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需要一点精神(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27 2010.07.11 20:59

    “这……是!”丹羽长重稍一犹豫就答应到,毕竟面对的敌人只有四五百人,还算不上临阵脱逃。再说这里还有我这个身为主将者的命令,以大局为重谈不到什么有失体面。

  丹羽部的长枪足轻重新排成四列纵队,铁炮足轻也回到了行进的队列里,其实他们在这里也就是彼此诈唬了一下,除了耽误时间并没有任何实际作用。

  可是对面的德川军似乎并不想这样放弃,平射的铁炮改为零零星星的向天鸣放,而在这些“鞭炮”声中,此起彼伏的恶毒辱骂声清晰地传了过来,甚至有几个家伙还解开裤子对着河水撒起尿来。

  “岂有此理!”见到这种情况几名丹羽家的年青武士怒不可遏,抽刀提枪就要杀过去,不过都被身边的人给强拉住。丹羽长重见我没有什么新的表示,只得命人拉着那些冲动的部下迅速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地方。

  “有点意思!”我微笑着将侍从递上的镶宝石黄金筒望远镜举到了眼前,仔细打量起了这些奇特的“敌人”。

  这是些标准的士兵,装备不算精良但却也绝非临时拼凑起来的农兵可比,清一色的皮甲小竹笠手中也是装着一尺多长枪头的木柄长枪。刚才因为匆匆一眼并没有看得太清楚,这些士兵背后白色靠旗上端印得虽然也是黑色葵纹,但是和德川家康的“三叶葵”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诸星清氏,你这个无耻奸商!”

  “窃国鼠辈!”

  可能是看到丹羽备队已经走远,劈头盖脸的漫骂向我袭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现在的名声实在太大了,连真带假沉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被翻了出来。

  “主公,我带一队人去将尔等杀散!”樱井佐吉脸色通红地凑近我的耳边说到。

  “去调一队弓箭来!”我将望远镜自眼前拿下,叹了一口气吩咐到。

  我的近卫部队中并没有弓箭这种编制,因为似乎作为主将的贴身防护和突击力量并没有这个必要,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虽然随着铁炮的广泛使用,弓箭的作用这十几年间持续下降,但依旧是常规部队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日本人惯使的长软弓配轻羽箭杀伤力很低,如果不是赶巧射在咽喉上对重甲武士则起不到什么作用,不过你不得不承认的是它不但比铁炮射程更远些,小曲线的弧度射击轨道也足以绕过战场上那些临时搭建起来的低矮掩体,这一点则是铁炮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我直属两万人的部队也是现时下一般的编制,所以樱井佐吉很快就调来了两百弓箭足轻,沿着龙泉寺川的南岸排列好。这时隔着河两边的距离大约在120到150步之间,刚好在弓箭的有效射程之内,那边的德川军应该也发现了这种情况,停止了喋喋不休的呱噪注视着这边的情景。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和弓箭足轻一起过来的还有池田恒兴,他的部队就跟在我的后面,见我这里半天不动就跟过来看看。

  “你看不出来我在干什么吗?”我抬手用军扇指了指河的对岸。

  “切,你傻啊!”他只朝对面瞟了一眼,就立刻扭过头来用怪异的眼光盯着我。“就这么点儿人马纯粹是来捣乱的,他们只要退后一些弓箭就没有用了。不如马上派一队骑兵过去冲他一下,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我就是想要看一下,这支德川军是不是我用弓箭一吓就跑!”此时升高的太阳变得有些耀眼,我拉低头盔遮了一下。“如果他们跑了那我立刻就走,反正那边的铁炮也打不过河来,而那几百人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要是他们还不退我就得仔细琢磨琢磨,德川家康到底还有什么倚仗!”

  “哦……”池田恒兴发楞吭了一下,不过看样子并没有真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并没有指望他现在就能明白,至少我自己都没能想清楚,对于德川家康这样可能夺取天下的人一定要多观察多琢磨,这其中就包括了他手下的那一帮人。我轻轻地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全体搭箭……放!”这支弓箭备队原本的指挥官高声喊出命令的同时,手中的彩配也挥舞落下。

  两百张弓同时射出的羽箭集中在一起,也是黑压压的一片,伴随着一阵嗡嗡的弓弦振动声飞向了河的对岸,那群依旧以不太整齐队列站着的德川部队。

  虽然对于武士的铠甲轻羽箭的作用有限,但是要在百步开外射在只着轻护甲的足轻身上还是真够一呛,就在我们眼瞅着着之下,前排三十几名德川足轻中箭跌倒。德川士兵站得不是紧密队形,又加上羽箭份量过轻受到风的影响,所以两百人只有这个成绩却也不是很奇怪。

  “他们……他们居然真的没有退走?”池田恒兴痴痴地说到。

  我抬起望远镜向河北面看去,在第一轮攻击后德川军并不是毫无反应,不过轻微的波动似乎被什么东西震慑住了,并没有发生溃逃的情况。一阵前后左右的寻找,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德川武将,刚才因为他一直立马于一棵大树下,我几番寻找都把他给忽略了。

  这员武将骑在一匹纯黑色的高大战马上,青色大铠外面罩上了一件朱红色阵羽织,手中的倒提着一柄足有五米长的素长枪,真是威风凛凛。最引起我注意的是,浓密的树荫掩映下,他的头上带着一顶造型奇特的鹿角柿形盔。

  “他们这是怎么啦?”偏赶上这个时候池田恒兴还走过来拉我。

  “最近下雨太多,他们的脑子里都进水了!”我不耐烦地甩甩袖子。

  那员武将缓缓从树荫里走了出来,将手中长枪向前一挥指向了我这边。已经不足五百的足轻迅速排成了两排,高举长枪向前进发,整齐地踏进了河里。

  “疯了……真是疯了……”池田恒兴喃喃自语到,但眼睛里却闪过了一丝感动。我又刻意地观察了一下其他人,有这种神情的竟然是大有人在,甚至有人的眼睛里已经闪起了泪花。

  “弓箭射击!”我自小受到的不是武士教育,所以时至今日在骨子里也算不上是个武士。或许此时此刻是个感动人的场景,可缺乏融入感的我想得却是别的问题。

  弓箭再次开始发射,河中的德川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河水的延迟给了弓箭射击足够的时间,三轮之后德川军只剩了一半不到。

  “调些铁炮过来!”我要迅速解决这一切,间隔时间要短并且尽可能的不让这个主角成为“孤胆英雄”。“留下本多忠胜……”我小声地让御弁丸去传达我的命令。

  我的近卫军里就有铁炮编制根本不用到别处去调,替换下弓箭手的铁炮足轻毫无耽搁的进行了射击。三次连射造成的余音和硝烟逐渐散去之后,河水里只有本多忠胜孤零零地立马在那里,而一具具尸体混着混浊的鲜血向下游飘去。

  “诸星清氏,我本多忠胜来讨取你的性命!”本多忠胜虎吼一声催马向前。

  此时的河水已经有一尺多深,虽然骑在马上还没有淹到脚,但是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前进的速度,还没有一个正常人在平地上走得快。不过本多忠胜还是艰难而执着地向我而来,好像面对的只是我一个人而非数万大军。

  我一挥手中军扇指向河中,回头大喝道:“本多忠胜孤军轻骑前来索战,谁……”我不能让本多忠胜变成挑战巨龙的传奇骑士,必须要一对一的作战中将其击杀。

  “我来!”我的话刚说到半截从身边冲出了一名武士,纵马前跃跳到了河里。“我诸星家武士内藤春正,前来取你的首级!”大喊声中十字文枪刺了出去。

  “无名鼠辈也来送死!”本多忠胜也不招架,反手一枪也向前刺去。他的鹿角柿形盔下有一个半覆式护面,虽然看不见表情却可以让人感到他凛凛的目光。

  他手中一柄“蜻蜓切”是天下已知名枪中最长的,几乎已经赶上了队列足轻手中的“长柄”,加上他非凡的臂力和武艺,随手一招就达到了后发先至。

  “当啷!”内藤春正手中十字文枪锁住“蜻蜓切”的同时,身子却是在一震之后微微颤抖了起来。这还是得益于在水中无法借助战马前冲的力量,不然他绝对招架不住本多忠胜这一招。

  “唉……”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内藤春正是完了。

  内藤春正是追随了我十几年的部下,说起来也算的上勇猛并多次立下过战功,不过这也得分和谁比,距离本多忠胜他差得可不是一两个档次。不过这个时候却既不能让人帮他,也不能把他叫回来,毕竟这是众目睽睽之下的单打独斗而非混战,说不好就是终生以致延至后代的巨大耻辱。

  我原本说那番话是想叫新八郎出去,无论武艺还是力气才有稳稳取胜的把握,不然可儿才藏和岛胜猛只怕都会有闪失。可是我却疏忽了讨取本多忠胜这样名将巨大荣誉对人们的诱惑力,直接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啊!”内藤春正果然不敌,几招之间被本多忠胜刺落马下。

  “本多忠胜,讨死吧!”这回没等我开口新八郎就冲了出去,刚才让别人抢了先他就存着一股怨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在中国工人出版社发行的《日本战国第一忍者——德川家康传》中,有关于小牧山——长久手之战中本多忠胜曾以数百人骚扰过羽柴秀吉的大军情节。我没有作进一步考证,并在此作了一下加工处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