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就这样吧!(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28 2010.05.16 19:39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我嘴里一身接一声地感叹,轻轻眯起的眼睛却在盯视着两个面如土色的公卿。“前些时候筒井殿下还到京都的舍下来过,其间我们曾经谈起了许多往事。不想这竟然成了决别,人生……还真是无常啊!”

  “请问……请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菊亭晴季从袖子里模出一块手帕,擦了擦脑袋上涔涔而下的汗水,尽管他努力克制可双腿却在不由自主地打着颤。

  筒井顺庆一死,朝廷迅速稳定京都局势的希望也就算彻底的断绝了,更有甚者近在咫尺的洞之垰那12000大军,也变成了随时可能伤人的“下山虎”。眼下只怕京都里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更不要说这两位出门在外的使者了!可这两位的使命很大程度是基于筒井顺庆的人马会很快进京,现在出了这么大的变故还要不要按照原来的方略继续执行?如果要改变态度的话又该怎么变?

  “这个……我也说不很清楚!”我无奈地摇摇头将两手一摊,表示实在是爱莫能助。“我手下汇报上说:昨天掌灯时分筒井家的几位重臣突然发难,很快就攻破了中军本阵。松仓重信大人本欲保护筒井殿下突围,结果寡不敌众力战而死,定次殿下也死在了乱军之中。这件事情因为事发突然,是否还有别的内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请问叛军是否会攻打京都呢?”鹫尾隆康神情焦急地问到,连扇子掉在了地上都没有察觉。

  菊亭晴季可能是想提醒他注意礼节,但是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来,而是转而用希冀的目光看向我。这确实是一个严肃并且严重的问题,一旦乱军进京将无可抵挡,真的出现这种情况他们连家就都回不去了,少不得要在我这里多吃几天“闲饭”,甚至是一场漂泊生涯的开始!

  “看样子倒不至于!”我又拿起信来看了看结尾,然后用不太确定地口气说道:“今天清晨起事者已经派人进入京都,向朝廷说明情由。据他们自己讲:筒井顺庆殿下是受了羽柴殿下的蛊惑,以勤王戡乱为名,意图偷入京都挟持御驾!这些家臣以天下大义为重,诛杀了这一干逆贼。现下为了防止军中还有暗藏的逆党,他们将立刻退回大和郡山城,商讨之后重立筒井家主的事情!”

  “筒井顺庆反叛?劫持御驾?……诸星殿下,您相信这种说法吗?”一连串的冲击使鹫尾隆康的眼神有点儿散光,精神恍惚之下问出了一句更为愚蠢的话。

  菊亭晴季借着朝服宽大袍袖的掩藏,狠狠地掐了同伴的胳膊一把,凶狠的眼神仿佛要把鹫尾隆康给吃了,如果不是我在场的话,他极有可能直接把鹫尾隆康给掐死。

  “我不相信!我决不相信!”我突然大喝了一声,双手攥拳狠狠地咂在了面前的矮桌上,好像发怒的“大猩猩”。

  受到这样的震动靠边的几个盘子掉落了下来,两个公卿惊恐地望着我。外面的侍从以为出了什么事,门开处呼啦拉闯进来七八个。

  “这里没有你们的事,出去!”把侍从们打发走后我闭上眼睛努力平复着心情,可胸口还是在剧烈起伏着。“我不相信……我怎么也不能相信!”我依旧闭着眼睛,嘴里的话含混仿佛梦呓。“我不能相信像筒井殿下那样的谦和的人,会做出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我更加不能相信像羽柴殿下那样热情洋溢的人,居然想要犯上作乱;他们都是当年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说不下去了,声音有些哽咽。

  我的异常反应镇住了两个公卿,他们困惑地彼此再次交换了一个眼神。不过菊亭晴季到底是经验丰富机智过人,在意识到从同伴那里不可能得到什么启示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唉~~~!诸星殿下,您可真是个坦诚君子啊!”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十分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诸星殿下,如今您已经是武家领袖,闻名天下的豪杰,按理我不该再在您的面前说三道四。但我们从永禄五年初次见面算起,也有了近20年的交情。本卿凭着痴长几岁年纪,忍不住想要说你几句!”

  “不敢当如此抬举,菊亭阁下请尽管指教!”我诚恳的说到。

  “有道是‘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诸星殿下您吃亏就吃在为人太厚道了!”菊亭晴季此时也不“客气”,居然带上了长辈训斥晚辈的口气。“天下何以会出现这百年乱世,还不是心中充满贪欲的奸邪小人作祟?织田太政何以会壮志未酬,还不是中了龌龊宵小的暗算?诸星殿下,你是一个君子,也自然以为别人都是君子,但这现实吗?也许我这话说得不太好听,也许很多人你们当初曾经一道出生入死,但人总是会变得,有时候还会变得非常离谱。自从清州会议之后,您自己说说已经作出多少让步了,可结果又怎么样?您的苦心得到任何回报了吗?没有,一回都没有!请恕我说一句不中听的话,再这样下去您的下场会比织田太政还惨!您现在需要的是振奋精神,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我一时张口结舌无言以对,还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原以为我自己修练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算是阴险加无耻了,可此刻才算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

  鹫尾隆康开始看着菊亭晴季的眼神,是匪夷所思的,仅从这点上我就可判断出,这番说辞是与他们来的初衷是大相径庭的。及至后来他的眼神渐渐由不解到恍然大悟,再到最后的由衷钦佩。可能到了这时,他终于领悟到了一点儿这里面的玄机。

  “清氏受教了!”对于菊亭晴季这样的职业政客我也是莫可奈何。

  “本卿这既是为了诸星殿下,更是为了苍生社稷!”菊亭晴季终于说完了,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对了,还有别的什么消息吗?”他的目光又投向了下面那个信封。

  “哦,让我看看!”我拿起另一个信封拆了起来。也难怪他紧张,今天的消息都够震撼的。“中纳言劝修寺晴右、晴丰两位阁下于昨夜遇害……”

  “什么?!”菊亭晴季刚刚调整好的脸色霎时又变得惨白,之前的所有努力算是白费了。劝修寺晴右是太子诚仁亲王的岳父,连他也被杀足见局势的严重。“可……可有什么线索吗?”

  “和其他事情一样,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我叨念着回答了一句,低着头继续看信。“也是在昨天的午夜十分,有数十个野武士闯入了两位劝修寺阁下的府邸,逢人便杀,而且还不停高喊着‘杀死你这只硕鼠!’……最后这点倒是有很多人可以证明,邻居和经过的路人都有听到!”我看完了信。

  “想不到……想不到啊……”菊亭晴季坐在那里发楞,嘴里一口接一口地吐着凉气。

  “前些时候倒是有些传言,说是劝修寺阁下借管理御产之便盗卖宫廷宝物……”鹫尾隆康看看我又看看菊亭晴季,嗫嚅着说到。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尽快回到京都了!”菊亭晴季一下子像是明白了过来,郑重地向我告辞。“谢谢您的慷慨招待,您的忠义之心我们一定尽快上奏陛下!”

  “如果太麻烦的话,请不必为难!”我也对他们的处境表示了充分的理解。

  “瞧您说的什么话,有什么可为难的呢!这些都是我们早就应该做的……”

  *********************************************

  送两位公卿离开后我回到了书房,笑意渐渐从脸上隐去,代之而起的是一阵雷霆暴雨之前的阴霾。“去把京都回来的人给我找来!”我对跟在身后惴惴不安的御弁丸吩咐到。

  “参见主公!”不一会人被找了来,这次回来的居然还是小川孙十郎。

  “你还有脸回来,你们这帮家伙都是干什么吃的!”我终于再也压抑不住怒火,将手里一直捏着的那两封书信直接摔到了他的脸上。“我每年花大把的金钱养着你们这些家伙,居然连这样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还不如养一群猪!望月吉栋在干什么?加藤段藏又在干什么?你们这帮家伙都只会吃饭吗!”我尽情的痛骂着,发泄着心中的愤懑。就好像一个为精心烹制的熊掌而等了三天的老饕,却在盘子里发现了一只苍蝇。

  小川孙十郎只是以头触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静静地听着我的责骂。

  “说,怎么让近卫前久跑了的!”骂了半天我的心情终于好了些,缓了一口气问到。

  “是臣等罪该万死,辜负了主公的重托!”小川孙十郎又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这才说道:“昨夜本来已经一切安排就绪,近卫前久应该是和劝修寺兄弟一道动手。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临近掌灯时正亲町阁下突然前去拜访,并很快和近卫前久同车出来。我们也曾经一路跟随,发现他们直接进了皇宫。因为事出突然没有得到主公的指示,所以臣下等未敢贸然行事!”

  “嘎巴!”一柄折扇在手中突然折断,我指着大门吼道:“你给我滚出去!”

  “是!”小川孙十郎立刻躬身退走。

  “我这个老丈人,还真是会找麻烦!”我看着拉上的隔扇门恨恨地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