话,他会把有关的人全部处死,而我则是一个心肠软的人,只会处死那些直接进行叛乱的人。至于家眷子女,我通常会赏赐给有功的部下们……”说着我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那群哥萨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