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7、清州之路(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78 2009.08.09 19:05

    在日本的中部地区,初冬是个利于旅行的季节,这时已经不再会有霏霏的淫雨,而雪通常也不会这么早就将下来。凋敝的草木和收割后的农田,或许景色不太容易被人所喜,但只要你懂的欣赏,说必定还会在心头引起另一番滋味呢!

  天正八年(1580)的十一月三十日的拂晓,天基本还是黑着,我就已经起身洗漱完毕,正在房间里用着早餐。阿雪和莺则是在我身边收拾着屋子,尽管只是住了一天,但还是有很多零碎的东西。

  “主公!”樱井佐吉在外面扣门。

  “进来!”我答应了一声,然后低头继续吃着我的早餐。“队列已经整顿好了吗?”我头也不抬地问到。

  “所有人都已经在外面待命,随时听候主公的命令上路!”他已经穿好了全套的盔甲和装备,看来确实是所有人都在等我了。

  “嗯!”我点了点头,这种事确实是不应该再出差错的。“我们马上就走,你可以命人先去清州报信了!”我吩咐到。

  “是!只是……”樱井佐吉迟疑了一下,事到临头他又有些犹豫。“贞友刚才出去走了一趟,他让我来请示主公:是否可以等到天大亮了再成行?”

  “嗯?”我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难道是真的有人想向我动手了?在如此微妙的情况下并非没有这个可能,但是如果路上有埋伏忍者也早就应该来报了。

  “是外面下了很重的霜,道路变得有些湿滑!”他立刻向我解释到。

  “哦?”我从桌边站了起来,来到窗前伸手推开。一股浓重的寒意扑面而来,激得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外面果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屋顶、地面、树木,以及由大门望出去的原野,全都在一色中朦朦胧胧分不出了界限。院子里我的车队确实都已套上了辕马,整装待发的骑士们环绕在它们四周各自牵着自己的座骑。

  “这点霜冻不算什么,我们按时出发!”我稍加思索就走回来对樱井佐吉说到,虽然贪图享受可好歹我还是个武将。

  “是!”樱井佐吉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既然我作出了决定他们只能无条件执行。

  “但愿这次清州的会议中出现的,也只是这样一些小毛病就好了!”我又扭过头从敞开的窗子里望了出去,并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里是伊势小木江城西面不远的一个客栈,我正在赶往清州的路上。

  清州的会议最终确定了下来,这是略微倾向柴田一方的决定,但是又没有触及“猴子”的底线。既然是此举受到了中下级尾张、美浓籍武士的普遍认可,那他也不好表示反对。

  既然不能反对那么就索性掌握主动,在这件事情上“猴子”表现出了丝毫不下于柴田胜家的热情。两个人前后脚地赶回了尾张,看来是想抓紧时间布置一番了。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织田信长父子死后,人心惶惶之下有不少人都回到了尾张和美浓,和那些发迹了的城主不同,他们并没有在近畿各地得到什么土地,根基还是在自己的家乡。尽管单摆浮搁他们谁也没有太大的力量,但是加在一起就不可忽视了。

  我虽然没有他们那么着急,但是太晚了也不好,现在这个形势下我并不想引起什么人的猜测,任何地方我都是不想出头的。本已和丹羽长秀约好了行期,可又被近卫前久挽留了两天,其实我也知道,他是怕我一旦离开,答应运往京都的那20万石粮食会出现变化。

  其实他也是多心,这批粮食在我与松永久秀僵持期间,就已经运到了堺町。之后的事情是因为羽柴和柴田两路大军钳制京都,我担心发生其他的什么事才暂缓执行。从朝鲜运粮回来的船只正在陆续到港,虽说缓解整个近畿的问题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京都却无需有什么担心,谁有粉不抹在脸上呢!

  看来到清州的时间是一定会晚了,但却已经有不少消息传来,眼下那里的形势可以称得上是风云际会,比当年织田信长在那里时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来的不少也并没有打起来,但是紧张的气氛却日益浓重。

  “不知道丹羽长秀这几天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又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我擦擦嘴走向门口。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混乱从那扇打开的窗子里传来,听声音好像是一些人在彼此询问打听着什么。虽然声音不大但彼此的语速都非常快,而且是有许多的人同时在说。

  “禀报主公,池田殿下求见!”就在我想出声询问时,樱井佐吉已经在外面通报到。

  “有请!”我把伸到一半的脚踏下,急忙向着门外迎去。我和池田恒兴并未一道同行,这天还黑着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唉呦!”门被拉开池田恒兴却已经面对面贴在了门口,我们两个人险些撞着。

  “你来了还说什么‘求见’,实在是太见外了!”我把他引进了屋内,莺和阿雪简单地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在一些细节上已经不需要避讳,何况这还是在旅途之中。

  “那是你的侍从篡改了我的话,我原来说的是‘去看看那厮起来了没有’”他毫不客气地咕咚坐在了小桌前,随手把我吃剩的早餐抓起来就往嘴里塞。他的衣甲因冰霜的沾染显得湿漉漉的,脸色也因冰冷而变得有些苍白,看样子是连夜赶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路。

  “你这是怎么了,近畿的灾荒不至于让你也饿着吧!”已经有一段日子我们两个没有通信了,乍一看他这个样子还是真的吓了我一跳。

  “还不是为了追你,我从京都赶到这里可……可只用了一天!”四分之一个饭团因为受到轻视而小小报复了一下,在通过他的咽喉时稍稍滞留了片刻。

  “追我?你没事追我干什么!”看这个样子是没办法马上启程了,我向还站在门外的樱井佐吉作了个手势。

  他躬了一下身,然后从外面把门拉上。

  “不追上你说不定这次清州的会议就会把我甩下,到时候只怕我连哭都来不及了!”他此刻嘴动的频率相当快,不过还是可以听出语气里却带着一股明显的怨气。

  “这话怎么说?前两天我和丹羽殿下都给你去过信,你的反应不是不太积极吗!”我虽然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明显地感觉这里面有了误会。这个“疙瘩”可得及时解开,不然就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出大问题。

  “开始我确实没有太当一回事,认为只有抓在手里才能算是自己的!”池田恒兴依旧低着头自顾自地忙碌着,但是速度已经慢了下来,注意力更多的已经转回到说话上面。“……‘猴子’这个家伙可真不是个东西,他现在是铁了心想来和我抢地盘了!前几天他说是响应丹羽长秀和你的倡议退兵,可实际上退到摄津后分三路隐隐对我的石山御住城形成了合围之势。幸亏我留了一个心眼儿,没有答应他们入城、借粮这些借口,不然一定会为他所乘。想打我石山御住城的主意,简直是痴心妄想……”他越说越气愤,开始还是边吃边说,到了后来可能是吃饱了,干脆将桌子一推冲我嚷嚷了起来。

  我虽然脸上的表情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里却在一个劲儿的叫苦。这可以说是一个“死结”所在,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把清州会议引向万劫不复的地步。

  之前我支持池田恒兴果断拿下石山御住城,就是为了在这一方向上钳制“猴子”的动作,为京都造就一个均衡的形势。“猴子”这个人是有决断的,加上手下一班比我差不了多少的文臣武将,在当时的情况下极有可能把历史上的过程再重演一遍。所以说当时我的这个作法,还是不错的!

  可事情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着的,为了今后一段时间织田中央政权的平衡,要让“猴子”和柴田胜家的实力大致相当,那么摄津交给“猴子”就是最合适的,最符合我眼下利益的布置。

  我已经表示出了无意中枢的打算,“猴子”则不可能放弃这样一个机会,为了今后能够进一步把手伸向京都和安土,他一定会强烈地要求摄津的地盘,只怕这也是他在清州会议上的底线了!

  可池田恒兴就能轻易打法吗?他可是我这一系中最核心的团结力量,弄不好可是要伤一大批人心的。从他刚才的话里我只少听到了七个“我的石山御住城”,由此可见他对摄津的执着有多么强烈。左思右想之下,我真是陷入了两难之间。

  “喂,我说话你听到没有啊?”看我半天只是坐在那里发愣,池田恒兴忍不住推了一下。

  “你的话我自然是听到了,只是我没什么好说的!”我苦笑了一下,他的话我还是真没完全听清,不过想来也就是些骂“猴子”不仁不义的话。“说起来当初都是兄弟……”

  “兄弟?你可真是太天真了!”池田恒兴嘿嘿冷笑了两声,接着磨牙的咯咯声就从他的嘴里响了起来。“这么多年了你难道没看出来,他这个家伙可是对谁都下得去手的!对付他只有一个办法……”他忽然抬头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我问道:“要是我和‘猴子’兵戎相见,你能借给我多少兵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