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我办事,你放心吗?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59 2009.03.01 21:16

    新府城是一座新建起来的城堡,建立起来还不到两年。据说这里有什么不吉利的地方,才导致了武田家的灭亡,不过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就无法求证了。

  来的路上我倒是也路过了踯躅崎城,那里交通便利但并不利于防守,甚至城墙也显得有些残破了。看来武田胜赖之所以修建新府城,是有利于防御上的考虑,仅从这一点上来看,武田家就已经出现了败亡的端倪。

  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的两路大军,再加上沿途加入的一些势力,现在人马的总数量已经接近了七万,这样多的人总是不能都住进城堡里。按理说大军环列应该有一番巍峨壮观的气象,可是眼下看来似乎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些部队从装备、素质,一直到旗帜、阵法,有着太多和太大的不同。这样许许多多夹在在一起,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杂乱。如果你想找一找那种感觉,就想象一些历史电影里,数百年前阿拉伯地区大都市的类似景像。

  “诸星殿下,主公正在等候您呢!”在进入营区的外围时我遇到了一个侍大将,看样子是专门在这里等着接待的。“请您跟我来,您的卫队也全部住在城里!”他看了看随着我不过五百来人的卫队,就领着路穿过营区向城里走去。

  “已经回来的人多吗?”一边走我一边向四周看了一圈,并没有见到那几个特殊的旗号。柴田胜家是离得太远,织田信忠和我应该是前后脚的事,可现在明智光秀却也没有到,就连随着信长本队的泷川一益等人旗号也没了,真不像是个开会的样子。

  “有些已经回来过了,有些马上可能就到了!”这时我们已经来到了大门边,那个侍大将因为和门卫对口令所以没有回头。

  “回来过?这么说现在已经走了!”我反问了一句,心里也有些诧异。

  侍大将并没有听见我的话,经过门卫的审核后我们一队人继续向里走。这里面的感觉虽然不像外面那么杂乱无章,但是一水的织田本家的人员走来走去也是显得很忙碌,一点儿也没个安定平稳的气氛。

  “这是谁啊?”我在经过内城城门的时候一不小心,险些被上面掉下的几滴鲜血沾到身上。抬头一看,原来在门楣的横梁上挂着两颗人头。

  “这是前来觐见主公的小山田信茂父子,在一个时辰前被主公命令斩首了!”

  “这样的无义小人,也正是该有这样的下场!”我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是微微一动,织田信长心里想到的并不会像他说的这么简单。但这却可以看作是一种姿态,也许我的那个建议这时提出就正是时候。

  “你来了,快进来看看!”织田信长见我时居然是在一个大储藏室里,看见我站在门口立刻点手让我进去。“看见了吧!这些就是武田家的珍藏,甚至还有武田信玄真正用过的东西。真没想到甲斐的山猴子也会有这么多的储备,以前还真是小瞧了他们呢!”说着他又弯腰揭开了一只大箱子的盖子,欣喜的拨拉着里面的东西。

  “不愧是传续数百年的源氏名门,还真是不同凡响啊!”顺着他的意思我赞叹了一句,也用转身四处欣赏了起来。

  武田家的藏品主要以武士用品为主,真正意义上的财宝相当少,如果不是当年马场信房在骏府的那把大火,说不定东西倒是能丰富不少。其实这里真正最有意义的,就是武田信玄的那身盔甲和军扇、佩刀,以及立在其后面的金丝绣武田菱帅旗,出于名人效应武田信玄已经把他先辈们的光辉都淹没了。

  “主公,不知会议什么时候开啊?”我看着一柄快要断了的长枪问到。

  “这次不开会,你们把自己现在控制的区域控制好就行了!”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好像还在鼓捣着什么。“让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每人挑一件纪念品。光秀和一益都拿走了,你现在也挑一件吧!”

  “什么?”我愕然的扭回了头,有种被耍了感觉。就为这么点小事居然把统兵大员都叫回来,这简直是开玩笑!不过看了织田信长的表情,那明明并不是在开玩笑。“那……明智和泷川殿下都选的是什么?”既然看不明白,我就试探着问到。

  “他们啊……光秀拿的是茶具,一益选的是把肋差!”织田信长很随意的说到,不过微微下撇的嘴角却泄漏了他心中的不屑。

  “我明白了!”我的心中霍然开朗,原来是织田信长在用另一种方式发泄着对武田信玄极度畏惧而产生的自卑。他不想把武田信玄的威势再作为一块石头压在心上,而是要打碎这块“石头”分散到个人的手里,让每个人都看得见、摸的着。对于能够时刻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东西,谁还会在心里产生畏惧呢?“我就要这个吧!”我向墙边一指。

  “这个?”织田信长反问了一句,眼睛中闪起了异彩。

  我走到武田信玄的那身铠甲前,伸手摘下了挂在最上面的那顶白牦尾金盔。“您看我戴着怎么样?”我把头盔戴在头上扣好护带,还冲着他晃了晃脑袋。

  “哈、哈、哈……”织田信长向后一跳坐在了一个大箱子上,哈哈笑着对我说道:“看盔甲武田信玄应该是比你高不少,却原来脑袋长得差不多大,不错、不错,你戴着非常合适!”

  “既然是没什么大事,那么我明天一早就回去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我也找了一只盖着的箱子坐了下来,并且把摘下的头盔随手夹在了腋下。通常我是不会如此不拘小节的,今天这样作只是为了迎合织田信长。

  “该做得你自己都知道,总不见得什么都得我过问!”织田信长果然显得很满意,姿态更加放荡形骸。“信浓东部的边界怎么样了,不会让北条家占我的便宜吧!”

  “那怎么会呢!”我急忙保证到。“现在靠近武藏的边界已经完全稳定,这里的北条军并没有什么异状。虽然还有几个不识时务的小子闹事,但我来时已经做了安排。这次有个叫弥津直兴的人,对于我军平定小县地区出力很大,希望主公能够给予奖赏!”

  “这个人能够在边缘地带独当一面吗?”织田信长从边上抽出一把短刀,用刀尖剔起了指甲。

  “这恐怕不行,而且北条家看重的也不会是这里!”我虽然想要提携弥津直兴,但是却不能替他做这样的保证。“小县和佐久地区本身情况也很复杂,有这样一个人在会比较利于管理,如果主公能够栽培一下,他一定会感恩戴德的!”

  “那我就不出面了,交给即将上任的关东管领来办吧!”织田信长轻轻地摇了摇头,注意力依旧专注于在指甲里滑动的刀尖上。

  “是!”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多问,不过我估计现在他自己也没有肯定人选。

  “那你认为未来几年的北条家,会把注意力主要放在哪儿呢?”片刻的沉默后织田信长问到,语气已经恢复到了完全的严肃。

  “北条数代致力于整个关东,所以上野的位置显得尤为重要!”我抬眼看了看他,他面无表情地示意我继续说下去。“上野是枢纽关东的大国,而且遥望北陆和东北,北条家未来若想放眼天下,为臣以为首要于此。而且臣认为本家最好的办法,是既不要过度刺激北条家,也不要让他们轻易得手,还是找一个‘缓冲’的好!”说到这里我住了嘴,实际上最后一句已经有些过份了。

  “那你认为谁是这个合适的人选呢?”好在织田信长好像并没有见怪,继续不紧不慢地问到。

  “臣认为这个合适的人选就是真田昌幸,从各方面考虑唯有他们可以胜任!”我的语气轻松可鬓角却微微渗出了汗迹,这已经是关键时刻了。“据臣所知真田昌幸灵活但不失忠义,在目前的情况下应该能够认清形势。最主要的是自真田幸隆起就和北条家有仇,被他们寝返的可能性极小。现在原属甲信的名将已经不多了,能够信任的……”我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织田信长也不可能放松一个与武田家有有姻亲关系的人。

  “他有对抗北条家的能力吗?”织田信长想了一会后问到。

  “正面抗拒不足,捣乱则足以!”我的心渐渐松弛了下来,织田信长既然这么问就应该没有问题了。“只是为了能够使势力平衡些,您是否可以考虑在招降他们的时候……”

  “适当增加他们的领地吗?”织田信长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拿着那把刀冲我比划了两下。“依你的意思该是多少,不过想着不要太过分!”

  “他们现在的领地是5万石,您看增加到15万……”

  “不可能!最多到10万石!”织田信长一口回绝,并且说得斩钉截铁。“我只是想要他作个前线的缓冲,并不是让他们来当屏障。有10万石就足够了,这件事你就去办吧!”

  “那臣就照主公的意思去筹划了!”我一般性地应了一声,能够有这样的结果就很好了。不过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还是问道:“那您看关于人质的问题……”

  “你自己看着办吧!”织田信长并没有当作一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