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7、北方的南蛮人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62 2006.09.30 20:34

    “能够得到您的接见是我的荣幸,尊敬的大乐宗景老板!”红头发绿眼睛的霍思金用与其粗旷相貌极不相称的谦和,以手抚胸恭恭敬敬的对我低头一礼,可就是这样还是比我高上不少。

  “以如此唐突的方式约请您,而又迟了十几天!实在是失礼的很……”我带着身为上位者的谦恭对他表示着歉意,作为一个强悍的民族我想他们也不会喜欢一个软弱无能的人。此次我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拉起一支由哥萨克组成的轻骑雇佣兵!

  组建轻骑兵的想法我已经酝酿了很久,但缺乏了重型装备的支持将大幅下降的战斗力又使我犹豫不决。武田“赤备”与越后骑兵之所以可以称雄天下,除了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的个人因素外,占据自古的良马产地、可以招募到本身骑术精良的士兵和下级武士,这也是骑兵保持高标准的重要保障。而这些条件在近畿、西国却没法办到,要让我建立起来的部队屈居在他们之下,我还真是有些不甘心!

  不过想到要把这些生性嗜血的北方蛮族引领南下,想想我不禁有些心惊胆战!我的好名声很大程度上就是源于部队严明的纪律,这些哥萨克们是否能够控制得住可就难说了。在欧洲对哥萨克人的看法和中原对北方游牧部落差不多,“野蛮”可能是会引申联想出的第一个单词。

  使我最终下定决心开始这趟北国之旅的,是池田恒兴的甲斐长途奔袭穿插大作战!轻骑兵在战略上的显著作用已经不容忽视,以机动灵活的方式、强大的远程续战能力、比起步兵相对高强的野战能力,完全有可能在“应仁之乱”、“关原之战”那种大范围多势力的混战中,对敌方的深远纵深目标给予毁灭性打击。这种战例古今中外不乏其人,霍去病奇袭匈奴王庭、契丹南下破开封灭后晋,都是这种战法经典中的经典。二战时德国装甲部队深远突破的“闪电战”,也是这种战略思想适应近代兵种的发展。

  随着我势力的不断膨胀,独立在一定区域内系统作战的机会将越来越多,要想在山阴以至整个西国继续发展我的势力,不但会有宇喜多直家这样的阴谋家明暗相争,还有毛利家这个根深蒂固的庞然大物窥伺在侧。也许有一天,我还会面对同时来自几个方面的敌人!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让我们放开手脚,不怕打烂坛坛罐罐,来上一场不拘地域、没有前方后方的全方位战争吧!

  哥萨克不止是一个兵种,更是一个部落,一个复杂的社会群体!一个小社会进入一个大社会,它们之间的相互冲突、适应、融合、改变是个一定会发生的趋势,历史上既有中原汉族同化鲜卑、沙陀的发生,也有日耳曼大迁移摧毁罗马帝国的先例。我即将打开的这只“潘多拉魔盒”里究竟会冒出些什么,现在还真是谁也说不准!

  “大乐老板能够专门为我们不避艰险,来到这极北的苦寒之地,已经足见您的赤诚相见之心!由于路上的重重险阻遭受波折,更让我们……”霍思金的语气很真切,态度也很诚恳。看他的态度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究竟是哪类人,只是可能不知道我具体是谁,不过这也难怪,在这里的人未必能搞明白南方的确切情况。

  这个人的口音虽然很怪,还带着些习惯性打嘟噜的卷舌音,但用词还是相当贴切的。可能是由于长期担任对外接触的工作,他显得通情达理且善于变通,有这样一个人居中磨合,这次的行动应该会进行得很顺利。阿雪和小狐可能是没见过这种一身皮裘的欧洲人,躲在一边小声嘀咕着,眼睛里露出了好奇的神色。“……一直得到三岳屋的照顾才解决了我们最紧迫的需求,对于您赐予的一条生路我们是没齿难忘的!”

  “生意就是生意,诚信为本互利互惠才是原则,谈不上谁谢谁的!同贵方长期以来的贸易合作中,三岳屋和我本人同样是取得了巨大的利润……”虽然知道对方怀有感激之情会利于进一步的磋商,但我同样清楚居高临下的态度一定会招来反感。“……虽说北国天寒地冻、道路奥远,但所出所产在南方无不具有极高的价值!贵方占据这一方宝地自力更生厚积薄发,假以时日必不难开辟出一方广阔天地。”

  “大乐老板过奖了,此间辛苦实不足为外人道哉!”他的摇了摇头,脸上呈现出无奈的苦笑。“……虾夷之地天寒地冻,一年只有不足五个月时间可以进行耕作!虽说土地肥沃但水利匮乏,出产的农作物实在是有限。本族虽然精擅畜牧,但虾夷的水草实在……实在……”他一时想不出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

  “实在及不上贵方在乌克兰和顿河故乡的丰美,是这样的吗?”我以别有深意的目光,玩味的扫了他一眼。

  “哦?!”霍思金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虽然我因为不知道确切的叫法而直接采用了日文的音义,但他显然听明白了我说得是什么。“虽然……虽然我们并没有隐藏来历的想法,可您也……也未免……”他满怀疑虑的的问到。

  “我是来寻求合作的,自然会对对方有一定的了解!”我严肃的说到,语气里充满了真诚。“……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因为我并不打算在手里再留什么‘底牌’!也许我提出的合作对贵我双方,都是悠关生死的抉择,因此我不希望在彼此之间存着什么猜忌!当然我并不是指望马上得到什么承诺,也许我亲自到你们那里去一趟,作一番详细的说明会更好。”

  “您希望我们双方的合作,将是在那个领域里展开呢?”可能是预感到了事情的重大,他谨慎的问到。“虽然对于您将要提出的意向,我觉得我并不具有答应的权力!但我想先一步把消息传递回去,会有利于您与我方决策者的谈判少走很多弯路。”

  “你的想法是稳重的,我对此表示赞赏!”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首先请让我问一句,贵方现在的处境是否困难重重呢?”

  “是的!”他点头承认,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

  “那么又是否希望摆脱呢?”

  “无时无刻不怀此梦想!”

  “那好,这就是说我们双方具备合作的初步基础!”我微微直起身,双手撑住了桌面眼睛紧紧盯住面前的霍思金。“雄鹰是否甘于被绑住翅膀?苍狼是否愿意像土拨鼠一样,在地洞里度过一生?雪原上的王者巨熊,是否满足于以冻土上的苔藓果腹?”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半晌沉默过后,霍思金沉重的点了点头。“不过正如您刚才所说,这样的决定对于我们的部族无异于生死抉择!因此请您原谅的是,我们必须经过一个不短时间考虑和协调。”

  “对此我非常的理解并赞同!”我表现出了足够的宽宏和热情洋溢。“……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这都是我们相互之间加深理解的好机会!所以我想随你去一趟贵方的居住地,这也是今后继续拓展贸易方面合作的需要。正如我一开始所说的那样,只有真正切实了解贵方的需求和全部所产,才可能为你们在南面推销产品时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这个……”霍思金非常明显的迟疑了一下,显得有些左右为难。“不知……不知大乐老板可以在北方逗留多久?”

  “大约……三、四个月吧!”我大致推算了一下,整个冬天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消失了武田信玄的威胁后,就算附近有什么战事织田信长“麻烦”我的可能性也不大。等到天气一转暖,我倒是该准备找找别人的“麻烦”了!

  “这可就难办了!”他惴惴不安的说道:“此时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海面上满是大大小小的浮冰!一旦……”听他这么一说,三井高福的脸色也变了。

  “那霍思金先生你是怎么来的呢?”我不解的追问到。

  “我?我是乘只能搭载四、五个人的单体独木舟……”

  “那么我们也完全可以照此办理!”不顾三井高福错愕的目光,我决绝的说到。

  **************************************************

  “这个人也是个‘南蛮人’吗?”霍思金和三井高福等人走后,蜃千夜小狐好奇的对我问到。

  “嗯……应该算是吧!”我想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来自乌拉尔山脉西面的欧洲人,把他们归入“南蛮人”之列并不能算错。

  “可我在堺町见到的南蛮人穿得并不是这样啊?”阿雪对于一些细节还是有些怀疑。

  “北方这么冷穿的厚些并不奇怪,到了温暖的近畿自然要薄得多了!”蜃千夜小狐想当然的说到。

  “哦!怪不得南蛮人都是坐船到堺町和平户,原来他们是住在虾夷岛上啊!”受到她的“启发”,阿雪也产生了自己的联想。“……他们总是坐船南下,想来和武田家、北条家的关系也不是太好。不过……还是有些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我来告诉你!”蜃千夜小狐自信的说到。

  “虾夷总是在日本的最北面,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叫他们‘北蛮人’呢?”阿雪百思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这……倒真是个问题!”蜃千夜小狐也开始了深深的思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