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7、天颐寺的秋日(一)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63 2011.02.27 19:59

    晚秋的池塘自会有一股萧瑟的意境,浮萍和菖蒲大部分已经变得枯黄,只是在极个别的地方还残存着一点淡淡的绿色。边上的树木不时会将几片落叶投到水面上,引出层层涟漪和游鱼冒一下头。

  不知道我算不算仁者加智者,总之是山和水我都很喜欢。虽然在御龙山城里我也命人以青石砌了一个小池塘,并且引来山泉放养了鱼虾,但是一来太小,二来多少总是带着那么点儿“匠气”。

  天颐寺里大大小小的五个池塘则不同,它们基本原来就是一些自然性成的水洼。建筑这片园林时更多地依据了天然的环境,所以虽然被雪白的矮墙圈了起来,但多少保留了些野趣。

  虽然名称叫作天颐寺,但是真正的佛寺部分仅有四分之一略强的样子。其余是几座风格各异的别院园林,这才构成了这一整片的建筑群落。和家眷们一起来降香(主要是陪仙芝)的时候,经常会到这些园林里休息一会儿,我有时也会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在池塘边坐着发发呆。

  不过今天并不是烧香的日子,妻妾和未成年的子女们也没有跟着下来。想着前面那些正在等着的人,我有一种重临凡间的感觉。

  竹中清治的预见并没有错,幕府派往九州的调解人员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并且因为幕府莫衷一是的暧昧态度,致令一些直接参与者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人有幻想并不能说是一件坏事,但是如果再没了理智就绝对是一场灾难了。

  某些被宗教激情烧昏了头的傻瓜,开始想为自己这一方造成浩大的声势,迫不及待地向着对手展开了挑衅。信徒之间的械斗很快由几十人,发展到了几百上千人,锄头、粪叉之间也偶尔见到了竹枪。

  不过很可惜的是,任何一方也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进展,不知是不是老天的安排,总使暂时出于劣势的一方莫名其妙的扭转了局面。就好比某一次一个神社聚集了三百多人,想去抓捕一个在自己地盘上发展信众的和尚,可不知怎么就事先走漏了风声,结果要抓的人不但没有抓到,反而在追捕的时候有一小队人中了对方的埋伏。

  这样的事情一次两次仅仅是令人窝火,三次四次也还能克制,数量一旦要是上升到了五次六次,一些头脑“灵活”的人就忍不住要想些别的招数了。

  农具毕竟是农具,虽然也可以用来打人但还是不如真正的武器顺手。这似乎也不难办,毕竟战争刚刚结束十几年,我也没有怎么认真地推行过《刀狩令》,争斗的主要地域集中在九州,在那里就算是想搞到几只铁炮也不是太难的事。事情也确实是这样,那几个推进这件事的狂热激进分子很快就取得了进展,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下,事情却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肥前的诸星义清,丰后的前田庆次,肥后的大友义统,萨摩的岛津义久都接到了不明身份者的密报:在他们的领地上出现了密谋叛乱的逆党!搜查的结果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不但找到了几处藏有足以装备数百人武器的秘密仓库,还抓到了十几个正在暗中进行串联的人。

  问题是严重的,形势是严峻的,无论这种行为针对的是谁都不能轻易放过!是自己过去的仇家倒还好说,万一放过了阴谋颠覆幕府的逆贼再被人捅上去,那自己可就是百口莫辩了。即便是再仁慈的政权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放松,宁可错杀也决不可能放过,几个大名都对侦办此案的人员作出指示:严刑拷问,一查到底!

  事情后来是查清楚了,只是几个教派之间的私下冲突,如果按照这个思路也可以办成个治安事件,但几家大名谁也不敢定这个“性”!正好负责调解的幕府要员就在九州,所有的卷宗都被送到了他那里。

  这次在九州的幕府要员正是斯波义朝,他在花了三天时间研究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不信!这一定是一场针对幕府进行颠覆的阴谋,范围极有可能波及全国各地。他把自己的意见写成一份详细的说明,附在后面一起送到了大阪。

  信清接到这份东西后召集了各部门的领导征询意见,结果各人的看法差异相当之大,有人主张把所有俘获的人员物品送到大阪来再复查一遍,有人主张派员就地解决,甚至还有人主张应该再全国范围内继续追查同党。

  幕府还没有作出决定,风声却已经吹边了日本各地,有一些急于邀功买好的人甚至等不及接到命令,自己就开始追查了起来。抓不出逆党可不行,那岂不是说明自己对幕府不忠或者能力有问题?

  不过这些人大多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是隐隐约约听说是和宗教界人士牵扯些关系,自己这里的“嫌疑犯”似乎也该从这里发掘。好在这样的大名、豪族还不算太多,不过这样的风声依旧导致了人心惶惶,出家人成了一群避之唯恐不及的家伙!

  自己的手在人家兜里被攥住,你说不是偷东西又有谁会信?现在就算是四处表白那不是叛乱,只怕连敢听的人都少见。尽管非常的不容易,可抓去的人还是得捞出来,不然一旦受刑不过再牵出些别的来,不定还要折进去多少人。

  佛门通过东大寺、兴福寺、东福寺这些关系联络起了公卿,但是大多数全都闭门不见。这样的大事不是那些小角色能够担得起的,可大人物多是些处事谨慎的人。

  倒是也有些人试图在诸星系统的重臣当中寻求突破,可是这样的人实在不多,静水幽狐答应帮忙但说光凭自己份量不够,神谷师元干脆拒绝了。事情不得已退而求其次,又有些人找到了池田恒兴的次子筒井辉政。

  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人找了和幕府有长期业务关系的商馆,商人们也确是努力通过增田长盛和长束正家向信清表达了申述和认错的意思,不过回复却迟迟没有下来。这种情况已经影响到了他们在民间的贸易,如果真的导致《禁教令》颁布的话,他们数十年来的努力就将毁于一旦。

  悬在头上迟迟不落下的刀是最磨人的,夏季暴发的危机拖到了十月。终于有人突破了层层封锁,将请求的呈文送到了我的面前。

  其实在事件一开始就有人想到了我,只是御龙山城不是什么样的人都进得来的。我争霸天下二十余载,就是隐退也已经有近十年,像二条晴良、朝山日乘这样的人早已作古,恩斯特这样的也绝迹日本多年。这时的天下还有几个人值得我给面子,就算有也未必肯为这件事出头,比如池田恒兴、德川家康这样的。

  世界上就没有攻不破的堡垒,走投无路之下的人更加会爆发巨大的主观能动性。几份分别来自各方的求情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据说要求我出面斡旋在外面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共识。

  我是一个已经退了休的人,用句旧词就是“我不作老大已经很久了!”对于外面的实际情况自然不可能很清楚,因而对各方势力热烈敦请我只是说:请各方的主要人物到堺町来一趟,先让我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却也不算多么难的事,那些人最近一直聚集在京都、大阪附近。

  虽然已经准备出面解决这件事,但在事前我并不打算让各方有一定会得到答复的感觉,所以这次公开出面召集聚会的是天颐寺的主持正林通海,而我自己只是个参与者。

  正林通海这个和尚出身法华宗,由静水幽狐与鹫尾隆康两个人一起推荐而来。他少年时曾经游历各地,文学水平相当不错,而我看中的主要也就是这一点。

  我现在大致的事情已经稳定了下来,也到了对前半生的整理阶段,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历史。这里说的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部官方版本,而是一种系列性的各方面标准,我需要的是一种万年不变结论性的东西。

  我并不想修一部正史,那种东西往往会在后世受到种种非议和责难,真实性甚至还会受到野史杂谈的挑战。我的作法是要许多人来写,而且让他们各写各的,就算其中有些矛盾也没关系,这样看起来反而更真实。不过对于某些重大问题还是要按官方的统一口径记载,并且成书以后我会花钱替他们扩大影响,只要杜绝了恶心的吹嘘和歌功颂德,那么千百年后人们的看法就会被我所左右。

  就我个人来看很多明君最后都作了一件蠢事,那就是编著《永乐大典》、《四库全书》之类的东西,谁还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现在我支持的这些东西表面看来并没什么关联,但实际上都是得到我的认可,比如为了鹫尾隆康那本游记的发行,我就分三次出了7500银元。相信过了几代即便有人要重修史书,所能找到的资料也只有我推出的这些东西了。

  正林通海的作用就是作为一个文化人,以“私人”身份和这些人联络,时不常地将他们写的东西“借”过来拜读一下。对于宣传正面主流思想的好著作,他会提供一些物质上或者刊行方面的支持,那些掺杂了不健康内容的“糟粕”他也会提出个人修改意见。至于对那些执迷不悟者的说服教育工作,那就不是他该管的事了!

  “主公,他们已经在前面等待半个时辰了!”竹中清治不知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来到了我的身后。

  “哦……”我站起了身,腰竟然有些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