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2、激流勇退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46 2011.02.06 17:51

    “几千年了,土地是所有人的命脉!”我站了起来向阳台走去,信清亦步亦趋地跟在我的后面。“自从刀耕火种的农业文明萌芽时代起,土地在人类社会就是运转的中心,无论高贵或低贱者换了多少种称呼,衡量他们的最重要标准就是是否拥有土地。皇室和朝廷之所以没落,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土地;武家之所以兴起,是因为他们掌握了土地;作为这个国家运转基础的农民,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块自己的土地。我预感到虽然今后土地的意义也许会有所下降,也可能变得面目全非不再必然和粮食生产联系在一起,但要彻底改变还是很久之后的事,在这之前土地还能作出很多文章来!”

  “您在这次检地中还有别的想法?”信清也听出了那么点意思。

  “对,这一次……确切地说应该是两次!”我点了点头,但随即又小小地纠正了一下。“我准备明年开始的那次大检地,除了要敲山震虎地杀掉几个人之外,还有其他更为深远的一些目的!”

  我转过身靠在一根柱子上,信清非常仔细地听着我下面的话。

  “这次的关键是要把各藩的地界仔细确定下来,还要把荒地的面积大致作个统计!”我看他还没有明白,就继续解释道:“经过百年战乱各地都有大量荒芜的土地,现在的人口数量依旧没能追上应仁之初。这次检地会造成一些人的不满,接着是不是该施一番‘德政’弥补一下呢?”

  “您是想降低赋税奖励垦荒?”信清试探着问了一句。

  “我只是给个政策,具体怎么作就要看那些大名了!”我非常肯定地说道:“我是不会降低田赋的,但是会公布十年之后再进行一次检地,在这期间所有新开垦出来的土地,在谁的地盘上就归谁所有。十年可不是一个短时间,想必那些大名不会那么等闲视之!”

  “十年的自由开发?那不是大大增强了他们的实力吗?”信清听了这话脸上微微有些变色。

  “真的能够吗?我看是未必!”我带着一种强烈自信说到。“要想有效地利用这个机会,就必须尽可能的吸引人口到自己的土地上来,降低自己那份田赋和给予补偿就成了唯一的办法,所以在十年之内他们无法积累起任何实力,甚至还会稍有降低,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未必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不要忘了,我们直辖的领地是在在近畿周围这样土地肥沃的地区,就是常陆、上野、骏河、武藏以及九州肥前、丰后这样的条件较好的土地,也是控制在我们亲信的手中,只要我们采取和他们同样的措施,他们土地上的人口就不可能会有多么显著的增加。最主要的是我们控制着全国的商业管理权,并将在几年之内收回大宗的矿业资源,所以更有保证在这场争夺中持有重大优势!”

  “而且为了是开发荒地中有更多的强壮劳力,他们不得不裁减大量经战争锻炼出来的部队!”信清摸到了我的思路,并且开始举一反三。“新兵和老兵是不一样的,可老兵在握了十年锄头后也恐怕难以再适应战场。我们诸星家的作战主力是那些由职业士兵组成的部队,有充足的军饷钱粮支持战斗力不会有很大的下降!”

  “你说的这点确实非常重要,而且现在那些武士的衰老也要考虑进去!”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并替他补充道:“今年我已经四十六岁,十年后是五十六岁,那个岁数作为一个统兵大将或许合适,但是作为支撑部队主题的中下级武士就太老了。在精简了十年的体制后再次从基层召集起一批来,能力要打多少折扣可就不好说了!”

  “会不会有人看出我们的意图,比如说德川家康那样的?”信清还是有些怀疑,一切是否会像我说得这么容易。

  “不仅是德川家康,我估计毛利辉元、岛津义久、伊达政宗都能看明白!”我哈哈笑到,这些本来就是为他们准备的。“不过我一点儿也不怕他们看出来,因为即便看出来他们也毫无办法!”

  “哦!”信清又愣了一下。

  “因为如果他们纹丝不动的话,领地上的人口就会大量流失,十年后即便土地石高丝毫没有下降,对比别人的相对实力也会降低!”说到这里我双手一摊,作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再说他们即便不削减部队和家臣又能怎样,直接向我们宣战挑起叛乱吗?且不说面对诸星家的甲骑、轻骑、铁炮、铁甲船他们能有多少获胜的希望,仅就是在这个所有小豪族都会疯狂扩充家业的时候,能有多少人响应他们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行为?”

  “父亲的果然是深谋远虑,那些家伙只能鼓励领民多生些孩子了!”信清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汉书上有一句话叫‘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虽然是询问的口气,但是我并没有等他回答就自己说道:“十年增长人口、积累物资、进行准备,再十年才能发愤图强、训练军队形成实力。所以说十年的时间最多让他们把摊子铺开,真正像鼓励生育教诲人口将要见到功效的时候,我们地二次确认检地就开始了,这个政策也就结束了。我不会留给那些人二十年兴越吞吴那样的机会,十年中他们将会被拴在土地上毫无作为!”

  信清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眼睛里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有敬仰、有恐惧,但更多的是匪夷所思和难以理解。他确实需要一个消化理解的时间,我只是望着即将落下的太阳,和它下面摄津大片披满金色的土地。

  “我觉得……我永远也成为不了像您这样伟大的统治者!”良久后他叹息着说到。“无论在各个方面,我都与您相差千里,领兵作战、应对公卿、压制大名都是这样。更为令我感到惭愧的就是,您作完了这些事情我都搞不明白,除非掰开揉碎地跟我讲清楚。您好像总是能想出那些别出心裁的妙计,现在我真是快对自己失去信心了!”

  “你倒是也不用妄自菲薄,至少你的武艺就比我强得多!”我先开了一个玩笑然后说:“我们两个所处的环境不同;面对的事情也不同;需要的意志品质和能力自然也不可能相同。这是一件毫无办法的事情,自然也没有必要去进行攀比,我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你完全有能力把我开创的这番事业平稳地推进下去。你的性格是有些保守,但正是这样你才会坚持我的路线不变,要是换一个更加灵活些的,说不定就把我的百年大计改得面目全非,这才是你这个第二代继承人最需要的品质!”

  “是!”信清低头答应了一声,看样子增加了一些信心。

  “从你说得这些话来看,心里是对将来的事情有些打算的,这非常好!”我看着眼前的儿子,心中感到非常踏实。“现在你的儿子也不小了,我是不能再把你当小孩子看了!”

  二十六岁或许在我的前世还只是个无知青年,在这个时代绝对已经可以顶门立户了。他的长子兴妙丸也快八岁了,这些年的执政作下来自己的影响也逐渐确立了起来。

  “明年检地结束以后,或者是后年,你就准备接任将军吧!”我又转过了身,继续欣赏着远方的夕阳和余晖。

  “啊?!”信清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惊呼。

  “我想离开大阪城到堺町去,可以说那里才是我发迹的地方!”我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情,陷入了一种回忆的状态。“很多年前的时候,也就是我第一次去堺町的那次,我和庆次他们几个迷了路,在一座山上过了一宿。现在我还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那里的明月、幽谷、清泉、松涛和远处堺町成片的灯火。我想在那里筑一座小城,和你母亲她们一起搬过去住,这样的生活才是我一直想要的……”

  “父亲,请您无论如何再考虑一下!”信清的声音打断了我的YY,带着抑止不住的焦虑说道:“如今正是我诸星家伟业宏开筑万世不朽基业的时候,父亲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唯有您才能操纵天下英雄于股掌之间,我自问可没有这样的能力。如今我还不成熟而且父亲您春秋正盛,完全没有到需要引退的时候!”

  “你儿子都那么大了,难不成也要等当了爷爷才算成熟!”我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他只是有些缺乏自信。“有常年追随我的大批家臣支持你,有我们诸星家的强大实力,你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我也不是完全不管你,堺町和大阪之间又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路程。我只是想安安静静作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并不适合以征夷大将军的身份去做!”

  “还是请您再……”

  “再考虑一下是吗?”我替他说出了下面的话,而手更加有力地在他肩头拍了拍。他的肩头已经足够坚实了,足以挑下我这副担子。“你知道我为什么挑这个时候要你接位吗?”

  信清摇了摇头。

  “因为这是个最佳的时候!”我的手和语气同时加重了力量。“我还不算太老,还可以在背后辅助你几年,而检地后允许开发荒地的命令可以使你的声望大幅度提高。还有就是两到三年之后,你将在所有大名最虚弱的时候发布收回矿产的命令,那才是在你自己身上形成的威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