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颦鼓声声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55 2009.02.15 20:53

    诹访湖畔燃烧着数百堆的篝火,熊熊火光间不但晃动着许多人影,也影影绰绰地映出了远方群山的轮廓。食物的香气和人们的欢笑声,不时地也从那周围传来。

  “咚、咚……”四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各自敲着一面小鼓,围住篝火跳着节奏明快的舞蹈,宽大的简式布褂随着舞蹈徐徐飘动,衣襟因下摆太短露出了雪白粉嫩的匀称长腿,弹跳中显得健康有力。这是青春的舞蹈,确实赏心悦目。

  把收回的目光投注在面前的桌案上,那里放着一只深色的木碗,碗里也盛着味噌汤。我端起木碗放在嘴边,浅浅地尝了一口,浓重之中带着一种山野湖泽的新鲜气息,确实是别有一番风味。阿雪的厨艺老师是京都某世家的名厨,所以作出的东西偏于精细的路子,这里面并没有明显的高下之分,各有不同的风格而已。

  “予州殿下,还和您的胃口吗?”在我下垂手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圆圆脸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直在关注着我。此刻看到我稍稍露出些欣赏的样子,就忍不住对我说了起来。“我们信浓这样荒野的地方很少出产,实在拿不出什么有特色的东西。按照传统的粗鄙作法调制出来饮食,还请您不要嫌弃!”他十分愧疚地说到。

  “很好的味道,我在其他地方真是没有尝到过!”我感叹地叹了一口气,贪于享受是我一生也戒不掉的嗜好了。“不是海鲜,也不是山珍,这种浓浓的田家味道真是精到。不知道这个汤头是用什么吊的,恐怕特色就是在这里吧!”

  “予州殿下真是个高雅的人,这么点儿事情都瞒不过您!”他堆起笑脸说到,很为献上一种能够引起我兴趣的东西而感到欣慰。“诹访湖里有一种特产,就是个头奇大的田螺。这种东西肉虽然略显干硬,但用来作汤的底味却是再好没有了。很多到信浓来的人都喜欢这种味道,所以今天才用来款待予州殿下!”

  “很多人吗?”我看了看碗底的两个大螺壳,又看了看在篝火旁欢快舞动着的击鼓少女。“你所说的来信浓的人,应该是指得武田信玄殿下吧!这个舞蹈是否也是他喜欢的?”我含笑问到。

  “这……”他的脸上微微有些变色。

  这个人是信浓小县地区弥津城主,名字叫弥津直兴,同时也是今天早上来迎接我的人。武田胜赖之死使一切都变得明朗了起来,弥津直兴代表身后的一大批人承认了现实。织田信长乐于见到这种情况,我也乐于见到这种情况,反正来管理他们的差使不会落在我头上,只要眼下让我顺利完成任务就好了。

  “弥津大人不要多心,我对于信玄公也是发自真心仰慕的!”看到他担心我也觉得有些过份,不过这应该算是他多心误解了我的意思。“信玄殿下确实一代旷世人杰,可惜天命不为其所归,这确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对他的文韬武略,我唯有深深的叹服。如果我有什么和他不谋而合的地方,弥津大人不必介意只管明言,我不但不怪反而会感到高兴的!”

  “予州殿下的这番胸襟气度,真是在下生平仅见的!”弥津直兴明显地松弛了下来,我这样说了至少不会因此产生什么负作用。

  “说到胸襟气度,当今的天下只怕是再没有人赶得上内府殿下了!”我看着他笑了起来,为了缓和气氛开了个玩笑。“现在能够和织田内府殿下抗衡的人,几乎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天下大势的走向明眼人一看便知。如弥津大人这般深明大义者,这实在是这一方百姓之福啊!”织田信长命我安抚附近地区的豪族,那我就从这个人开始。

  “殿下过誉了,在下愧不敢当!”弥津直兴是个聪明人,因而并没有显出沾沾自喜的样子。无论什么时候寡廉鲜耻的人都不会被其他人所认同,所以聪明人即使是这样,也不会表现出来。

  “小县、佐久一带是否都不会再有叛乱,只要大人一句话我就可以安心了!”我对这个人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不禁出言试探了一下。如果他通过了这个试探,那么我就会交给他更多的任务,也会向新的关东管领举荐他。

  “应……应该不会吧!”他打了个迟,说得不是那么肯定。

  “真的没有?”我双眼逼视着他又问了一句,如果再次回答“是”我就只有对不起了。

  “只是……土屋和山县两家还有些不稳!”他避开了我的目光,暗中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现在土屋和山县正在聚集人马加固城防,看样子是准备有大的动作。不久之前有三个想要投靠内府殿下的豪族,也被……也被他们杀掉了!”

  “事情不太好办啊!”我心里也是有些惋惜,不再是为弥津直兴,而是为了山县和土屋。山县昌景和土屋昌次的后代也要覆灭了,这实在是一种悲哀。“有劝服他们的可能吗?我说得是短时间内的!”我权衡着这里面的利弊,同时算计着织田信长留给我的时间。

  “如果殿下能给我一个机会,那么我愿意拼死一试!”弥津直兴飞快地扬起了头,用略显颤抖的声音激动地对我说到。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再考虑一下吧!”我没有作出肯定的答复,所以看到了他有些失望的眼神。

  之所以我会这么说是因为他刚刚给我的答复,有决心但没有信心。时至今日我走到这一步,已经能够控制自己的某些情绪,国家大事是不能仅凭个人好恶来决定的,阴沟里翻船的事情以前和以后都不会少。看着眼前这个人我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

  “弥津大人,你有关于真田家最近的消息吗?”我的嘴在低头喝汤的同时问出了这个问题,尽量不带出过份的关注。“之前真田昌幸大人曾想迎接武田胜赖,后来阴错阳差的没能成行。现在武田胜赖已经死了,真田家又不是武田家的世袭家臣,总不是会在一棵树上吊死吧!”

  “他的态度还不明朗,只是有向西上野沼田城转移的迹象!”弥津直兴对这个问题并没有隐瞒,相反回答得非常坦诚,甚至坦诚得有些过份了。“……沼田城位于群山之谷,四面都有隘口中间是一片肥沃的土地。从各方面讲这里的条件,都要比现在真田的居城上田城要好,至少是更加便于长期防守……”

  “嗯……嗯……有道理……”我一边听一边频频地点头,但脑子里实际上却在盘算着另外的事情。

  真田家和弥津家关系并不一般,当年武田信玄纳这个弥津直兴的姑姑弥津里美为侧室,就是真田幸隆一手促成。现在的情况就像当年山内上杉和诹访家倒下一样,要说在这种时候他和真田昌幸之间没有“猫腻”鬼都不相信。而且刚才我一提到真田家他的眼神就闪了一闪,虽然速度很快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主公,大殿来了紧急命令!”弥津直兴还没说完,我也没有想出应用这些资源的方法,石河贞友就带着一个传令兵从篝火的外围走了进来。

  传令兵向我递上一封简单的书信,我撕开封口扯出信瓤看了起来。

  “弥津大人,只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收起信交给樱井佐吉收好。“内府殿下传令全军:尽快平定甲斐、信浓等地,有不服从朝廷者一律诛杀!所以按照这个指示,我将派兵讨伐土屋和山县,希望你能够率众协助。”

  “这……是!”弥津直兴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屈服于了我的压力之下。

  “重治!主公召我去新府城议事,这里的事情就偏劳你了!”我见天色已晚,就从桌边站起身来。

  “主公放心,我一定尽快解决山县和土屋的事情!”竹中半兵卫跟在我身后说到。

  “你……”我忽然心中一动站住了脚,扭头向刚刚左侧第二席看去,我的儿子仙鲤丸也刚站起来。

  这次出征是我这个长子的初阵,但是连我都只是个副将自然不要说他了。不过我还是本着锻炼他的目的为主,交给他八百人立了个独自的营盘。在织田信忠对阵山县昌满时他也有出阵,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现在倒是一个机会,就让他由小到大慢慢来吧!

  “都只是一两百人的小城砦,就交给信清去办吧!”我感叹着说到。这次我连高级一些的军事会议都没让他参加过,现在是些时候了。

  “主公!可山县和土屋的部下都是……”竹中半兵卫显然不放心我这个意外的决定,在他看来仙鲤丸还是应该收到严密的保护。其实我也知道,利用军师的身份他给了仙鲤丸的备队很多照顾,即便是行军也是夹在我的近卫队和哥萨克轻骑之间的。

  “是鹰总是要飞的,我们就放手吧!”我们这时已经快走到我的寝帐,不相干的人难以靠近这里。“你可以关照暗中随行的楠木他们,要特种备队先‘处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