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3、最长的一夜(二)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79 2009.12.20 19:33

    “禀报主公!”就在我打着哈欠,竹中半兵卫最后整理着案上的文件时候,樱井佐吉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刚刚报来消息,大友家的营寨遭到岛津军的袭击!”

  “嗯?”我和竹中半兵卫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睛里都看到了一定的错愕。偏过脑袋侧着耳朵听了听,隐约可辨的是一些风过树梢的沙沙声。

  我们对岛津军驻守的几座城池都有严密的监视,怎么会居然没有事先发觉这样的情况?事实上大友的营寨离我们这里并不远,而且人数也有15000,既然是受到了攻击,怎么我们连个响动都听不到。

  “是大友家来人求援了吗?”我实在是什么也感觉不到,就抬起头来直接问樱井佐吉。

  “不,是我们的忍者发现的!”樱井佐吉报告道:“忍者发现从茶臼城里出来了大约三百多人,悄悄接近大友家的大营后就开始朝里面射箭。大友家也以弓箭反击,因为没有动用铁炮所以声音不大。目前大友家没有多少实质性损失,不过想来通报情况的人也快该到了!”

  “如果来了你就告诉他们: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要他们紧守营寨不得擅自出战!”我让樱井佐吉出去后又对竹中半兵卫说道:“你说这是一般的骚扰吗?我瞅着可不大像啊!”

  “主公明鉴!是不大像,也不合乎常理!”竹中半兵卫点头称是。“要说是骚扰,尤其是人数这么少的骚扰,一定应该是打营外的巡逻队,要不也是在粮草辎重营一带活动,怎么也没有这么不疼不痒打大营的道理。再说大友的大营里有15000人,又有立花、高桥这样的名将,就说岛津出动全军也得啃一阵子,这几百个人能干些什么?”

  “那他们就是别有居心,尤其是在这种快被我们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走到外面仔细地听了一听,但还是什么也听不见。现在虽然是刚刚八月,但这山里的风吹在身上还真是有些冷。“只有几百个人,而且还没配备铁炮,那么这件事只有两个可能:不是诱敌,就是声东击西!”我又走了回来,站在书案的前面。

  “为臣也是这么想的!”竹中半兵卫肯定地点了点头,但旋即又犹豫着说道:“按眼下情况的正常进展,岛津家不可能有任何胜算。既然如此,那么就只有可能出奇制胜,以一次突击型的行动造成暂时和局部的优势,然后再凭着这些条件来和我们谈判,就像上次那样!”

  “哦……咳、咳!”我转过身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微微觉得有些尴尬。上次两栖登陆作战惨败是我战史上的一大耻辱,虽然我嘴上不在意但心里总是不那么自在的。不过我现在也不是毛头小子了,在他发觉之前我就恢复了正常。“虽说目前我们只发现了这三百人,但是在这崇山峻岭草深林密的地方谁也不敢百分之百打保票。要大部队出击肯定是不智的,是不是让光成带着忍军去打一下!”

  “这似乎还是不妥,目前我们最拿得出手的就是这两千人了!”竹中半兵卫凝重地摇摇头。“岛津家肯定是有什么谋划,虽然究竟是聪明还是愚蠢我们眼下并不知道,但是有是一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贸然地就把这张牌打出去,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们就不好应付了。现在岛津家是据险死守,我们双方的部队犬牙交错,在如此众多的接触点中可能受到攻击的要点也很多,稳妥的方法是以不变应万便,至少要等岛津军暴露出真实的意图!”

  “嗯……”我点了点头,又来回在帐内走了几步,抬头向外看了看,还是没有什么动静。这么等着实在是太难耐了,我得做点儿什么。“传令大友两侧的藤堂和锅岛两部,密切主意大友军的状况!”我对着外面喊了一声,樱井佐吉答应了一声派人去执行了。

  “叮呤!”一声竹中半兵卫摁开了怀表的盖子,向上面看了看。“已经两点了,相信很快就可以见分晓!”他轻轻地说到。

  我转回到书案后面又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静静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竹中半兵卫说得不错,通常夜战尤其是奇袭,午夜过后的凌晨就是最佳的时机,这也是基本的常识。今天的事情多少透着那么一点儿怪异,也不知道岛津家究竟想干些什么?

  九州的战事就快要结束了,我准备再巩固一下成果就回近畿去,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岛津家却来了这么一手,这可是真的叫我难办了!一旦打起来就会有伤亡,可这个时候我更加不能失了面子,灰溜溜地逃回近畿自然是不行,说不定我就要损失些人马也把岛津家废在这儿了!

  “砰!”的一声向从南面传来,我和竹中半兵卫又迅速对视了一眼。这声铁炮听着是如此的清晰,距离绝对不会超过500米。“怎么回事!”我对着外面问到。

  一阵慌乱之后樱井佐吉再次跑了进来,急急地报告说:“我们的巡逻队在大营南面和岩剑城之间的树林里发现了一个岛津的细作,想要上前捕捉却没想到他带着短筒铁炮。之后又从林子里钻出了五六个同伙,现在他们正在对峙当中!”

  “让长信马上派人前去处理,任何情况随时回报!”没想到只是一次擦枪走火,我的心里微微有些恼怒。

  樱井佐吉跑了出去,可还没到达帅营的门口枪声就更加剧烈地响了起来,相互的间隔极其短暂,绝对不是十几二十的铁炮能够造成的。虽然明显不是正常对阵时的排枪,但是从发射的频率上却可以听出配合的痕迹,这应该是一次有预谋的攻击,详细情况只能等樱井佐吉回来后再说了。

  “攻击大友是想转移注意力,难不成他们的目标是在我这里?”我自言自语地喃喃说到,真不知道岛津家是想搞什么鬼!虽然早就听说九州人“烈性”,可是作为一个家族破釜沉舟这么干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禀报主公!”樱井佐吉还没有回来,另一个近侍跑进来禀报。“岛胜猛大人派人前来询问,主公这里是否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让他不必担心!”我还在想着岛津的策略,因而随便一摆手就把他打发了出去。岛胜猛的甲骑虽然是在山下但离我这里并不远,所以他是第一个前来讯问的,这一点也不奇怪,如果主将这里杀声震天部下们连问也不问一下,那反倒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了。

  “嗯?”半天没有说话的竹中半兵卫突然用鼻子哼了一声,听到这个声音我也猛然站住。

  为了困死岛津军,我这次是把大军开入山中,抵进各个城池扎下了营寨,堵着门进行攻击。可是我的大军进入这么复杂的地形之后,运动上就造成了困难,虽然扎下了极为稳固的营盘,但是要想大兵团的支援和转移就变得极为笨重。本来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一旦岛津军利用心理战术引起我军的混乱,那么后果可就不堪想象了。

  “火速通知各营,紧守营寨不得擅自出战,违令者斩!”我又叫进来一个近侍飞快地吩咐完这一切后,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我的军团不方便彼此支援,被分段阻隔在各个城池中的岛津军同样难以做到这一点,在个体实力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敌人又冒险脱离了城池,我觉得还是稳扎稳打不为敌所乘的好。想必此时岛津盼得就是我禁不住诱惑,我可犯不着去冒这个险!

  “主公的安排确实万无一失,不过为臣认为岛津军此举还是有一个主要的目标!”竹中半兵卫点了点头,但立刻又正色说道:“岛津军一定是想算计我军的某个部分,一击而胜后再谈别的。主公的作法虽然稳妥,但是也有可能造成一定的损失!”

  “等佐吉回来后再说吧!”我向外面又看了看,风似乎有大了些,枪声依旧的密集紧凑。“如果岛津军有大部队调动我们早就发觉了,如今只有这座岩剑城里实力还算充沛些,可面对的又是我这里的四万多主力。其他可能展开攻击的据点实力都不强,应该出不了什么大问题,再有几个小时天也就要亮了!”

  到这里一时无语,我和竹中半兵卫都没什么话了,现在的情况确实是多做多错,不如等一切都有个端倪再说。好在并没有让我们等多久,不一会樱井佐吉就和伴长信一起回来了。

  “可能是岛津家的一次试探性突袭,请主公不必担心!”伴长信一进来就简明地报告到,随后才是介绍详细的情况。“开始只是发现五个忍者,巡逻队就想将他们拿下,不想接着又从岩剑城的城头迅速沿绳索爬下了三百余人,而且携带铁炮的数量高达一百只。巡逻队发现情况有变后就退回了大营,可敌军反而试图攻击我军的营寨。为臣发现岩剑城的城门内似乎在做随时打开的准备,而且此时主公严守不战的命令也到了,所以为臣只是安排忍者在大营周围严防敌方的渗透!”

  “三百人进攻我的大营?岛津军有趁夜出击的迹象?”对于对方如此大胆的战略我有些难以理解,或者说这简直是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