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5、耳川(五)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68 2008.05.14 20:16

    缓缓落下的尘土中出现的是五排长枪,用木栏固定斜支在地上,原本埋在土中,在骑兵接近时才突然被拉起。

  由于事出突然再想刹车已经停不下来了,即便有个别机动灵活的家伙也被后面的同伴碰撞着踉跄向前。最前面的三十几个人无一例外地撞在了雪亮的枪尖上面,跟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先被扎上的人被串到了下面,猛一看去就像是签子上待烤的鹌鹑。有些人刺中的部位无法一下致命,因而在那里发出了阵阵凄厉的哀嚎。

  这个装置是早就制造好了的,为了方便运输可以拆装。这本是由拒路马衍生来得一种防御性武器,要比用人排成的枪阵稳固不少。不过这个东西最大的优势就是隐蔽性,事先可以平放在地下并盖上浮土,在敌人骑兵逼进时突然拉起,往往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砰、砰、砰……”在付出了八十多人伤亡的代价后,这支岛津骑兵终于停了下来,但随即遭到了铁炮的射杀。原本守备在那里的长枪足轻似乎也松懈了下来,让出了不少位置给等候在身后的同伴。

  “后退!快后退!”一个武士在纷乱杂沓的人群中大人喊到,可是由高速运动中突然停下来的战马,又立刻遭到了凶猛的打击,一时间只是在原地转着打起圈子。

  “啊!”位于后面的几个人终于拨转了马头,可还没有走几步就纷纷从马上摔了下来。刚刚他们跑过的路上崩起了根根绊马索,相互纠结有如蛛网。

  铁炮轰鸣再次从两侧响起,路边的荆棘草丛中幽灵般的冒出两三百人,每人的手里也都握着一只铁炮。他们用冷酷的目光看着,刚才还意气风发现在却变成了一群可怜虫的人,同时射来的还有成片的枪弹。

  铅丸在火yao巨大的作用力下形成了恐怖的威力,简易的盔甲和肉体在它门前显得脆弱不堪,硝烟中惨叫声伴随着腾起阵阵血雾,虽然大部分都打在了马的身上,可人的生存数量也在迅速减少中。

  “没有别的后手了吗?”看着眼前的这个屠杀场面,我想的只是要快些结束。燥热中血腥味直接冲击着我的神经,胃部阵阵抽紧有种要吐的感觉。之所以现在还能压抑得住,似乎是火yao中的硫磺味对此有一定抑制作用。

  “没有了,岛津军这已经是尽了全力!”蒲生氏乡可能是也不太适应这种味道,下意识地用手绢擦了擦上唇。“岛津再强大毕竟还是九州的地方豪族,加上多年的不断作战不可能有太多的储备。经此一役精锐尽丧,想来只能是任殿下宰割了!”

  “这就好……”他的回答令我的神经好过了些,不管怎么说这样的血腥场面是暂时告一段落了。想来岛津义久这时已经可以接受我的任何条件了,我该怎么办?是只给他留下萨摩,还是再加上个大隅。

  “禀报主公!”就在我合计着九州未来的规划时,一个传令兵恰时地传来了消息。

  “哦,前线的战斗结束了吗?”我心里忽然一动,要是捉住了岛津义久似乎事情会更加简单一点儿。

  “是的!”传令兵半跪在那里,可能是因为疲惫单手撑住了地。“恭贺主公,我军大获全胜!岛津军伤亡上万浮尸遍野,各部均有大量斩获……”

  “都抓住谁了?”我对于这些事情并不放在心上,斩获再多又能怎样,还能多得过我自己吗?现在就看捉住谁了,要是岛津义久入手这仗也就在今天到头了。

  “是!大谷大人捉住了海北国兼、田尻但马守,可儿大人捉住了阿多盛仁;长宗我部殿下……”

  “岛津义久!我问岛津义久怎么样了?!”我有些沉不住气。这个传令兵是谁挑的,怎么报告情况还分不出个轻重缓急。

  “回禀主公,岛津义久……逃跑了!”传令兵没有抬头,而且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跑了?”一阵巨大的失望向我袭来。怎这回运气这么差,在哥萨克的快马之下还让岛津义久跑了,虽说别人也不是不可以,但效果就差很多了。

  “殿下,好事多磨嘛!”蒲生氏乡凑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值此大胜之时,殿下万不可因一时意气没了士气。再说据在下所查,岛津四兄弟中最为了得的是老二义弘。若把他捉住了功效只怕还在岛津义久之上,殿下对属下们就不要过于苛责了!”

  “嗯!”我压抑了一下烦躁起来的情绪,沉着声音继续问道:“岛津义弘拿住了吗?”

  “……”传令兵没有说话,可是摇了摇头。

  “也没抓住!”晒了一上午太阳积攒在体内的火气腾腾地冒了起来,我想我的眼睛此时已经红了。“那岛津家久、岛津岁久呢?”我厉声问到。

  “……”回答我的依旧是沉默。

  “饭桶!一群的饭桶!”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破口大骂但不知这是骂部下还是骂我自己。这就像是一个赌徒摔牌、骂骰子,并不一定有特定的目标。

  “殿下请息怒……”蒲生氏乡想劝我,但情况不明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起,因而只说了半句话。

  前面聚歼岛津骑兵的铁炮声依旧在响着,这更加使我心烦意乱。“住手!”我一下子吼了起来。“就这么几个人你们还想磨蹭到什么时候?!赶快给我解决了!”令人奇怪的是我居然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竟然一时趁铁炮发射的间隙传遍了当场,说完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可能在我来讲只是一时的发泄,但作为部下这就是命令。在几个指挥者的简洁命令之下,路两边的铁炮手迅速收起了手里的铁炮,转而拽出了背在身后的打刀,杀向已经倒成一片的人、马肢体。又是一阵的血肉横飞,片刻短促的哀嚎之后逐渐归于了平静。

  “嗯……”我回到自己的马扎上有了下来,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此刻我的感觉越发的不好,只想找到个安静、清凉的地方休息一下。

  *********************************************

  直到晚上十点之后天气才逐渐清凉了下来,甚至还挂起了带有丝丝潮气的海风。经历了一整天的劳碌与疲惫,此刻我本该是睡下的,但因为精神亢奋反而睡不着了。虽然事情的大概经过我已经听了忍者的报告,但还想从直接参与的人员那里得到些更生动的说明。

  “殿下,您找我?”通报之后霍思金从帐外走了进来,此刻他也已经卸去了哥萨克骑兵的胸甲制服。

  “是,想听听白天的情况!”我指了指面前的一个小凳子,位置不高,因为我不喜欢总是仰着头说话。“打扰你睡觉了,可有些事不弄清楚我自己就睡不着了!”

  “这是在下应尽的本份,还请殿下不要客气!”他弯了弯腰后就坐了下去,可看着还是比我要高。“老实说今天的战况确实使我震惊,没想到一个地方豪族居然有这样的军队!”他知道我想听什么,因而不等我问就直接说了出来。

  我听着他的叙述,放在桌子上的手有些发抖。

  “当我看到第一支大约三百人的部队时,并没有感觉十分的惊讶。过去的战争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说至此处霍思金微微显出了一些感慨的神情。“……他们由长枪和弓箭兵组成,就那么聚集拥塞在道路中间,因为人少甚至谈不上阵势。这种程度就是一支断后小队,我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就指挥部队杀了过去。虽然他们也很勇敢,但是仅仅十几分钟就被我们全部消灭了。我们继续上路,可在仅仅一里之外又看到第二支……”

  我依旧静静地听着,只是手已经有些发抖。

  “在消灭了第十二支这样的部队后,我不得不命令部队停了下来,因为远处已经看见了上伊形城的城墙!”这个时候他的感慨已经渐渐变成了感伤,出于一个军人对其他真正军人的敬重。“你的敌人带着大约两万部下逃入了上伊形城,不过这是他用近五千名忠诚士兵的生命换来的。这样的敌人值得尊敬,因为事先没有思想准备所以没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对于自己的失职我不想辩解,任何处分都愿意承担!”

  “这件事确实你有责任,不过我的责任更大!”我确实无可奈何,这实在是一个无法责怪任何人的错误。这场战争我是赢了,可达到的效果却大大打了折扣,士气是提升了,可我的心里却隐隐产生了一种彷徨。“对这样的对手我也没有想到,看来事前准备的还是不足。好在我们这一仗是打赢了,总还有回旋补救的机会!”我虽然心里觉得有几分不妥,但还是故作轻松的说到。

  “关于这点我并不想多说什么,论到战力他们也确实还构不成对您的威胁!”霍思金沉思了一下,可最后还是说道:“这种精神实际最可怕的是生生不息的繁衍,只要这个家族不灭亡,这种精神或许就可以作为口口相传的事迹永远传下去!战力不足、装备落后,这些都可以通过训练和发展赶上来,这种精神实际上才是最大的威胁!”

  “永久的‘威胁’……”霍思金走后很久,我还一直在想着这句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