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两个火枪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19 2006.02.25 20:16

    “诸星大人,这位是吕克贝松先生!”我跟随津田宗及一起来到天王寺屋,进了一间偏僻的小院,在这里我见到了他之前提到那两个人。一个是四十岁左右长着浓密棕色头发的欧洲人,大而明亮的蓝眼睛,宽大的鼻梁和巨大的鼻头,下颌和两腮短而茂密的胡须自下而上一直延伸到了头发里,这使他的脑袋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狮子。另一个是十四五岁的日本少年,但我唯一能够确定这一点的就是在来之前津田宗及说到了他的侄子,尽管他的头上还梳着简单的武士髻,可身上穿得却是完完整整的欧式短打扮。此刻,津田宗及指给我的就是那个欧洲人。

  “吕克贝松……”听完津田宗及的介绍我小声重复了几遍。“在下是诸星清氏,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既然是来请教,就要有点儿礼贤下士的气度。

  “我知道您的一些情况,津田老板曾经不只一次的提到过……”他把手伸向了我,我和他握了握。从他的日语上看他应该来到日本有些时日了。“他说您是一位非常有远见,视野开放的诸侯……”

  “对不起!”我打断了他的话解释说:“应该说‘武将’而不是‘诸侯’,这两个词在日本意思非常的相近,但之间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对不起!”他没有丝毫的不快,显得十分豁达。“在下吕克贝松,来日本两年不到!”

  “吕克贝松……这是您的姓吗?”我小心翼翼的问到。从刚才起,我就觉得这个姓很耳熟。

  “是的!”他坦然承认。“菲利普·吕克贝松!”

  “那……是法国人?”我隐约记得这是一个法国的姓氏。

  “不是,但也差不多!”他笑着摇了一下头。“我是来自纳瓦拉王国的加斯科尼省图卢兹城,一个法国与西班牙之间的小国。”

  “啊……”我一下子想了起来。怪不得印象如此的模糊,对这段历史我的记忆主要来自于《三个火枪手》中只言片语的介绍。“亨利·德·波旁陛下是否已经登基为王了?”

  “这个你也知道?!”菲利普·吕克贝松惊诧的瞪大了眼睛。“是的!他登基已经有几年了,但不过只是个在太后操纵下的‘小木偶’而已!津田老板曾经跟我谈起过,说您具有一种神奇的预见能力。老实说我原先并不是十分相信,现在却不得不相信了!在这万里之遥的日本,绝大多数人还不清楚‘南蛮’还分很多国家,但您却连那个‘小人物’都知道的这么清楚!”

  “任何‘大人物’也都是从‘小人物’成长起来的嘛!您不必对他的要求这么高。”我开过一句玩笑后又问:“这么说来,您也应该是胡格诺派新教徒了?”

  “应该算是吧?”他点了点头。

  “怎么会‘应该是’呢?”对他的这个回答我感到很奇怪。在我的记忆里此时的欧洲应该对于这个问题非常的敏感,他又怎么会对宗教信仰如此的不严肃呢?

  “可事实就是如此啊?”他无可奈何的双手一摊。“在我出生刚刚三天的时候我父亲就找来了一个胡格诺派的牧师,他把一杯水就那么浇在了我的头上,一点儿也不怕我着凉!我就这样被卖给了他们的那个上帝,丝毫也没留给我自己选择的权力!”

  “哈、哈、哈,您还真是有幽默感啊!”我一下子大笑了起来,看来他的信仰并不怎么执着,这对我们今后的相处是非常有好处的。“听津田老板跟我说,您对于铁炮具有相当深的造诣?”我把话头引回了正题。

  “是的!我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吕克贝松坦言承认毫不谦虚,同时用手拍了一下放在身边的一支长铁炮。

  “既然您已经到了日本有一段时间了,那您对眼下大名和各国人众的铁炮队有什么看法吗?”我“虚心”的请教到。

  “看来您对于我的能力还是有一定怀疑!”他抬手止住了我的辩解。“您的这种想法完全正确!以日本现今的混乱状况,是不可能把铁炮这种决定生死的利器交给一个在能力上无法信任的人。说到现在各地的铁炮众……”他微一沉吟后说:“我认为他们在走弯路,不是铁炮这种武器发展的正途!”

  “这又怎么说?”我对他的这个提法非常注意,该不是他在用大话唬我吧?

  “现在的日本……”吕克贝松一脸严肃的说:“大名们对铁炮普遍的看法是一种实力的象征,由于过于珍贵无法作为一个普遍使用的兵种。在杂贺、根来这种以铁炮起家的国人众中,更是把铁炮同日本传统的忍术相结合,使之成为一种奇袭兵种!”

  “奇袭不好吗?据我所知纪伊的忍炮众可是名扬天下的!”我一时无法理解他的论点。

  “确实威力巨大,也不能说奇袭有什么不好,有不少以弱胜强的战例就是采取奇袭的战术!可毕竟……”他摇了一下头。“让我这么说吧!最为令人防不胜防的武器是匕首,可您见过有那支军队都是用匕首装备的呢?就像任何人都不可能靠‘小聪明’得意一生一样,一支优秀的军队和它的统帅也不能总是冀希望于投机取巧!我所设想建立的军队是一种铁炮和长矛混编的军队,是一种能攻、能守、能自由移动不拘防御工事的军队!”

  “现在的日本不就是铁炮和长枪混编吗?”我奇怪的问到。

  “不!那不一样!?”吕克贝松连连摇着手。“那种不过是让铁炮露个脸用以进行干扰,不过是插科打诨的配角而已,决定胜利的还是长枪兵的对决!我说得是把数量相当的长枪兵和步兵编在一起,枪兵负责防御,哪怕是骑兵的冲击;铁炮在中间集中射击,是主要的杀伤力量。如果能编成数千人的大方阵,再在中间配置上大炮,那就太完美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他的战争理念在这个时代可算是相当先进的,但毕竟和眼下的现实尚有一段距离。“吕克贝松先生,我非常的佩服您!但至少是目前,我出于实力和政治上的原因还无法建立起这样的军队,甚至由于种种因素的顾忌不能组建过于庞大的铁炮队!很长一段时间里铁炮只怕还只能是配角,但我愿意向您说得方向去努力,或者您愿意把您的理念留在日本、留在我的军队里?这样总有一天,您的理想会实现!”

  “你不用对我抱歉!”他笑着说到。“虽然那是我的兴趣,但我同样要吃饭!而且我之所以愿意到如此遥远的东方来,主要还是为了钱。您放心!在我们的和约结束之前我会严格按照您的命令行事,这也是我作为一个雇佣兵的原则!至于传授我的理念嘛……”说到这里他用手一指那个少年。“我在日本已经有了最好的学生!”

  “这就是我的侄子!”看到我的目光转向了少年,津田宗及及时的介绍到。

  “在下津田一算,拜见诸星大人!”那个少年伏地跪拜。

  “津田……一算……你是根来众出身?”我飞快的想到。

  “是的!”津田一算点了点头。“在下出身根来寺,不过是庶流!因为敬仰老师的学识并且不认同本家的传统,所以现在追随老师在修行当中!”

  “你愿意出仕诸星家吗?”我接着问到。

  “在下求之不得!”

  “那好!”我作出了决定。“吕克贝松先生我先和您签订五年的合约,每年支付你500两黄金!您的工作就是负责统领、训练我的铁炮队,一算以足轻大将的身份出仕我家并且协助您工作。我过几天就要返回若江城,因此请您抓紧时间把手头的事情安排好,这样可以吗?”

  “您今后叫我菲利普就可以了!”他回答到。

  *******************************************************************

  “您从来没告诉过我,您是根来众出身哪?”出来后我对津田宗及问到。

  “这很奇怪吗?”他反问我。“和泉紧临纪伊,堺町距根来寺还不足百里!再说津田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姓,我还以为您早就知道了呢!”

  “您说得倒是有一定道理,只是……”我挠了挠头。“我怎么从来就没朝这方面想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