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621 2007.03.22 20:07

    “亲宣大人……现在只有1500石领地吧?”我听完他们的话后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对着波多野亲宣问到。

  “是,殿下果然明察秋毫!”听到开始涉及期盼已久的实际内容,波多野亲宣脸上升起了一丝红晕,声音也开始有些发抖了。

  “那好!首先将你的知行扩大到3200石,担任冰上半郡代官并补授波多野家家老。”我十分果断地当场拍板到。

  “谢予州殿下、多谢予州殿下……”波多野亲宣激动地一个劲儿地道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老鼠样的胡子也是一翘一翘的。

  “你过来,到我近前来!”我放下手里的折扇冲他招了招手,声音轻柔得像是在呼唤小猫。

  “殿下是在叫我吗?”波多野亲宣一脸困惑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再次招了招手。“亲宣哪……”我伸出手去,在惴惴不安的波多野亲宣肩头拍了两下。“秀治殿下虽然犯下了必死之罪,但我知道,他为人不过就是个认死理的意气书生,很多事背后都是有人挑唆的。现在天下还不安宁,许多人并不想因结束乱世而失去手中的利益,西国这样的人就不在少数。我现在因为右大将托以重事,丹波已经有很多地方、很多人,兼顾不到了,所以就要依靠你多替我注意些。你办事我是放心的,出了什么事情我替你撑腰!”体己话说完我又拍了两下。

  “殿下天地深恩,粉身碎骨无以为报!”说完这句话,他掩面呜呜地哭了起来。

  “好了,不必如此!重治,你替我送亲宣大人一下!”我忽而又想起了屋里的那十七个盒子。“右大将已经把处置此事的全权授予了我,人既然已经死了就不要难为他们了!亲宣,你把秀治殿下带回丹波,口含玉璧予以厚葬。另外两位殿下的家眷也暂时住到你那里,要妥为照顾。唉,真是可惜了!”我又长长叹了一口气。

  ************************************************

  “如果心里有什么问题的话,尽可以直接问出来!”在他们两个人走后我对仙鲤丸说到。自从刚才他就显得很困惑,嘴张了几次又下不了决心。

  “是,父亲!”看到有不熟悉的长野业正在场,他显得有些腼腆。“先生曾经教过我‘明主之道,近君子远小人。’这个波多野亲宣就明显是一个奸邪小人,您为什么要如此重用他呢?”

  “明主之道?奸邪小人?说得好!哈、哈、哈……”我真得非常高兴,不是因为儿子的见解有多么高明,但他开始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脑子开始想问题了。也许他们真的开始长大了,不光是身体还有心理,只是我以前没有发觉而已。“说说看,何以见得他就是个奸邪小人呢?”我兴致勃勃地问到。

  “是……《论语》上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个波多野亲宣就明显是个惟利是图的小人!”仙鲤丸又看了看屋里其他的人。长野业正依旧捻髯微笑不语,后藤又兵卫也是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波多野秀治是他的主君,虽然弟弟已经在名义上继承了波夺野家,可那毕竟是强加在他们身上的,短短时间里未必就得到人心。可这个人事先对下野的故主不闻不问,事中不但不积极规劝反而诱骗蛊惑,事后更是用他们的性命来换取进身的阶梯。如果这样的人都不是小人的话,世间只怕就没有小人了!”

  “嗯,说得好!还有其他的吗?”我对他的话非常满意,和长野业正对视了一眼,他也微微颔首。

  “是,还有一些……”得到了我的肯定而别人也没有反对,仙鲤丸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如果真是向他说得那样是忠于弟弟龙王丸,那他就算不出兵捕捉逃跑的波多野兄弟,也应该严词拒绝他们入城,并且立刻通报长野老大人。可他作得却是迎请这两人入城,并且上窜下跳表现得非常积极……”

  “等一下,这点你是如何而知的?”我突然插进来问到。

  “是,波多野兄弟刚刚逃出拘禁之所,当时想必非常紧张!”被我这么一问,他自己也有些紧张。“……如果当时他稍微显出疑虑之色,那兄弟俩一定不敢在那里久留,就更不要说把那里当作反叛的根据地,召集同党进行抵抗了!”

  “继续说下去!”我没有马上表态。

  “还有就是……”仙鲤丸想了想后继续说道:“如果说他只是个胆小如鼠的墙头草,那么他也不会同意那些心怀异志的人汇聚到他那里,兵临城下时就算不出城潜逃,也就是暗自投降约为内应,可他却一下子杀掉了所有同党!可见他是早有预谋,准备着反戈一击了。所以儿以为,这个人不但是个小人,而且异常阴险毒辣!”

  “老师,你对这孩子的见解有什么看法?”我直接转过头征询长野业正的意见。

  “恭贺主公,诸星家后继有人了!”长野业正诚心祝贺到,每一条皱纹里都绽放出由衷的欣慰。

  “老师如果看这孩子还堪教化的话,就请带他几年,只有交到您手里我才算放心!”我早就有这样的打算,对于这个时代的战争我一直无法就细节常识有所长进,可一个优秀的统帅是不能完全忽略这些的。“仙鲤丸,过来给老师行礼!”我招呼到。

  “是!”仙鲤丸过来规规矩矩地给长野业正施了一礼。

  “不恭了!”在我的目光示意下长野业正没有阻挡,但却直起身子还了半个。

  “现在我来给你讲讲你的疑惑……”看他们都坐回原位我这才开口。“芸芸众生之中,真君子与真小人都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他们可以说是走得两个极端。但这两种人又都有其鲜明的特点,如果您能对他们善加使用的话,则做事无往而不利!”

  “难道……难道圣人的话说错了吗?”仙鲤丸忽闪着两只源自仙芝的大眼睛问到,那里面充满了疑虑和一丝惊恐。

  “圣人的话嘛……自然也不能说是错!”我想了想该怎么给他解释这个问题。“‘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两句话是说,这两种人的价值取向较为单一,所不同者,君子公而忘私取大义,小人私而废公求己利。所以圣人要求明主亲近君子为自己做事,疏远小人免被其迷惑!”

  仙鲤丸静静地听着,似乎在奇怪我为什么自相矛盾。

  “但你要知道,小人并不等于没有能力的人!”我果然话锋一转。“恰恰相反,小人为了一己之私做事往往比君子还要执着!作为一个主君,只要看清了小人,知道对他们来讲最大的‘利’是什么,你就能驱策他们完成许多君子不能完成,或者不屑于完成的任务。所以一味的规避小人只是自己无能的表现,这样的人能做到‘明主’也就算到头了!”

  “能使用小人的上位者,比明主的境界还要高吗?”仙鲤丸目中异彩涟涟兴奋地问到。

  “那当然!”看他能够这么快到领悟我也非常高兴。“能够发现君子并使用他们的长处,识别小人并能够不被他们所蒙蔽。那么这个上位者就可以称之为‘明主’,他的事业就可以兴旺发达。如果除了这些还能用‘利’来驱动小人,让他们为了你的目的而一往无前不计生死。那么这个上位者就能称之为‘贤主’,他的事业就会被史书作为典范向后世宣扬!”

  “怎么才能驱策小人呢?就像您对这个波多野亲宣一样吗?”仙鲤丸以契而不舍的精神追问到。

  “我自然还没有达到‘贤主’的境界,不过波多野亲宣倒确实是我的一个棋子!”我点了点头有些遗憾地说到。“他的叛卖行为虽使其飞黄腾达,但他也同时得罪了丹波无数的人。且不说还有多少个虽然因胆小不敢叛乱,但心向波夺野家的人,仅与那十几个被他杀掉豪族有联系的人就不在少数。他既然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就必须走下去,因为随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能作的只能是战战兢兢地替我看着丹波的那些人,因为他知道一旦局势反过来,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他既然能够为了利益出卖波多野秀治,那么将来面对更大的利益时就不会再出卖父亲吗?”仙鲤丸又问到。

  “你见过狼吗?”

  “见过!以前您出猎时,曾经带回过被猎杀的狼。”他不明白我为什要问这个。

  “狼在小的时候是吃奶的,可等它长尖了牙齿尝过了肉的滋味,就不会再回去吃奶了!”我叹了一口气,可必需要让孩子认识到现实的残酷。“这个小人已经已经知道了背叛的好处,一旦有机会立刻就会背叛我。事实上丹波是我们强打下来的,那些豪族都有可能背叛我!”

  “那您还……”仙鲤丸惊异地望着我。

  “但经此一事,波多野亲宣和其它豪族必然势成水火!”我轻轻地摆弄着手中的折扇,可又好像那是一把锋利的刀。“有这样一句老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敌人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这句话虽然流传了很久,但并不一定就正确。两个我原本的敌人,只要再使他们之间成为死敌,说不定他们就都会转而变成我的‘朋友’。丹波无论谁要是想联合外敌对付我,必然会被时刻警惕的另一方揭发出来!”

  “要是波多野亲宣或其他人的反迹被揭发出来,您打算怎么办?”仙鲤丸非常担心地说到。

  “无论谁反,立刻杀掉!”看到仙鲤丸变得苍白的脸我心中忽又觉得有些不忍,还是应该给孩子留有一定余地。“如果你不想弄脏自己手的话……可以另外找一个‘小人’来完成这件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