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9、被抛弃的罪人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49 2009.12.06 19:48

    作为经常接触南蛮商人的九州平户人,有很多还在各家大名的部队当过兵,自然知道铁炮是个什么东西!

  刀剑毕竟是使用的千百年的家什,生生死死是什么道理谁都清楚,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没什么大不了的!铁炮这玩意儿可不一样,轰隆一声就送掉了性命,真是不明白这东西附上了什么鬼神,死后不会魂飞魄散吧?不要觉得可笑,在教育不发达什么都用迷信解释的年代,有这种想法一点儿也不奇怪。

  面对大门后前后拥挤乱作一团的一大群人,我微笑着缓缓抬起了右手。“射击!”我的手随之落下。

  “砰、砰、砰……”一阵短促的轰响之后刺鼻的硝烟腾起,惊叫和哀嚎立刻响了起来,三十步的距离正合适,完全可以使铁炮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一个人的脑袋被打碎了,就像一只被大力士用棒球棍袭击了的西瓜,颅骨的碎片和脑浆伴着血雾腾起了一大片,身后几个人惊恐的脸上沾满了这些东西。

  有两个人受到了致命的伤害,一个打穿了肺叶,另一个肠子流了出来。然而这样的伤使人不得就死,在地上哀嚎翻滚把血迹溅洒出了更大的面积。

  “呜~!”石川忠纲抬起还在冒着袅袅硝烟的枪口吹了一下,嘿嘿笑着说道:“干掉了八个,废了五个,还是这样近距离的效果最好!”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了看身边的虎千代。他的脸微微有些发白但还算镇定,攥着短筒铁炮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冲啊!他们没有时间装上弹药了!”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袭击者的人群中响起,相当大也相当洪亮,看样子底气非常的足。

  “嗡!”能够来这里的大多是些亡命之徒,最初的恐惧过后多少恢复了些冷静,听到这个提醒还真有三十几个嗷嗷叫着冲了过来。后面的大部队也随后跟上,不过脚步多少要慢些。

  三十步的距离转瞬即至,这么短的时间上铁炮不可能完成装填再次发射,即便是我的新式铁炮也不行。袭击者们似乎看到了希望,因为面前的敌人甚至没有拔出刀来。

  近卫武士和忍军确实没有拔刀,也没有对手中的铁炮进行装填,他们只不过是~~放下手中的铁炮从旁边又拿起了另外一只。

  “砰、砰、砰……”又是一阵同样的轰鸣,这回硝烟直接笼罩了前面的几十个人。这回的震撼再次造成了一阵迟疑和混乱,但是我的部下却没有再给他们重新组织进攻的机会。

  “杀!”樱井佐吉抽出佩刀一声大吼跳了出去,和另外八名近卫武士站成了一排。九柄用于马战也毫不逊色的加重太刀闪着寒光举了起来,在下一刻齐齐地劈进了硝烟当中。

  “进!”石川忠纲的低喝声中十名忍军分成了两组,从两侧逼了上去。他们从背后抽出的打刀比通常的要直,也更加显得精巧,半猫着腰狠狠地从两侧向硝烟中刺去。

  在一阵噼里啪喳和卟卟的声音过后,硝烟终于再次散去了,愣在后面的袭击者们终于发现,这次的情况竟然比上次还要糟糕。这回已经没有可以继续站着的人了,甚至连可以发出哼哼的人都没有了,而在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四十几具尸体。

  “怎么会是这样呢?不就是几个杀人越货的野武士吗?怎么黑吃黑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大多数袭击者脑子里都是这样想着,似乎自己还在梦里。可眼前的一切都是不容置疑的,还没怎么的自己这方面已经损失三成的人员了。

  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默默地搜索、观察着。截止到目前为止,一切都非常正常,甚至有些太正常了。这些家伙表现出来的能力和他们的身份大致相符,但不该是这样就完了,怎么也该有些别的东西才对!

  我没有作出什么表示或者下达新的命令,那么一切就应该继续进行下去,在石川忠纲和樱井佐吉的带领下,近卫武士和忍军挥刀杀了过去。

  敌人一方此刻正是惊恐错愕的时候,再一受到打击就既有可能崩溃,不过此时大部分的人已经涌进大门,聚集在院中的位置上,想必此时楠木光成的已经堵住了外面的路口,只要我们打垮这些人的信念就算大功告成了。

  “和他们拼了!”人群中忽然有人车辙嗓子大喊了一声,原本慌乱的人群立刻变得疯狂了起来。人有时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动物,需要别人替自己作出决定,哪怕是一个把自己引向深渊的决定。

  因为此刻的情形太乱了,我无法分辨出这到底是不是刚才那个鼓动进攻的声音,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这一网里应该有“鱼”。

  在可以划归为“恶党”的群体里这些人的武器算是不错的,居然正式的刀和短枪各占到了一半。不过因为他们密匝匝挤在一起的原因,人数上的优势并不容易发挥,前面人阻挡下后面人大多只能束手束脚地看着。相反我这边二十来人倒是发挥了全部战力,转瞬之间就又把十几个敌人砍翻在地。

  “杀!”忽然一声呼喝爆出,一名匪徒猛地撞出群体不顾生死地向一名忍军扑来。他本人固然被忍者刀穿胸而死,但是却也正因为如此那个杀死他的忍军不但刀被一时锁住,人也被顶得连退了三步。

  这时一个大汉跟着从那个缺口里闯了出来,边上的安田国信眼明手快地一刀砍去,刀锋直奔大汉的颈部。大汉反手一刀毫不匆忙,居然不但磕开了安田国信的攻击,反而在他的肩膀上留下了一道伤口。众人这时才明白,刚才那个倒霉的家伙是被他从后面推出来的。

  安田国信受伤之后又连着和他对了两刀,火星四溅中被震得一溜摇晃。樱井佐吉见到这种情况急忙赶上前去相助,但是阵型已经被打乱了。

  袭击者的人数优势终于显露了一些,但是我的人除了安田国信和另外两个人受了轻伤之外并没有进一步的损失。长期协同作战形成的默契此时发挥了作用,他们或三或四地组合在一起,依旧在大量杀伤着敌人。

  也有一些聪明的家伙,企图绕过混乱的区域直接攻击我这个目标。但是他们当中没有谁能如愿,伴长信和他手下的忍者用暗器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打倒在地。也有个别运气好的家伙来到了近前,但是都被石川忠纲的刀解决掉了。新八郎甚至没有出手,或者说这种档次的对手令他有些兴趣缺缺。

  唯一吃紧的地方是安田国信、樱井佐吉与那个大汉的对决,左劈右挡之下那个大汉居然不落下风。虽然是以一敌二的局面,大汉凭借着刀法精湛和力量强猛,经常把两个对手逼得左支右拙,看得出来这是个高手。

  “这个人就是幕后的主使吗?”我一时无法确定,从各个方面看此人都更像是个猛将,而非一个阴谋的策划者。不过我可以肯定地是他至少是个重要“棋子”,活捉他应该是能够有突破的。

  “让我来!”新八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目标,兴奋地抽出佩刀冲向那个大汉。“你们都躲开!”他对樱井佐吉和安田国信说到。

  “当啷!”大汉毫不犹豫地迎向了新的对手,挥刀一个力劈华山想要迅速解决问题。不过令他感到吃惊的是回击的力量,自己手中刀反而像是要出手的感觉。

  “痛快!”新八郎周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手中唰唰唰连环三刀劈了出去。

  大汉可能受到了震动,一下子也明白了与对方之间的实力差距,不过他显然也是个有决断的人,身随刀走迎了上去。

  这回的两刀相交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大汉居然是飞刀出手然后企图撞到新八郎的怀里。不过新八郎也不白给,他的头脑几乎全部用在了武艺上面,见到这种情况推刀一顶,刀柄就重重撞在了大汉的心窝上。

  “卟……!”大汉一口鲜血喷出来,身子向后摔了出去。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这个突发qing况吸引过去了的时候,一个淡淡的身影幽灵般向我袭来。伴长信最先发现了这个人,但是因为这个影子一直把自己置身在纷乱人体的掩藏之中,一时也没有办法出手。

  “终于来了!”我在心里笑了起来,终于让我等到了。

  “砰!”就在我满心得意的时候,一个突发的状况令我有些措手不及。虎千代手里的短筒铁炮冒起了清烟,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刺客胸口被开了个大洞。而此刻他的四肢各被钉上了一枚羽毛状的飞刀,身形实际上已经停了下来。

  “抓住那个人!”此刻的形势已经不容我多想,急忙命令控制住那个大汉。

  “已经自尽了!”我还是说晚了。樱井佐吉翻过那个身体,只见心脏处插着一把匕首。

  战斗终于停止了,幸存的七十几个俘虏抱着脑袋蹲在墙角里,而楠木光成带来的几百个忍军正在依次鉴别着他们的身份。没有出我所料,这里面不再有有价值的货色。

  “干得不错!”我拍着虎千代的肩膀称赞到,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我只能这样说。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只想回去休息一下。

  “恭喜殿下,您一如既往的再次取得了胜利!”小梅因赫尔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

  “你的胆量不错,也回去歇歇吧!”我鼓励地说到,尽管为了不让他出来捣乱反而牵扯了我一些人力。

  “我想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想去看看这些罪人!”没想到他的蓝眼睛居然不见丝毫困意。“这些被上帝抛弃的罪人也应该得到救赎,我想能够尽一份力!”

  “随你吧!”我已经抑制不住地打起了哈欠。“抛弃这些罪人的只怕不是‘上帝’!”我轻轻嘀咕了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