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小时了了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870 2006.02.11 20:18

    “唰啦!”门被拉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少年。他大约十来岁的年纪,面庞白皙清秀。浓黑的眉毛大大的眼睛,使他看起来十分的精神。高而坚毅的鼻梁,紧紧闭着的薄嘴唇,让他带着一种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冷静。他微低着头,目光直视着身前十步左右的地板,以均匀有序不疾不缓的步伐来到了距织田信长三米开外的位置。

  “在下参见织田弹正忠殿下!”他施过礼后说到,声音不卑不亢。

  “咦~!”看到这个少年的举止织田信长微微吃了一惊,他用眼睛朝我看了一下,我则回以理当如此的表情。“你是什么人?”织田信长沉下脸,故意用冰冷的语调问到。

  “在下是日野城城主蒲生贤秀的长子鹤千代!”少年说罢又是一礼。

  “日野城的城主不是蒲生定秀吗?”看到他的表现织田信长故意问到。

  “家祖年老力衰……”鹤千代好像并没有受到织田信长压力的影响。“……已于日前隐退,目前日野城城主和蒲生家家督由家父担任!”

  “你来这里作什么?”织田信长继续问到。

  “蒲生家诚心归顺织田殿下,我是来作质子的!”说这句话时鹤千代的情绪不见丝毫波动,连我都惊讶于他的沉稳镇定。

  “你可知道我是谁?”织田信长的眼中又射出了那种我非常熟悉的鹰隼般的目光。

  “您是织田弹正忠信长殿下!”说完这句话鹤千代稍稍顿了一下。“……您是平定近畿重振幕府,扫除逆党的靖国第一功臣!”

  “你知道啊……”听了这几句恰到好处的马屁织田信长的眼神明显和缓了下来,突然他猛地一拍桌子。“说!蒲生家是不是因为怕我,才来归顺的?”

  “是!”鹤千代恭恭敬敬的回答到。“殿下威武天下皆知,织田家军势之盛更是人所共见!所以蒲生家害怕殿下,并不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

  “那你怕我吗?”织田信长洋洋得意的说到。

  “自然是害怕的!”鹤千代点了点头。“天下有多少英雄豪杰都害怕殿下,何况我只是一个10岁的小孩呢!”

  “既然怕我为什么还敢来?你就不怕我生气嘛?”织田信长似乎好整以暇,但我一听这话就知道要糟了。

  果然,鹤千代看似“可怜”的说道:“殿下会对我这么个小孩子生气吗?我却以为让小子害怕并不足以彰显殿下的武勇啊!”

  “噗哧!”我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听这话堂堂织田信长仿佛只会吓唬小孩子。

  “嗯、哼!”织田信长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同时还没忘瞪了我一眼。“你既然听说过我就该知道,我可是经常会杀人的!”他努力摆出残暴的样子,但我知道他并没有真的生气。

  鹤千代正色说道:“我所害怕的只是殿下的威仪,而不是殿下手中之刀!”

  “这又是为什么?”织田信长对他的这个提法感到很是新鲜。

  “殿下于万马军中纵横捭阖,制京都而威震四方,威仪自然是惊人胆魄的!至于殿下的刀嘛……”鹤千代笑着摇了摇头。“殿下手中的刀虽然锋利,但不会无缘无故杀无罪之人,尤其不会也不能杀我这样的人!”

  “你这样的人?你是什么样的人?”织田信长问这话时脸上已经有了笑容,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不少。“说说看,我为什么不会杀,也不能杀你?”

  “虽然在下年少识浅,又没什么学问……”鹤千代镇定自若侃侃而谈。“……但也听说过这样的说法,汉诗曰:‘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脯,天下归心。’想周朝在取得天下之后,执掌朝廷政事的周公旦对于前来投奔的人,尚且挽发倒履相迎。当今天下并未平定,四海之内颇多妄佞之辈!弹正忠殿下是任重而道远,正当励精图治厚积博发,怎么可能无端杀戮前来归顺的人呢?您既然有匡正天下的志向,又怎么会没有包容四海的胸襟呢?”

  “你的话似乎有些道理……”织田信长用折扇在桌面上敲了敲。“但……你可是要知道:你的身份是人质,一旦你的祖父和父亲谋反你可是随时可能送命的!你家是六角家的累世重臣,你祖父和父亲归顺我也许只是权宜之计。你既然敢冒天下之绝险来到我这里,对你家里人的心意是否真的了解呢?”

  “请问殿下,您……”鹤千代抬起了那张文静清秀的脸直视着织田信长。“是否允许我讲实话吗?”

  “当然!”织田信长不解的回答。“不然我何必要问你呢?”

  “既然如此……”鹤千代语气亲切的缓缓说:“我~不~知~道!”听了这个回答我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可他却好像在叙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不知道?你说你不知道?”织田信长显然也被他的答案搞懵了。“你不知道就敢来当人质?”

  “请问殿下,您认为谋反是一件什么样的事呢?”鹤千代反问到。

  “谋反嘛……”织田信长稍稍想了一下。“谋反是事关一个人、一个家族、一个国家最为重要和机密的事情,因为一旦成功就将异军突起飞黄腾达,而一旦失败也会身死族灭国破家亡!这两种事情的例证都是屡见不鲜,任何一个人都会明白谋反意味着什么,只要他还是个思维健全的人!”

  “殿下所言极是!”鹤千代俯身一礼。“既然如此,殿下您是否会和一个10岁的孩子商量这么重要的事情呢?哪怕他是您的骨肉至亲!”

  “这……”织田信长当场愣在了那里,我也不禁愕然。是啊!一番谈话使我们两个都不知不觉忘记了他的年龄,可他确实只是一个10岁的小孩而已。由此而观,眼前的这个孩子不但具有非凡的智慧,而同时却不像其他天才儿童那样妄自尊大,他非常清除自己所处的位置同时又时刻不忘利用这一点来为自己牟取优势。“哈、哈、哈……”织田信长仰天大笑。“不错、不错,你果然有些意思!你放心吧,即便你的祖父和父亲有什么无心之失,看在你的份上我也会从轻处理的!”

  “主公对你们蒲生家如此宽大,还不赶快道谢!”我在一边煽风点火到。

  “谢弹正忠殿下大恩!”鹤千代伏地叩拜。

  “好、好、……”织田信长喜形于色频频点头。

  “其实,刚才主公只是想试试你……”我顺着话音继续说:“主公其实是很关照你们蒲生家的!你来之前,主公还怕你和其他人质呆在一起太拘束,而把你交给我照管呢?”

  “不知大人是……”

  “在下是织田家的部将诸星清氏!”我自我介绍到。

  “原来您就是大破三好政康军的诸星大人啊!那今后就请您……”鹤千代有些惊讶,没想到他也知道我的“威名”。

  “你先等等!”织田信长这时突然打断了我的自说自话。“刚才不是还没说定吗?”

  “您怎么刚说完就不认呢!”我皱着眉头说到,跟着又凑近他说:“再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你这么忙对于他以后的发展未必照顾得过来,还是我让竹中他们带带他的好!”

  “那好吧!”织田信长想了半天终于答应了,但又不放心的说:“他学成之后你可要还给我呦!”

  “那是自然!”我一口答应到。只是我忘了告诉他一句古话:“活到老,学到老。”

  ———————————————————————————————————————

  冬天里的熊:昨天下班时不慎扭了脚,因而休息了一天,大家见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