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山间小憩(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54 2008.07.13 20:05

    高大的林木包围着这栋小小的院落,大门外的官道上袅无人迹,从琵琶湖上吹来的风本就带着几分舒适的潮气,经过浓密的森林过虑后,吹到这个山谷时更加增添了一种空明清幽的感觉。

  这是观音寺山中一座不算小的客栈,因为处于京都通往安土的官道边上,时而会有一些路过的大名或公卿在这里休息,所以环境和设施还是相当不错的。

  在奈良和飞鸟时代,中央集权下的政府在地方上还是有一套体系的,尽管不是非常的完善。在那个时代各大官道上有一些驿站,负责接待往来的官员,可自平源战争之后就逐渐废弃了。不过路过的人无论怎样都得有个吃饭睡觉的地方,“高贵”的人就更不能马唬,所以私人的高档旅店也就随之兴起。不过据我个人推测,这样消息灵通的地方恐怕有不少各大名的奸细。

  这间叫“上州阁”的旅店因为处于最繁忙的一条黄金路线上,所以规模档次属于相当高的那一种。不但有两幢小楼作为客居的主体,甚至还有一个专门招待贵客的精巧独院。

  我此刻就躺在这个小院的一条檐下走廊上,闭着眼睛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仙鲤丸就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书,嘴里念念有词并不时用手在地板上虚写一个字。日头已经偏西了,院子里很静。

  我按照长野业正和竹中半兵卫的建议,从堺町接了仙鲤丸就开始了这个慢慢悠悠的旅程。沿途我轻装简从避开一切要塞、镇町,也不接受任何人的接待宴请,甚至连京都绕了过去,真是一副“待罪之人”的模样。就这样磨磨蹭蹭的,短短的一段路到今天已经是第八天了。

  “吱~呀、呀……”院子的小柴门轻轻地被打开,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他没有再出声,不过我感觉到他是再向仙鲤丸打着手势。

  “是佐吉吗?”我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但知道这个时候不会有别人。

  “是的!主公,是我!”见我实际醒着,他这才用正常音量说到。“外面的侍从已经准备好了,请问主公和少主何时上路!”可能是怕我没有想到,他最后又提醒了一句:“此时天色已经不早,再不走到达安土只怕就要入夜了!”

  “今天我们不走了,你去安排一下大家住下来!”没有经过多少思考就作出了这个决定,此刻我真是希望这条路能够再长些。

  “是!”樱井佐吉答应了一声就准备转身出去,尽管他并不明白这么早有什么马上投宿的必要。

  “这附近有什么地方,适合建一座寺院吗?”我忽然问到。在日本好像很多大人物在人生的重要事件后,都要建一座庙以资纪念。我过去一直没有这样的习惯,不知道这是不是运气开始衰败的原因呢?

  “这个……属下不知,得去察访一番!”

  “嗯!”挥挥手我把他打发走了,这件事并不是很急迫。

  “父亲!这个时候去拜见主公,会遭受到责罚吗?”再次剩下我们两个人后,仙鲤丸关切地问到。“这次九州战事父亲失利,几乎把已经到手了的九州又送了出去。虽然之前主公在九州也是一无所有,但是得到之后再失去就便成了另外一件事,而且主公他……”想到织田信长可能的“愤怒”,他的身子微微战栗了一下。

  “怎么样,害怕了吗?”我坐起来转了个身,直面着他说道:“现在真正能让我害怕的人并不太多,但主公绝对可以算是一个。我可以说清楚他的心思,但却拿不准他会怎么作,也就是说他极有可能故意做上一些出乎常理的事情。你还年轻,害怕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老实告诉你……”我故作神秘地说道:“我第一次上战场事在桶狭间,那时可是足足哆嗦了一宿呢!”

  “我……不怕!”仙鲤丸的脸色有些发白,但是声音和身体却没有抖动。

  “你放心,不会有太大的事情!”我对于他能有这个表现已经很满意了,没有本事并不可怕,如果连气量都输了就没的救了。“在现在这个基本还是大利的情况下,主公不会冒着全面崩溃的危险处死我。最大的处罚也不过就是幽禁我,也就是这样了!”

  “幽禁您?”仙鲤丸有些发傻。

  “幽禁,并且叫我隐退!”我点了点头,语气略显沉重。“在近畿或者尾张找上一处地方,然后让我以出家的身份住下来。那时诸星家的家督就是你,不要忘了你可是他的女婿!”

  “可是……可是……”这回仙鲤丸反而结巴了起来,神色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从小起他就一直被灌输着“未来责任”之类的内容,但一旦真的面对这个位置他还是显得极为紧张。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一旦你坐上那个位置就一定要把它坐稳!”这个时候不能有丝毫含糊,我正色对他说道:“不错你的威望不足,但也不是没有长处。主公为了牢牢控制诸星家现在的势力,必须要抓住你这面‘旗号’,而一直追随我的那些家臣也不会甘心失去现在手里的东西,所以你就是他们双方之间的‘平衡点’。这条路确实很不好走,但我相信你能走成!”

  “父亲!我……”

  “好了!我不要求你现在就有成熟的想法,不过你确实从现在就该开始想这些问题了!”我止住了他可能说出的泄气话,继续说道:“这件事还不一定,我估计实际发生的可能性还不到一成。毕竟直接把我拿掉就是织田家所有派系的大换血,现在主公未必就作好了这样的准备。不过你要有个心里准备,这样的事情早晚是要发生的!”

  “是!”这回他只是点了点头。

  “不过这回不管结果会怎么样,你的分量都是会大大提高的!”为了缓解一下他心中的压力,我哈哈一笑开起了玩笑。“转眼已经近了八月,按照以前的约定你可是就要元服了。这次到了安土主公可能就要安排你的婚事,你自己有什么想法?阿鹤公主和前田大人的女儿都是出众的美人,你的心里想必已经乐开花了吧!”

  “父亲您安排就好了,我一定会尽力作好!”仙鲤丸的脸上虽然像块红布一样,但是并没有显出扭捏的神色,相反有些兴趣缺缺的样子。

  “哦?”我猛地一怔,不过随即也就释然了。

  仙鲤丸对于鹤姬没什么兴趣,这一点儿也不奇怪,可以说他们两个人之前根本不认识,自然是谈不到什么感情。不过在这个时代这一点也不奇怪,政治婚姻从来就是这个样子,作为家主的我和未来家主的他,都必须这样选择,这是我们肩上的“责任”。

  “想来在婚礼之前你的官职也会下来了,这又是一番盛事……”我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他们自己的感情只能靠他们自己去磨合。

  “这也会是个极为热闹的聚会吧?”一直低着头听我讲话的仙鲤丸忽然问道,神色间还有些“热切”。

  “那是自然的!各方人氏不过愿意不愿意,也都要多少有个表示……”我没有注意到他的不正常,只是沉浸在自己已经转好的心情里。“即便是我引退了,主公也会大肆铺张这件事。一来是为了替你接掌诸星家制造氛围,二来是要向天下显示织田家最强大的诸星军团一如既往。这也是身为一个统治者基本的手段:在平稳时要让手下时刻战战兢兢,动荡时反而希望别人感觉这没什么!”

  “那池田殿下会来吗?”他好像并没有听清我的谆谆教诲,一直在想着他自己的心思。

  “当然回来,凭我们之间的关系他也不可能漠视!说不定此时他人已经在安土了……哦!”回答了这个问题后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诧异地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确实是大了,心中有了自己的想法。过去我推辞掉茶茶的那桩婚事只是出于自己的考量,并没有真正思考过仙鲤丸自己的想法。“不过这些事情谁说得准呢?也许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在心里用这样的话安慰着自己,看到未来有时候也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你以后还会有许多际遇和自己选择的机会,那时就自己珍稀吧!”我只能这样说。

  “是,父亲!”仙鲤丸答应了一声,显然这回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晚饭前我们出去转转,看看佐吉和贞友他们都在干什么!”我站起了身向门口走去,此时太阳已经不是那么明晃晃地了。

  “请大人原谅,鄙主公现在不见客!”我们刚刚走出小院,就听见伊木半七在大门外与什么人交涉着。

  “我与予州殿下也是老相识了,既然在路上碰到又怎么能不过来见个礼!”一个略带沙哑的男中音还在作着努力,显然是不想就此放弃。这个声音我确是有些印象,但似乎谈不上熟悉。

  我又向前走了几步,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一些门外的景像。在大道上停着一队四五十人的队伍,为首的两个武士正在和伊木半七说着话。

  “是他!”我认出了这个人。

  “予州殿下!”两个武士中较为靠前的那个也看见了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