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8、归附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98 2010.01.10 19:32

    “拜谢诸星参议殿下的大度,岛津家感激不尽!”岛津义久说完这些话后当先拜了下去,身边的三个兄弟也随着躬下了身子。

  “义久殿下不必如此,三位殿下也快起来!”我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红,不过也就是一闪即逝,虽然他的感谢有些过份,但在我来讲也并没有什么错误。

  这已经不是日向的山区,而是府内城的二之丸,时间是天正九年(1581)的七月十六日。

  岛津家已经降服了,而且态度相当彻底,四兄弟遣回军队自己随我来到府内,随行的不过数十人而已。对于他们的这种态度老实说,我一开始也是心存顾虑,对于他们的处置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算将他们全都处死别人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可是后来我的怀疑渐渐打消了,他们随行的人员里有着近乎一半的女眷,看来是准备交付的人质。

  对于如何处理岛津家争议颇大,九州的本地大名、豪族们绝大部分都主张给予“严厉处置”,大友和伊东就不必说了,就是原龙造寺家系统的大村、有马等人也是这个态度。当然,他们未必就是存着替故主报仇的心思,但是岛津家对于九州中北部数次疾风烈火般的侵攻,对他们却是一个难以消除的梦魇。他们担心一旦近畿情势产生激烈动荡,岛津家会再次北上一口将他们全部吞到肚子里,而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又非常的有可能。

  岛津是要压制的,但也不可把“猛虎”一下子变成“病猫”。我综合权衡之后,制定了一个令各方都不致于过度激动,但又不是十分放心的方案。

  “虽然和诸位数次争斗,但从心里说我对岛津家并没有过多的怨恨!”我说了着叹了一口气,此时不知为什么竟然不想作那些做作的表示。“大家的利益有所冲突,迫不得已走到了敌对的立场。之前的事情我不会介意,也希望几位不要介意,还希望今后能够好好合作!”

  “不敢当,愿追随诸星殿下!”四兄弟又一起施礼。

  “这次让岛津家交出一半的领地,虽然有些遗憾但也是不得已的事!”我冲他们摆了摆手然后说到。“这次只给岛津家保留了萨摩、大隅两国,领地降到了四十六万石,这也是综合考虑了各方立场作出的决定。不过我也知道,各位都是真正的武士,交出率领部下们浴血奋战得来的土地,心情自然不会毫无感触。作为我自然也理解各位的想法,但能做的只是请诸位以大局为重了!”

  “岛津家本是罪不可恕,能得诸星殿下宽宥存一条生路已经是感激不尽了!”岛津岁久十分“感动”地说到。

  “罪不罪的就不必在这里说了,其实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我对于桦山久高的说法倒是比较欣赏,老实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过那样的话了。

  “诸星殿下以天下安危为己任,不知可有我们岛津家效力的地方吗?”岛津义弘突然说到,使屋内原本轻松的气氛陡然一紧。

  “哦……”我的气息微微一窒,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在我的记忆里岛津义弘是四兄弟里最为杰出的一个,不但文武全才而且性格上刚毅果敢,不过我今天一见长得却并不算出众,只是个有些黑瘦,刚刚步入中年的人。没成想半天没说话的他一出口就是惊世之语,这里面的意思已经是很深了。

  “义弘殿下……有什么见教吗?”我微笑着反问了一句,同时紧紧盯住他的眼睛。

  “岛津氏自来只是偏居九州一隅,十分希望能够为天下尽一份力!”岛津义弘振振有辞地说到,其余三个也都是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情。“我们岛津一门数十年苦斗不息,却始终跳不出九州这个小小的圈子,既然天命不属我,那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今日九州虽然承平但是天下未靖,我岛津义弘愿率三千健儿随诸星参议殿下同赴京都!”

  我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在九州第一个说出来这句话的居然是岛津家,仅凭着这一点,就和大友家有了高下之分。当然,大友宗麟也算得上是一代枭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加魄力也是大大降低了,有生之年只怕再难跳出九州这个圈子。而岛津家则完全是另一幅局面,真正是立足九州放眼天下!

  我这么说并不是说岛津家还图谋天下霸业,他们只怕已经放下了这份心思,但这与积极参予并不矛盾。请试想一下,主动加入决定天下命运的合战是一种什么气度,至少不是甘于作个寂寂无闻者。有时候我甚至觉得现在的大名们普遍还敢不上应仁之乱那个时代,当时响应山名和细川号召遥遥而来的远路大名可是以数十计的,不像现在这些家伙,数陀螺的抽一下转一下。

  “几位殿下的这番心意我领受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收回目光淡淡的一笑,同时又端起了面前的茶杯。

  “现在还不是时候?”四兄弟俱是一愣,很是不明白我的意思。现在天下人谁都知道箭已经搭在了弦上,怎么还能说不是时候?

  “那殿下认为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呢?”家久脾气稍显急一些,竟然直接问了出来。

  “究竟什么时候我也说不很准,一切只有看上天的意思了!”我并没有丝毫见怪的意思,只是将手中的茶慢慢浅呷着,仿佛是什么绝顶的美味。“其实九州也是天下一隅,几位殿下想为……想为……朝廷效力也未必就非得去近畿不可。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里比近畿还重要,说不定谁会引导谁呢!”

  “这……”岛津四兄弟飞快地彼此交流了一下目光,相互都看到了一种迷茫和不解。不过义久到底是老大而且身为家督,自然也知道这种时候表态不能迟疑。“岛津氏随时整备待命,恭候参议殿下的令谕!”他非常坚决地回答到。

  “这却也不必!”我摇了摇头。“以四位殿下的聪明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怎样行动,有些话是不肖我说的!”说完我意味深长地依次看了他们一遍。

  “如此我们就不强求了,不过还有一个要求请你一定俯允!”岛津义久倒也见机得快,压下满腔的疑惑转而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岛津家屡屡冒犯殿下虎威,反蒙殿下在朝廷中鼎力周旋,大恩大德不足言谢。为报殿下恩情于万一,我想将幼妹珊瑚献在殿下身侧服侍,希望殿下不吝允准!”

  “哦……好吧!”我觉得没有必要连这个面子也驳。

  ********************************************

  岛津四兄弟告退了,我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要是我还活着,岛津家就不会反叛!虽然他们决定的细节我还不是很清楚,也无法保证我身后的事情,不过就目前来讲这已经相当不错,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再操心吧!

  我向屋里的座钟上面看了看时间,和这四兄弟的谈话比预定的短了不少,所以下一波的客人还没有来。趁着这个空当我倒是可以再办一件事,已经拖了不少时候了!

  “诸星殿下!多年不见,您一向可好?”一个高大的野武士进屋后五体投地跪拜行礼,占据了大大的一块地板。

  “铃木大人不要多礼,这么多年后第一次见面我就要感谢你了!”我站起身走到他跟前,亲自扶了一把。“要不是在日向阵前你发现了岛津的计谋,在关键时刻施以突击,此战的结果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我呵呵笑着说到。

  “殿下言重了!”铃木重秀直起了身子,但依旧谦恭地低着头。“诸星殿下天命所归,又岂是宵小之辈的鬼蜮伎俩可以加害的!在下过去狂妄无知辜负殿下的好意,现在想起来实在是惭愧不已!”说着他还连连地摇头叹息。

  “能够迷途知返就好,还是可以继续为天下大义尽力!”嘴上说着勉励的话可我心里却在疑惑,究竟是什么样的遭遇使他这么个刚硬的人变得如此会说话?看来这些年还真是有些经历,算不上触及灵魂也差不许多了。“这些年过的还好吧?”我直接问了出来。

  “怎么说呢,好在还活着吧!”铃木重秀粗旷的脸上笑意浮动了一下,但是却有十分明显的苦涩味道。“离开纪伊后我们在本愿寺城里呆了些日子,但是实际上那时御住城只是一座笼子,天天盼着毛利从海上运来的物资过日子,实在是郁闷到了极点。后来法主自己也没有了信心,派我们这些人出来协助盟友作战,其实也就是分散织田家的注意力。西国、东国我们都去过,可是别人不过是想拿我们当炮灰而已。现在想想真是后悔,早知道当初还不如一直留在纪伊呢!”

  “山里、水里不如家里,这也是可以想到的!”我的话像是感叹,又像是规劝,同时也听出他们一直也没有和津田家断了联络。“那你又是怎么发现岛津家袭击我的计划的呢?”

  “这话说来可就有些长了!”铃木重秀又苦笑了一下。“转战各地的打了几年仗,当初随我出来的子弟已经损折了一小半,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就和朝重商量另外寻一条出路。原也有回去投奔殿下的打算,又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