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9、变故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36 2006.11.19 20:20

    我爱怜地伸手拍了拍“黄金”的颈部,手上沾了湿漉漉的一把雨水。它也理解的打了个响鼻,并回过头来在我的腿上蹭了蹭。这些年可真是辛苦它了,从遥远而温暖的故乡来到了这么个鬼地方!天幸它的身体一直很结实,没有生过什么病。

  在淅淅粒粒的小雨中的,我的部队正在向八上城开进,前军前田庆次、山中鹿之介部已经将其包围,那里面有波多野兄弟和他们不足800人的部队。随我亲率2000部队一起行动的,是蒲生赋秀1000人、可儿才藏1500人、津田一算1000铁炮队,和高屋良荣的2500人。

  丹波北部和西北部是连绵的群山,所以我把攻取它们的任务交给了随后赶来的楠木光成,有他的1500诸星特种备队应该足已了!南部的进展最为顺利,在长野父子的攻击下,大部分豪族都采取了合作的态度。现在局势基本已经稳定,除留业盛继续巩固边境外,长野业正正带着大谷吉继赶来与我汇合。此时我真的确信,丹波姓诸星了!

  波多野家自不必说,浦上宗景的部队在甲骑的连番追剿下也是溃不成军。虽然他在三戚川时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但在斗志尽丧的情况下已不可战,开始时还抖着胆子想反身应战,到了后来一遭攻击,就像壁虎一样丢弃一条“尾巴”,逃出丹波境内时人马已不足2000。只是宇喜多直家一直没有遭遇,我真不知道全步兵如何能跑得这样快?

  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有三天,但因为没有量度只是湿了地面,山洪既没有爆发道路也没有断绝,所以给我们造成的困难并不大,只是空气有些阴冷,晚上睡觉时被褥湿乎乎的。我们走在一条大路上,附近已经没有了反抗势力。一队队战俘不时从我们身边经过,向着我们来的方向走去。

  “主公,请您下马!”我们来到了一座小镇中,在一座宽阔的院落前近卫拉住了我的马。这里的人为了躲避战火都逃上了山,至今我们还没来得及作安抚民心的工作。之前新八郎已经带着人把这里仔仔细细的搜查了几遍,今夜我们就在这里住宿。

  “好好照料,多喂些黑豆和大麦!”我对接马的近卫吩咐了一句,就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院子,此时打前站的人已经把饭菜安排好了。“你们也坐下一道吃吧!”随行诸将在照了个面后就赶回了自己的部队,半兵卫则是昨天留在上一站安排接受归降人质的事情。面对着满桌菜肴我觉得有些冷清,就对新八郎和阿雪如是说到。

  “谢主公!”这两个人坐了下来,他们和我已经用不着客气。

  “我应该把波多野家彻底铲除吗?”在这样战乱中的内陆搞到鱼并不容易,所以晚饭准备得是烤野雁。夹起一块放在嘴里咀嚼着,我没有看他们问到。

  “这……”阿雪好像是想说什么,但看了看新八郎又闭住了嘴。

  “不知道!”新八郎的答案倒是很随意。“这些家伙的实力很差劲儿,就是折腾也翻不起什么大浪。要是有谁敢捣乱的话,我们就灭掉他,这实在是废不了多少事。当然,您要是嫌麻烦的话,留着也没什么了不起!”

  “阿雪,你怎么看?”我对于新八郎的意见没有致评。

  “我的看法很不成熟……”她胆怯的嗫嚅到。

  “没关系,我也不会那么轻易的作决定!”我其实早就和长野业正、竹中半兵卫一起讨论过这个问题,也有了一定的腹案。

  “那……那我就斗胆了!”阿雪定了一下神说道:“波多野一族久在丹波,很多豪族都是他们的分支。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有铲除他们才是长治久安的上策,但无疑又会招致许多中下层势力的猜忌。所以我认为最好的效果是拿掉波多野本家,但又不会招致局势的动荡!至于具体怎么作,我并没有想出太好的办法。”

  “嗯……”我点了点头。她能想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就比新八郎强。我正想夸她两句,这时一阵杂乱的声音由远处传来。

  “禀报主公,左近的一部分战俘发生骚动!”未及我问,就有一个旗本进来回禀情况。

  “我去看看!”新八郎放下手里的碗,抹了一下嘴站了起来。

  “去把门禁安排好,弹压的事交给才藏他们就行了!”我叮嘱了一句,不然他又一定会自做主张的凑热闹。

  “知道了!”他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和一个上菜的近侍错身而过出了门。

  “看来人心真是还在浮动啊……”我在心里叹了一声,改朝换代的时候这种情况无法避免,哪怕只是局部的改朝换代。“还有什么事吗?”我注意到那个旗本还站在原地。

  “是,属下是还有一件……”他踏前一步,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要回复。

  “主公小心!”这时阿雪大喝了一声,同时抽出了腰间的太刀。在这声提醒下我才发现,近侍上菜的托盘下,露出了半截雪亮的刀锋。

  “啊?!”多年的戎马生涯多少锻炼出了一些机敏的反应,一个后滚翻我离开了桌边,同时伸手抓向了斜支在一边的“黛”。

  伪装成近侍的刺客此时离我还有三步远,本来的计划是由那个“旗本”支走屋里的部分人,同时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再由他伪装成上菜一击必杀,却不想由于阿雪的谨慎被喝破了行藏。既然已经暴露,他索性一咬牙扔掉了手上的托盘,身形一窜越过了我面前的餐桌,手中的匕首当头向我刺来。

  “有刺客!保护主公!”阿雪见情况危急,边喊边提刀向我冲来,却被那个“旗本”拦在了半路。这个人的手下也有几把刷子,加上练得就是这窜蹦跳绕的小巧功夫,阿雪急切之间竟不能速胜,额头上顷刻冒出了一层冷汗。

  持刀在手不及抽出,那把匕首已经接近了脑后。不得已之下我只得一手握刀柄一手攥刀鞘,回身用力磕去。只听“砰!”的一声,我刚刚直起半截的身子又向后跌坐了回去。所幸摔到了一根柱子旁边,我急忙连滚带爬的绕着柱子躲藏。

  看到一时不能得手而外面又响起了嘈杂的人声,“近侍”伸手入怀抓出一把若无,抖手满天花雨向我这里打来,由于有柱子的阻挡未能奏效。“啊!”就在他想继续发射第二把的时候,突然一声惨叫摔倒在地。原来是阿雪在千钧一发间掷出了手中的太刀,将他刺了个透心凉。

  “啊!”、“啊!”就在我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却不想又响起了两声惨叫。原来是守卫在门口的两名旗本闻声已经跑进了屋,却被人突然从后面刺倒,接着两名手持匕首的黑衣蒙面人从门口窜了进来。阿雪待想援救却已失了武器,被那名“旗本”唰唰两刀逼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新来刺客的此刻向我杀来。

  “我命休矣!”看着已到咫尺的两把利刃和四道冰冷的目光,我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咔吧!”一声清脆的断裂声把我从幻梦中惊醒,一个白色人影幽灵般的出现在了两名杀气腾腾的刺客身后,而此时右边一个刺客的头颅已经无力地垂了下来,瞳孔扩散的双睛努出了眼眶,折断的脖子正握在一只戴着铁爪的小手里。

  行动已经失败,经验丰富者立刻就准确的作出了判断!左边的刺客腾身跃起,掷出匕首的同时一把若无已经摸在了手中。如此近的距离,无论是射向我还是刚救了我的蜃千夜小狐都是难以抵挡的。

  生死关头,我却在蜃千夜小狐的脸上看到了微笑,那是一种胸有成竹的顽皮微笑,就像狐狸看着一只敢于向她发动反攻的兔子,随手磕飞了迎面而来的匕首后就那么双手环抱的站在了那里。“她真是有风度啊!”我飘过这样一个念头。

  “呜!”刺客的那一把暗器并没能出手,身子却像一只破口袋一样摔了下来,砸在老旧的地板上发出了一声闷响。在他的背后成“品”字型插着三把飞刀,那是三把一指长、柳叶形的飞刀,并没有垂穗,每柄的尾部有着一根火柴棍一样的金黄色把手。

  “哗啦!”屋门连着门框一起倒了下来,大批手持刀剑的武士蜂拥而入。新八郎横握“修罗之怒”堵住了门口,我的身侧也瞬间形成了一道“肉屏风”。

  仅剩的一名刺客已经停了手,阿雪虽然接过了一把刀但并没有继续进攻。忍者的武艺在正常情况下不可能打过武士,而显然我们这方也有忍术高手,鬼蜮伎俩看来也被盯得死死的。面对围在身边百余把冰冷的刀剑,化装成旗本的刺客踌躇了!

  “放下武器!”我对着唯一的幸存者命令到。“只要交代出背后的指使者,我就饶你一命!”

  目光在身侧扫视了一周,一缕绝望升起在了眼中。他突然掉转匕首,对着自己的咽喉扎了下去。“当!”一个近处的忍者出刀磕架,可还是晚了一步,匕首带起了一片血花。

  “他还活着,但也撑不了多久了!”那个忍者摸了摸刺客的颈部后对我说到,他是附近负责战地情报的头目小川孙十郎。

  “再努努力,看还能挖出什么!”我让无关的人都退了出去。当然,警卫有必要进一步加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