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约定(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85 2008.08.24 20:30

    “仙鲤丸!既然二位有自己的想法,还是不要强求了吧!”我目光如水般流过,依次在众人的脸上扫视了一圈,而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古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句话我是越来越有体会了!如今我也算是有了几分地位,可是顺情说好话的人越来越多,真正倾心相交的朋友却越来越少了。仙鲤丸,你能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应该珍惜,用一种固定的模式束缚住彼此未必是一种好的方式!”

  仙鲤丸虽然点头称是,但是我看得出来,他的心里和后藤又兵卫一样困惑。

  “予州殿下这番体谅之心‘仁义’二字已不足以评说,真可称得上是悲天悯人了!”一岛藤次郎唏嘘不已似是极为感动,但我却捕捉到了一丝极为微妙的神色变化。那是欣慰之中带着些许的遗憾,非常值得玩味。“在下二人年纪尚浅心性未定,一不具备替殿下分忧的才干,二也没有足够的经验,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为诸星家贡献的地方。不过这也只是我年少不知深浅的妄谈,说不得将来还会求着殿下赏一口饭吃呢!”

  “是啊、是啊……”片仓小十郎一张油乎乎的嘴里叼着一只鸡腿,不住地连连点头。刚才他听到那些招募的话时显得极为紧张,但又实在插不上嘴,直到后来取消了议题而又没有谈崩,这才又放开襟怀开始大吃大喝。

  “谈不上一个求字,仙鲤丸的邀请也就是我的承诺,永远是有效的!”我的话里留下了一个引子,不知道面前的这两个人听出了没有。“山与山难相见,人与人总相逢。将来的事情会怎样谁也说不清楚,大家不如先不要把话说死!”

  “以今日诸星家的声望地位,殿下怎么会出如此消极之语呢?”一岛藤次郎连连眨着眼,一脸“困惑”地问到。

  “我‘消极’了吗?也许有些吧!”我不禁笑了起来,这个人的头脑确实灵巧,“早生二十年”的话是有些过份,但这也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人生的际遇谁也说不准,臣属和加入的话不妨先搁在一边。只要你我有心,将来总会有一些‘验证’的!”

  “受教了!殿下的话实在是让我受教了!”一岛藤次郎作“诚恳”状。

  “大人记住我诸星家的大门对你永远敞开就行了,尽可以无限期地考虑下去!”我微微一笑揭过了这一页,不过对这个人的内心还是要再试验一下。“不过二位的话也不错,现在的世事日新月异,趁着年青多多见识一番是非常有必要的。尤其二位从东北远道而来,在这近畿相信有很多东西可以参详。不知你们对什么东西感兴趣,看我可以帮些什么忙!”

  “既然殿下如此诚恳……”一岛藤次郎犹豫了一下,显然是有着不小的思想顾虑。可见他自己也知道这话说出来会极为冒昧,但还是禁不住眼前这个机会的诱惑。“我们东北那里极为荒僻,各种物资均是极为奇缺,即便是糜费巨资买到几只铁炮,但维修和使用也是甚不得法!”说到这里他猛地一抬头,目光炯炯地望着我。“久闻诸星铁炮备队天下无敌,在下等素来怀有仰慕之心,不知殿下可否开恩俯允我们见识一次,虽死亦无憾了!”

  他的这句话一出口,屋里所有的人都紧张了起来。就连片仓小十郎都停住嘴瞪大了眼睛,仿佛已经不认识了自己的这位同伴。如果我有杀人的想法,仅凭这一句话就总够了!

  “两位想参观一下我的铁炮吗……不过那就得去和泉了!”我揪了揪自己的小胡子,然后缓缓说出了一段让在座几个人目瞪口呆的话。“自九州归来后我的几支部队损失都不小,所以我命他们驻扎在堺町附近,也好就近补充人员装备,这其中就包括铁炮备队。算起来这个时候建制已经重新补充齐备了,我的统领津田正在加紧训练。你此时前往也算正是时候,应该可以看到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我这就给你写封……算了,我还是派个人送你们过去吧!”

  “啪嗒!”一只鹧鸪翅膀从片仓小十郎大张着的嘴里掉了出来,在他胸襟上碰了一下后又掉在了桌子上。不过此刻他已经顾不得弄脏了的衣服,因为他的两只眼睛也快掉出来了。

  “主公……一岛大人说得是……”后藤又兵卫的表情有些机械,磕磕巴巴想要提醒我注意。

  “我自然听明白了,而且也作出了正确的决定!”我淡淡的说到,可能此刻这屋里表情最轻松的就是我了。“一岛大人既然当面问我,可见就是心底清明坦荡无私。不过是一支军队,战争的胜负还是要看如何使用。不要怕别人知道,说不定一岛大人返回东北后,还会为繁荣堺町作一番贡献呢!”

  “予州殿下的胸襟气量按理说我不该也不能怀疑,而且这样的大恩唯应有不尽的感激!”一岛藤次郎脸色变得有些死板,但那那只独眼睛却射出了炯炯的光芒。“殿下纵横海内以兵起家,自然应该知道军队的强大对于武家的意义。殿下今日将‘国之利器’轻易示人,不知是存了怎样的想法呢?”

  “你问的是这个呀!”他这样的表现却使我更加轻松,因为此刻我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这时他虽然显出了一定气势,但那不过是极度自信之人在失去自信时,才会作出的自我保护表现。“我的铁炮队建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很多人早就想获取它的秘密,不过最后都不得不放弃了。因为这只铁炮队从装备采购、人员招募、战术设定一直到基础训练,很多东西都是我独有的,别人即便是想学也学不去,最多就是个东施效颦而已!其实不止是铁炮备队,我的甲骑、轻骑也多是如此。一岛大人想看什么只管看,不要说在偏僻的东北了,就是在近畿的人要想复制我的铁炮备队也不可能。或许某一个环节可以,全套的绝对不现实!”

  “即便是如此殿下的这份胸襟气度,也不是一般人比不了的!”一岛藤次郎在恍然大悟的同时,还是不禁唏嘘感叹道:“这不仅是个能与不能的问题,至少说明殿下已经不把天下谁放在眼内。别人或许会把殿下看作是狂妄,但我确实是五体投地了!”

  “狂妄?如果大人了解我素常的为人的话,就知道这个词与我绝对是不沾边了!”我谦逊的摆摆手,同时示意侍从替他们斟酒。虽然他嘴里已经出来了“五体投地”,但这不是心里,我还需要再给他加上一把火。“之所以有这一份自信是因为我在之前下了一番功夫,这支铁炮备队可以说是为我自己量身定制的。我的装备、我的人、我的将领,这一切都只适合我。有什么必要怕人学呢?无能的人学了没用,高明的人会另外创造适合自己的方法,一岛大人,你认为我说得对吗?”

  “殿下所言正合……是!”兴奋中的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嘴里的话猛地打了个迟。他又抬起头来看了看我,那里面有困惑、有猜测,但更多的是震惊和恐惧。“予州殿下学究天人,不知还有何言以教晚辈?”他试探着向我问到,第一次下意识地把自己摆到了晚辈下风的位置上。

  “教训谈不上,我们大家相互探讨一下罢了!”我放下手里的杯箸挺直身子,真的带上了那么一点长者的味道。“既然两位对铁炮感兴趣,并且愿意到和泉走这一趟,有一个地方是不可不看的。不是走马观花的那种看,而是细细的体味观察!”

  屋里所有的人都仔细倾听着,一岛藤次郎尤为仔细。

  “一般人都知道堺町是铁炮的集散地,也知道购买的不同批次铁炮会有一些差异,但对于究竟差在哪里恐怕就没有几个人说得清楚了!”看到有如此多的“好学生”,尤其是还有个未来的“达人”,我的自尊心极度膨胀了起来,不过还是小心压制着。“根据多年的经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二位,各家生产的铁炮相互之间具有极大的差异,不好说谁优谁劣,关键看你是要用在何处。也许一只铁炮你看着及远而且力猛,不过也许它的后作力是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的呢!”

  “是!是……”一岛藤次郎再次感到震惊,不过这次他已经不敢随便接话了。

  “所以说这里面的学问不是那么好学的,要是再有特殊的构想那就更需要捉摸!”我早就已经注意到了他的不自然,按理说天下能给他造成这种压力的可没有几个人。但我并没有放弃的打算,能得到这样穷追猛打的机会可是天上掉下来的。“现在堺町能制造铁炮的商户大约有七八家,有两三家质量是比较有保证的。和南蛮商人比起来他们有个绝大的优势:那就是可以按照你的要求特制铁炮!内府殿下就特别制造过‘大筒’,而且效果相当不错。不过我需要提醒你的是,想要什么要事先制定出详细的计划,一种成熟的兵种制式武器要经过长期反复的试验。要是想直接通过战场检验它的实用性,那可就是拿着身家性命作赌博了!”

  一岛藤次郎的张了张嘴,可又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他的脑袋里有些发傻,想必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大人不必担心,我不会让你们走弯路的!”我看着他的表情,感觉火候快要到了。“我就让又兵卫陪你们走上一趟,大部分人他都是认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