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4、事情的次序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27 2009.08.02 20:31

    “可当不起您羽柴殿下这么说,在下虽是一介武夫但却还知道分寸!”随着一阵嘿嘿地笑声,柴田胜家短而刚硬的胡茬发出了层层颤动,就像是一只油黑的刺猬支起了它的防御。柴田胜家真正是亲历了无数次厮杀的武将,言谈举止间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势。“羽柴殿下近来是操心了,有您一个人在还用得着我们这些人吗?”他走到了我们这群人面前,居高临下(因为身材关系)紧盯着羽柴秀吉。

  “那你也没闲着啊!”羽柴秀吉并没有被他震唬住,反而像一只好斗的公鸡那样蹩红了脸。“柴田殿下在毫无羁绊之下,大军居然走了一月有余,果然老成持重可堪大事。而入京之前却又引朋为贺遥相呼应,这份仔细和运筹,同样也不是一般人赶得上的!”

  柴田胜家脸上嘲讽的笑容变得越来越冷,眼睛里的杀机却变得灼热不堪,羽柴秀吉讽刺他下山摘桃子和图谋不轨,在眼下这种时候可是犯了大忌。“羽柴殿下可也不要妄自菲薄,放过荒木村重直逼京都的这份魄力,也远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不过请恕我上了几岁年纪,极性差了,当时松永久秀好像已经伏诛了吧!”他用相同的矛击在了羽柴秀吉的盾上。

  “你……”羽柴秀吉这回连眼睛都红了,不知是不是为了弥补身高的差距居然跳了起来。

  “诸位阁下在此,两位还是维护一下织田家的体面吧!”丹羽长秀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出言制止了他们两个人。“如今织田家大局未定,各方外敌虎视耽耽。朝廷正等着我们继续完成主公戡乱的大业,可你们……唉!”

  羽柴秀吉和柴田胜家依旧彼此瞪视着对方,但是至少争吵是到此为止了。不管优秀与否他们都是政治家,基本的素质总还是有的。今天这个日子里只要表明态度就好了,还有别的最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做。

  我看着这一切,心中却没有丝毫的轻松之感。目前织田家的形势太诡异了,以致就连面对海量信息的我都常常感到不知所措,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都很难说,一定要非常小心!

  “诸位,天皇陛下开始召见!”在静默使尴尬的气氛越来越浓厚的时候,二条晴良的身影从正殿的大门里闪了出来。虽然上了几岁年纪他的精神倒还好,只是从关白的位子上退下来的这几年里,他已经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臣等领旨!”我们这些人以及刚刚赶来的织田信雄,在关白近卫前久的身后排成两列,迈着大小划一的步伐向殿内走去。

  天皇到底是名义上的一国之君,不可能事先坐在里面等我们。不过却也没用让我们这些人多等,也就是我们刚刚找到自己的位子站好,天皇父子就在通报声中走了了出来。

  “参见陛下!”我们齐声问讯。

  “众卿不必多礼,均请入座!”天皇的语气只能用“礼貌”来形容来,就差再站起来当众还礼。“本次平乱的有功之臣全都到了吗?”他问到。

  “上复陛下,诸位功臣均已受诏!”近卫前久恭恭敬敬地回答到。

  “很好,辛苦诸位了!”天皇的这句话确实有感而发,只是不知道是在勉励我们这些“功臣”,还是对那些传旨钦差的赞赏。“寡人不吉天下不幸,刚欲安宁又有松永为乱,织田右府辞世,海内为之动荡。幸得诸公不辞劳苦不避艰险,才重又有了这太平盛世,朕在这里谢过了!”

  “臣等不敢,陛下皇恩浩荡!”我们这些人齐声回应。

  “诸公忠义朕以深知,对于追任褒扬织田右府的上奏朕已经准了!”此时天皇的脸上竟然显出了悲戚感动的表情,我仔细观察竟然没有看出假来。“织田右府一生忠君护国,虽然身遭大难,但其美名理当传扬后世。朕封其为太政大臣,并于京都敕建庙宇供奉,望诸公也要以此为念!”

  “臣等感激涕零!”我们再次谢恩,不过也知道正事该开始了。

  “诸位殿下!”果然如事先排练过的一般,近卫前久极其诚恳地说道:“如今大乱虽已平靖,但重建之事却还千头万绪。希望诸位再接再厉,能够真正稳定天下大局!”

  “阁下说的是,下臣等确实也有了这样的打算!”丹羽长秀的坦言说到,但是又有些遗憾地说道:“不过下臣等均为武人,于国家重事殊无建树。因此为了避免偏差,还请朝廷派大员主持其事!”

  “参予则可,主持则谈不上!毕竟这主要是织田家的家事……”近卫前久立刻说到,连考虑都没有。

  朝廷主要想得是不要打仗,至少是不要在京都附近打仗,谁来作织田家的新家督虽然各派也会有各自的心思,但是比起安全来那就是微不足道了。再说朝廷支撑的人就一定会成功吗?那天下的事情倒简单了。万一被朝廷反对的人最后成了事,那么惹来烧身之火可怎么办?不过这话从近卫前久嘴里说出来也还有回旋的余地,实在被逼不过可以再让天皇出面妥协。

  “这……”丹羽长秀有些犹豫了。他是想借助朝廷的声望来造声势的,因此不想用太强硬的措辞。

  此时“猴子”和柴田胜家依旧闭口不言,看样子是打定主意不在这里表态了。毕竟眼前是在天皇的面前,不管说出过于强硬的话还是妥协的话,都很容易让人抓住把柄。

  “既然是这件事还有不同看法,那么就先放一放吧!”看到眼前的情况我觉得该说话了,不能再让丹羽长秀孤军奋战。而且我的计划正可以在这个场合推进,众目睽睽之下羽柴和柴田也不好太耍花招。

  “哦……”丹羽长秀并不理解我的好意,极其错愕地看着我。也许此时他的心里已经是惊涛骇浪,对织田家前途的担心直线上升中。

  “如今主公的几位弟弟都在外地,就是家臣也仅来了我们几个,这样的会议会有多少代表性,可是会很让人怀疑的!”我用眼神示意他,他也明白了我要争取更多的政治力量。

  “这……也好!”近卫前久点了点头,虽然他肯定不愿意会议推迟。“如今既然织田殿下的哀荣已告天下,那么几位总可以承受新职了吧!”他希望缓解一下大家情绪。

  “我等叩谢皇恩!”在丹羽长秀的带领下,我们终于就一个事项达成了统一意见。

  “如此织田家之后续事宜,就摆脱诸位安排了!”可能是觉得今天不可能再有什么新的进展,高居在上的天皇决定见好就收。

  “启禀陛下,臣尚有一事启奏!”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我突然开口说道:“如今大乱已止,然大灾未靖,臣已命人多方筹措粮食赈济,但亦十分的困难。可是如今却有大量外埠兵马滞留近畿不去,无乱可平图生事端,无益民生反增负担。因此下臣百拜恳请:请朝廷颁下严旨,命各路藩兵各归所国!”

  静,大殿里变得非常的静!所有人都被我的突然袭击搞得晕头转向,以致赞同的不知道该怎样支援,反对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公卿们自然是兴奋得眼睛都红了,可却哑口无言什么都不敢说,这是有可能得罪所有军阀的事,弄不好可是要人头滚滚的。

  “臣附议!”丹羽长秀第一个明白了过来,立刻坚定地跟了上来。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这可是要冒极大风险的。

  “如今大乱刚刚平息,山野之中还有不少松永久秀的余党,如果身担守卫朝廷的职责却轻而无备,那实在是为臣的失职!”柴田胜家终于开了口,但反对在座大多数人的愿望他不能说得过于生硬。“主公在日常有大军数万驻留安土,与之相比此时保卫近畿的力量并不算多。如果朝廷对众多将士的忠义之心置若罔闻,岂不是要伤了天下人的心!”说完他四周扫视了一圈,可除了织田信孝在点头外其他人并没有支持的表示。

  柴田胜家的根据地离京都最远,要是撤回去也就没有什么说话力量了,所以本能地会坚决反对这个作法。“猴子”其实也是反对的,但他知道此时不能直接表示和柴田胜家一致的看法,不过他此时也在高度紧张地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柴田殿下有明确的目标了吗?可否指点一下!”我立刻反问到,看到他发楞就继续追击道:“主公先逝尸骨未寒,各处同族、家臣急盼入京吊唁。可柴田殿下大军却驻留近江阻东部诸公入京之路,难不成柴田殿下是想独自决定织田家的后继之事吗?”

  “主公的葬礼难道就由你说了算吗?”柴田胜家额头上微微见了汗珠,但是依旧强词夺理到。

  “柴田殿下要这么认为……亦无不可!”在众人震惊的目光当中,我平静地说道:“主公蒙难之后遗体安置在长光寺中,我虽身处摄津前线却时时以此为念,之后回到山城为求主公身后荣光,所以将主公遗体迎至京都大德寺中。今陛下赐主公立寺供养万世,又恰逢百日之期,难道在京都举行仪式有什么不对吗?柴田殿下停留佐和山城月余可谓近在咫尺,可曾做过什么吗?如果柴田殿下觉得我人微言轻不足采信,那么我也是无话可说,请问您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吗?”

  我一番话后柴田胜家张口结舌,丹羽长秀惭愧地低下了头,只有羽柴秀吉的眼睛里光芒更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