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各自的前途(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88 2010.06.06 20:55

    我回到大营以后竹中半兵卫来告诉我,毛利家的代表小早川隆景来了。我考虑了一下吩咐人好好招待,休息一天后让池田恒兴先见他。毕竟在名义上池田恒兴才是这支联合军队的统帅,而我只是个京都来的调停者。

  在之后的两天里,联军又分批向三木城发动了几次进攻,每次投入约15000人左右。这种行动其实只是为了继续加强一种气势,我个人倒是希望,“猴子”能够再撑个十天半月。

  在第三天的下午,临近晚饭的时候,我在我那个规模不算太大的营帐里接待了小早川隆景。会谈是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下进行的,至少开始时是这个样子。

  “拜见诸星殿下!”小早川隆景也已经过了五十,但精神倒是依旧显得十分健旺,文雅之中又带着一股英气。不知道你是否在身边见过一些爱好体育的高级知识分子,小早川隆景此刻给我的就是这样一种感觉。“数年不见诸星殿下风采更胜,横扫宇内气吞山河,诸星家武运如此昌隆,真是要恭喜您了!”说着他躬身向我行了一个礼,但背部挺得很直全凭腰部下弯。

  “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虎死不倒架’吧!”我在心里这样暗暗的嘀咕着,眼睛不住地在他身上上下大量,希望寻找出一些信心不足的痕迹。

  毛利家是以西国地方大大小小豪族组成的大杂烩联合,在同一面大旗下成员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就好比“毛利为体、两川为翼”的这种体制,在别的百万石大名是几乎不可能存在的。不过这倒是和廉仓、室町幕府的构成比较相似,我甚至想过是不是雄心勃勃的毛利家在提前做着某种准备!

  我就这么看了他很久,一直没有说话,以致到了极为失礼的程度。不要说是来拜访的客人,就是自家人这样也很不合适了。可是小早川隆景却安然自得,丝毫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自在,而且即便是眼神也没有丝毫变化,我甚至怀疑他曾经修习过坐禅。这倒是一点儿也不奇怪,在日本的贵族里有不少对于茶、禅、诗都有极深的造诣。

  “小早川殿下一路远来辛苦了,我们是老熟人不必这么客气!”我这时才示意御弁丸把茶端上来,神情间可是见不到那种老友重逢的兴致,相反倒显得很是有几分委顿。“小早川殿下这几日想必该见的也都见到了,不知可还有什么打算?”我边喝茶边问到。

  “是,是见过了几位!”小早川隆景毫不做作点头承认。“不过隆景此次来是为专程拜见诸星殿下,其他人见不见原在两可之间,因而也就谈不上什么打算了!”

  “此间的主将可是池田殿下,这一点而请小早川殿下可千万不要搞错了!”我狡猾地耍了个小花招。

  “请问这支联军是在攻打谁呢?”

  “是……是羽柴秀吉啊!”我对他的这个问题感到有些意外。

  “这就是了!”小早川隆景合掌称是。“既然联军是在攻打羽柴,那么就和毛利家没什么关系,那么我见不见此间的统帅又有什么意义?要是尼子军队的统帅我见见倒还在情理之中,不然就只是个礼节问题了。诸星殿下,您说是不是呢?”

  “咳、咳……”我微微地下了头,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原本是想挤兑他一下,不想最后反而把我自己陷了进去。

  这次既然是毛利家主动派出使者前来,又是个规格这么高的使者,那么我就想在这上面更争取一些主动,讽刺一下他们这种急冲冲的态度,可不想却反而被他一下子抓住了把柄。

  这次动荡毛利家自始至终也没有公开响应过羽柴的号召,那么攻击尼子家就只能算是地方大名之间的领土之争,这种情况下谁胜谁负均属正常,那么在进行到一定阶段找一个有声望的人出面调停,也是一件毫不奇怪的事情。既然是毛利家和羽柴没有关系,那么和叛乱也就没有关系,顺推和讨逆更没有关系关系,那么联军在讨灭羽柴之后还有什么理由继续西进呢?

  当然,毛利家和“猴子”的遥相呼应谁都看得出来,换个人自然可以当面直斥其非。但是如果我这么说的话,不就等于自己承认九州、四国乃至近畿的事都是我一手安排的了吗?我还有什么脸来作这个调停人呢?所以这种揭露真相的话谁都可以说,就是我不可以说。而且既然我可以代替朝廷安抚西近畿的局势,也就有理由调停毛利家和尼子家之间的矛盾,毛利家也用不着为此对我低三下四。

  “厉害呀!”这就是我发自内心的第一个感觉,毛利这个大家族纵然不是满门名将,至少我还没有发现明显的废物,这不能不说是老天的一种垂青。“我能有什么作用,来了这么多天三木城不是战火依旧吗?”我装作无可奈何地向外指了一指,那里确实还响着攻城的喊杀声,只是已经不很激烈了。

  “诸星殿下的威望天下自有公论,又岂是我毛利一家之言!”小早川隆景目光炯炯地盯视着我,丝毫也不像是个来求和的败将。从某种意义上说毛利家也确实没有败,不过从天下大势上讲他们已经陷入了绝境。

  “如果毛利家希望我出面调停的话,那么愿意接受什么样的条件呢?”我决定切入主题,而在玩文字游戏上我似乎不是他的对手。

  记得很久以前玩某个游戏的时候,小早川隆景有两项数值是顶级的,水军和外交,不过因为某种先天原因水军他从来没有赢过我,外交我今天算是领教了。

  “既然是来拜托您,自然是一切先听您的指教了!”他还是不卑不亢的说到。

  “让出备中可以吗?”我盯着他的眼睛。

  “可以!”他毫不犹豫地立刻回答。

  “再加上备后呢?”我继续问到。

  “没有问题!”他又点了点头。

  “这次的事件波及很广,影响也很大!”我没有看到原以为会看到的一些东西,索性低下头去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水面上飘动着一根倒立的茶叶梗,我鼓起唇吹了吹。“为了对各方面都有个交代,朝廷的意思还要收回周防、安芸和石见才合适吧!”

  “这……好吧!”

  我的嘴角掩藏在茶杯后面向上翘去,终于听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这是原先预计的最好成果,终于算是达到了目的。如果毛利家不答应这个要求,那么少不得虽然勉强也必须动兵了,可如此一来征讨东国的计划则必须推迟,一段时间之后说不定局势又会有什么变化。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得兼”,现在这个结果是对我来讲是最满意的了,不过口头形成的决议未必就能在现实中执行,还得再有些补充手段。

  “不知这个意思能否代表毛利家的主流意见,辉元殿下能够接受吗?”我声音平淡的问着,语气里并没有带出内心真实的情绪。

  “既然我今天已经说了,那么毛利家就不会反悔!”小早川隆景的神情依旧镇定自信,只是我感觉稍微带出了那么一点儿悲壮。“如果我回去以后在毛利家中受到了质疑,那么我将剖腹以谢。可即便是如此,这个协议还是会不折不扣的执行!”

  “好,不愧是毛利家的‘半边天’小早川殿下!”我忍不住抚掌赞道,既是为了小早川隆景的气魄,也是为了毛利辉元的魄力。虽然是忍辱负重的城下之盟,但毛利家却以自己的方式表现出了一份另类的风骨。“如果朝廷的谕旨更为严厉,不知道殿下会做何种应对呢?”我对于毛利家的底线在哪里真是很好奇,忍不住问了出来。

  “想必诸星殿下也可以猜得到,在我来之前毛利家内部肯定也会有一番讨论!”小早川隆景听到我的话居然笑了,这个时候他竟然笑得出来。“毛利家三百余年,以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更为艰苦的困境。我们既不缺乏忍辱负重的坚忍,也不会吝惜生命与鲜血,所以只要在能够承受的范围内,我们就会默默承受以待再次复兴之日,哪怕是要等几代人;一旦家国不存再无羁绊,那么天下六十六国哪里又不可成为我们的可战之地?”

  “毛利家上下能有这个心态,那么朝廷也就可以安心了!”我忽然对这个问题失去了兴趣,心里甚至有几分黯然。“对于毛利家这样知错即改的大名,朝廷以后还是会有多方倚重的,不知辉元殿下想要如何来表示对朝廷的恭顺呢?”我强打精神问到。

  这回小早川隆景从怀里掏出了两张纸,探身向我递了过来。

  根据我一点模糊的记忆,历史上的毛利家下任家主秀元并不是辉元的亲生儿子,但到底所出何处我却是实在记不起来了。小早川隆景的这份名单里长长地写着19个人的名字,而且根据介绍都是毛利家第二、第三代中相当重要的人物,如果送来的不是“赝品”的话,那么毛利家的诚意还是可以相信的。

  “毛利家的这番意思我一定想朝廷转达,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抬手按住了额头,表示有些累了。

  “那么在下就告辞了!”小早川隆景站起身行了个礼。

  “一定要打破‘毛利两川’的平衡!”拿下手盯着那个背影,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