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0、浮士德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30 2006.05.07 20:02

    夜渐渐的深了,院子里的石灯笼并未燃起,景物全都变得模模糊糊,压抑的氛围就如金山利泉此刻的心情。这是泽城本丸的一间小院落,他正静静的站在一处黑暗里。“难道真是天绝我吗?!”金山利泉在心里对自己大喊着,对可悲前景的不断猜测让他越来越绝望。

  在三好义继失手被擒后不久金山利泉就得到了消息,他立刻就明白了笼城抵抗的愚蠢性。水木的叛乱明显是个圈套,织田军肯定有备而来。他丝毫没有耽搁率军撤出了饭盛城,日夜不停一直向西而来。不知是否他的运气较好,一路上居然没有受到任何拦截和追击,不仅没有损失人马反而收罗了一些散兵,到达泽城时竟也有了两千多军势。尽管如此,到了距岸和田20里处的泽城后,他却停止了前进。

  金山利泉不敢想象一旦到了岸和田城会受到何等严厉的惩罚,三好长逸决不会放过他。这次的事件自己该负有什么样的责任他很清楚,有时他甚至想过投向织田家的可能性,但……由于长久以来受到三好三人众的压制,自己此刻可以说不具有任何政治资本,这临时拼凑起来的两千军队根本不会进入织田信长的眼里,唯一还算值点钱的就是被自己裹挟出逃的三好诸将的家眷。可这也不甚保险,因为这两千军队中相当一大部分人是不会跟随自己投降的!

  到达泽城已经六天,三好长逸并没有对他发来任何责难的指示,但这并不表示说三好长逸会饶过他,只是内部团结集中力量是三好家目前压倒一切的问题。

  “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也许静观其变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和自己的妹妹商量不出个结果,独自一人也没有想到什么办法,金山利泉只得自己宽慰自己。一个人向卧室走去,院子和走廊里都是静悄悄的,因为心情不佳的原因他摒退了所有侍从,卫兵也都站到了院外。

  卧室里比外面更黑,金山利泉走向桌边想点亮蜡烛。突然他感到屋子里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向后一跃把脊背靠在了墙上,同时佩刀也抽到了手里。“什么人?!”他对着黑暗沉声喝到。

  “不错嘛!”黑暗中响起了一个粗旷得有些沙哑的声音。“……人们都传说金山骏河守大人是个只会邀宠献媚的角色,没想到还有这般敏锐的感觉!不错、不错,虽然只是个空架大名的陪臣,但到底是世家武士出身嘛!”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想干什么?!”金山利泉厉声问到,同时向门边移动着脚步。虽然他确实很想知道这个问题,但也知道此刻并不是时候。这个人既然能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的卧室,那就肯定对周围的情势已经有了一定掌握,自己首先应该摆脱现在的困境,一切疑问和这比起来都显得无足轻重。他也不敢大声喊叫,害怕对方铤而走险。

  “骏河守大人似乎不太信任在下嘛……”那个声音忽然异常诡异的变换了位置,一下子挡在他和门之间。“其实在下对骏河守大人并无任何恶意,大人不必如此!”

  “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方的神秘莫测让金山利泉深深的恐惧,问话只是为了确认对方的位置,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在下是……”

  趁着对方说话的机会金山利泉一刀劈了过去,刀势无声无息,亦如他一贯做人的风格。“当啷!”他感到刀砍在了什么东西上,但明显不是人的身体。右臂发麻之余有一股巨力将他的身子向前一引,一下子撞在了墙壁上。正在他想再作挣扎时,一只有力的大手扭住了他的手臂把他的脸挤按到了墙上,同时有截冰冷的锋刃压在他的后颈,刺激的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您很不友好啊!”那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其中充满了轻蔑与嘲笑。“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能和您谈谈,充满了‘真诚’的谈谈!这就是我的诚意!”声音结束的同时金山利泉感到桎梏一下子消失了,只有身上的酸疼能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

  “大人,有什么事?”这时卫兵在屋外问到,可能是听到了刚才的动静。

  “没事!”想了一下金山利泉还是这样对门外喊到,他只感觉握刀的手中满是汗水。“我碰到了一面镜子!没有你们的事,都到外面去!”

  “骏河守大人还是把蜡烛点起来吧!”卫兵走后那个声音说道:“虽然我是个生活在黑暗里的人,但这次来找您却没有存着任何黑暗的企图!”

  在摇曳的烛光中,金山利泉看到了一个彪形大汉,高大粗壮的肢体连鬓的络腮胡子让他看起来有些恶形恶状。“怪不得有这等强悍!”金山利泉在心里暗暗说到。

  “让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大汉微微笑了一下,但一点儿也没有令人感到亲切。“在下是诸星兵部丞家臣,名叫石川忠纲!”

  “你……”金山利泉一跃而起,同时还绷紧了刚刚放松的神经。

  “骏河守大人不必如此,在下对大人全无恶意!”石川忠纲说着再次轻蔑的看了看金山利泉手中那把刀。“首先,请让我代表鄙上表示对大人的敬意!”

  “阁下带来的仅仅是敬意吗?兵部丞大人为人还真是雅致啊!”金山利泉在确定了人身安全后逐渐回复了冷静,开始用她那精明的头脑判断起了形势。

  “除了敬意当然还有别的!既然大人豪爽,我们就跳过这一环节好了!”石川忠纲也没有再作虚假的客套。“鄙上心里其实有一件事,希望能够得到大人的协助!”

  “在下可是三好家的臣子,请兵部丞大人不要打错了算盘!”金山利泉的回答声色俱厉,但心里却猛地一喜。

  “大人是这么认为的吗?”石川忠纲的面容看似一惊,但随即的话语却让金山利泉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鄙上的看法都真是与大人不谋而合!在下来时鄙上一再叮嘱:大人是三好家的中流砥柱,对三好家的复兴可谓关系重大啊!”

  “这话是什么意思?”金山利泉的这句话没有做作,他确实被石川忠纲给搞糊涂了。

  “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只是事关三好义继殿下!”石川忠纲的用手***了一下浓密的胡子,对着金山利泉眯起了眼睛。“鄙上对三好义继殿下继位以来的遭遇深表同情,也非常理解骏河守大人的一腔忠义!为了表示他对二位的敬意,他愿意恢复义继殿下的自由……”

  “什么?!”金山利泉大吃一惊,随即又压抑住激动深吸了一口气。“兵部丞大人恐怕还有什么别的‘希望’吧?说说他的条件!”

  “哈、哈、哈,骏河守大人还真是个爽快人!”石川忠纲大笑了起来。“大人想必也知道,鄙上也有他自己的难处!为了在织田殿下那里能有个交代,还请三好家能够把岸和田城交给我方!”

  “兵部丞大人凭什么认为我有这样的能力?”金山利泉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缕冷笑。“他又凭什么认为对三好家来讲,义继殿下的重要性就超过了岸和田城……哦,不!应该说是整个和泉呢?”

  “鄙上对这点其实一无所知!”石川忠纲爽朗的神情也被冷笑所取代。“……只是鄙上非常清楚!对于骏河守大人来讲,义继殿下的作用可是远远超过了岸和田城!”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金山利泉色厉内荏的说到。

  “其实道理很简单……”石川忠纲不愿再和他蘑菇,直接把话挑明了。“对于三好家在这次的失利中您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恐怕骏河守大人自己是心知肚明!一旦三好家安定下来,第一个被三好长逸开刀的只怕就是您了。目前能摆脱您这一处境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三好义继殿下营救出来!有了这一点,您以前所作的一切也就都有了正当理由!”

  “可……决定权在三好长逸手里!我只怕……”金山利泉终于软了下来。

  “你不用‘只怕’!”石川忠纲打断了他的话。“三好家眼下最需要的就是稳定,这一点三好长逸比谁都清楚!您只要散布三好长逸有自立之心,他就不能、也不敢不答应。现在三好家主要将领的家眷都在泽城,同时对您的营救心存感激,这不就是天赐良机吗?再说……”石川忠纲突然猛盯了他一眼说:“这恐怕并不比您平时作得更困难吧!”

  “如果……如果由我提出这个建议的话,所有人都会知道我与你们有关系的!”金山利泉还是犹豫不决。

  “放心,鄙上不会让您为难的!”石川忠纲又恢复了和蔼的语气。“这个建议我们会通过另外的途径转达,您只要促使它在三好家顺利通过就行了!当然您可以表现得大义凛然,这样也就保全了您在三好义继殿下心中的地位!”

  “好吧!”金山利泉终于出卖了灵魂。(也许他的灵魂本来就在魔鬼那里)

  “那在下就告辞了!”再抬头时石川忠纲已经失去了踪影。

  “不知道今晚我还睡得着吗?”金山利泉望着洞开的窗户苦笑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