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8、变成大麻烦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18 2006.05.05 20:40

    三好义继睡得并不踏实,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夜夜笙歌的生活,战争带来的兴奋加上又失去了酒精的麻醉,让他的双眼怎么也闭不上,一个人躺在床上也怎么都觉得别扭,怀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打仗毕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要不是能带来巨大的权力恐怕谁也不会喜欢!”三好义继定定的望着帐篷的顶部在想着,尽管门封得很严实可他还是觉得有些冷。“也许……也并不都是如此,据说今川义元在打仗时就很暇逸!(他只是忽略了结果)要是我也成为管领、副将军,甚至大将军那样的人物,征战、出行的排场就不一样了吧?只是……我行吗?……我一定行的!连织田信长那样的‘大傻瓜’都能有今日的威势,我怎么也不会比他差吧!”

  这时门外响起了几句简单而短促的口令,可能是哪个下级军官在查哨。

  “这样的事本来就该有下面的人负责,上位者自然应该有上位者的行事……”三好义继翻了个身,拉好被子继续想到。“当年的平清盛、源赖朝直到后来的足利尊氏、义满,他们统率大军出征该是个什么样子呢?有很多出身高贵、举止文雅的公卿随行是一定的,也许战争的间歇还会举行盛大的茶会!敢于对抗者将被碾为齑粉,一路上都会有小大名和豪族前来朝拜,并献上宝马、名刀、珠宝以及他们美丽的女儿……”他终于伴随着美妙的幻想进入了梦乡。

  刚刚睡着没多久,三好义继就又被一阵杂乱的声音吵醒了。原本他是不想睁眼的,因为睡着实在是不容易,但这股声音却越来越大。“谁在外面?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三好义继压抑着怒火对外面喊到,第一次带兵他不想留下个暴躁的名声。

  外面并没有人回答他,近侍和岗哨居然不在,只有混乱依旧在继续。

  “混蛋!都把我当成什么了!”三好义继愤怒的坐了起来,看来杀人立威有时也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主公!”他的衣服刚穿了一半时小笠原赖国就一头撞了进来,既未经通报也忘了行礼。

  “乱闯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正想对他的无礼加以申斥时三好义继突然意识到了情形的不对,催问的同时加紧了手上穿衣服的速度。

  “报告主公……主公……”满脸惊惶的小笠原赖国急切之间口里竟有些结巴。“大事不好了!高井城已经失守,敌人马上就杀过来了!”

  “什吗?!怎么可能!敌人是谁?”三好义继大惊失色的急急问到。水木庄的叛贼还被围困在庄里,难道是又有别人造反了?

  “详细情形还不太清楚,照目前得到的消息可能是织田军!”小笠原赖国惶惑的答到。

  “织田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虽然并不参政但对河内方面的防御情况三好义继还是知道的,边界上的几座城池都驻有重兵,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的被攻下还到了这儿。

  “具体怎么回事并没有回报……”小笠原赖国看他大致穿好了衣服就把佩刀替他捧了过来。“我们派到高井城的信使到达那里时刚好见到城破,据说对方足有数千人马,正在向这里杀来!据他说,对方打的确实是织田家诸星部的旗号!”

  “我们快离开这里!”眼下显然不是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三好义继别好佩刀带着小笠原赖国急急忙忙向外跑去。“高信干什么去了?”

  “事出突然,松田大人去替主公准备坐骑、集合部队了!”

  “咚!”在帐门外三好义继和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正是松田高信。“都准备好了吗?”不等对方开口他就急忙问到。

  “时间紧迫!全军行动已经不可能了,为主公临时召集了30人的卫队……”松田高信、小笠原赖国和几个近侍七手八脚的把三好义继架上了战马。“我们赶紧先走吧!”说完他们也都上了马。

  “走,回饭盛城!”三好义继此时已顾不得武士的风范,一切名声都赶不上生命的美好了,他一催马就率先冲出了营门。

  他们刚刚出了大营,就看见黑压压的敌军从另一个方向涌了进来。仓促应变的三好士兵完全没有抵御的能力,双方的部队在力量极不对称的条件下进行着有限的厮杀。在既无准备又无指挥的情况下,投降似乎是唯一明智的选择。三好义继又拼命在坐骑的屁股上抽了两鞭,他非常明白这座空虚的营寨拖不了追兵多久。

  一直跑出五里多远后三好义继偶一回头,发现大营灯火通明,厮杀声反而基本上停止了。“已经结束了?”他在心里默默计算着。用这么短的时间就解决了大营里的八百人,除了自己准备不足这一点外还说明了一个问题:敌人的力量远远超过自己!可究竟超过多少呢?敌军怎么也得有三到四千吧!

  “高信、赖国!”转眼已经跑出了十余里,见没有追兵这一小队人稍稍放慢了速度,一直保持高速的状态是到不了饭盛城的。三好义继叫过两个心腹问道:“最近有野田山、久保、兴藏寺这三座城池遭到攻击的消息吗?”

  “没有啊!”小笠原赖国想了一下后非常肯定的说到。“即便是遭到攻击马上就陷落,那大军的速度也不能和信使相提并论,我们绝对没有事先得不到报告就遭到进攻的道理啊!”

  “那是怎么回事呢?”三好义继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会不会……”松田高信突然恐惧的说道:“是有人投降织田家了?除非有内应,不然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

  “真的会这样?!”三好义继立刻感到后背布满了冷汗,要是这样的话他现在到哪都不保险了!

  “主公,我们还是……赶紧回饭盛城吧!不管怎么说,那里还有金山大人”小笠原赖国声音颤抖的说到。

  “嗯……也只有这样了!”三好义继无可奈何的说到,这队人马这时来到了一片小树林的边上。

  “嗖、嗖、嗖、……”突然一阵破空之声在耳畔响起,十几支羽箭从树林的深处射了出来。猝不及防之间有五六个骑士转眼被射落马下,这其中就有松田高信。

  “啊!是敌人,有埋伏!”小笠原赖国惊恐万状的嚎叫了起来,那差了调的声音就和杀猪差不多。

  “笨蛋!”三好义继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从弓箭的数量来看敌人并不是很多,但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依旧会造成很大的杀伤,这种情况下决不能停下来,更不能惊惶失措。“冲过去!”他大叫一声催马窜了出去,一下子就跑到了前面,随从众人也纷纷带住乱转的战马尾随而来。

  向前跑了十余丈就来到树林的边缘,官道在前面不远处再次变得宽阔了起来。“咕嚓!”三好义继的战马正跑着突然身子一摘歪,前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他一个不留神从马脖子边上摔了下来,一溜跟头向前滚去。在翻滚的过程中三好义继感到右臂被什么长长的东西咯了一下,在失去平衡的状态下肘部立刻脱了臼。“绊马索!!!”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他明白自己落入了精心设置的陷阱。终于停止了惯性作用下的翻滚,三好义继趴在了地上。

  他强忍着右臂钻心的剧痛试图站起来,同时用左手摸向刀柄。“砰!”身后又一个失去平衡的人体再次把他撞趴在了地上,紧接着他感到身上至少压了三个人。

  三好义继放弃了抵抗的念头,因为他知道凭他自己一时半会儿是站不起来了;因为他隐约看见在周围出现了几十个手里拿着刀一身黑衣的忍者;因为他听到了自己亲兵因抵抗被杀时的惨叫;因为……

  “抓住了!”

  “就在这儿!”

  “是三好义继!”

  在一连串兴奋的叫嚷声中,三好义继感觉压在身上的人体被移了开来,几只有力的大手抓住身上不同的部位把自己架了起来,一只燃着的松明子被伸到面前。他努力向一边别过头去,一是因为对这突然的光亮不太适应,二是为了保留一些最后的尊严。

  “没错!是三好义继!”拿着松明子的人大声对后面招呼着。

  “不得无礼!”这时一个年轻但颇具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三好义继看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英俊青年来到了他的面前。“在下是诸星兵部丞大人家臣楠木光成……”那个青年温和的说道:“奉主公之命,特来迎候三好左京大夫义继殿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