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2、房客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275 2005.11.20 20:27

    “嗯?”我转过身寻找那个陌生的声音,可说话的居然是另一个“囚犯”。更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前田庆次他们几个谁都没有表现出惊讶,只是神色凝重的紧紧盯着他而已。只见他缓缓伸出双手按在头上方的墙壁上,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式坐了起来。

  “好久不见了五右卫门!”没想到他先打招呼居然是“大盗石川”。“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啊?”他笑吟吟的说着,可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毒蛇在吐信子。

  “我说怎么一进来就觉得这么阴冷呢!原来是你,伴太郎长信!”石川五右卫门恶狠狠的盯着他,那表情有如一只看见了猫的狗。

  “你和你手下的那帮人还在到处流浪偷鸡摸狗吗?啧、啧、啧……还真是可怜哪!”伴长信摇头叹息,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哼!你怎么怎么舍得从老鼠洞里跳出来了?”石川五右卫门鄙视的说:“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敢见人呢?”

  “哎!真是没有涵养……”伴长信翻着白眼撇了撇嘴。“难怪百地丹波一脚把你从伊贺谷给踢出来了呢!”

  “你这个混蛋!!!”石川五右卫门仿佛被踩了尾巴一般跳了起来,旋即又被岛胜猛按了回去。

  我坐在一边,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一幕“闹剧”。早听说甲贺流与伊贺流的忍者们积怨甚深,今天看来也确是这么回事。也难怪!两家离得这么近,不可能没有“业务”上的冲突,从这两个人的“沟通”之中也隐隐带出了这个意思。伴长信这个人更符合我印象中的忍者形象,1.5米左右的个子;有些惨白的面色;没什么特征的五官,只是一双细长的眼睛长得像蛇一样。在双方的言词之间我听出这个伴长信是甲贺流某一家的首领,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牢房里的!

  “两位、两位!请都克制一点儿!”能知道的已经听得差不多了,听不到的就只能靠我自己问了。“你怎么会在这儿的?”我问着伴长信。

  “关于这个问题……”他耸了耸肩膀说:“您是否该先向这儿的守卫打听一下呢?”

  “说得有理!”我扭头对前田庆次使了个眼色。

  “门口是谁在执勤?都进来!”他对着外面大叫到。随后就有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走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时候上岗的?”前田庆次大声问到。

  “回禀大人!我们是在午时刚刚上的岗。”他们两个人一齐躬身答到。

  “上一班的人对你们有什么交代吗?”前田庆次继续追问。

  “只说是这个……”一个士兵用手指了指石川五右卫门。“这个带镣铐的人是个重犯,一定要严加看管!”

  “就没什么别的了吗?”前田庆次还是不死心。

  “没有了!”两个士兵回答得干净利落。

  “关于这个人就没给你们什么交代吗?”看没有个所以然,我只好指着伴长信直接问到。

  “没有啊!”他们也犯了疑惑。“上一班没有交代,我们看他又没带锁,以为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偷呢!”

  “好了,你们出去吧!”我挥挥手放他们走了。

  “这些士兵真该好好训练了!”前田庆次神情恹恹的说到。“这里是军事要塞,一不管治安,二没有城下町,哪来的什么小偷?”

  “这倒是不能全怪他们!”伴长信神情自若的说到。“这里的士兵多是普通足轻而不是狱吏,通常没有什么管理监牢和犯人的经验!士兵们认为上一班的人即使没有交代,在监牢里的就一定是犯人,需要担心的是外面来的人营救,而不是里面是否多出了个人。最为主要得就是这里面有一个思维上的盲点:他们认为没有人,尤其是一个别有用心的人,会自己走到牢房里去!在这种纯粹的军事堡垒里面,赶上没有犯人的时候,既便安排了卫兵和没有也没什么两样!最主要的是赶上紧急情况,一般也不会搜查监牢!”

  “你就不怕赶上有个较真的士兵对下一班多句嘴,那不就弄假成真了吗?”我好奇的问到。

  “不怕!”伴长信毫不犹豫的说:“如果是你会说什么?你根本不知道的事情又怎么说?你会以为上一班忘了交代而自己又没问,那最好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倒是这么回事……”我只得承认,因为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也会这么做。“那像你这么高明的人到我这个小地方来干什么?而且看样子还‘浅’住了?照理说不应该啊!”

  “还不是因为这个‘半吊子’!”他轻蔑的撇了石川五右卫门一眼,而石川五右卫门对他也是回以怒目。“我本来准备只是在这儿休息一天,到了午夜就会离开……”他摇了摇头,仿佛在惋惜自己的运气。“可正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就赶上这个笨蛋‘失了风’被你们抓住,我也就被堵在这儿了!本来这也没什么,我以为你们很快就会提审他,那时我一样可以开溜!但就是没想到你们这么沉得住气,一‘晾’大半天!最后不但没有把他提出去,反而一大帮人拥到了这儿!哎!人算不如天算啊!”说罢连连叹气。

  “你没事到到我这儿来干什么?还会有什么大人物在关心我吗?”说真的,在自己的地盘上出现这么个“不速之客”任谁都会觉得别扭。

  “我不过是路过而已!”他很“友善”的对我笑了笑。“开始我也只是觉得这个城堡偏僻狭小,暂时歇脚是再好没有了!至于我为什么来嘛……”

  “如果涉及到忍者的原则,你就不必为难了!”看到他的迟疑我急忙补充说到。

  “其实也没什么!”他想了一下无所谓的说:“虽然我不能说出名字,但这次的雇主和织田、斋藤两家都没什么直接关系,他只是偶尔对这场战争感到了些兴趣才雇佣了我们!有时候大名们也不轻松,对遥远地方的事也不得不关心。”

  “你为什么这么快就跳出来,而不是顺便杀死我赚点外块呢?”我忍不住好奇的问到。

  他上上下下对我足一通打量后说:“你以为我就没想过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