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热田神宫的“吉兆”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047 2005.08.14 20:00

    经过近5个小时的长途奔袭,在凌晨4点左右我们到达了热田神宫,而此时的人马已达2千以上。织田信长传令休息一个时辰。

  “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听到命令,我立刻“倒”在了院子的墙角,草叶上冰冷的露水冻得我激灵灵打了了个冷战,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为没有加强体育锻炼而后悔。这半夜我几乎把这十几年的路都给跑了!说真的!我不是没想过溜走。可当看到跟在后面明显是“督战队”的骑士们手中明晃晃的大刀,我就马上否定了自己这个“高明”的主意。

  半个小时以后,我终于能够听清自己呼吸的节奏了。艰难的撑起上身,转过头向四下望了望,我开始打量起这座“神宫”。

  热田神宫确切的名字应该是热田大明宫,里面供奉的是热田大明神。在日本各地有很多这样那样的神社,有不少是供奉的各种大明神。其中较为有名的有热田大明神(织田家的守护神)、诹访大明神(武田家、诹访家的守护神)等。据我臆测所谓大明神应该是一些历史人物,在死后被尊为的保护神。与我国各地的城隍大同小异。

  热田神宫的占地相当广阔,大约有5、6亩大小。殿宇也很有些巍峨气象,可以想见当年的繁盛。不难推测出热田神宫当初,也曾有过强势的支持者。在正面的大殿里,据说还保存着热田大明神用过的物品。只是如今显得有些破败,油漆和彩绘也早已斑驳不堪。可见现在的支持者织田家,在财力上并不尽如人意。

  我从伙头兵手中接过了“早餐”(两个冷饭团),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昨天夜里的酒宴上光被信长逼着喝酒了,根本没吃多少。加上这半宿的巨大体力付出,我早就是饥肠辘辘了!这么匆忙的出兵,也不知道谁这么细心还带着粮食。(感动ing)

  “这个也给你吧!”从旁边伸过一只手,上面托着两个饭团。

  我一转头看见了一个14、5岁的小亲兵。瘦弱的身材再配上一张文质彬彬的脸,看起来和那身军装是如此地不协调。

  “你不饿吗?为什么一点不吃?”我没有接他手上的饭团。

  “马上要开战了!我……我吃不下。”他摇了摇头。

  “那你才一定要吃……”

  “就是嘛!一打起仗来谁也说不准要多久,就是连续激战一天一夜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到时候不用敌人杀,你自己就手软脚软了”正在这时,一个只有二十多岁却留着两撇胡子的亲兵走了过来。“看你这样……新兵蛋子吧?”

  “嗯!我昨天刚入伍。”小亲兵红着脸点点头。(有够倒霉)

  “我就说嘛!你看看人家……”年长的亲兵指着我说。“比你大不了几岁。吃得下睡得下,一看就是老兵!”(惭愧ing)

  聊了一会我才知道小亲兵叫山内一丰,那个年长的叫村井贞胜。他们两个都是出身于没落的武士家族,所以才得以成为织田信长的亲兵。在他们的肩头,都担负着重振家名的重任。“好么!又是两个战国名人。”我暗暗想着。不过在我的记忆里他们并不是什么勇猛无敌的猛将,也没建立过出类拔萃的武勋。

  “这回好了!只要取得敌人大将的首级或者夺得帅旗,就能成为真正的武士了!”山内一丰满脸都兴奋得发红,双眼一闪一闪的。

  “不错!打这种大仗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村井贞胜也是双眼放光。

  “诸星前辈!你怎么想的!”山内一丰突然把话题转向了我。

  “我嘛……自然是建立功勋(谁在乎!)出人头地了!并且一定要活着(这是关键!)得到荣华富贵!”我显得异常坚定。

  “不愧是诸星忠兵卫!目光远大而且头脑冷静。如果战死那就什么都谈不上了!我看过的书上写着,所有的名将都是知进亦知退的!”村井贞胜钦佩的看了看我。“我听说过你给信长殿下的建议,果然了不起!”

  “原来那个人就是你啊!”山内一丰的眼神是崇敬的。

  “啊!……啊!……那实在是没什么可值得夸耀的!”我的脸一阵阵发烧。“我……我有点事先离开一下!”

  我站了起来,对他们两个说了声抱歉就往边上走去。一来是我得脸皮还没练到宠辱不惊的程度,二来是在昨夜喝酒与刚才冷饭团的双重作用下,我的肚子急需清理一下。

  我轻手轻脚的从满院子席地而坐的士兵中穿过,又绕过正面的大殿,终于在后院找到了一片静悄悄的小树林。

  “这下轻松了!”长出一口气后我站起来进行后期整理。就在这时突然从前院传来几声急促的大喝,紧接着就是一阵嘈杂声。由于太多的人说话,我没听清是什么事。“集合了?”我一边系着腰带一边向前跑去。由于时间紧迫,我决定从大殿的后门穿过去。

  “咣!”我一头撞在一件东西上跌倒在地,那件东西也哗啦啦响着摇晃起来。嘈杂声忽然停止了,整个院子都静得吓人。

  “神铠无因自响!这是神明昭示我等的吉兆……”织田信长的声音在前面响了起来。这时我才看清我撞到的是一副挂着的铠甲。“有热田大明神的保佑,此战必胜!!!”他继续说到。

  “必胜!”“必胜!”巨大的声浪震得房檐上的土簌簌下落。

  “出发!”

  听到殿内的人都出去了,我这才揉着脑袋走了出来。在走出大殿的刹那间,我似乎看到已经上马的信长向我瞟了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