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义”不容辞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824 2006.08.22 20:28

    我的上门牙死死的咬住下唇,一脸的“悲愤”神色!实际上这样做是为了不让自己笑出来,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绝对是不能“笑场”的。用手暗中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我这才感觉稍微好过一些。

  “清氏公……您一定要……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下面不远处高屋良荣颤动着一脸肥肉连哭代喊,两只眼睛里泪水流得哗哗的。他身边4个长得和他非常像(请想想猪的形象)的儿子和几个有影响的丹后豪族也是一样的情形,有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看来身体不大好,居然一下子哭昏了过去!之所以上演这场“闹剧”正是因为仙芝的那句话,“更好”的结果真的产生了!

  在听到把稻富家的领地交给一色义道这个建议后,长野业正、竹中半兵卫等人表示了一致的赞同。当然!我没有告诉他们这个主意是仙芝出的,也没有说稻富父子真正的死因。商量的结果是采纳了蒲生赋秀的建议,不等一色义道的答复就先把京都的路铺平。

  我写了一封信给织田信长,派人飞马送往岐埠,其中力陈以区区数千石土地拉拢一色家这样一个“空架子”的好处,以及对于安定西国人心的重大意义。织田信长无疑是个有决断的人,立刻对于这个计划给予了肯定,并且对朝廷里吹了一下“风”。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耽搁,静水幽狐在我的派遣下携带大量金钱进京活动,正亲町季秀那里我也捎去了信。金钱的力量果然非同反响,许多公卿在对天皇上奏此事时都盛赞了我的“贤德”!结果不出几日朝廷就正式下达了圣谕,褒奖我的同时派出钦差前往但马对一色义道宣旨,正使是劝修寺晴右,副使是高仓永孝。

  老实说我原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好的效果,此举居然在列国之间造成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震动!劝修寺晴右在公卿之间并不太活跃,也不算很出名,论出身只不过是比羽林门迹还低的名家,但他的影响力却决不可小觑。他的女儿是太子诚仁亲王的正室,因此这位就具有了“准国丈”的身份,而且他在宫廷里担任的职责是“武家传奏”,这样的人物出来还真是给面子!

  静水幽狐来回不到十天就完成了任务,所花费不过是三千几百贯的“小钱”。这个结果使我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了一个问题:收买公卿的价钱,居然比海贼还便宜!一切发展到这个程度我已经没有任何担心了,一色义道的态度此刻已经无关宏旨,随着钦差日益临近,我天下“贤者”的形象逐步确立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一色义道虽然还没有表态,一件“意外”的发生却使他永远的闭上了嘴巴!山名祐丰之子山名氏政在盛怒之下杀了寄居出石城客馆的一色义道、义定父子,究其原因只是为了一个歌女的两句话:“说来以殿下的武勇竟然没有讨取过名将!现在就连被收留的丧家之犬也要离你们而去了,还真是使时氏殿下以来‘六分之一殿’的威名蒙羞呢!”更可笑的是不但如此,而且整件事情作得众目睽睽、天日昭昭,就是他老子山名祐丰想抵赖都不行了!

  刚走到半路的钦差被山名的“残暴”吓了回去,其速度之快远非来时可比!天下普遍的舆论是对一色父子的下场感到“可悲”;对我的好意换来这个结果感到“同情”;对山名家的狂妄感到“困惑”;对织田信长……感到“可笑”!堂堂控制近畿的织田信长,品级比足利义昭还高的右大将,现在居然被山名这么个“破落户”抽了个如此响亮的大嘴巴,只怕已经有不少人或明或暗的笑翻了!

  现在没有人再去猜忌稻富父子的死因,无论问谁都会肯定的回答“凶手”就是山名家!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如此的狼子野心天下谁人不知?

  丹后的所有豪族一起跑到了我这里,一致要求我出兵惩罚山名家的逆行,稻富、一色可谓是血海深仇,就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不能这么忍下去!在这种情况下我除了对他们表示同情外并没有马上答应他们的请求,因为我此刻还在等一个消息。

  “清氏公……无论如何……无论如何……请您出兵……”高屋良荣还在泣不成声的哀求着,声音从刚才就已变得嘶哑了。应该说他实在没有什么才能,翻来覆去只是说着这么两句话。不过要说的是他浑身上下真的很具有喜剧效果,据说最好的小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小丑。“山名氏凶残无义,我等与他不共戴天!恳请清氏公仗义出手,我等不惜毁家纾难……”

  “高屋大人言重了!有些事……”我急忙阻止了他的继续表白,不能让他们产生寄人篱下的难堪。以后我还有很多用到他们的地方,不能留下我不近情理感觉,再说这也不利于我刚刚树立起来的“贤者”形象。现在要让他们明白我受到了多么大的“压力”;一会儿还要让他们知道我是多么的“仁义”;最后我将让他们领略我的“力量”。“我虽然身为丹后的守护,但毕竟还是织田家的家臣!现在右大将一心要与浅井、朝仓决战,我实在是……哎~~~!”说到这里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清氏公……”高屋良荣的嘴张了张,看样子实在很不甘心,可要他去向织田信长请命又确实是没有这个胆量。

  “说起来稻富大人的死也是因为我,他身后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我一副“内疚”的神情问到。

  “回禀清氏公,稻富一门……已经绝嗣了!”高屋良荣的肿眼泡里又流下了泪水。

  “绝嗣?!这怎么会!”我大“惊”失色,绝对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是的!佑直是独子……”高屋良荣一边说一边擦眼泪。“而且稻富一族已经没了直系子孙,现在家里只有稻富直秀大人的夫人和一个女儿!”

  “一个女儿?多大了?”我关切的问到。

  “十三岁了,还没有定亲!”

  “你,就是你!”我把手指向了高屋良荣身后左数第三个人,虽然年轻却和高屋良荣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之所以选他是因为他的年纪合适而且显得最蠢,换句话说就是长得最像猪。“……你叫什么名字?”

  “哦……”那个人畏惧得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高屋良荣,一阵哆嗦没敢说话。

  “这是我的三子义家!”看到这种情况高屋良荣只好替他回答,随后又对着他说:“赶紧叩拜清氏公!”

  “不必了!”我摆手阻止了他的叩头,老实说让这样一个人屈服实在没什么可值得骄傲的。“你现在就和稻富大人的女儿定亲,改名稻富义直以养子的身份继承稻富家,我想这个主我还做的了!”

  “清氏公是我高屋、稻富两家的再生父母,恩情有如日月江河……”高屋父子5人趴在地上不住的磕着头,我的腿都感觉到了地板微微的颤动。

  “好了、好了!不必如此……”我好不容易才止住了他们发自灵魂深处的顶礼膜拜。“虽然如此我还是感觉对不起稻富大人,而且认起真来一色殿下的死也是源于我的建议!我诸星清氏来到丹后虽然不久,但已是亏欠诸位良多……”

  “清氏公万万不可心存此念!”高屋良荣的惊呼几乎让人以为他白日里见了鬼。“清氏公虽然初掌丹后,但却已经泽及草木恩施百代!凡我丹后上下人等,无不对殿下仰望如日月,崇敬如父母,皆盼生息于您的光辉之下!一色殿下、稻富大人的蒙难皆因山名氏的残暴狡诈,这又与清氏公何干?还请您千万保重,丹后的万千子民还指望着您呢!”

  “高屋大人的话实在让我惭愧无地……”我的脸确实有些红了,这更让高屋等人觉得我实在是对自己太“苛刻”了。“不如这样吧!只要织田右大将回信不反对这件事,那么就算抽走所有援军我也将独自征伐但马山名家!诸位看这样可以吗?”

  “清氏公!……”这回连高屋身后的那些人也一起不住的梆梆磕起了头,而且不管我怎么拦也拦不住。

  “来了!来了!……”池田恒兴这时挥舞着一张纸边喊边从外面跑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集中到了他身上。“主公、主公下令……”不知他跑了多远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讨伐……讨伐山名……不胜不归……对山名父子杀无赦!”他终于把气喘匀了。

  “既然如此我就不留诸位了!”我转回了视线笑着说到。“……我将于3日后起兵进攻但马,诸位如有意者可以一同前往。不愿去的我不免强,愿意出兵的我负责军费粮草!另外所有斩获均归各自……”

  ***************************************************

  从大厅里出来后我摒退了所有侍从,独自一个人向天守阁的顶层走去。计划实际早就开始进行了,现在只是要再加把劲儿而已!豪族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各自回去准备,而我的家臣们则在做着最后的检查,至于池田恒兴正在为能够推迟返回岐埠而兴奋不已。

  在走廊的一个转弯处我碰到了正躬身侍立等候的加藤段藏和虹绮晶荷两人,摆摆手示意他们跟在后面。

  “这次对山名氏政出手的是谁?”来到天守阁顶层的外廊上,我眺望着远方的群山幽幽问到。

  “是虹绮备队的阿星……”加藤段藏恭谨的回答到。“一个很有潜质的年轻人!”

  “你调教的人不错嘛,这次任务完成得很漂亮!”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谢主公夸奖,阿星是我最小的师妹!”虹绮晶荷恭恭敬敬的说道:“也是主公洪福齐天,山名氏政这个血勇匹夫几个眼神之下就糊涂了!”

  “你替我回去转告她:她是‘诸星赤心会’正式成立后,第一个被晋升的旗本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接受大家的意见,至少写到诸星七老八十再说。已经写了七八十万依旧铺垫不够,想想还真是有点头疼。诸星统一天下后还有几十年,又不能一笔带过唬弄大家,真是……痛苦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