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3、角斗场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79 2009.07.26 20:59

    天正八年(1580)的十一月五日,我抵达了京都,依旧住在自己原先的府邸里。这个日子是我刻意安排好的,因为织田家一干人等觐见天皇的日子,是定在的十一月十日。在到达当天的晚上,我礼节性的会见了几个人,之后就把朝廷司掌礼仪的官员请到家里,其余人是全都不见了。

  对于我的到来丹羽长秀是极为的高兴,匆匆和我见了一面后就去安排各种事宜,各种需要磋商的问题确实千头万绪,事情可是有的他忙了。看着他操劳的样子我有些于心不忍,差一点就要告诉他不必如此了,那些问题不会那么容易在京都定下来,还有很多过场没走呢!

  柴田胜家和羽柴秀吉自然是不能不来,不过这么迫不得已的进京似乎很没面子,原先他们本打算作这出大戏的主角,可现在眼见着地位在下降当中。不过面对同样的一件事,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处理方法,由此也可见到不同的品性。“猴子”和柴田胜家就是两类不同的人,自然表现更加不同。

  在我抵达京都的当天夜里,“猴子”带人也匆匆地赶了来。人未及解甲、马未及卸鞍,他就展开了一系列穿梭外交。上至显宦公卿下至名流达人,总之是一切可以影响圣意民心的人,他都无一例外的接触到了,一时声望几乎有了“诸星清氏第二”的势头。看来他是打算走主动亲和的路线,和我近来的低调形成了鲜明对比。

  柴田胜家直到十一月九日才来,这已经是晋见的前一天了,然后就在织田信孝的“盛情邀请”下,住进了织田信长生前常住的二条城官邸,俨然一副织田家顾命大臣的姿态。他确实是威风的可以,我和“猴子”进京的卫队仅有千人,可他的却足足有三千之众,盛气凌人的姿态相当明显。他这么作不是没有理由,泷川一益等一大批织田家二流家老已经公开地站在了他那一边。

  他们两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对于他们的作法我更是暗自发笑。柴田胜家的行为只能评价为愚蠢,稍微取得一点优势就忘乎所以,他和上杉、北条、德川的那点儿“猫腻”别人知道了或许会胆战心惊,可在我面前这只是小戏法而已。“猴子”的作法要高明许多,但是如今努力已经晚了,一来、我这么多年的功夫不是白下的,他没那么大财力在一朝一夕赶上来。二来、即便是他有所进步,但也不过就是把我的影子复印了一张罢了。

  我没有针对他们采取任何直接的行动,只是就这么观察着他们的表现。在这个天下瞩目的时刻不应该再走中庸路线,我还准备了另外一手振聋发聩之举!

  我再一次走进了皇宫的大门,这么多年来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十几还是二十几次,不过有纪念意义的是,这是第一次我不再是陪着织田信长而来的。不管每个人的主观感情如何,属于织田信长的时代是已经结束了。

  “你来的可是稍微晚了点儿了?”我来到大殿的外廊时被眼尖的“猴子”看见了,这时他正和丹羽长秀以及五六个公卿在一起说着什么。

  “可以早些来吗?”我极为“困惑”地看看他又看看其他人,一脸的茫然不解。“以前都是作为主公的随员觐见,所以想得东西也不是很多。如今主公先世天下动荡,对于面圣这样的大事我可是没敢有丝毫马唬,都是请教了人的!”

  “是啊、是啊!”旁边一个白白胖胖的公卿急忙说到,神情竟很是有几分感动。“如今四海之内像诸星殿下这样的仁人君子可是绝无仅有了,连着三日在府中斋戒沐浴不敢有丝毫疏忽。这样的忠于皇室谨守本份,实在是天下的楷模!”这个人在朝廷内职位不高却是精通礼法的名人,这几天一直是被我请在府中尽心请教。

  在天下的政治还以朝廷为中心的时代里,觐见天皇可是一件了不得、不得了的大事,从颁旨、接旨到斋戒、沐浴,以及进宫的仪仗、时辰,都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不是某一个人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当然了,如今的时代不能再同以前相比,不过恪守礼制的人还是会被人尊重,只不过是看作食古不化的迂夫子而已。

  “到底是诸星殿下,这份老成持重不是在下能比的!”羽柴秀吉感叹之中又带着些惭愧,微微低下了那干瘪并已经秃了一半的脑袋。

  我们站的走廊地板不久前才上过漆,因为今天的仪式早晨又被仔细擦拭过,虽然远远比不得镜子,可是也能模模糊糊照见人们的影像。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造成的错觉,我竟然看到了“猴子”低下的脸上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带上了明显的不屑与嘲笑。

  “还是诸星殿下心思细致,这样的事情我就疏忽了!”此时丹羽长秀和其它那几个公卿也围了过来,唏嘘中各自发表着感慨。这个时候还注意这些东西其实很多人都不以为然,不过这样的人也许更好利用,因而从心里高兴的人亦为不少。

  “诸星殿下你能够如此顾全大局,这真是朝廷的福份!”菊亭晴季笑眯眯地凑了上来,看似恭维地说道:“自从织田右府殿下蒙难时起,这几个月来人心惶惶莫衷一是。也是多亏诸星殿下神目如炬直斥奸佞,这才使社稷自右府殿下之后……”

  “阁下这话可是错了,在下不敢言执主公旗麾!”我立刻义正词严地反驳到,这种事上绝对不能含糊。“如今不止是朝廷,就是织田家自己也正处在生死抉择的重大关头。我等重臣只能精诚团结贯彻主公遗志,若存其他的心思便是逆臣,我诸星清氏第一个容他不得!”

  “是在下失言了,诸星殿下勿怪!”对于我的指责菊亭晴季立刻承认了“错误”,不过好像也并没有太往心里去。他向来给人的印象就是贪财、随和,让人难以对他产生过度的猜忌。

  “阁下言重了!”我也没有太追究,从刚才的话里已经可以听出他是为朝廷问的。

  “这话诸星殿下说得正是,在下也是深有同感!”羽柴秀吉的两只大圆眼睛,在眼眶里面来回逛荡了两圈,随即一张猴脸上出现了忧心忡忡的神色。“如您刚才所说,眼下织田家的头等大事就是同心协力共渡难关,可对于最重大的问题却是物议纷纷。唯有名正才可言顺,不知诸星殿下以为如何?”

  “羽柴殿下!”丹羽长秀皱着眉头十分不满地叫了他一声,并且用明显责备的口吻对他说道:“织田家应该由谁来继承,那是应该由主公来决定的事情,虽然现在主公已经不在了,但织田一门的诸位近支长辈还在。本着对织田家负责的态度我们自然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但那应该是织田家正式的磋商会议上,不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更不应该在诸位阁下面前作出这样失礼的事情!”

  这段时间丹羽长秀在京都,所持的态度是比较偏向“猴子”这边的,但这只是出于抵制柴田胜家、织田信孝一方的跋扈,并非是无条件附和羽柴的所有意见。对于有可能导致织田家分裂、内战的事情,他都保持着一份本能的警惕。

  “丹羽殿下教训的是,晚辈有些急躁了!”“猴子”深深地躹了一躬,他在丹羽长秀面前一贯是表现得恭恭敬敬。“不过也请您体谅在下的焦虑,这种多事之秋不得不时刻考虑。织田家的立嗣之事,虽然本身是一件家事,但关系到朝廷社稷的安危,也未尝不能算作是一件国事、天下事!诸星殿下的见识历来为人所传扬,我这里只是想请教一下。相信各位阁下对此也是极为关注的,是不是这样啊?”他向四周寻找起了“同盟者”,还真就有几个点头称是的。

  “这……”丹羽长秀被困住了,“猴子”借助公卿们的态度使问题公开化,使他一时难以应付。扭过头来用希冀的目光看向我,他是在寻求援助。

  “确如羽柴殿下所说,这件事我对这件事也是忧心不已!”我故意沉吟了一下,用余光看了看周围一群伸长脖子的人。“但是这个问题想了很久我也没有想明白,还是等正式的会议上先听听大家的意见吧!”我忍住笑忽悠了他们一把。

  “如果是连丹羽殿下和诸星殿下都没了主见,那我们这些人人岂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羽柴秀吉却步步进逼,看样子私底下已经部署了方案。

  “天理人心自存公义,我诸星清氏自是不敢有违古制!”我突然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其中的坚定不容置疑。

  尽管“猴子”的计划非常诡秘,但是在我来讲已经是大白于面前。眼下我不能压制他的这种兴致,相反倒应该大加鼓励,要耍猴总不能把桃子从他的面前拿开吧?

  “那你……”圆圆的猴眼猛地亮了起来,闪烁的“贼光”流转不定。“如此说……”他的嘴也张开了。

  “在下来迟了,实在抱歉!”这时候随着一声招呼柴田胜家出现在大门口,他身边跟着织田信孝。

  “您来的可不晚,您不来什么事也进行不了啊!”“猴子”只得刹住了刚才的话题,皮笑肉不笑地转向了那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