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啼声(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21 2010.04.11 12:43

    “阿雪怎么样了?”我此刻脑子里很乱,并没有回答仙芝的话,其实就算想回答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开启的门中有一些人在来来往往的忙碌,但是我的目光还是穿过了所有“障碍”,在瞬间看到了那张卧榻,卧榻上躺着的那个人,和那张惨白并挂满汗水的脸。我不知道她是否也看见了我,但却似乎感觉到了一缕牵动人心的目光,亦或只是我自己的错觉而已。

  “这里没有什么问题,你不用担心!”仙芝丝毫不顾我的感受坚决地关上了那扇门,并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你还是回到前面去的好,留在这里只会让所有人都不自在!”

  “我想进去看看!”我知道她说得都是对的,但还是忍不住向那扇伸出手去。

  “里面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你有你自己的责任!”仙芝没有退让,依旧站在那里坚决地挡在我的面前。她的一双大眼睛就那么直视着我,其中清澈而又深不见底。“就像我们相信你一样,你也应该相信我,相信阿雪。我们会做好我们该作的一切,而你也不应该逃避自己的责任。多想想那么多人已经作出的事情,再好好想想你现在究竟该作什么!”

  有那么一刻,我真的已经震怒了,真的就想一把将她单薄的身体推开!我想怎样就该怎样,不需要别人对我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更不能允许别人阻挡在我的面前。什么责任、什么天下,全都去他妈的,我也要为自己的感觉活上一回!

  不过也仅是那么一刻而已,很快我的意志就在仙芝的目光中如冰雪般消融了。甚至我有些不敢与她的目光对视,飘忽游移着看向了自己的脚面。“阿雪……真的不会有事吗?”我的声音底气不是很足。

  “当然不会,你还信不过我的诊断?”仙芝回答的声音不大,但很有信心。“女人生孩子虽然根据各自的情况不同会有一定的差异,但是受罪那是一定的,折腾几个时辰的事情很常见,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阿雪的身体一向很好,而且胎音也很正常,我看你就不要在这里添乱了!”

  “你保证?”我反而有些像小孩子,甚至还有点赌气的意思。

  “我保证,你就快点去吧!”仙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我身后说道:“佐吉找你肯定有急事,你快去看看吧!”

  我下意识地一回头,果然看见樱井佐吉手拿刚才的那叠文件,尴尬地站在我身后六尺开外的地方。他手里的文件依旧显得有点乱,看样子是匆匆忙忙收拾好追到这里来的。

  “可我……”我再转回头时,仙芝已经回到了屋里并关上了门。“唉……”站在那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仙芝刚才的话使我失去了拉门的勇气。

  “主公,几个地方都送来了紧急军情!”樱井佐吉从后面靠近我小心地说到。

  “嗯……”我无意识地哼了一声,似听到似没听到。

  “西国的局势发展最快,毛利家已经有了动作!”看到我没什么反应,他只得又靠近了一步说道:“蒲生殿下要我提醒主公,羽柴极有可能通过毛利在西国打开局面。而突破点最可能是在尼子身上……”

  尼子……阿雪……尼子?我的脑袋突然清醒了些,一些事情也连贯了起来,最后形成了系列的影像反映在脑海中。“你跟我来!”我接过来那叠文件转身走了开去。

  我并没有舍得离开,而是走进了斜对面一个小房间。这间和左近的几间屋子都是阿雪侍女的屋子,我走进去坐了下来开始看那些文件,而本来的主人此刻正在阿雪的房间里忙碌着。樱井佐吉作了多年侍卫兼秘书的工作,这点儿眼力劲儿还是有的,他对着边上的人吩咐了几句,很快一张摆着笔墨纸砚的小桌被抬到了我的面前。

  我把那叠文件简单地翻了翻,很快就从中找到了关于尼子家的内容。

  尼子义久率军东进的意义要高于实际作用,这一点谁都看得出来,真要穿过“猴子”的大本营到达前线也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情。这就好比你动了一下“马”,我怎么也得出个“炮”,只有这样下棋才有意思。可是既然局势渐明那么也得允许别人出招,毛利家就是羽柴走的下一步棋。

  就在尼子家发出声明不久,毛利家也开始了动作,吉川元春领兵两万七千由安芸东进备后,意图不声不响地截杀尼子义久。不过尼子家也是西国的地头蛇,又有我情报网发出的暗中警示,所以还没有走出多久的尼子义久立刻调头返回了月山富田城,不过吉川元春的大军也尾随跟了过来。

  尼子的在军事上采取的是守势,而吉川元春以疾风烈火之势在两天内拿下了出云大多数城池,接着就围困了月山富田城,大有一口吞掉尼子家的架势。

  “终于忍不住了!”我轻轻地哼了一声,抽一搭信纸在面前摆好运笔写了起来。

  毛利家是西国举足轻重的力量,我自然也是作过针对他们的策略,可是针对改变他们主流态度的行动却没有成功,最终他们还是倒向了羽柴一方。既然如此我就只能采取“措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以说在现阶段我在他们身上下的心思,要比德川家康还要大,也就是仅次于羽柴秀吉。

  “慢着!”我的手猛然一停,狼毫毛笔停在了半空中,慢慢地一个墨珠在笔锋形成,终于落下来在写了一半的信上殷湿了一大疙瘩。“毛利家刚刚在九州被我击败不久,那么他们还有能力一举拿下月山富田城吗?”我泛起了犹豫。

  毛利家的实力远远超过尼子,关于这一点是勿庸置疑的,但毛利家真的能够迅速解决问题吗?以吉川元春不足三万的人马,去攻击月山富田城这座由近万人守备、粮草充足的坚固城池,似乎怎么看都有些勉强。由于这些年毛利家无论是和我还是羽柴的作战中一再失利,事实上他们在西国的影响力是日渐降低了的,也不大可能迅速召集起众多的豪族部队来,那么我的作法就似乎有点儿……

  我伸手将那张弄脏了的信拿在手里揉成一团,又把已经写好了的那几张也做了相同的处理。可能是因为担心阿雪的情况,跟着就牵扯到了尼子家,我的精神有些不集中了。我筹划了许久的事情不能半途而废,现在很多行动还没有展开,不能这么早地就把外围的力量暴露出来。但是也不能就这么一声不想的什么也不干,那同样会引起别人怀疑。

  我重新摆上了白纸,润好了毛笔稍加思索就写了起来。不一会儿两封信写好,我又看了一眼比较满意。

  第一封信是写给堺町的可儿才藏,告诉他已经可以开始行动,但不是向东而是向北。

  可儿才藏长期驻守堺町,手下两千部队都是身经百战的职业士兵,而且之前我早就吩咐过他,再召集一些纪伊北部的豪族和堺町的商人武装。这样他现在就有了超过四千人,而且装备和补给都相当充足。

  这支队伍我原本想用来和池田夹击羽柴军,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这个必要,而且现在正面冲突还可以再等等,局势还是更混乱些的好。北上石山町从道理上说并无可厚非,但是暗含着又有断去羽柴军粮道的意思,真是一招绝妙的好棋!

  第二封信是写给丹波的长野业盛,现在秀清(龙王丸)还一直留在我身边,丹波的事情就由他全权负责。不过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因为秀清现在年纪太小,即便在丹波大部分事情还是要由长野业盛来处理。

  我给他的指示是积极备战,但不必太冒进。现在甚至不必直接站出来,可以叫赤井直正出面以家主不在为理由,拒绝宇喜多忠家的部队过境。

  我真是越来越佩服我自己了,真是绝妙的好主意,不但替宇喜多忠家找到了停滞不前的理由,也使“猴子”浑身刺痒还找不出“虱子”!我的步骤应该是一步步的实现,这之前还不能把“猴子”的心劲儿泄了。

  可儿才藏和长野业盛、波多野家的态度可以说非常正常,作为我的意思来看也并不奇怪。但就算是这样,我想“猴子”依然会勇往直前,因为在他看来,作出这些“小动作”正是我虚弱的表现。

  又将这两篇得意之作看了一遍,我拿过信封分别予以装好。现在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可这股“东风”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刮得起来呢?

  “嗨,这瞎操什么心!”我忽然又觉得自己有些太小心了,现在都到了这一步只是九十五分和一百分的差别,有必要那么求全责备吗?我又想到了即将出生的孩子,将来他们也会有一份不错的产业。之所以说是“他们”,是因为仙芝告诉我非常有可能是双胞胎。

  这时门忽然咯吱向了一下,我全身的细胞立刻兴奋了起来。不过令我感到遗憾的是开的是另一侧的门,樱井佐吉再次尴尬地出现在了那里。“主公,小川孙十郎大人从京都回来了!”他看了看我的脸色后,小心翼翼地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