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8、天晴了!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55 2010.11.14 19:38

    “德川殿下,这件事情真是不好办哪!”我长叹一声将手按在了桌子上的一摞厚厚的纸上,仿佛还不能表达自己的感慨,又重重地拍了两下。“连前田利家殿下都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其他的我就实在不好说什么了!”

  德川家康的眼睛原本盯在那摞纸上,然后就是随着我的手上下移动。外面昏黑的天空中此刻正飘着鹅毛大雪,虽然没有开窗但我也知道。为此屋里摆上了暖呼呼的火盆,可即便如此也不值得满头大汗的,那德川家康前额上亮晶晶的一层究竟是什么?

  我手里正在按着的究竟是什么,竟然会让德川家康如此失态?那就是一份情况汇报,前田利家写来的《甲斐及信浓地区情况说明》。

  经过此次关东征讨德川家康失去了三河、远江、骏河三国,并且主力又被拴在小田原城下耽搁了好几个月,为此现在还在他治下的甲斐和信浓的部分地区就出现了动荡,酒井忠次有些镇不住场面了。当然,如果不是武田信清回去了的话……

  武田家在甲斐的声望确实无可匹及,就算是老谋深算的德川家康也不是那么容易,何况他还是只控制了这片地区两年不到的时间。在甲斐的山梨和信浓的伊那等地,甚至出现了公开的叛乱。

  对于这种情况我自然不能坐视,因而素有声望的前田利家在本多正信的陪同下前去处理,他和这一地区的谁也没有什么恩怨问题,所以自然不会受到什么抵触。不过以今天前田利家谨小慎微的为人,自然不可能作出多么出格的事,正是因为双方都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均是态度强硬决不退让。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前田利家就变得焦头烂额,可就是下不了决心处理任何人,尽管我已经赋予了他这样的权力。最后在犹豫不决之下,他将这段时间的情况写成了一份呈报给我,得出了“使双方分离较好”这样的结论!可究竟要迁移谁,那些豪族还是德川家康?这一点前田利家在呈报中并没有说清楚。

  “一切全凭大纳言殿下作主!”德川家康虽然明显处于激动的情绪当中,但说的话却非常很有分寸。他是无疑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既然一切已经发生,那么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武田家在甲斐的影响至今不能消除,这实在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疼的事情!”我十分为难地说到,声音好像牙疼。“别人或许还好说,德川殿下毕竟是和武田家直接对抗了十几年的,这就使矛盾越发地难以调和。对于你们双方的这种隔阂我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这并不是说谁对谁错,或者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既然已经涉及到了德川殿下这里又没有旁的人,你有什么话还是直说的好!”

  “大纳言殿下如此体恤,真是叫我不知该说什么了!”德川家康似是感激又似是感慨地叹息了一声,真就围绕着他的身边升起了一股沧桑感。“此次东国波动本就是源于在下,朝廷降罪自然是在情理之中。在下失德引起治下豪族不满,这也是罪有应得。事到如今我实在是无话可说,无论大纳言殿下如何处置,在下都是绝无怨言!”

  “这个……”我犹豫了一阵,许久之后好像才下了决心,但似乎又有些难以启齿。“之前曾经在骏府对本多大人说了一些……”

  听到这么恐怖的话,他的脸上几乎是在瞬间失去了血色。

  “不过德川殿下在对小田原北条氏的讨伐中立下了大功,那些话自然也是时过境迁了!”我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随即又问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信长太政公在讨灭武田时和德川殿下约定的,是三河、远江、骏河三国的吧!”

  “大纳言殿下所言不错,就是这个样子!”德川家康的眼角极不显著地跳了一下,然后又低下了头。

  我在心里不禁暗笑,他可能还在猜测是不是我要把他摆回东海道上去,可是我又怎么会那么幼稚呢?东海道一向是关东分裂势力和京都政权角逐的前沿,我是绝对不会放心把他放在这样一个地方的。

  “说来还真是巧啊!”我的嘴角向上翘去,仿佛想起了什么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当年信长太政公与德川殿下相约,将三国七十余万领地托付。之后经过了一系列这匪夷所思的变动,德川家起落至于如今又回到了甲斐、信浓和其他一些共七十余万石,看来这还是真是天意啊!”

  “确实是天意,也唯有如大纳言殿下者才得以早窥天机!”德川家康的心定下来一些,从我的话中他也听出了大概的意思。

  “德川殿下宽心体谅,那么我也就放心了!”我将手中按着的那摞纸拿了起来,顺手装进了一个信封。“东北地方初定,正需要一位像德川殿下这样德高望重的人来稳定局势。我想请德川殿下迁居陆奥中部贺美、色麻、长冈以北的十五郡,合计领地也有七十余万石了。地方是有些偏僻,只能是委屈德川殿下了!”

  德川家康没有抬起头来看我,而是更深地垂了下去,对于这个结果看来他是早有准备,甚至来说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结果。“感谢大纳言殿下的厚赐,家康和德川家上下实在是感激不尽!”

  “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德川殿下能够理解就好!”我伸出手在他已经伏下去的肩头上拍了拍,对他的态度表示出满意。

  “大纳言殿下国事繁忙,在下就不多打扰了!”心中挂念许久的大事已经确定下来,德川家康准备告辞。

  “哦,还有一件事!”我忽然一拍脑袋又说道:“天下既然已经平定,我准备上奏天皇陛下恢复大名子弟守护皇宫的制度。这虽然是难得的殊荣,但是以德川家却也当之无愧,就请德川殿下选一位公子尽快送过来吧!”

  “请问……让于义丸过来可以吗?”德川家康试探着问到。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对于他的谨慎我报之以宽容的一笑,十分豁达地说道:“于义丸殿下聪明伶俐敏而好学,确实是个可造之材。等迁移的事情一了你就送他到京都来,我亲自主持替他元服!对了……”我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我看他与池田殿下公主的婚事也该办了,于义丸元服的名字就叫恒康吧!”

  这个人选是德川家康自己提出的,但我如此爽快的就答应下来他却又有了些犹豫。不过事以至此已经不可能改口,如今是没有谁敢拿我开玩笑的。

  看着德川家康退出去我搓了搓有些发麻的脸,总是保持这种虚假的笑容也真是累得很。一个伟大的领袖不是那么好当的,总是要隐藏真实的自己,或者委屈自己。为什么许多著名的帝王在年老时就会变得昏聩,我个人看法是他们错误地认为自己不再需要隐藏自己了!

  可能很多人都会对我的这种作法不能理解,但我确实是有着自己的打算。除了出于安定的和团结大多数人的目的之外,我更是需要在边远地区能够有一个平衡。九州是大友和岛津;西国是毛利和池田;那么东北就得是德川和伊达了!

  我知道信清从心里来讲还是信任伊达政宗多一些,为此我就给了德川更大的一块地方,将来还准备再将陆奥守护和奥州探题分致两人。另外我还有其他的一些说不出口的原因,在依靠竹中、前田这些人取得天下之后,削减各地大名实力的行动就将会逐步展开,只有还存在大量外部势力的情况下,我那些一手扶植起来的大名们才可能接受某些措施。

  “毛利、小早川、蒲生三位殿下拜见主公!”正在我摘掉“面具”想要轻松一下的时候,外面侍从的一声禀报又使我不得不放弃了这种美好的打算。

  “拜见诸星大纳言殿下!”门开处他们三个人走了进来。

  “不必如此,三位殿下请坐!”请他们坐下后我说道:“明天就要召开天下大名的聚会了,这几天三位协助重治筹备实在是辛苦了。此次天下终于抵定,陛下也终于可以安心了!”

  “全赖大纳言殿下扶危定倾之功!”蒲生氏乡虽然有些憔悴但很兴奋,苍白脸上的眼睛里却泛着红光。“竹中殿下还在会见一些外地来的大名,因而命我等先来向大纳言殿下禀报:所备诸事一切顺达,明天开始的聚会决不会有差错!”

  “那我也就放心了!”我深深地长出了一口气,转而向毛利辉元和小早川隆景说道:“自此次东征以来毛利军屡见战功,小早川殿下登陆伊豆更是成败关键。毛利家已经用行动证明了对朝廷的忠心,实在是殊堪嘉勉!”

  “大纳言殿下运筹帷幄,毛利家不敢居功!”毛利辉元谦虚地推辞到。

  “现在小早川殿下的领地有多少?”我忽然问到。

  “长门东部三万石!”小早川隆景回答到。

  “那这三万石就作为嘉奖,返回毛利本家好了!”在他们惊异我何以如此明显的“借花献佛”时,我又继续说道:“至于小早川殿下,就加封伊豆七万两千石领地,如此一来就两全其美了!”

  “是啊,这就两全其美了!”蒲生氏乡立刻拊掌称妙。

  “雪已经停了,快去把院子扫干净!”小早川隆景还想说些什么,外面天守阁下面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喊声。

  这是天正十年(1582)的十二月三十日的事情,地点是尾张清州城的天守阁,过去织田信长的书房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