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0、扭转大计划的小人物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50 2011.01.23 18:40

    “现在我和你说一件事,这件事我对任何人都没有说过!”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并不是我不信任你们中的任何人,而是恐怕我说了你们也无法理解,更主要的是这个计划在我有生之年难以完成,甚至是你也不行。我打算把这件事详细地写在我的遗嘱里,作为一个完整的步骤一直等到百年之后,由诸星家的第四或者第五代继承人来完成!”

  “哦……是!”听到我提到遗嘱时信清的身子明显地战栗了一下,不过很快地又稳定了下来。

  “你说金银源源不断的话却是不错,但是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想要收回金银的开采权了!”我这样对他说到,其实以前也对他透露过这样的意思。“不光是金银,铜、铁、硫磺和大型晒盐场都要收回,也唯有这样才能保证幕府对地方大名始终保持绝对的优势。不过这也正是我为难的地方,如果不先确立新型币制的地位,那么就很难实行这样的措施!”

  “哦!”信清这时才如梦初醒,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如此急迫。

  “如果新型币制不能确立并巩固,那么在如此大规模的收回资源开采权时,一定会严重影响到地方民生!”既然今天开始了这个话题,那么我索性就让他也了解一下我的担忧和烦恼。“类似于德川家康那样的家伙现在虽然无能为力,但是一旦天下大规模民变他们一定会躲在后面推波助澜。其实如果只是我自己的话,我是不怕的,哪怕是失去了所有人心,我依然没什么可怕的。在这二十多年里,我见识过了太多的人和事,所以我有信心处理任何问题!”

  “那……”信清再次有些困惑,我的话似乎有些自相矛盾。

  “但是如果真要那样的话,我对你们就没法作出任何的安排了!”我看出了他的想法,因而解释道:“如果真的到了天下大乱民心尽失的地步,那么我的有生之年唯一可做的一件事,就是不断地去扑灭各处此起彼伏的叛乱,用我的威望、我的武力和我全部的心智。而在我之后,你们很有可能维持不了这种强势,诸星家距离败亡也就不远了!”

  “原来如此,看来还是我让您不放心了!”信清神情有些复杂地说到。

  “其实在你做得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即便是我也无法把那些产生于背景环境之外的理念完全交给你!”有些事情我自己也根本无法解释,只能这样安慰他到。“就比如你刚才说的,我们铸造的那些新银币被他们攒在手里,还是一种可能对抗我们的资本。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这样,但其实并不止是如此,我并没有打算就此罢休,真金白银的东西怎么会就这么保留在他们手里。现在这种铸造的银币还是一种过渡,五十或者一百年后会用别的东西把它们替换出来的!”

  “替换出来……什么?”信清的脑子感觉有些不够用,下意识地问到。

  “白纸!”我想在桌子上找点儿什么,可是顺手拿起来的却是刚才村井贞胜送来的那份报告,就冲着信清晃了晃。

  “白……白纸!”信清瞪大了眼睛,脑子可能已经进入了当机的状态。

  “对,白纸!”我又冲他晃了晃手中的那叠报告,有些邪恶地说道:“就是白纸,不过这样说也许有些不够准确,应该是印着些图案代表着我们信用的纸!”

  信清坐在那里翻着白眼,看着我的目光更加怪异。

  “你应该知道现在大商铺的汇票可以当钱使,而且中国大宋时就有的银票也是一种货币!”我兴致越来越高,细致地给他讲了起来。“但是这两种钱只是作为一种支付的手段,并以随时可以兑换成实物货币作为保障的基础,主要流通的其实还是金、银、铜钱这种实物货币。我的想法是在一百年后,全国只流通着我们专门印制的那些纸,永远也不可能再兑换成金银这些贵重金属,至少是不可能再兑换出作为货币流通的贵重金属。这个国家所有的经济全都建立在我们诸星家的信用基础之上!”

  “那……那些金银呢?”信清傻傻地问到。

  “金银?自然是都藏在我们诸星家的各处地下宝库中了!”我带着自信的微笑,理所当然地说到。

  “会有这样的傻瓜吗?”他大致明白了我的意思,可更加觉得有些难以置信。“黄金、白银这些都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可纸又算是什么?自己保有金银多么塌实,怎么可能有人会自愿将金银换成纸呢?”

  “纸也看得见摸得着,而金银同样当不得吃喝!”我在说着这世界上最严肃的事情,可是口气却像是在开玩笑。“不过我也理解,持像你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要想让他们痛痛快快地将金银交出来换成纸不会那么容易,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缓冲阶段。先让他们把使用诸星家铸造的银币看作是天经地义,然后再让他们觉得带着大量的银币实在是麻烦,最终完全是纸币在世面上流通!”

  “要用一百年吗?还真是久啊!”信清像是叹息又像是牙疼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他并不完全相信,但是这也毫无办法。不要说是在当时的大明和日本,就是在资本主义已经有了一定发展的欧洲,要是有人说市面上将流通永远无法兑换成金银的纸币,那也准会被当作是一个疯子。

  “一百年已经算是相当快的了,我想那已经会是在这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了!”我和他谈笑了一会儿心情已经好些,只是问题依旧没有解决。“至少是一百年后的事情,我们谁都看不见了。我想一个人再待会儿,你先去忙你的吧!”

  “是!”信清站起来躬了躬身,然后退了出去。在临关上门前我从后面看到他摇了摇脑袋,可能是在作匪夷所思、莫名其妙的表示。

  “唉……真是没有办法!”我摇了摇头并不是谦虚,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最可气的是没有人可以聊这个话题,不是不理解就是盲目地点头。就比如半兵卫和仙芝,两个都是极聪明的人,但是他们也是两个我没法谈的代表。

  虽然没有真的谈过但是我已经知道,一旦我和竹中半兵卫谈起这个话题,他一定会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一直把不明白的问题问下去,直到把我也给问糊涂。我只是个穿越的高中生而不是经济学家,很多过于深奥的理论问题自己也搞不清楚。

  仙芝就更不用说了,无论我的什么主张她都认为是最好的,她从来是只在我困难的时候用自己的方式帮我。不过我要是对她谈这些超越时代的东西,那么她肯定只会微笑着不住轻轻点头。

  这是一件多少有些超越历史发展进程的事情,所以遇到特殊的问题也在情理之中,看来我还是得自己再仔细回以一下。“使用格雷辛法则中的强制币值不相等兑换,然后劣币驱逐良币退出流通怎么样?”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最后我还是否定了这个结果,用这样的方法无异于饮鸩止渴。这样以本伤人的结果最终还是主要伤了自己,大名和百姓们会更加对新币失去信任,牢牢抓住自己手中的金银。

  “主公,斯波义朝大人由东北回来想要见你!”一个小姓拉开门向我禀报到。如今御弁丸和梅千代也已经元服回到了自己家里,我身边又换上了一批新人。

  “哦,让他进来吧!”我收拾起混乱的思绪坐正身子,这件事遇到了困难别的事总还要进行。

  斯波义朝本应该是历史上的大久保长安,入我门下这十几年来也算得上是兢兢业业,而且工作能力和热情他都是有的,如今在中层奉行中已经算了佼佼者。不过我还是可以看出,他并不甘心于这个职位。

  老实说我不太喜欢这个人,他的功利心太强还狠贪财,虽然现在知道夹着尾巴作人,但是一旦飞黄腾达即便不是个奸臣,也会是个弄臣。所以我一直没有把他摆到独当一面的位置上,和村井贞胜、静水幽狐、增田长盛、长束正家这四大奉行相比,他始终是差了一个档次。

  “拜见主公,为臣回来了!”斯波义朝走了进来,规规矩矩地行礼,规规矩矩地坐好,然后规规矩矩地低头垂下眼皮。

  “北陆和东北的情形怎么样,现在检地会出现什么问题吗?”我很直接地对他问到。

  “如今主公威势隆盛,即便有些波动也不会有大问题。如果能够由近及远的推行,那么……”他接着开始详细介绍,其中还提到了一些人名和地名。

  这就是我这次安排给特的任务,为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检地进行一次摸底调查,这是个需要精细的工作,而他确实也完成的很好。

  “你还有什么事吗?”讲完全部情况后我看他似乎还有话没说出来,就主动问到。

  “这次我到东部各国,看到主公发行的新币似乎……似乎有些不够顺利!”他的脸色开始发红,看得出来很是紧张。

  “你有什么看法吗?”我轻轻眯起了眼睛,看来有些出乎我意料的情况要出现了。

  “为臣……是有一些粗鄙浅见!”他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咬牙说了一番见解。

  我半天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斯波义朝。他的脑袋上不断地冒出汗珠,身体也开始哆嗦。

  “你!”我终于开了口。“回去做好准备,一年后的全国检地由你主持进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